单点突破的CQ2 用创新逆袭国内一切互联网美发项目

快讯
CQ2的“反传统”思维逆袭了国内被普遍认为是“改变传统”的互联网美发项目:它代表Cheap便宜(只要10元)+ Cut剪发+Quality品质+Quick快速(10分钟)。
尽管许多互联网项目的出现赢得了“用户的尖叫”,但在美发业鲜有此例,这些美发产品(以手机App为主)太过雷同,除了依靠各种精美养眼的效果图或美女拍摄图吸引用户外别无他法,横亘在用户与发型师之间的距离不是几张图片和评论可以解决的,躲在手机背后去寻找信任感的做法也实在有点冒险。
既然美发业的改造目前难以诉诸互联网,为什么不能多一点线下的创新品途网发现了一个让人眼前一亮的美发店,它的“反传统”思维逆袭了国内被普遍认为是“改变传统”的互联网美发项目
来自台湾的“极简主义”美发店
生活在都市的人们已习惯了洗剪吹的一套流程,听腻了发型师的寒暄推销,看烦了几百上千的造型价目又不得不在吵闹的美发店耗上数小时甚至一天时,一种截然不同的“极简主义”理发店出现了。CQ2美发连锁店,成立不到2年,在台湾已有150多家店,它做的事情简单到让用户不用任何思考就能记住—专业剪发,而且是快速剪发;从其命名就可以看出,CQ2 取自“Cheap便宜(只要10元)+ Cut剪发+Quality品质+Quick快速(10分钟)”的英文首字母缩写,这既是其品牌释义,也是该企业的核心诉求。
当然,品途网了解到,“10分钟剪发”理念的提出最早并非在台湾,而是日本一家成立于1995年底的跨国企业QB Net,并已创立多个子品牌,包括QB House,它于2005年进驻香港,2012年2月才进入台湾。CQ2乃后起之秀,在台湾当地的名气已远超前者;根据官网资料,2013年QB House 在日本有463家分店,而新加坡、香港、台湾的分店数量仅为79家。
在大陆并未得到普遍认可
CQ2自2012年底登陆厦门,目前发展到近10家店,都是开在大型商城内;根据厦门某网友了解到的消息,高峰期CQ2单店2名剪发师的日营业额达4000元,即每位理发师平均服务200人,工作时间按10小时算,每人接受服务的时间仅3分钟!
那么,CQ2是如何实现快速低成本地剪发?主要通过以下几点:1尽量简化流程,剔除一切不必要的项目只负责剪发,没有洗发吹干等服务内容;2减少人力成本,用机器取代客服,比如在店门口设置自助式电子验钞收款机,只接受10元人民币且不提供找零服务,单店只配备两到三名理发师(多是经过培训后上岗的);3节省时间成本,使用叫号机,简单快速询问客户需求后立即剪发,不做多余解释,基本等同于流水线式的运作。
不过,CQ2目前只进驻厦门,并未拓展到其他大陆城市;主要是这种模式未得到内地消费者的普遍认可。CQ2营运部经理邱福霖表示:“台湾的美发店多在200~400元(台币)之间,我们定在100元相对更有优势,而厦门的市场大不相同,从几十到上百不等。”
对这种模式的反思
CQ2解决行业痛点的方式是:不做反感的额外推销,只专注于简单的事情(让用户没有选择障碍),快速利落(节省时间)。
但这种单一的模式也存在很大的硬伤:1)只做剪发必然会丧失大部分爱美的女性顾客,虽然不论男女老少剪发一律10元,但“快”只适合以“结果”为导向的服务或者产品,并不适合对“过程”为导向型服务或产品,尤其对于追求过程享受的女性,她们大多不看重价格因素。2)更适合追求快节奏或崇尚简单快捷的消费人群(男性居多),其目标群体是工薪阶层,对追求品质白领的吸引力还不够,猎奇未为不可,但二次到店率才是一个更加重要的衡量标准。3)选址客流,开到沃尔玛这种大型超市内,虽然人流量大,但不符合消费场景购物体验,转化率不高;4)消费习惯问题品途网侧面得知,约在2006、07年长沙的沃尔玛也开过这样的店,但没过多久便倒闭。
这些问题背后牵涉到两个层面的原因,内因是:一方面CQ2的理发师大多是资历较轻且从业不到1年的人,经过简单的培训便上岗,高专业水准不高导致核心竞争力偏弱;另一方面也是定位问题,看似可以服务所有用户,实则是更小众的需求;QB houseHouse后期已拓展针对不同细分人群的美发店。这外因则是:市场环境和消费习惯及消费心理的差异。
作者:品途网 记者 吴梅梅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吴梅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7414ec53c11660f02a.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