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夺互联网金融的入场券 征信牌照受推崇

快讯

2014年,央行将给意欲开展个人征信服务的企业颁发牌照;有了牌照,就意味着获得了一张价值连城的入场券。马年春节一过,不少征信公司的企业又开始忙活准备申请征信牌照需要的材料。
2013年,伴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发展,沉寂多年的征信业开始萌动,迎来了自己的元年。未来基于互联网的金融模式越来越多,比如P2P网贷,需要调取贷款人的信用数据,快速、准确地对贷款人进行信用等级评级。
但是,中国现有的征信体系并不完备,绝大多数的个人、中小企业通过传统的征信机构无法获得信用数据。而在国外,每个人都拥有一个信用评级公司FICO给出的评分,这个分数将给其办理信用卡、房贷、车贷直接产生作用,国外的P2P网贷能够发展如此快速,也得益于整个社会较完备的社会基础。
不过,另一方面,这也蕴含着巨大的创业机会。近日,网信金融副董事长李静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就表示,网信金融很早就在接触民营企业,未来,也希望切入征信领域。安融惠众总经理常胜亦表示,他在信用评级领域多年,现离职创业,希望填补原有信用体系的不足。
做征信并不容易,数据的收集清洗、评分模型的建立、合作生态的搭建,对中国的征信业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常胜表示,“征信业需要长时间的耐心,才能够促进征信业的发展。”
争“征信”蓝海市场
在接受采访时,安融惠众总经理常胜表示,目前自己的公司正在申报申请成立征信机构的相关申报材料,希望有机会获得个人征信的牌照。
对个人征信牌照感兴趣的还有易宝支付第三方支付公司。易宝支付CEO唐彬告诉记者,“易宝支付也正在申请支付牌照。”有传言,阿里、平安、腾讯互联网金融玩家也在写材料,紧锣密鼓地申请个人征信牌照。
2013年3月,《征信业管理条例》正式实施,这让野蛮发展30年的征信业第一次有了规范。《条例》明确了中国人民银行作为征信业的监督管理部门。
此后,央行出台的《征信机构管理办法》也于2013年12月20日开始实施。自此,央行开始受理征信牌照。
征信分为个人征信与企业征信。企业征信是备案制,拿牌照并不难。而个人征信的牌照比较难,需要央行的审批。《征信业管理条例》明确规定,经营个人征信业务的征信机构,需经过央行批准,取得个人征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这极大地刺激了那些有意在互联网金融领域一展鸿图的企业。征信未来就是互联网金融的水电煤,是一项基础设施服务。对于目前P2P、众筹等属于创业红海来说,这是一个蓝海。
采访过程中,常胜颇有感慨和记者回忆道,“自己在征信行业10多年,到2012年,看到沉寂多年的征信评级才有萌动的机会。于是,就与几位征信业同仁创立了安融惠众。”
到2012年底,我国各类的征信机构达到150家,整个征信行业的收入才20多亿元。央行发布的《中国征信业发展报告(2003-2013)》显示,征信机构分为3类:第一类是政府背景的信用信息服务机构有20多家,第二类是社会的征信机构是50家左右;第三类是评级公司有70多家。这些机构主要服务于银行等传统金融机构,以及部分满足了小额贷款公司的需求。
在常胜看来,征信业是一个千亿级的市场,未来对征信有需求的创新公司会大量增多。而一位征信业人士告诉记者,未来,拥有个人征信牌照的企业将会是5家左右。央行今年3月份,会首批发放2-3张个人征信牌照。
征信历史发展缓慢
常胜表示,国内的征信业发展10多年以来,几无太多进步。而如P2P、众筹等互联网金融的快速发展,倒逼了征信领域快马加鞭。
根据《中国征信业发展报告(2003-2013)》显示,20世纪80年代后期,中国才有第一家信用评级公司。1993年,我国才开始有专门从事企业征信服务的公司,此后一批专业信用调查中介机构出现,开启了中国征信业的探索阶段。而90年代,中国的征信业开始起步。2003年,一些地方性的社会征信业开始试点,国外知名的信用评级机构先后进入中国市场。但是,总体而言,发展缓慢。
安融惠众的副总经理夏平就参与了2003年“北京信用”这家地方性信用评级公司的成立。那一年,国务院设立征信局,并在上海、深圳、北京启动社会征信业的发展试点。当时,夏平准备大干一番,但是很快发现市场需求并不强烈,再加上机制的原因,“北京信用”后来人去楼空。同期的深圳鹏元,虽然活了下来,但规模也一直没做大。
目前,国内能够进行个人征信查询的便是央行的征信中心。而其覆盖的人群,是那些拥有信用卡、以及向金融机构有信贷记录的个人,大约是8亿人左右。这一数字与中国的13亿人口相对比,远远不够。
国内可以进行企业征信的机构是上海资信、深圳鹏元、北京安融惠众等公司,以及一些地方性的信用评级机构,这些公司服务的企业规模是几百万个。这意味着,6000万的中小企业中大多数都还没有自己的信用记录。并且,银行等金融机构,给大型企业提供贷款服务时,往往是亲核亲查,进行风控。
根据《中国征信业报告(2003-2013)》,截至 2012 年底,企业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累计接入机构 622 家,个人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累计接入机构 629 家。其中,使用个人信用信息基础数据有住房公积金、城市商业银行、农信社、村镇银行、全国性银行、外资银行、汽车金融公司、小额贷款公司、财务公司、住房储蓄银行、资产管理公司、保险公司等等传统金融、企业金融机构。
伴随着互联网金融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互联网金融公司需要时时查询并接入相关的查询机构。即便拿P2P网贷来说,千家网贷公司都有这样的需求。未来,征信的金融数据将开放给所有的授信类机构。
从国家层面,将需要从信贷征信起步,建成了金融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也需要依靠市场化的力量将原先未纳入的个人与中小企业纳入。
发放牌照后,个人征信与企业征信将引入更多的民营力量,这些企业将促进个人征信领域的商用。而央行的征信中心将更多扮演基础信用信息的公共功能。
商业模式谨慎探路
如众所周知,征信领域水很深,涉及信用又比较敏感。这更需要创业公司去找到一个细致的切入口。
李静表示,切入征信行业,网信金融也是顺其自然。网信金融的母公司先锋金融在传统民营金融行业多年,对各个贷款机构的需求比较了解,会先从了解这些公司的需求入手,搭建自己的体系。
据常胜介绍,安融惠众利用行业信息信用共享服务平台(MSP),为会员机构提供信息查询及征信报告。而会员企业需要提交查询对象的姓名、身份证号等信息来查询,紧接着会员企业还需要对这条信息进行完善,最后是否放款。
借着这种互惠互利的机制,目前,安融惠众拓展了140家企业,其中大部分是P2P网贷平台。每天,安融惠众都新增5000多笔信息,这些信息就形成一个不断扩大的数据库。
征信业要解决的几个关键环节:数据来源、数据分析、数据使用。每一个层面,都需要小心翼翼,因为牵涉到用户隐私保护、企业核心数据等问题。
对个人用户和企业用户来说,核心数据是运营关键,如何说服客户将核心数据交给征信机构也是一个难题。
常胜表示,现在给会员企业提供的服务就是信息查询。国内的征信业太落后,只要能够有数据,企业就可以判断得八九不离十,对国内的小贷来说,目前够用了。因为,现在不少在互联网上申请贷款的个人与企业,连信息的本身完整性都没有。
市场化的信用信息服务需求还处于一个初级阶段。对平台里的数据,进行分析,给每一位个人打分,这将是第二步。
在第二步中,将形成信用不良记录的“黑名单”和信用有效记录的“白名单”。目前,黑名单中,各个金融机构愿意共享,但对于白名单,大家并不愿意共享。但是对征信机构来说,白名单则更有助于建立未来的评分模型,给企业提供更精准的服务。所以,对征信机构来说,白名单是难中之难。
征信业有前期投入量大、回报周期长等特点,是一项积跬步才以至千里的工作。并且,征信公司有一定的社会公用性,并不能完全追求公司的利润最大化。
据常胜透露,目前,安融惠众的会员是免费使用平台上的数据,但从2014年开始,“我们会逐步尝试收费。”常胜认为,数据是一种有价值的资产,未来可以通过数据定价的方式来实现数据交换。
李静表示,个人征信在中国(包括数据来源等方面)还有很多的困难。个人征信在中国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汤浔芳  责编:吴梅梅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7314ec53c11660efd9.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