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quare应更为开放 通过收购完善业务规模

快讯
【本文要点】1、日前,美国网络支付巨头Paypal出手收购创业公司Braintree,这也让不少业内人士纷纷猜测Square这家美国移动支付服务提供商是否会重新审视其市场战略;2、尽管Square与Braintree在一些服务项目上存在重合之处,但两者面对的客户群、提供的产品等都大相径庭;3、Square要在移动支付领域脱颖而出,应该在自己当前业务上增加一些内容。 在美国网络支付巨头Paypal出手收购创业公司Braintree之后,美国移动支付服务提供商Square或许应该重新审视其市场战略,即通过收购一家外部公司方式,以达到拓展其业务规模目的,同时采取更为开放的方式,从而向所有类型的公司提供支付和小型业务分析服务。 虽然Paypal已经将Braintree收为己有,但此前对Braintree感兴趣的科技公司并不仅为Paypal一家。Braintree总部位于美国芝加哥市,对于应用开发者很有吸引力。有传闻称,除Paypal外,Square也曾对收购Braintree很感兴趣。如果这种传闻属实,则表明Square正重新审视其市场战略,以便在支付市场上发挥重要角色。 三人同桌 美国科技资讯网站Readwrite最近了解到,Braintree首席执行官比尔·雷迪(Bill Ready)、Square首席执行官杰克·多西(Jack Dorsey)以及Square首席财务官(CFO)莎拉·弗利亚(Sarah Friar)曾举行了会谈。Readwrite向雷迪求证此事时,他根本没有就此加以否认。 雷迪近日对Readwrite表示:“我和多西、弗利亚认识,并对他们两人及Square怀有敬意。就像与其他产业人士交流一样,我们以前也曾进行过交谈。”只是我们尚不清楚他们此次会谈都谈论了何种话题。当然,他们之间可以讨论的话题也非常多。(Readwrite在向Square求证会谈真实性时,该公司一位发言人拒加置评。 首先我们应该了解一下Square和Braintree的主营业务:虽然两家公司都从事与支付相关的服务,但他们的产品及客户却几乎没有重叠之处。Square提供针对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实体信用卡刷卡器,以及提供针对苹果iPad平板电脑用户的收银机,其名称为“Square Stand”。除了这些硬件产品外,Square还提供收费固定的支付服务。 从消费者角度看,他们使用Square刷卡器时,与自己多样以来的习惯并无多大区别:将信用卡拿出来一刷就行。如果说有改变,那就是Square能够通过电子邮件或短信方式向刷卡用户发送收据,而无需再使用传统打印方式。商家(通常为小型商铺)、服务提供商以及店址不超过10家的小型连锁店,能够获得Square所提供更为精简的结账服务。虽然Square最近也通过推出“Square市场”而杀入电子商务领域,但总的看来,Square主营业务仍是针对现实生活中的实体商店商品销售和支付。 与Square相反,Braintree充当的却是后台支付处理者角色,其品牌对于消费者而言几乎没有任何认知度。在该公司创建时,其服务主要是充当Paypal及其他网络支付服务的替代性产品。而最近一段时间以来,Braintree发现了一项盈利水平更为可观的新型业务途径:向移动应用开发者提供信用卡处理服务。 去年期间,Braintree收购了个人对个人支付应用开发商Venmo。通过这种方式,Braintree面向消费者也有了自家品牌。在Paypal宣布收购Braintree之前,Braintree正着手将Venmo打造成移动钱包服务。通过该服务,用户一旦登录Braintree某款应用,就可输入自己的信用卡帐号,然后用户在使用Braintree其他客户端过程中,将无需再将输入自己的信用卡帐号。 提供便利 要说Square和Braintree业务出现重叠之处,也就是各类服务。无论是通过对着智能手机发出口令来购买咖啡,还是使用Uber叫车软件后快速付费,相应支付完成后,这些信用卡帐号及相关信息将存储到一台服务器当中。 Square的多西近日在接受《旧金山纪事报》采访时表示:“我们希望能够负责处理每一起移动支付交易。”显而易见,如果Square业务范围仍维持在“小商家”实体环境当中,则多西的这种理想就很难得以实现。换句话说,Square还必须抓住虚拟世界当中的商机。 开放策略 有迹象表明,Square正思索着如何将市场规模做大。一个迹象就是多西与雷迪的会谈。当然,如果Square真的收购Braintree,则会消耗Square大量人力物力,且将对Square的服务身份带来挑战。另一个迹象是,Square最近聘请了戈库尔·拉贾拉姆(Gokul Rajaram)以负责技术开发。拉贾拉姆曾在谷歌和Facebook工作,是一位软件平台专家。 在科技产业当中,“平台”一词的定义并不是那么严格。大量科技公司都自称运营着平台,但真正拥有自家平台的公司却寥寥无几。真正意义上的平台,应该是这样一种系统:在技术相互依赖的基础上而提供交换价值。平台运营商为其他软件开发商提供了基础和支持,以方便他们能够创建出具有实用价值的应用。这些应用,反过来又创建了该平台的价值。 如今Square似乎是完全独立运营。该公司组建了一整套涵盖硬件、软件和服务的整合系统。这种系统的优势是,一旦Square发现了新商机,就能迅速强力出击而改进其产品性能。只是Square与其他软件开发商的互动性却很弱,这等于是Square在“孤军作战”。 Square此前已经开始对其业务控制权加以“松绑”。Square去年期间高调宣布,已同星巴克达成了合作伙伴关系。然而时至今日,这种合作的实际执行却令人沮丧不已:星巴克相应人员的培训工作没有做好,相应条形码也让消费者一头雾水。前不久Square又宣布,用户能够将数据从Square专利性软件Register当中输出到Intuit的QuickBooks当中。 上面这些举措,也只是Square的实验性项目而已,目的是测试一下Square能否与其他服务商实现良好合作。但无论如何,Square最终还必须走上开放之路。 脱颖而出 诸如Square这样的明星公司,肯定不能将业务规模增长希望寄托在Paypal等对手再次错过商机上面——在智能手机和移动支付业务崛起之时,就曾让Square和Braintree等占据了先机。虽然目前Square每年负责处理的支付资金已超过150亿美元,但其规模尚不到Paypal的十分之一。 而Square一款有可能开启开放之路的产品,就是其“与姓名一起付费”的功能,目前该产品名为“Auto Check In”(自动签到)。该产品可成为提供给其他应用开发商的基础性服务,应用开发商也可借助Square的品牌优势而受益。消费者对于Square的这种信赖,与对待Braintree、Venmo并不相同(只是将其视为一种支付途径)。与消费者关系更为密切的Square将向智能手机发出这样的信号:在我们这儿,你们不需要重复输入信用卡帐号。 或许Square永远也不会提供一个完全开放的API(应用编程接口),毕竟它要负责处理公众的资金和商家的业务数据。但或许Square可以提供多个访问层,或采取邀请制的系统,以允许那些遵守Square规定以及为商店组建网站的开发者参与进来。 如何向这些开发者示好(Square此前一直忽视了这一点),无疑需要有些技巧。或许Square应考虑收购一家公司来达到该目的。其收购对象可以考虑旧金山的支付服务创业公司Stripe。这家公司与Square有着很多相似点:产品设计理念精益求精,都获得了一些知名投资者的支持。 Stripe首席执行官帕特里克·科里森(Patrick Collison)一直坚持要做好客户服务,他的这种精神也与Square的企业文化相适应。如果科里森加盟,再加上新上任的高管拉贾拉姆,这种组合足以让Paypal首席执行官戴维·马库斯(David Marcus)和Braintree首席执行官雷迪担心不己。 Square是否应该在自己当前业务上增加一些内容,并将针对应用开发者的服务增加到硬件、软件和支付上面?如果没了这些服务,Square看上去似乎是在单腿走路。 来源:腾讯科技     作者:中涛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6314ec53c11660eaf6.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