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付宝PK银联:线上线下支付市场利益争夺

快讯
8月27日,线上支付巨头支付宝一则语焉不详的公告将第三方支付机构与线下支付巨头银联的“矛盾”曝光。支付宝宣布,“由于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支付宝将停止所有线下POS业务。” 这将矛头直接指向银联。银联在不久前的董事会会议上提出《关于进一步规范非金融支付机构银联卡交易维护成员银行和银联权益的议案》,要求所有非金融机构线下、线上银联卡交易全面接入银联。而为支付宝提供直连服务的银行则被银联重罚。 支付宝的动作被业界认为是一次“以退为进”的抗争。 8月29日,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出面,召集主要第三方支付机构以及部分银行进行座谈,希望能够通过市场化的手段,找到一个合作共赢的解决方案。 到底是谁抢了谁的蛋糕? 线下POS收单盈利路径被断 银联提出,今年12月31日前,所有非金融机构线下银联卡交易业务统一上送银联转接。 8月27日,支付宝宣布停止线下POS业务。 在获得POS收单业务的牌照之后,支付宝在2012年3月推出物流POS战略。但在之前一个月,银联重罚了上海银行,上海银行因借出收单机构号给支付宝使用,被银联通报批评并罚了相关费用,上海银行随后中断了与支付宝的合作。 银联要求第三方支付机构的银联卡收单业务全都接入银联系统。 中国银联在最近一次董事会上提出,今年9月起各成员银行停止向非金融机构新增开通银联卡支付接口,存量接口上不再新增无卡取现、转账、代授权等银联卡业务;12月31日前,所有非金融机构线下银联卡交易业务统一上送银联转接。 这相当于断了第三方支付机构布局线下POS收单的盈利路径。 在银联系统的POS收单业务中,比如一张工行信用卡在第三方支付机构的POS机上使用,其收费的分成是7:2:1,即发卡行工行拿走7成,收单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拿走两成,银联坐地收取一成。 市场占有率排名前五的一家第三方支付机构人士指出,但是如果是直连银行,那么原本分给银联的“1”就由直连的银行和第三方机构分成;而如果恰好用工行卡,第三方支付机构付出的成本更低,因各家银行对本行卡有优惠。 “有更大的利润空间是支付公司更愿意与银行直连的根本原因。”上述第三方支付机构人士称,目前第三方支付机构的线下POS机业务直连银行和连银联都有,但很明显的趋势是,第三方支付公司都更愿意与银行直连。 业务壮大后“银联横插一脚” 一位银行人士称,“但现在大家都谈好了,银联要进来横插一脚。” 第三方支付机构与银行直连的行业格局演变,和当初银联对行业的判断不无关系。 有报道称,2004年马云曾拜会银联,希望银联承担网上转接和收单业务,但未果。 在随后的若干年中,支付宝先后谈下近200家银行。一位银行人士称,如果最初银联就介入,第三方机构也乐于一次接入解决所有问题,不必和商业银行一家一家谈。“但现在的情况是,等到市场壮大了,大家都谈好了,银联要进来横插一脚。”他说。 支付宝等支付机构之所以能攻破银行,与银行取得直联,也与银行自身的竞争格局有关。 一位银行电子银行部人士表示,前两年各家银行在电子银行方面争抢激烈,总行层面对电子银行的业务考核要求也比较高。 第三方支付企业就看到了这一点。第三方支付机构在信用卡、银行卡部门谈判无果的情况下,就找到电子银行部,为了完成指标,电子银行部就寻求跟第三方支付企业的合作。 “这些崇尚丛林法则的第三方支付企业,非常善于在不同银行、在银行内部各个部门之间寻找生存空间。”一股份制银行人士表示。 但在中国仅此一家卡组织银联面前,第三方支付机构腾挪的空间最终有限。 支付宝想保住线上业务? 业界猜测支付宝此次“死给你看”,是担心线上支付市场被银联抢走。 对于支付宝来说,暂停线下POS业务损失可能并不像想象那么大。 按照支付宝的设想,支付宝将对线下POS业务投入5亿元,计划向货到付款市场中投入近3万台POS终端。 过去的一年半时间,支付宝在线下POS业务上起色不大,据支付宝方面的说法,实际投入的POS终端过万台。 据支付宝方面的说法,实际投入的POS终端过万台。“支付宝做线下POS之初就不是以抢占市场为目的,我们的目标是给物流公司提供解决方案,相当于是一个增值服务。”支付宝称。 POS按照线下POS业务的市场占有率看,支付宝在这一市场的份额并不大。对于支付宝来说,横竖不赚钱,不如“死给”银联和监管层看。 “POS收单是一个规模业务,靠量取胜。支付宝过万台的终端投入确实不算大。对支付宝来说,POS业务有如鸡肋。”第三方支付人士称。央行数据显示,截至二季度末,我国联网的POS终端总计有830.86万台。 支付宝线下POS业务发展并不理想,也让业界猜测支付宝此次“抗议”或许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于担心线上支付市场被银联抢走。 目前除去预付卡公司,大部分第三方支付公司的业务主要有两块,一是互联网支付、一是POS机收单业务。前者,支付宝是老大;后者,是银联的天下,也是其最重要的收入来源。“银联要争夺线上才是大家害怕的。”一位支付机构人士说。 在线上,行业格局和线下正好相反,支付宝、财付通占据了接近70%的份额,其中又以支付宝占据近半份额居首。 银联的议案不但提出了今年年底将银联卡线下业务都转入银联系统,还提出在明年7月1日之前,将银联卡的互联网交易全部接入银联网络。 一家第三方支付机构人士说,目前第三方支付线上业务基本都是直连银行,这意味着银联在线上支付业务方面基本无利可图。 据该人士称,目前用户使用银联卡进行线上支付,在目前支付机构与银行直连的情况下,支付机构向银行支付的手续费实际只有0.1%左右,低于银联网络内0.3%-0.55%的水平。 银联强行要求银联卡线上业务都接入银联系统,将导致支付机构向商户收取的手续费大幅上升。 第三方支付公司线上业务唯一的成本就是与连接银行系统的成本。上述第三方支付机构人士说:“清算都是由第三方支付自己完成,没有银联什么事。如果线上业务也全部都必须走银联的通道,第三方支付企业就不用做了。”另一部分人士则认为,即使第三方机构还存活,也沦为了银联的分销渠道银联否认“封杀” 银联称,部分非金融机构在直接与商业银行建立连接的同时存在变造交易类型、套用商户类别代码等违规情况。 银联的说法与第三方支付机构大相径庭。 对于“要求所有非金融机构线下、线上银联卡交易全面接入银联”一事,中国银联对新京报回应称,商业银行、非金融机构等企业开展银联卡业务,使用了“银联”品牌,理应遵守各方共同认可的银联业务规则、技术标准和市场规范。 银联总裁许罗德公开表示,不存在封杀的问题,完全是一种规范的合作。 这不是银联第一次想“规范”第三方机构的收单业务了。2012年12月,银联就曾发函认为非金融机构“普遍绕开银联网络,采取各种不合规手段开展业务,扰乱了市场秩序,损害了成员银行的利益”。 按照发改委关于刷卡收费的相关标准。刷卡手续费的定价分餐娱类、一般类、民生类和公益类,其中餐饮娱乐高达1.25%,而民生类低至0.38%。 但第三方支付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绕开这些限制,即借用银行的接口,但接入的商户种类银行并不掌握。比如接入餐饮企业,可能套用其他类别的接口,造成市场的混乱。 银联给新京报的回复称,发现部分非金融机构在开展银联卡业务过程中,在直接与商业银行建立连接的同时存在变造交易类型、套用商户类别代码等违规情况,导致商业银行无法准确识别交易场景和客户真实交易行为,难以有效实施风险管控,容易掩盖伪卡欺诈、网络欺诈、洗钱套现等风险隐患。 这样的说法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银行的认同。但第三方支付机构则认为要解决这些问题是否要通过强行接入银联系统来解决持有疑虑。 中国支付清算协会曾意图弥合双方的分歧。8月29日,中国支付清算协会已经召集主要第三方支付机构以及部分银行进行座谈。在会上,银行态度模糊,一方面银行确实担心收单业务混乱,出现高风险账户,资金安全问题受到考验;但从盈利和业务发展角度看,第三方支付企业的发展确实能给银行带来一些新增客户和新的利润增长点。 而第三方支付企业主要担心盈利和创新问题,不能直连银行可能意味着很多创新业务都无法实现。 据一位参会的第三方支付人士透露,会上绝大多数第三方支付公司对银联的方案提出反对意见,认为银联应通过竞争赢得市场认可,而不应采取准政府行为做派强行要求第三方支付机构都接入银联网络。 “这样兄弟之间剑拔弩张对谁都没好处,希望找到一个合作共赢的解决方案。”支付清算协会人士称,想用商业谈判、市场化的方式解决此事。 银联系统POS收单分成情况 以工行信用卡在支付宝的POS机上使用为例:其收费的分成是7:2:1,即发卡行工行拿走七成,收单的支付宝拿走两成,银联收取一成。 第三方支付机构直连银行收单分成情况 以工行信用卡在支付宝的POS机上使用为例:发卡行工行拿走七成,收单的第三方支付机构拿走两成,原本银联收取的一成由工行和支付宝分成。 目前包括支付宝在内的第三方支付机构的线上业务基本都是直连银行。 来源:新京报    作者:吴敏 苏曼丽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6014ec53c11660ea4c.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