餐饮业遇寒流外卖趁机崛起 O2O模式收入可观

快讯
【本文要点】1、越来越不景气的餐饮行业将目光转移到互联网,网站和移动端产生的外送另餐饮店降低了不少成本;2、看似是一片蓝海的网上订餐业务,在盈利方面却不甚乐观,而将外卖做成O2O模式却可以为商家带来可观的收入;3、外卖人员的高成本让很多外卖公司叫苦连连,可见,做好外卖行业具有十足的挑战性。 于小姐是鲜芋仙的忠实粉丝,每次逛街路过都会进去点一份Q弹的芋圆。最近她看到鲜芋仙门口立着一张大大的海报,上面写着“点我吧”外卖网配送鲜芋仙,她决定要尝试一下动动鼠标就能吃到美食的感觉。 过去开餐厅的老板都是厨房做菜出身,对互联网不感冒,但是现在餐饮业不景气,再加上杭州浓厚的电子商务氛围,他们不得不到互联网上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 今年餐饮行业可谓步履维艰,上市企业湘鄂情今年财务报表显示亏损上亿,北京、上海接连关店,俏江南的上市计划也变得遥遥无期。“点我吧”营销总监王磊说,这给他们带来了机遇,“点我吧”现在市场拓展比以前容易了,今年的订单量是去年的三倍,还拿到了风投。他感受到商家对外卖市场越来越重视。 当下的市场大环境理应让外卖网如沐春风,然而,业内人士纷纷吐槽:这个行业很难做,全国除了Sherpa's还没有一家在盈利。现在有很多互联网或者餐饮企业对外卖网感兴趣,觉得这行看起来挺容易的,业内人士都会给他们泼冷水。 “饭易得”总经理邵军说:“这不是一个短平快赚钱的行业,无法满足短期获利,更没有暴利,需要漫长的时间去用心服务和经营。” 业内人士纷纷表示,现在正是大家共同培育市场的阶段,当更多的人习惯网上点餐了,这个市场就真正发展起来了。 餐饮业寒流给外卖创造机遇 拓展线上业务降低了人工成本 为了提高外送效率、降低人工成本,外卖公司正大力推广网站和手机客户端点餐。 “点我吧”现在主要的订单来源于线上,包括APP上的订单在内已经占到总订单的80%以上。他们正在做APP2.0版,今年10月初将发布,在APP上下订单首单打九折。 今年4月份,味捷外卖官方网站上线了,官方微信正在开发中,未来微信上也能接单。陈建荣说:“短短几个月,线上订单量已经占到了40%。味捷是淘宝外卖全国销售冠军,就工作量而言,3个淘宝外卖的客服相当于12个电话接听员,也就是说线上客服的工作效率是线下的4倍,拓展线上订餐业务大大降低了我们的人工成本,还能增加跟消费者的粘度。” “饭易得”为了鼓励用户在线订餐,给出了比电话订餐便宜的优惠。比如客户要吃神田川,打电话订餐的“饭易得”要收取3元服务费,而线上订餐的就免去了这笔费用,从而让消费者养成线上下单的习惯。 如何盈利?何时盈利? 有权威数据预计,中国餐饮市场容量在2015年将达到3.7万亿。无疑,这个数字十分有力地验证了“餐饮行业,乃百业之王”的说法。假如餐饮市场的1%作为外卖市场的话,就会有370亿。 邵军说,这个行业看似蛋糕很大,可是就拿杭州来说,外卖份额依然很小,整个行业还处于初级阶段。 王磊更是爆出猛料,全国成规模的第三方外卖公司除了上海Sherpa's,现在为止没有一家是盈利的,因为都在为不断扩张而持续投入。反而是一些行业末端——每天送100—200单的小型外卖公司能赚些小钱,因为他们没有扩张投入。 Sherpa's由美国人Mark Secchia在 1999年开创于上海。“聚外卖”总经理席元元曾经在Sherpa's做过一个月的客服,他说:“Sherpa's的成功在于:用户定位高端——外国人和高级白领;合作餐厅定位高端,返点可以达到30%。” 现在的外卖公司远不止餐饮服务企业这么简单,他们更准确地说是互联网O2O餐饮企业,就跟很多互联网公司一样,要做大就得为了用户体验不计利润 地去投入。王磊说,依据互联网企业的规律,行业初期大家跑马圈地烧钱是必须的,只要商业模式正确,投入到一定时候自然会有产出。 全国来看,行业大佬都在为下一阶段的布局抢资源而进行融资,9月2日,到家美食会获得京东及 晨兴创投领投的第三轮融资。到家美食会成立于2010年4月,产品主要为中高端人群提供特色餐厅外卖服务。 “到家美食会”创始人、总裁孙浩表示:“中国互联网正在进入全新的本地生活服务时代。此次获得新一轮融资,有助于到家美食会加强配送以及技术实力,进一步提升服务水平,并将业务推广到其他全国重要城市。” 饭易得”今年下半年主要服务杭州二线餐饮品牌,比如丁哥黑鱼馆、状元馆等。邵军认为,传统餐饮企业对外卖业务认知度虽然有所提高,但依然是不够的,他们的投入力度还不大。 邵军说:“我们帮餐厅营销、推广和流通,理应得餐厅外卖收入20%—25%的返点,事实上我们只能拿到15%—20%,而且还是以15%居多。而一家餐厅的会员卡折扣是85折,相当于把我们的服务等同于会员卡,这显然是不合理的。” 如果商家把外卖业务作为一种O2O模式(线上线下互动模式)看待,线上订餐深入介入餐饮企业后,外卖收入和堂食收入可以达到各占50%的比重。 茶烧卖就是这样一家餐厅,7月16日第一家店开业,9月15日第二家店就要开张了。茶烧卖专门为外卖打造了三款产品——烧卖、粥和火饭(一种用锡包碗包装 的标准化出餐方式制作的煲仔饭)。这样的餐厅品牌定位里就有外卖基因,他们会控制堂食空间以此来控制成本,一家店的店铺面积只有50—60平方米,座位 20几张,这样就有效控制了房租成本。 而只把外卖作为销售补充的餐厅,外卖收入一般只占到总收入的15%—20%。邵军说,这跟厨房设计的产能也有关系,快餐式餐厅和茶餐厅出餐速度很快,中餐炒菜出餐速度慢,前者就更适合做外卖。 O2O模式餐厅外卖收入可观 “点我吧”今年年初进军上海,“聚外卖”今年打算再开4-6个服务圈。杭州的外卖公司为了扩大规模不断招兵买马,但人员多了成本却吃不消,陷入 尴尬境地。邵军说:“我们一直在评估这个事儿,可是平衡不好。外送员平均工资都有4000元了,这个价请人都很难,像今年杭州夏天持续高温天,外送员的工作非常辛苦。” “饭易得”这两年客户端收费没涨,可是人工成本却以每年20%的速度在增长,再下去压力很大。邵军说:“我们几乎没有利润,虽然每年营收是百万级别的,但是人工成本占到产值的80%,剩余的钱还要继续投入,可以说所剩无几。” 吐槽人力贵的不止“饭易得”一家,这已经成为外卖行业的通病。 王磊说:“物流配送是我们最重要的岗位。外送员的薪酬是底薪加提成,跑得越多工资越高。我们这里收入最高的外送员每个月能拿到6000多元。” 味捷外卖的外送员是杭州最多的,外送员能享受到包吃包住外,平均每人还有3000多元工资。副总经理陈建荣说,味捷外卖不收客人的服务费,全杭州一份免费起送,如果单趟只送一份的话他们是亏钱的。 外卖公司直喊人力贵得吃不消 “很多外卖公司因为承受不了高人工费而倒闭,为什么我们能行?因为我们的调度模型跟大多数外卖公司不一样。”王磊说。 外送员小王早上开始工作,送完一单后不再回到出发点,而是就近接单就近送单,配送效率大幅提高。秘密武器就是小王随身的智能手机,系统会自动向他派发最近的订单。 “点我吧”杭州地区一共有100个外送员,全部实行动态调度,外送员不分区域不用驻点。大部分外送公司的调度方案只是把配送员分成几个区域,当配送效率到达一定的瓶颈后,一个外送员一天送20单就是极限,而“点我吧”的外送员一天能送30、40单。 外送员一天的忙时段只有用餐的几个小时,如何才能再提高闲时段的效率?于是,“点我吧”开通了跑腿服务。 “点我吧”共有三个业务模块:餐饮外卖、超市外卖和跑腿业务。比如说客户同城发一个件,着急要送到,外送员就能马上为他送件,收费比快递略贵。“点我吧”现在已经谈下了联华,其他超市也正在接触中。这和天猫1号店超市的物流有什么区别呢?王磊说:“一般网上超市的核心能力是降低价格,而我们除了保证低价,更核心的能力则是及时配送,用户下订单后我们的外送员一个小时内就可以为他送到。” 来源:杭州网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6014ec53c11660ea36.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