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团网王兴:做团购就像马拉松

快讯
团购就是一个马拉松赛跑,可能一开始,很多人跑得比冠军还快,但后劲不足。这些我们都不会去理会,因为都是泡沫,过多地关注别人会让自己分神。我们只要专注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足够了。”王兴说这话的时候,气定神闲。王兴选择把消费者放在第一位,商户第二,员工第三,股东第四,“王兴第五”。 3年,团购网站死掉4115家。团800今年2月份报告显示,团购网站存活数量为943家,相对团购历史上最高纪录的5058家,存活率仅为18.6%。 盘点战局,美团网是少数赢家之一,而它的创始人王兴,其创业史写满“屡败屡战”这四个字。他先后创办校内网、饭否网、海内网,引领了社区微博等行业潮流,不过这三家网站要么缺钱卖掉,要么被关停。 2010年3月,王兴创办美团网,彼时团购鼻祖美国Groupon刚刚成立一年多,在中国团购网还是一个新名词。 千团大战 团购创业就像坐过山车 今年34岁的王兴,穿着蓝白相间的横条纹T恤,娃娃脸配着显著的大脑门,就像科幻电影的科学怪人一样满脑子奇思妙想。 “团购就是一个马拉松赛跑,可能一开始,很多人跑得比马拉松世界冠军还要快,但是后劲不足。这些我们都不会去理会,因为都是泡沫,过多地关注别人会让自己分神。我们只要专注做好自己的事情就足够了。”王兴说这话的时候,气定神闲。 回顾美团网这三年,起伏刺激程度不亚于坐过山车。美团网创办之初,一改早期的实物类团购,针对本地白领阶层的生活消费服务。短短几个月,美团网就成为中国团购行业第一名。 但好景不长,由于团购进入门槛低,不到一年,中国的团购网站从几百家飙升至5000多家。2011年上半年,美团从No.1的位子上掉了下来。不仅市场份额下滑,美团网还遭遇挖人大战。 2011年2月,美团摊上件大事。冰激凌企业DQ与美团网合作不久,公开表示此次团购无效,但当时已有12003名团友以29元“抢”到了价值50元的现金券,却因此无法消费,投诉不断。 “那一年多其实是蛮煎熬的。”王兴敞露心扉,不过他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团购前几年发生的几大事情,其实已经预料到了,所以前期都有准备,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比如线下广告的烧钱,我们没有参与,2011年的团购疯狂招人,我们没有参与,所以资本遇冷的时候我们还有大量的资金储备。”在王兴看来,比起一上来不计成本烧钱抢市场,留有现金储备,在团购“冬天”后发制人更重要。 这一次,王兴赌对了,步入2011年下半年,由于遭遇国际机构做空、中概股财务造假等事件,美国对中国互联网企业关闭了上市大门,资本退出获利无望,纷纷中断了对团购网站的“输血”,前面疯狂烧钱的团购网站后继乏力,就像斗败了的公鸡退下阵来。 团800的2012年度中国团购行业数据统计报告显示,2012年相较2011年上升的有:美团网、窝窝团大众点评团和糯米网,下降的有拉手网、满座网、58团购、F团和嘀嗒团。风光一时的24券,因创投不合,资金断绝,年初倒闭,从一线团购名单中消失。 领团网监测数据显示,6月份独立团购网站交易额,美团网7.7亿独占鳌头,超出第二名高朋网3倍多,两年后,王兴再次率领美团网重回王座。 制胜秘诀 背靠资本以消费者第一 创办美团网,王兴从千军万马中杀出来,并打破了三年的魔咒。为庆贺美团网三周年生日,王兴发了一条激励团队的微博:“O2O的十年注定是苦逼又牛逼的十年”。他将自己的创业时间轴延伸到十年。 回顾前后创业的不同结局,王兴告诉华西都市报记者,一是内心要足够强大,二是要重视资本力量。 “张维迎的博士论文课题很有趣,为什么是资本雇佣劳动力,而不是劳动力雇佣资本?”王兴思考后的结论是,创业者起初无法控制足够资源,所以光是有企业家精神或者创业家精神不够,还得有沟通融资能力。“所以在美团上,我可能更注重沟通,跟各方面的沟通,包括你的同伴同事、用户或者客户等等。” 但是当沟通的不同对象产生冲突,怎么办?王兴的选择是把消费者放在第一位。他确立了美团网的价值观排序:消费者第一,商户第二,员工第三,股东第四,还有“王兴第五”。 当发生DQ毁约事件后,在与商家协商无果的情况下,美团网最终决定启动“先行赔付机制”以“倒贴”方式解决,一次性向会员返还50元至其美团网账户,再通过司法渠道与商家协调。王兴说,这几年最满意的一个决策,就是“为团购后未去消费的消费者全额退款”。 一位团购从业者告诉记者,这让团购网至少损失了17%的利润,因为消费者常常因忘记消费,一旦团购过期,这笔钱不会给商家,而是纳入团购自己的腰包。 这种“自断其臂”的手段使得沉淀在美团网银行账户里的1000多万资金一下子没了,同行耻笑其哗众取宠,商家抱怨美团多事儿,但美团网没有动摇。“既然消费者权益排在商家前面,更排在美团网前面,那么退款这个事,属于消费者权益和美团网权益的冲突,必须做。”美团网副总裁王慧文说。 最终,有利于天平中弱势一方的规则慢慢被同行效仿,成为中国团购行业特有的一条行规,也使得美团网从恶性竞争的怪圈中跳了出来。 王兴觉得,如此决定,本质上还是基于内心对互联网力量的相信,他认为互联网在本质上极大降低了信息传播的成本,同时提高了信息传播的速度和幅度。“这时候你把精力、资源花在让消费者满意上面,获得更好的口碑传播,比打户外、车身广告更有效。” 团队管理 招更多人不如招靠谱人 相比其他互联网行业,团购行业接地气,需要大量的销售人员跟商家谈合作,更像是一个劳动力密集型行业。因此千团大战最火的时候,相互挖角也最频繁,只要把对手地方站整个团队挖过来,这块市场就是自己的了。 但王兴坚持认为,选择认可你的人,而不是选择所有能选择的人。他举例,2011年一直跑在团购第一阵营里的某家同行(已经倒闭),在巅峰时期,旗下员工大概超过6000人,200多个地方站,那时候美团才2000人,不到100个分站。 “但是我们的交易额是一样的。这说明我们比他们的团队靠谱,我们招的人做的事情比他们靠谱”,王兴说,后来直到2012年底,美团一直保持在2500人左右的数量,但是效率扩张了10倍,事实证明,招到认可你的、靠谱的人比招更多的人更有效果。 不过王兴也坦承,目前美团面临最大的困难也是人的困难。一方面是行业的飞速发展,另外一方面公司内部人的组织没有跟行业同步发展。“这两个不同步后果是非常严重的,就像生产力不符合生产关系一样。虽然这句话非常抽象,但是作为像我这样长期操盘做实操的人来说,生产力和生产关系不符,我知道这个后果是非常严重的。”王兴说。 完善自己 终摘“创业先烈”帽子 事实上,对人对团队的重视,跟王兴自身性格特点也有关,是为弥补自身的短板。一位创投公司的负责人对其评价说:他是一个不张扬的高素质人才,可是在中国做互联网有自己的特色,仅仅有好的技术和眼光是不够的,手腕、人脉和政治敏锐性都是决定生死的因素。 Cnbeta副站长杨帆回忆说,王兴给他的感觉是个做事情欠考虑又很敏锐的人,不怎么爱说话的技术男,性格上不太成熟。 具有讽刺性的是,3年前,美团网的竞争对手,拉手网投资商金沙江创业投资合伙人朱啸虎断言,王兴是个技术型人才,不善于企业管理。比较适合做饭否这样的网站,不适合进入团购行业。 今天看来,朱啸虎判断错误,意味着王兴已认识到自身缺陷,所以才会不断向记者强调,人与团队的重要性及资本与客户沟通的重要性。 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这样的“创业先烈”与王兴渐行渐远。 华西都市报记者    罗提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5814ec53c11660e838.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