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型或关停:叫车APP的生死抉择

快讯
【品途按】随着北上深三个地区加大了对叫车服务的管理,红火了一年的手机软件召车服务也开始遇冷,但是“一棍子打不死的最根本的原因是市场的强烈需求”。博弈还在继续中,一些公司已经做好了转型的准备,毕竟不能把所有的鸡蛋放到打车一个篮子里。 传说中的政策大棒凌空袭来,移动软件叫车创业者们面临的不是谁能活到最后的问题,而是谁能活下去的问题。留在面前的道路似乎只有两条:关停或转型。 7月12日,摇摇招车创始人王炜建接受媒体采访时说:如果让我再选择,可能不会做这个(指手机软件招车)!摇摇招车创立于2012年初,是中国第一个进入手机招车软件的企业,比绝大多数竞争对手差不多早了一年。 本月初,北京市交通委运输局和上海市分别出台了《北京市出租汽车手机电召服务管理实施细则》和《关于规范本市出租汽车预约服务管理的通知》,对手机电召行业进行规划、整治。 今年5月下旬,深圳交通管理局亦下发了《关于加强手机召车软件监管的通知》,明确规定“已经安装手机打车软件的驾驶员必须卸载,不得继续使用”。 北京市“调控”被视为又一次“发证圈地运动”,手机软件招车行业前景变得一片晦暗。而上海市、深圳市的政策则更为严格,被视为“一棍子往死里打”。 风暴已来,除了上述城市外,更多的城市将出台类似规定。手机软件叫车服务流行不到半年,便面临生死存亡的选择。除王炜建外,其跟随者们也必须开始思考出路了。 活路还是绝路?   从目前北京、上海和深圳等三个城市发布的通知来看,上海市、深圳市的规定几乎将手机召车“一棍子打死”,北京市则留下了“受招安”这条路。 然而,“一棍子打死”的做法已引起了强烈的不满,也难以推行下去。据悉,上海市将修正自己的做法,即参照北京搭建统一电召服务平台,招安市场上的手机软件招车公司。深圳市的做法无法正式向下推行,目前也正在考虑是否参考北京的做法。 本报记者试着在上海街头通过手机软件招车,仍然可以招到出租车。出租车司机对记者表示:“我在自己的手机里装叫车转件,他总不能拿我的手机去卸载吧?” 一位手机软件招车公司的创始人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说:“一棍子打不死的最根本的原因是市场的强烈需求。” 该创始人认为,正是市场需求与政策监管之间的博弈,才为手机软件招车赢得“受招安”这一线生机。但是,对于创业者来说,这一线生机并不是生路,或是一条绝路。 曾经,在风险投资、创业者的合力推动下,手机软件招车服务在短短一年时间内呈现一片繁荣。 2012年3月22日,iOS版的摇摇招车正式上线,这是中国第一次实现以APP全自动的叫车软件,当年摇摇招车获红杉资本、真格基金近350万美元的A轮风险融资,公司估值1750万美元。 在摇摇招车身后,数十家同类公司迅速火爆,并获得融资。其中,易到用车旗下的打车软件“打车小秘”从中国宽带产业基金获得了数千万美元的融资,嘀嘀打车获得腾讯1500万美元投资,阿里数百万元投资快的打车。 快的打车创始人陈伟星认为,目前的打车应用市场存在三种势力,大多数都将很快消亡。 第一股势力是各种与相关政府部门有“关系”的投机客;第二股势力是将打车应用作为一个战略工程的各大出租车公司;第三股势力是互联网孕育下的打车应用公司。 各种投机客善于利用“关系”进行政府项目营销,获得政府的订单和高额补助,但这类打车应用不仅会面临到规模扩大的天花板,居高不下的成本也使其生存难以维系。各大出租车公司缺少互联网基因,导致出租车公司自有应用遇到发展瓶颈,而与应用公司合作将更有效率。 至于互联网孕育下的打车应用公司,陈伟星认为,都依赖风险投资输血,打车应用已成为巨头们的游戏,这些烧钱的打车应用随时都会面临“断粮”的威胁。 陈伟星认为,手机软件招车市场看着热火,却如当年的团购市场一样,很快会死一大片。 王炜建回忆,整个2012年,在叫车应用市场只有摇摇与嘀嘀这两款产品。但2013年1月之后,王炜建注意到,对手一下子冒出很多,大家为了抢司机开始拼“补贴政策”。今年一季度,摇摇招车的营销费用每个月都达到30万元,主要用在争取司机和乘客使用软件上面。 对手也不甘示弱。为北京的出租车司机特意推出“每天开机8小时就奖励5元,每两天充值到手机上”的补贴政策。此外,初次安装就给车架,当月在线240小时以上的,次月奖励100元充值卡。 拼“补贴政策”的本质变成烧钱比赛。上述接受本报记者采访的创始人说,统一平台,统一价格,“补贴政策”失灵了,大家都回到了同一起跑线上。 起跑线并不一样,投机客、各大出租车公司都不靠手机软件招车服务挣钱,不论进退这个市场,都会毫发无损,而创业者不同,他们烧掉的是真金白银。 另一灾难则是禁止在软件中嵌入广告,广告收费曾经是手机招车服务幻想的未来,这一计划落空,相当于断了念想。没有了未来,还得烧钱,即使马云马化腾,还有耐心烧下去吗? 转型应对大考   陈伟星认为,做好“转型”准备的公司才能度过此次生死大限。 首先要进行持续稳定的产品创新,对用户而言,未来的打车应用不光能叫到的士,还能叫到商务车、代驾,甚至家政旅游等等。其次创业者懂得如何管理好现金流。一旦政府强力介入,高额的市场推动费用要随时灵活的控制下来,并积极配合好政府,尽可能减少损失。 陈伟星还提到了梦想:“创新总是需要时间和耐心,只有心怀梦想才能坚持到最后。” 不把所有的鸡蛋放到打车一个篮子里,做转型的准备已经是一些公司的做法,比如腾讯投资的嘟嘟打车。今年1月,“嘟嘟打车”由于受到政府的监管,处于暂停状态。 “嘟嘟打车”创业团队开始寻找下一个O2O市场的机会,随后,“嘟嘟打车”的原班人马创立了“e家洁”这家公司,“e家洁”以提供家政服务O2O服务为主要业务。 “e家洁”的联合创始人孙磊认为,O2O应用能够承担家政中介的功能,孙磊做了一个实验,他先在微信上建立了一个家政服务公众账号。然后当天派出人员去地铁散发了2000份传单,到了晚上就有50个用户关注了这个公众账号,并且有12个用户下了单。 这让孙磊大感惊喜,此外,美国已经有了“e家洁”参照的标杆。今年初,美国家政服务公司homejoy获得170万美元的融资,这使孙磊跟嘟嘟打车创始人云涛更加坚定了进入这个市场的信心。 “e家洁”的做法与陈伟星所谓的“通过叫到商务车、代驾,甚至家政、旅游”等服务,向更多“O2O”项目拓展,寻找政策不会“严控”的行业。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侯继勇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5714ec53c11660e805.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