接地气O2O案例:80后卖烧烤一年挣280万 微博微信帮大忙

快讯
O2O 已是越来越多商业教父口中的创业真理,但很多市民可能未曾想到的是,就在我们身边平凡的市井角落里,就隐藏着最“接地气”的O2O案例。一家看似门可罗雀的烧烤店,开在杨浦区的偏远角落,80后的年轻店主却能通过玩转微博微信淘宝,创下年入近300万元的惊人业绩,背后的生意经令人叹服。 主角:烧烤店主李烨 他或许是上海滩最有故事的烧烤店主之一,出身豪门而又经历破产、辍学,靠扛箱子、摆烧烤摊挣回生活费,又投身互联网创业。在杨浦区翔殷路的偏远地段,一家门面不到20平方米的烧烤店里,80后李烨依靠微信、微博、淘宝等O2O营销方式,去年卖烧烤卖了280万元,赚了50%的毛利。 偏僻烧烤店业绩惊人 李烨的店铺叫做原始烧烤,是杨浦区翔殷路和军工路口一个不起眼的小门面。 没有熙来攘往的热闹人流,离最近的居民小区也要走600米,这种选址显然没有按常理出牌。记者从翔殷路地铁站走了足足15分钟才找到这里,眼前的景象则让人有些愕然:没有烤肉的油烟和香味,没有燃气的炉灶,店里也没有半个客人。 服务员带记者走出了店面,绕到旁边一栋两层的小办公楼,看到了正趴在电脑前的李烨。 或许是看到了记者脸上的茫然,这个年轻的老板很快做起了解释:“我们的总店其实在网上,线下门店只是一个O2O提货点,顶多为顾客提供一些试吃,一般不接待堂吃的。 ”他说,原始烧烤真正的店面是淘宝网上一家大型网店,信誉已高达双皇冠,代表着超过4万次成交和好评。 在李烨身边忙碌着好几名员工,有的在处理订单,有的在撰写文案,有的在填写物流单据。这些年轻的面孔在网上拥有“年糕妹”、“牛排哥”、“田螺兄”、“紫薯姐”等客服工号,轮班为来自全国各地的吃货们提供导购和售后服务。 280万元的年销售额是怎么做到的?李烨大胆地把烧烤店所能卖的一切都搬到了网上。从海鲜、肉类、水产、蔬菜等百余个品种的半成品食材,到烤炉、烧烤叉、木炭、一次性餐具,甚至烧烤景点门票都能“拍”,解决了户外烧烤的一条龙服务。 记者在原始烧烤的网店首页看到,李烨显露出了精明的电商思维。首先是人们最关心的食品卫生问题,有感于一些路边烧烤摊色素、添加剂、假羊肉满天飞的同行恶评,他把每批食材的质检报告和进口报关单都清清楚楚晒到了网上。 根据季节的不同,烧烤店所卖的商品也做足了差异。“比如夏天用的炭晶和冬天就不一样,通常夏天的燃点比较低,卖的炭晶必须不那么容易自燃。四五月份适合春游,一些下单量比较大的顾客会获赠帐篷。 ”他说。 李烨还大胆跨界做分销,一手“混搭”玩得很熟练。通过对消费者心理的揣摩,他曾试探性地在烧烤店里卖起了面膜,主打 “烧烤后护理”的概念,结果被一扫而空。他还敢卖玩具,推销的卖点是“让小朋友一边玩去”,防止其在大人烧烤的过程中捣乱受伤,同样迅速售罄。 “聪明的商人不但满足需求,还要创造需求。 ”他自豪地对记者说,其实烧烤店的地段一点都不差,“附近好几所大学,旁边就是共青森林公园,同时也是上中环前往崇明等地的必经之路。看似冷清,其实前来提货的人非常多。 ” 家道中落,开网店卖烧烤 李烨疯狂的生意经,和他曲折的创业史脱不开干系。 说他“出身豪门”并不过分,李烨家原来开了一家高档大酒店,在老家盐城颇有名气。他参加过3次高考,大学后拿的是每月至少5000元的生活费,是校园内的富二代。 但2003年,由于生意失败,李烨家里破产了。他父亲尝试过去扬州从事螃蟹养殖,但遇上非典和发大水,养殖场也黄掉了。失去经济来源后,李烨曾干过搬箱子等一系列苦活,最终无奈辍学,家庭也四分五裂。 回到盐城后,李烨向一家烧烤摊老板拜师,为其免费打工来积累经验,随后自己也在大学旁边摆起了摊,没想到生意很不错。解决了生计问题后,他果断地再一次参加高考,考进了上海出版印刷高等专科学院。 在读书期间,李烨的父亲也将家乡的烧烤摊搬来上海。大学的几年中,李烨曾经尝试过互联网创业,但因团队问题而中途退出。毕业后,敢于冒险的他索性一拍脑袋,把烧烤摊搬到了网上,同时依靠线下门店形成O2O的联携效应。于是2008年11月,“原始烧烤”成立了,尽管第一张淘宝订单在苦等了3个月后才姗姗而来,他总算长吁了一口气。 上网卖烧烤是个疯狂的挑战,仓储、物流都是难题。李烨一共自建了3个冷库,最大的一个常温库有70多平方米,就在店铺旁边。为了确保食材在交到买家手里时不变质,他快递发江浙只用顺丰,备上泡沫箱和生物固体冰,可以保鲜24小时。 李烨说,一旦户外温度高于28℃,外地配送一律停止,上海本地也只发黑猫宅急送。 “像送到朱家角、东方绿舟的大单子,我们专车送货,用户货拿到手时冰都还没化。 ” 顺丰、黑猫的配送成本都很高,烤串往往是小本生意,这样岂不赔惨?李烨迅速动起了脑筋。 “现在90%的订单都是我们自行配送的,光物流员工就有70多人。不用诧异,这都是招聘的大学生兼职。 ”他说,烧烤店附近有上海理工、水产等5所大学,他以9—15元每小时的兼职报酬招聘送货员,利用地铁公交体系进行配送,其实成本很低。 “这样的好处是,虽然我只有一家店,却可以承诺全上海任意路口地点的准时达。 ”李烨说,烧烤往往是有计划性的,用户起码会提前一天订,而且更乐意直接在烧烤地点提货。“我们订单不需要他们填具体的门牌地址,随便哪个路口、地铁站内、标志建筑旁边都能交易。 ” 李烨的网店中甚至连 “烧烤师”都能买。 “每小时100元的租金,有专业的人员上门帮顾客烤,烤炉也能租赁。 ”他说。 玩转O2O线下开分店 “原始烧烤”在线上有15个员工,除了网店小二外,还有专门的写手。在QQ群、微信群、旺旺群中,李烨聘了专人来做用户维护,定期推送促销信息。而原始烧烤的微信公众平台则极力撇去广告味,仅以“烧烤达人”的身份推送一些非商业性质的心得和小贴士,比如真假羊肉怎么辨别,紧紧结合社会热点。 在微博上,李烨定期会举办一些互动活动。比如邀请用户分享一些烤肉照片,就送孜然、送烤肉调料、甚至送烤炉,培养自己的用户黏性。 如何留住回头客,李烨在营销上下足了功夫。他让配送人员在快递箱中随机放入优惠券,面值为10元到20元不等。消费者在二次购买时可以出示优惠券,通过送货员直接带红包上门退现金的方式来给其优惠。 李烨说,这种实惠带来的口碑传播效果非常好。 “我们之前发了60万优惠券,收回来有40万。 ” “人在江湖飘,哪能不挨刀。 ”在做O2O的过程中,李烨也曾碰到职业差评师上门寻晦气。 “网店刚升到两皇冠,瞬间就来了一堆差评,都是同一个人给的。他只花了200元钱,却拍了45个品种,在电话中放话‘你自己看着办’。 ”李烨说,虽然那一次他没有妥协,但平时他信奉“佛商”心态,尽量满足用户退款要求。 “人家打你左脸,再把右脸送上去打。 ” 作为中国互联网的特色,李烨也多次碰到过山寨者。 “网上到处有人仿冒我们,几十个城市同时冒出来差不多的店,其中一半盗的是我们的图,所有的配送、售后规则、营销活动都几乎照抄。 ”李烨说,其实很多东西都抄袭不了,尤其是线下的餐饮管理。 “从采购、加工到冷库都要管,而厨师、串串的阿姨们别说不懂啥叫KPI(关键绩效指标法),有的连认字都不会,好在我们上阵父子兵,我父亲这样的老法师才能镇得住。 ” 今年端午节期间,李烨跑了一次北京,他已在丰台区开了原始烧烤的第二家门店。 “年底前,上海还会开两三家实体店,都在一些新的住宅区旁边,前店后仓,店内都会贴二维码。用户可以通过微信预约,然后来店提货,我们帮他现场加工。”他告诉记者。 重归实体渠道,李烨有自己的考虑。O2O的轻模式优势会消失吗?他断然否认。 “社区实体店一来代表品牌形象,二来是半成品提货点,三是分仓。哈佛有一个经典的零库存供应链体系,就是通过库存分解,比如把一个2万平方米的大仓分解成200个100平方米的小仓。当实体店达到一定密度后,相互之间的调货成本是很低的。 ”李烨说,他对店铺流水有信心,可以抹平商业地产成本的增加。目前他正在积极申请连锁经营资质,将自己的烧烤店开到更多的城市。 来源: 新闻晚报    作者:秦川   滕芙勤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5614ec53c11660e7cf.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