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强制收编民间叫车软件 专家称有垄断之嫌

快讯
中新网7月4日电 日前,市交通委运输局出台了《北京市出租汽车手机电召服务管理实施细则》(下称《细则》)。《细则》要求,今后手机电召服务运营商应与出租汽车调度中心“96106”签署合作协议,绑定服务、联合调派。这些手机电召软件必须经本市出租汽车行业主管部门备案,获得授权许可,接入行业统一的电召服务平台。 据介绍,出租车电召服务将推“联合调派、开放共享”的服务模式,目前有几家手机电召服务商,正在开展行业备案与技术对接工作。对接和测试工作完成后,将陆续向社会推出统一叫车软件。有观点认为,政府部门在进行监管时应避免过度干预市场,叫停打车软件或者“收编”打车软件都不利于打车软件行业和出租车行业的发展。 北京将推官方手机叫车软件 《细则》明确,手机电召服务运营商的应用软件须经北京市出租汽车行业主管部门备案,获得授权许可,接入行业统一电召服务平台。而软件的名称也要保持与行业统一电召服务平台名称的相对一致性,在“96106”后可冠以“××”手机电召服务运营商的名号,其应用软件涉及的电召服务收费。 官方手机叫车软件的另外一个重要变化,是取消了手机叫车软件“小费”功能。《细则》要求,手机电召服务费用不得违反北京市出租汽车电召服务收费标准,否则将不能继续在北京开展电召服务。按照现行标准,提前4小时以上预约收费6元,4小时以内预约每次5元。也就是说,手机叫车软件今后也将严格执行这个标准。 新规对“叫车软件”的监管措施相当严格。比如,“叫车软件”的基础功能和个性化功能版本升级须经行业统一电召服务平台测试确认,未经许可不得擅自采取任何方式嵌入广告等内容。而违反收费标准,或者出现不符合行业资质的车辆、驾驶员参与电召服务的,将不得继续在本市出租汽车行业开展电召服务行为。 去年初开始,手机叫车软件如雨后春笋般涌入市场,据不完全统计,北京市场上已成规模的叫车软件有12种,此次统一纳入电召平台的大约有8种左右。 专家:官方“收编”打车软件不利于行业发展 6月1日起,北京市出租车电召服务平台96106启用。但记者调查了解到,不少司机对96106发出的“号召”并不积极应召,而是偏向于其他的手机召车软件。尽管北京市出租车刚刚涨价,但是因为民间叫车软件往往有乘客愿意给出更高的加价,更能调动司机的积极性。 不过,打车软件风行也带动了大批的黑车“分一杯羹”,并助推了变相加价现象,这使得各地主管方采取谨慎的态度——深圳市要求出租车公司删除该软件,上海、南京市主管部门则提出“严打”叫车软件的加价服务,而北京市则直接采取将民间软件纳入官方平台的方式。 北京工业大学交通运输规划与管理博士生导师陈艳艳认为,与公交车公益性质相比,出租车有一定的商业性质,会受到市场供需波动的影响。如果是在乘车高峰、供需矛盾比较突出的时段,应允许价格可以有适当的浮动。 中国互联网协会信用评价中心法律顾问、律师赵占领日前对媒体表示,《北京市出租汽车电召服务管理试行办法》其中的备案制度实际上是变相的行政许可,交通主管部门在没有法律法规的情况下是无权设行政许可的。政府有没有足够的理由叫停打车软件,就从准入门槛和管理条件上做文章,使手机叫车软件这个行业成为半行政化、半市场化的状态,不利于这个行业的发展。 赵占领认为,政府干预过度,会造成手机打车软件行业发展的障碍,有关部门在统一监管时要避免这类问题发生。(中国新闻网)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5614ec53c11660e7a6.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