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政O2O之地推篇

快讯

很高兴看到最近家政O2O成为了一个热点,大量的关注让创业团队充满了信心。“互联网改造传统行业”、“800亿市场”“国外成功模式”,听起来气势磅礴,让人热血沸腾;也有人看到了家政O2O运营中的巨大困难,认为路漫漫其修远,要脚踏实地谨慎行事。
作为连接线下和线上的纽带,地面推广显得尤为重要。对家政O2O来说,地推有两个工作方向,用户推广和招募服务人员,这二者都需要大量的投入。相对于前者传统的DM单发放、海报张贴、线下活动,寻找和招募服务人员难度较大,需要更加专业、从业时间较长的地推人员。有游戏地推在前,你淘金,我卖水,“O2O地推”也许将成为一个新兴行业。但我今天要讲的,只是一个地推小哥的故事。这个故事谈不上励志正能量,只能说普普通通罢了。
马辉(化名),是身边家政的地推负责人之一。他和他的团队负责望京和天通苑地区的小时工阿姨招募,是目前工作成绩最好的线下团队。下午两点钟,我在天通苑南地铁站附近见到了他。他正和协助交通的大叔聊天。我问他都聊些什么?他笑着说:“做这份工就是要多聊天,跟什么人都要聊,什么内容都聊。”
东莞到北京
马辉是河南洛阳人。毕业后一直在东莞的一家艺术品工厂打工,工作内容是给工艺品喷漆上色。从03年开始,一做就是5年。这五年里他的工资一直是600块,基本上攒不到什么钱。他说东莞的天气太热,蚊子摇摇晃晃飞到你面前,吹口气就掉在地上,是热死的;而且每天都吃米饭。说到这里他夸张得挥着手:“早上是米粥,中午是白米饭,晚上是炒米饭!河南人不吃面条怎么受得了!”说到来北京的原因,他只说是做得烦了,北京的朋友有房子住,就过来了。
来到北京后生活并没有好多少。他先后卖过保险,做过房屋中介,最艰难的时候还在地铁边摆过小摊。直到去年夏天,朋友介绍他到一家汽车租赁公司工作,生活状况才有所好转。这家公司在2012年和摇摇打车有了合作,向司机推广产品,马辉便和朋友一起做了地推工作。每找到一个目标用户,就可以从公司拿到提成。他告诉我,运气最好的一个月他赚了6000块。这笔钱让他感觉地推是一份很有前途的工作,他充满了干劲。
可惜好景不长,打车app市场一下涌入了数家同类公司,激烈的竞争和其他的一些原因,导致马辉的收入迅速降低,甚至于入不敷出,他只好选择离开。
我不知道你怎么想,但我知道该怎么做

家政O2O之地推篇


马辉从今年4月加入身边家政。用户基于LBS寻找周边的家政服务,所以需要为小时工阿姨配发安装过工作版本的智能手机。前期加入的小时工阿姨配发的手机是免费的。他的工作内容是这样的:寻找该地区的小时工阿姨→进行初步的沟通→收集小时工阿姨身份信息→定期或定量向公司上传→公司验证信息无误→手机发放,招募完成。
相较于前一份工作,马辉要面对沟通难度更大的小时工阿姨群体。和司机们比起来,小时工阿姨的文化程度较低,人群更加封闭,很多人从未使用过智能手机。接触这个群体本身就非常困难。马辉需要带着DM单,到传统家政公司附近或者小区内寻找“看起来像干活的人”,然后与其攀谈。用这种察言观色、大海捞针的方式寻找小时工阿姨。找到合适的人员,他还需要小时工阿姨向讲解这家公司区别于传统家政公司的特点,以及日常工作方式。
在最初的阶段,每当他告诉小时工阿姨这家公司会为他们配备智能手机、不收取任何费用时,很多人反而会表现出抗拒的姿态。他们认为天上不会掉馅饼,拿你的手机会上当,以至于无法继续沟通下去。对此他调整了方法,从传统的家政服务公司要交押金、抽取数额不小的佣金,这家公司不收取任何费用聊起,拉近自己和小时工阿姨的距离。根据自己对app的理解,他告诉小时工阿姨们,“公司靠广告挣大钱,不会骗你们这样的人。”排除小时工阿姨的疑虑。当我问起他这家公司是这么赚钱的吗?他羞赧得笑了,他觉得应该是这么赚钱的。
马辉还告诉我,他见过这家公司的竞争对手: “他们(地推人员)没我做的好。”这个时候,我能从他的眼睛里看到光彩。
无尽的等待

家政O2O之地推篇


在地铁旁边等了一个小时,上午约好的小时工阿姨还没到。马辉显得有些烦躁,他再次打了几个电话,小时工阿姨让他到天通苑三区等。我们一路步行,花费半个小时到达天通苑附近一个农贸市场,已经是下午四点。上午约好的小时工阿姨终于出现在马路对面,却打电话告诉他再等一下。马辉挂掉电话告诉我,她现在的家政公司老板在附近买菜,担心会被看到。
这种情况是很常见的。家政公司的老板看到阿姨接私活会减少派活,直接影响她们的收入。马辉已经遇到很多次了。好处是,这样的小时工阿姨都是一起居住、彼此熟悉的。谈成一个,往往能带来十几个人。“今天估计就这样了,再等等吧”。马辉这样对我说。
等待的这段时间里,马辉对我说了一些他的看法,他觉得公司和小时工阿姨签协议、发手机的人有些不太接地气,说话生硬,有时候会把小时工阿姨吓跑;他觉得发手机没有必要,很多小时工阿姨拿到手机也不见得会用;他也想成为这个公司的正式员工,可以拿固定工资,而不是按人头算钱;他觉得这份工作可以做很久,“北京城这么大,得招多少人啊”。
我忍不住问他将来有什么打算,他又习惯性得低下了头:“娶个媳妇儿过日子呗,还能怎么样。”“赚了钱就买个这样的房子”。他指着旁边的小区,“估计要等几年”。
来源:36氪      作者:温晚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5514ec53c11660e784.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