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车软件抢电召平台风头 司机看重加价功能

快讯
百米、打车小秘书、嘀嘀打车摇摇招车……如今,除了每辆出租车必须配备的电召终端外,五花八门的打车软件也成为不少出租司机和乘客手机上的“宠儿”。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当两类终端同时提示有业务的时候,大部分司机会率先选择手机软件应答。 目前,外地一些城市已叫停打车软件。对此,市交通委表示,将通过备案制度加快规范手机叫车软件。本市或采用招投标的方式准许市场上运行良好的手机打车软件进入统一电召平台,但前提是政府要建立统一的规范标准,其中最重要的是不允许加价。 路边电召乘客最爱爽约 出租车电召,的哥和乘客都最怕爽约。然而,本市推广的统一电话叫车平台对爽约显得有点“无能为力”。 市民赵小姐曾经提前4小时电话叫车,虽然很快她就收到了确认成功的短信,然而却只知道出租车的车牌号,不知道司机的联系方式。眼瞅着约定时间越来越近,出租车却迟迟不现身。她又致电96106平台寻求帮助,最后得到的答复是建议她赶紧到马路边打车。 一位电召平台负责人坦言,如果接线员听到约车客户旁传来的是马路边的声音,一般都会反复确认,特意叮嘱不要“爽约”。一位96106的接线员说:“如果感觉电召者是站在马路边约车,我就特别谨慎,因为十有八九这些人都会‘爽约’。司机有时候耽搁时间长了,到了地方就联系不上乘客了,特别无奈。” 司机看上打车软件能加价 “看,这位乘客加价20元,我只要抢单成功,到了地方即使乘客爽约了,叫车软件平台也会付我20元,起码空驶这段路没自己搭油钱啊。”的哥王先生拿出手机向记者展示,“要不是叫车软件,我甚至连短信都不发。如果我们能推荐乘客注册成功,软件公司还会返钱。” 目前,市场上各种叫车软件竞争激烈,争相鼓励司机使用叫车软件。而司机也更愿意使用叫车软件,主要是看上了打车软件中的加价功能。记者采访了8位使用打车软件的出租司机,他们均表示只会选择加价的活儿应答。一位新月出租公司的的哥说:“电召也有费用,但即时叫车的5元钱费用,有一部分要分给公司,而叫车软件加价没有太多的限制,还全部归个人。” 除了收益,在服务方面,打车软件要比电召统一平台做得更细。李先生开出租车将近20年,他告诉记者:“电召平台现在使用的屏幕小,成功接单后,乘客的联系电话会在屏幕上滚动,但是年纪大了眼神不好,开着车根本看不清楚,往往需要停车后再给后台打电话要资料,一来一往就得5分钟。”另外,统一电召平台,单子成不成,只有司机有主动权。而打车软件就方便得多,除了司机,乘客手机终端上也会显示地图,司机电话、车牌号都会显示,乘客能更直接地与司机沟通。 的姐建议电召采取会员 最近,打车软件在多个城市被叫停,其原因是尽管提高了打车效率,但加价行为却使议价、拒载由明变暗,扰乱了正常的价格体系,违反了相关规定。这些问题,在本市的叫车软件上也存在。对此,市交通委表示,将通过备案制度加快规范手机叫车软件。本市或采用招投标的方式准许市场上运行良好的手机打车软件进入统一电召平台,但前提是政府要建立统一的规范标准,其中最重要的是不允许加价。 对于现有的统一电召平台,一位银建公司的姐建议:“电召不妨采取会员制。现在电召平台有司机手机信息等,但是没有乘客的。如果建立乘客会员制,乘客和司机电召爽约都要受到处罚。”据市交通委官网发布的《北京市出租汽车电召服务管理试行办法》,本市也将逐步推广电召服务预付费制,乘客违约可能承担补偿责任。(来源:《北京日报》)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5414ec53c11660e746.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