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议Square:移动支付前景不明

快讯
所有想要取代“钱包”的移动支付产品,发展的都并不如想象中美好。其中也包括明星级创业产品Square。 在国外问答网站Quora上,质疑Square的讨论最近又再次兴起。去年,员工纷纷在Quora上吐槽Square就是硅谷新一代“血汗工厂”的同时,也有人揣测谁将最终收购这家估值很高、利润很低的公司。今年,大家质疑的目标对准了Square商业模式赖以建立的根基——中小商家市场的商业潜力。 这个由Twitter联合创始人再度创业推出的公司,一路走来,其实拥有更多的还是鲜花和掌声。 它那方形的读卡器曾被当作移动支付标配而受到众多公司纷纷模仿。可是如今,“山寨”读卡器们身处何方?或许都早已落上了一层灰尘。 Square旗下的产品包括面向商户的Square Register收账应用,面向用户的Square Wallet消费应用,代替收银机的Square Stand组合产品和可插入耳机孔的刷卡器。这些产品的目标很清晰,代替高成本的POS收款机。同时用更智能的交易分析工具帮助商户快速应对消费者的需求变化。 但Square面临的问题是,无论是商户,还是用户,改变他们长期形成的结账习惯可能并不会因产品“漂亮”、“智能”、“成本低”就受到欢迎。 对Square的褒扬自从公司2009年建立起就源源不断。Square产品够美,有评论人士称它们是唯一像苹果系却并不是苹果公司推出的产品;Square的产品模式具有颠覆性,或将挖掘出移动支付市场的真正潜力;Square的估值去年就达到了32.5亿美元,相当于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估值暴增了13.5倍;就连Square的创始人杰克·多西(Jack Dorsey)也被誉为下一个“史蒂夫·乔布斯”。 在科技界这个容易盛产“泡沫”的行业里,或许到了应该停下来思考一下Square究竟是不是真那么美好的时刻。 风险一:处理过多小额支付增加运营成本 Square最初面向的商户即希望降低POS机使用成本的小商家。Square收取的交易手续费包括两种,每笔刷卡费用的2.75%或者每月交付275美元的固定费用。由于刷卡器本身免费,这种收费模式远比传统POS机的布置和交易方式成本低。 Square这种模式虽然具有创新,但还是绕不过向Visa、万事达等信用卡公司,以及清算公司和银行缴纳的固定费用。所以,也有评论称虽然Square的年交易额可以达到100亿美元,但收取的交易费用大部分其实进入了信用卡公司。 《纽约时报》此前为Square算过这样一笔账,如果是一笔5美元的交易,Square将获得5美元的2.75%,即14美分。但是根据公共收费数据计算得出,如果是一张高级Visa卡,Square需要支付的成本是27美分,这就意味着该公司理论上需要承担13美分的亏损。除非支付金额大于10美元,这种交易费用才能真正给Square带来利润。 对于Square而言,它面对的那些小微商家或者小商家有多少交易额是每笔都能高于10美元?这是个疑问。目前钟情于Square的大型零售商极少。虽然星巴克和Square签下合约,其美国的7000家门店就将Square纳入收费渠道,但并不可能指望星巴克带Square翻身。 当然,这个风险也有规避的措施。业内人士介绍,像PayPal,它会将众多小额支付加在一起再向信用卡公司缴纳费用。不过这个极其考验公司自身的风控能力,如果Square可以解决,倒也算是一条出路。 风险二:小微商家信用卡交易额过低 利润贡献小 据相关数据显示,除了单笔交易额过低,就算将长尾市场中的2500万小微商家一年总共的信用卡交易额加在一起,其占整体信用卡市场交易额也只有2%。150家超大型商户贡献的交易额占到50%,10万家大型商户的交易额占30%。 看上去很美好的拥有重大潜力的小商家市场,它们低规模的交易数据能贡献给Square公司的利润则很低。 相比国内发卡行拿到的交易费率平均为0.7%到0.8%,美国发卡行的交易费率则达到2%到3%,这在一定程度上又加重了像Square这种非发卡行公司的运作成本。 这也是Square员工在Quora中对工作产生抱怨的一个原因。他们需要耗费大量精力去设计出高品质的产品,一点小细节就要来来回回处理多次。但实际上,这些耗费大量精力推出的产品从市场中获得的商业回馈并不高,这会打消他们的工作积极性。 Square一年处理的交易费用是100亿美元,但另外一家在线支付公司PayPal一年处理的交易额却能达到1400亿美元。这种数据处理的基础大差距让Square还有更长的一段路要走。 为了扩大自己在中小型商家里的普及度,Square在前两个月推出了可代替收银机的硬件产品Square Stand。希望能用这个漂亮的收银机替代那些传统而难看的收银工具。 可是据使用者测试,Square Stand在处理刷卡交易时还显得不够流畅,只有在客户不多时,收银员慢慢从卡槽刷过才能读取到信用卡数据。如果店里的人过多时,这种收银工具还是存在缺漏。 风险三:国际化扩张难做 据业内人士介绍,美国独有的信用卡缴费模式并不通行于全球。比如美国消费者使用信用卡交易,只需要刷完卡后在交易单上签个字,收费就已完成。可包括欧洲和中国等亚洲国家在内的市场,消费者的信用卡消费过程并不是如此简单。 由于支付涉及到的交易处理方和企业过多,其中的支付标准也很不一样。这就使得信用卡交易在不同的国家会产生不同的交易模式。看似只是轻轻一划就完成的交易,其背后却有着各种不同的企业和政府之间的利益关联。 以中国为例,即使Square还没进来,中国的模仿者已经纷纷操刀各类的刷卡器。但这种刷卡器无法真的进入商户中。因为据银联标准,刷卡卡槽和密码键盘都需要获得银联的认证才合规。这种门槛让移动支付类公司很难走向商户中间。 值得庆幸的是,Square还是在今年首次出走北美大本营,进入日本市场。不过这个市场也并不容易扩展。竞争对手PayPal早在一年之前就在日本悄悄的部署了自己的支付系统服务风险四:市场竞争激烈 移动支付市场的耕耘者不仅有Square,还有美国知名在线支付公司PayPal、美国无线运营商联手打造的移动支付服务Isis、金融服务软件公司Intuit推出的GoPayment、以及最近深受质疑的Google Wallet。 在这个参与者众多的市场,每一家都有自己的一些优势,但又没有一家目前能占据绝对的市场地位。 对于Square而言,它面临的最大竞争对手PayPal借助线上的市场地位,在线下的发展中,也有很多Square无法企及的规模效应。 今年年初,PayPal宣布已与23家全国大型零售商签约店内支付技术,这意味着1.8万家的实体零售店已经开始使用PayPal服务。用户输入PIN码或使用特殊的PayPal信用卡,就可以调用PayPal账户内的金额进行支付。这种支付方式并没有带给商家过多的技术投入,也不需要他们改变目前的收银设施。 PayPal对于新技术的融入速度也很快。目前该公司已经开始测试商品提前预订服务。用户提前订购,用PayPal账号支付,到店内无需排队,直接可以拿走商品。这种服务已经与法国麦当劳公司建立合作。 除了互联网公司,传统零售商也在结成自己的联盟。去年8月,沃尔玛7-ElevenTarget等十几家大型零售商已结成移动支付联盟。这些联盟成员相信,凭借其合计年销售额近一万亿美元的规模,他们也完全有可能创建移动支付领域的标准。 对于Square想要扩展的商家而言,他们极有可能很轻易地就转投到其它的移动支付服务旗下。 “取代钱包”的梦想的确显得激动人心,但在这个动荡的市场下,Square目前所做的一切并不足以给它一个真正有明确前景的未来。 就像《华尔街日报》在采访创始人杰克·多西时问道:“创建一家新公司最难的环节是什么?” 多西回答:“每天都像是在坐云霄飞车,每天都会面临事关能否存活下去的威胁,对整个业务的可行性疑神疑鬼。每天醒过来以后,你会对正在发生的事情感到欣喜;然后你看到一篇有关潜在竞争对手的文章,或是诸如此类的传言,那又会让你疑惑,我们应该做些什么才好呢?” 在一个新兴的市场中,Square的根基其实还在摇晃。 来源:腾讯科技    作者:Lois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5214ec53c11660e67a.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