赔钱赚吆喝 打车APP暂时放弃变现期待

快讯
近日,深圳市交委客运管理局紧急叫停手机打车软件的消息像一枚重磅炸弹掷在了程维头顶。事实上,这已经不是初次受到“惊吓”。看他新浪微博上的简介描述:“对未来越有信心,对现在越有耐心”颇有一丝心理鸡汤的味道。 程维,嘀嘀打车创始人、小桔科技CEO。让他心理平衡的是下面一组数字,最新市场调研结果显示,在下载量方面,2013年4月Android平台中,嘀嘀打车以43.1万位列第一,摇摇招车24.6万位列第二,易打车名列第三下载量17.5万;在日订单量方面,嘀嘀打车在北京日订单量达到3万,为各城市最高,摇摇招车和打车小秘分列二三位。在上海,嘀嘀打车日订单量约为1万,快的打车大黄蜂和摇摇招车分列第二三四位。 值得注意的是,以嘀嘀打车为首的打车APP目前盈利吗?程维的回答很直接:现在不盈利,而且我们承诺两年内都不会盈利,行业需要较长时间基础建设,用户习惯养成也需要时间。 嘀嘀打车,上线于2012年9月9日,总部在北京。在程维看来,“嘀嘀还是个九个月大的孩子,这时候应该考虑如何长大,做个对社会有用的人,至于未来怎么赚钱养家,等大学毕业再去考虑吧。还需要至少两年,才能毕业。” 有意思的是,这几乎是所有打车APP创业者的“说辞”,放弃变现期待,抢占市场才是当前的关键。 暂时赔钱赚吆喝 目前市场上活跃的有超过20款打车类应用,从出租车及用户覆盖来看,摇摇、嘀嘀和快的为第一梯队。 2012年3月,摇摇招车正式登陆苹果的应用商店,随后进入Android市场。之后受到移动用户认可,下载量突飞猛进。时过三月,摇摇招车就接受了来自红杉资本350万美元的首轮融资。 当年9月,嘀嘀打车问世。程维介绍,嘀嘀目前已进军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以及武汉、天津等城市,“我们在北京已覆盖了2.5万辆出租车,占据当地市场的1/4,日成交订单超过2万。这才发展了半年。”今年4月底,嘀嘀获得腾讯1000万美金左右的融资。 快的打车,上线于2012年8月,总部在杭州,目前活跃在杭州、上海、宁波等长三角地区。并且,快的打车获得阿里巴巴数百万元融资。 此外,打车小秘运营母体易到用车已于近日从田溯宁创办的中国宽带产业基金处获得了超过1500万美元B轮融资,即将大规模发力旗下打车应用“打车小秘”。 目前来看,同类产品中的核心竞争力就是:看谁烧得起。 嘀嘀选择了先抢司机。在北京,其在出租车司机聚集的饭馆、场站等处,架设专区,施以小惠,为其现场安装软件。短短几个月拿下了不小的份额。摇摇招车CEO王炜建表示,现阶段以线上推广为主,微博、微信还有其他线上媒体形式,后续也准备搞一些线下的推广。 资本的注入使得打车APP暂时放弃盈利的期待。 最新市场调研数据显示,在下载量方面,2013年4月Android平台中,嘀嘀打车以43.1万位列第一,摇摇招车24.6万位列第二,易打车名列第三下载量17.5万,排在3-7位的分别为打车小秘、PickRide乐搭、快的打车、大黄蜂和E达招车。 在城市热度方面,百度指数的数据显示,北京、上海、武汉和杭州是使用打车软件最热的四个城市。在北京,嘀嘀打车名列第一,摇摇招车名列第二;在上海,嘀嘀打车名列第一,快的打车名列第二;在杭州,快的打车名列第一,嘀嘀名列第二。 在司机覆盖数方面,北京市场嘀嘀打车、摇摇招车和打车小秘覆盖量最大;上海市场嘀嘀打车、快的打车、大黄蜂和摇摇招车覆盖量最大。 在日订单量方面,嘀嘀打车在北京日订单量达到3万,为各城市最高,摇摇招车和打车小秘分列二三位。在上海,嘀嘀打车日订单量约为1万,快的打车、大黄蜂和摇摇招车分列第二三四位。 为了吸引司机,这些打车应用公司使出浑身解数给予补贴。据业内人士透露,摇摇招车会每月给出租车司机小额的“手机流量费”,这笔补贴被控制在5元,而嘀嘀和快的则“更大方”一些,部分地区的单周补贴就达到了20元。但是在自己的营收方面却“颗粒无收” 。 摇摇招车设计了名为“炸弹”的收费项目,5元-100元不等,用户可自愿购买以提高司机接单的积极性。嘀嘀也有“加价或者等车”的选项。据了解,目前打车软件主要靠从司机处抽取约车加价费等赚钱,盈利模式过于单一,一旦加价功能取消或受限,必然影响打车软件的生存。 嘀嘀打车市场总监卓然在接受中国商报记者采访时直言:“目前,我们没有任何的收入来源。在支出方面涉猎技术、运营等方面。在运营中,我们不考虑为广告做投入,而是投入经费为利用嘀嘀打车接单的司机提供奖励机制,提高他们的积极性,希望靠出租车司机之间的口碑传播把产品推广出去。” 王炜建认为,目前国内移动打车市场正处于培育期,对用户和司机都是免费的,但其未来并不缺乏盈利模式。到时候,广告或者其他LBS服务收费等都是可尝试的。 谈盈利模式尚早 程维告诉记者一组数据,嘀嘀打车全国下载乘客用户超过300万,北京有130万下载用户。全国出租车司机用户注册量为8万多,其中北京有2.6万。叫车全国平均成功率80%以上,叫车平均应答时间27秒,平均等待时间5.2分钟。 “用高科技的手段、移动互联网的技术来解决人们生活中的问题,这是大势所趋,用手机完成大家打车的需求也是必然的发展趋势,将来的叫车软件市场会被更多的司机和乘客认可。线下市场我们其实还是有赖于口碑的宣传,广大出租车司机给了我们很多的支持和帮助,乘客使用感受好也会自然向周围的朋友们分享。” 据了解,北京出租车调度中心96106和嘀嘀打车合作,于近期开通。嘀嘀和96106 GPS设备接通后,没有智能手机的车辆也能接嘀嘀订单。通过合作共覆盖北汽、首汽、新月等公司3万辆出租车,加上原来25000的哥,嘀嘀覆盖北京出租车已超六成。 程维告诉记者,手机打车行业还在起步阶段,根据AMC模型,整个行业处于探索期,资金融入,厂商数量增多,业务模式,服务模式,盈利模式远没有定型。对于打车应用本身还存在很大的探索空间和发展,孕育着巨大的商机。 事实上,App大可延伸应用。目前约车和拼车是市场空白,可以租车为免费基础服务打开市场,在约车、拼车增值服务上盈利。现阶段在二三线城市可重点发展约车市场。可将终端当成信息搜集器,建立后台云系统,进行数据分析,形成O2O价值的闭环,变成无限循环。在大数据挖掘后的信息服务上下功夫,体现优势,才能赢得市场。打车App也要打通数字支付环节,为盈利打下根基。 业内人士认为,除了传统的广告业务之外,可以考虑利用LBS来获得收入,比如在打车软件中提供相应的导航功能,实时反映路况,为司机提供最佳行驶线路,节省乘客的时间;或者建立用户信息采集数据库,用户将自己了解到的某街区乘客打车需求信息反馈到数据库中,供司机前来接单,缓解乘客打车难等。 此说法与王炜建不谋而合。具体来说,打车APP可以与相关互联网公司合作,共同开发LBS业务。现今,各大互联网巨头都在跑马圈地,抢占移动互联网入口或平台。而作为移动互联网生活服务类应用程序,打车软件也符合这些公司发展的需要。 有业内人士表示,百度地图正在建立“一站式打车服务”,或与多款打车应用深度合作,基于地理位置的打车APP软件服务或许会迎来发展高峰,这可能是一大利好机会。 谈及未来会有哪些盈利模式的探索,卓然称:目前软件还有很多需要开发和完善的地方,谈盈利模式还早。这是目前程维等一批人的心理状态。 来源:中国商报     作者:张惠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5014ec53c11660e610.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