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不要求卸载打车APP 不认可加价行为

快讯
“我们虽然不会要求出租车司机卸载手机打车软件,一没有相关法律法规,二也没有办法监管,但我们对第三方叫车软件的‘加价约车’行为不予认可。”5月23日,上海市交港局合作交流处一位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上海官方的态度让不少司机放心不少,“(其实)他们管不着,除非不让我用手机。”上海的出租车司机陈师傅如是说。 此前有媒体报道,多地开始“叫停”打车软件。深圳、武汉、北京、南京等多个城市交管部门纷纷着手限制手机叫车软件的使用。 业界学者认为,面对打车领域如此巨大的市场和民众的需求,政府应合理引导、完善法律监管,不能简单地“严打了之”。 上述上海市交港局合作交流处负责人对本报记者介绍,上海市有关管理部门将研究建立出租汽车管理和服务信息系统,鼓励企业依托电话调度平台,扩大电话、网络、手机等不同方式的叫车服务能力。 打车神器 打车软件的出现让打车者与司机都尝到了甜头,短时间内司机与乘客的安装数迅速增长。这些打车软件也大多发展于打车难最严重的城市,例如北京、杭州等,公开资料显示,发家在杭州的一家打车软件累计叫车成功数已突破100万。 “一天可接个十多单,最多的时候几十单也有。”陈师傅边开车边说,当遇到红灯停车的时候,陈师傅就急忙拿出手机看看,看有没有顾客叫车,他要时刻准备着“抢单”。 “现在都用这个,你不用你就落伍了,关键是你会错过挣钱的机会。”陈师傅向记者解释到,现在几乎所有的出租车司机都装了打车软件。 陈师傅告诉记者,装了软件后,空驶率的确有 所下降,不仅能够知道附近哪里有乘客,而且还能提前预知乘客要去的地点,这样的活“心里有数”。 而能够直接增加收入,成为出租车司机安装打车软件的首要原因。据陈师傅介绍,有的打车软件设置了手续费功能,而能额外地收到“小费”,无疑让更多的出租车司机趋之若鹜。 “一天至少增加几十元,一个月也有上千块了。”陈师傅师傅告诉记者。 地方政府叫停 让不少乘客措手不及的是,多地政府开始“出面”干预,4月以来,各地纷纷出台政策“严打”打车软件。 北京市交通部门对部分打车软件的“加价叫车”业务将行清理;武汉市交通局客管处,要求各出租车企业对使用加价打车软件的驾驶员进行监管,督促他们严格执行物价部门核定的收费标准;南京市客管处表示将严打叫车软件的加价服务。而深圳客运交通管理局近日更是以一纸通知,要求出租车司机卸载各类打车软件。 而上海市交港局向本报记者表示,手机叫车软件是出租汽车预约调度服务的一种方式,在行业内值得予以借鉴,但对第三方叫车软件的“加价约车”行为不予认可。 “对利用第三方手机叫车软件达成的‘价外加价’的行为是一种违规行为,我们也希望出租车司机能够自觉遵守法律法规和行业规定。”上述负责人向本报记者说。 “我们也不能随便处罚,因为对这一块确实没有相关的法律法规,我们更不会下通知要求他们卸载第三方叫车软件。”这位负责人也道出他们管理中的“无奈”。 业界学者认为,打车软件的兴起正是因为“打车难”的客观存在。面对如此巨大的市场,政府与市场,这“两只手”缺一不可,但政府也不能简单地“严打了之”,应当研究其背后的市场规律和现实需要,加以合理引导、完善法律监管。 “我们也肯定打车软件给乘客和出租车司机带来的便利,如果能合理满足一部分市场需求,对于各方都是多赢之举。”上述负责人告诉本报记者。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 王鹏善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4f14ec53c11660e57e.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