斯凯网络宋涛:今年重点投资游戏和O2O

快讯
去年斯凯投了有十几个项目,今年将进一步扩大投资比例,今年除游戏外,O2O也是斯凯投资的重要领域。 阿里巴巴战略入股新浪微博百度收购PPS视频业务,当前互联网行业正涌现一股并购潮。斯凯CEO宋涛谈及此事时表示,斯凯从去年来说就非常注重投资,除自身业务增长,还通过上市平台包括资金,去做投资和并购。 据宋涛透露,去年斯凯投了有十几个项目,今年将进一步扩大投资比例,今年除游戏外,O2O也是斯凯投资的重要领域。投资游戏在于,游戏是斯凯历史上比较擅长,过去八年来主要的营收都是游戏,斯凯有人才和经验优势,挑项目会比较准。 投资O2O在于,尽管O2O投资会比较漫长,并需要大量资金,但机会不错,如果说移动互联网将来能有10倍于互联网的产值空间,O2O就是一个巨大的实现方向。 过去两年来斯凯一直在向智能机市场转型。宋涛也谈及感悟,称转型并未意味着对过去的完全否定。转型最大的痛苦来自于耐心,斯凯刚开始转型时,过于追求速度,准备将公司从基因到体制重构,认为外来的和尚会念经,效果却并不明显。相反,对于原有人员公司如果能持续投入,给这些员工机会,有耐心让其充实原有知识,依然可以挑起重担。   以下是杭州斯凯网络CEO 宋涛实录: 腾讯科技:斯凯过去很长一段时间是基于功能机,这两年经历很大转折,由功能机向智能机转型,这个过程中能不能讲有哪些故事? 宋涛:经过两年时间,斯凯摸索了很多东西,首先是业务方向,刚开始认为移动互联网方向很大,所以我们尝试十几个项目。第二我们对每个项目的运作机制做了一个尝试。经历两年多的时间,做下来总结很多东西,学到很多东西。 包括原来和手机厂合作模式也进行调整,在移动互联网大潮里,终端厂家也想做一些战略布局,斯凯和终端厂商一开始谈合作挺痛苦。原来功能机时候和终端厂商是互补关系,做智能机的时候,斯凯做应用商店,终端厂商也做,这是一个矛盾。 最后斯凯提出方案,退一步,有一天我去了喜来登酒店,我问喜来登你们酒店物业产权是谁的,他说不属于喜来登集团,但由喜来登委托运营,可以打喜来登的牌子,将来赚的钱跟喜来登一起分。我们想这个模式,坦率来讲应用商店是一个规模性的生意,没有规模就做不大。 我们投入规模要巨大,光服务器就投三千台,在带宽费用、机柜费用投入很多,同时我们也有海量数据,包括有30多人数据工程师团队,从数据库到商业智能,你做商店的运用必须数据驱动,包括我们有八年的在APP Store运营方面积累,这些都是手机厂商短期之内难以投入和难以经济化运作的事情,我们有这些专业的能力,我们可以帮助你实现这个规模。 我们谈一个委托经营的模式,产权还是你的,但经营权交给我,这样一拍即合,不丧失产权,这一块资源的效率实现的最高,所以就跟很多手机厂商谈成这个合作。去年下半年推出这个模式,不到一年的时间,将近200家公司跟我们达成合作。今年年初,我们又和中华酷联的酷派达成这种战略合作,不远的将来,中国大多数硬件厂商委托经营的模式一定会普及开。对斯凯来说,定位找的比较准,我们这点来讲也是经过挺长时间摸索、痛苦,寻找好的模式。 第二,我们在游戏方面进行了自己的定位。我认为今年游戏市场蓬勃发展,但是竞争也进入红海的阶段,一个企业要想发展的比较好,必须要找准自己的定位,前提就是要市场细分。我们细分一下市场,我们的定位做轻游戏。 针对中低端的手机,针对用户每个月消耗的流量不是特别多的前提下面,利用碎片时间享受移动互联网生活的时候,我们提出了轻游戏这样一个概念。三个轻,第一体积要轻,最好在10兆以内,第二流量要轻,一个月在流量使用上面不超过10兆,第三时间要轻,玩一盘游戏的时间不超过10分钟。我相信未来游戏市场很大,但对于任何一家企业来讲,要细分市场找准自己的定位,我们看好了这个市场有很好的机会。 腾讯科技:斯凯过去很大一部分业务基于功能机,这个过程中人员思维很多套路也是基于功能机,如何去转,你们有一段时间裁员,能否讲讲转型中最大的痛苦是什么? 宋涛:转型最大的痛苦来自于耐心,刚还是我们转的时候,走了一个极端,认为要想转的快,必须要从基因到体制重构,聘请大量移动互联网里面新兴领域人才构建,外来的和尚会念经,包括用很多新的激励方法和机制去运作。经历很多尝试,做下来,坦率来讲效果并不理想。主要有时间和公司持续的投入,原来人员也可以成功转型,人员没有所谓新旧,关键是是否给他机会,有耐心让他一点点实现知识体系下面的能力补充。他不是说从零开始,其实他有很多基础,70%、80%可用,缺的20%、30%,而不是从零开始去做。 腾讯科技:原来功能机时代还有一些优点,有哪些可以吸纳过来和终端厂商合作,你之前也讲过有一些改变,包括你们心态方面有那些改变? 宋涛:几个角度可以延续和继承,第一我们和终端厂家合作的时候,一个更重要的理念就是以客户为先,非常体谅手机厂商的想法和诉求,包括对进度要求,对质量要求,我们说,急客户之所急,无论是智能机还是功能机。 第二我们做应用商店运营方面,对网络的运维的技术,对数据的分析处理的技术,包括运营的经验,这些绝大部分都是可以延续和继承的,没有太大的区别。 在不同方面,包括我们刚才提到跟厂商的合作模式,包括对产品营销,大家也知道移动互联网用户很难记住一个大而全的东西,往往记住而是某一个有清晰特点的东西,在营销方面我们也加强这块,怎么把我们的产品让最终消费者有清晰认识。 腾讯科技:你们现在基于智能机做了很多游戏方面尝试,能不能谈一下游戏方面有哪些尝试,跟原来有哪些不同? 宋涛:斯凯是一个平台性公司,我们流量的来源几个方面,一个是手机厂商的渠道,第二是我们在前一两年做的尝试,手机卖场的角度,还有基于开放的流量。经过这一段时间的摸索,我们发现流量很大的不同点,这三类流量非常大的不同,手机厂商的流量很典型的一个,它的低端机占比偏高,手机的性能、网络使用条件,用户对产品的需求跟功能机的时候,很多有相似点,可能是80%、90%都是相似。 卖场的渠道、用户结构和手机厂商完全不同,它的中高端机型过半,开放流量特别又不一样。这几个角度来看,针对不同的流量,我们采用的运营策略和营销模式应该有很多的不同。 腾讯科技:您刚刚提到App store,能否具体介绍一下斯凯怎么做,在功能机时代也有一些尝试,不同在哪里? 宋涛:原来每个厂家都想做一个App store,我们开发了一个工具,这个产品叫冒泡。你可以在五分钟的时间之内,不需要懂得任何的IT技巧,就可以生成一个App store,运营这个也不需要懂太多的技术,运营其他非常简单,是一个极其容易操作上手的,我们给客户一演示,客户说我招了大量的开发人员,不如用这个方案更简单。真的是一个中学毕业的学生,都可以做一个属于自己的App store,我们起名叫五分钟拥有一个自己的App store。 腾讯科技:在转型过程中您有很多的感悟,很多人也在转型,能不能给这些人分享哪些经验? 宋涛:日本有一个作家叫村上春树,他写了一本书,这个书有一个对话很有意思,是一个主人公跳舞,一旦开始就不要停下来,不要去探寻舞蹈的意义是什么,意义在很多时候没有什么价值的。所以你要保持不断跳下去,尽量产生一个节奏,最终你会留下来,千万不要停,停的话没有人能去救你,所以我相信无论是从互联网转型到移动互联网,还是移动互联网本身的业务的转型,第一点需要坚持,要跟上节奏,不断地去尝试,去追上节奏,在这个过程中始终保持舞动,最后的话一定会掌握自己的生存方式。 腾讯科技:阿里投资新浪微博,百度投资PPS,斯凯会不会也有类似投资举措? 宋涛:我们从去年开始非常重视投资,除自身业务增长,通过我们上市平台,包括资金,去做一些投资和并购。去年我们投了有近十几个项目,今年比这个规模还要大。我们看重移动互联网里新的机会,去年在游戏方面做了很多储备和尝试。今年除了游戏以外,还会把投资领域扩大,包括O2O等领域,在移动互联网做了大量的布局。 腾讯科技:您谈到很多的投资,一个是游戏,一个是O2O,为什么会选择这两个领域? 宋涛:游戏是斯凯历史上比较擅长,我们八年来主要的营收都是游戏,这方面积累了大量的人才和经验。所以我们挑项目的时候比较准确,比较擅长一些,第二O2O这块我认为是移动互联网里面未来大的发展方向。如果说移动互联网将来能有10倍于互联网的产值空间,应该有更多的方向去能够实现这么大的产业空间,我个人比较看好O2O,尽管它比较漫长,需要很多的大量线下投入,但机会是不错。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4c14ec53c11660e4c3.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