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双基因团队如何打造医院挂号O2O闭环

快讯
此前我们已经报道过获 B 轮融资的春雨掌上医生,这款 app 目标是利用智能手机互动的即时性和医生的碎片化时间来实现轻问诊,借此释放一部分能量、提高医生资源的利用率。 不过,按照罗宁政的说法,春雨掌上医生目前还属于扫医生的阶段, 假如没有足够的医疗行业背景和资源,这类轻公司要做成产业链很难;相比之下,扫医生显然没有圈医院更快,圈了一家医院就圈了这家医院的所有医生。目前瞄准用户挂号这一刚需的就医 160 已经囊括了广东和湖南两省的十多万医生和 95 万名实名注册用户,仅四月份一个月就增长了近十二万用户。 就医 160 提供的就是 web 端 + 移动端的预约挂号服务,很简单。他们的移动端 app 在今年 3 月份刚刚推出(包括 iOS 和 Android 版),用户注册绑定手机号之后即可根据地域选择相应的医院,再通过浏览科室和简单的医生档案实现预约挂号。这个预约挂号没有任何的附加成本,即对病患来说,他实际支付的挂号费跟线下挂号一致。在这种情况下,假如病人确可成功挂号,那么线上预约挂号的优势相比在医院排队甚至排长队就是显而易见的。 原本预约挂号属于老服务,在移动医疗时代之前早已有之。不过,在罗宁政眼里,除了深度整合行业资源以外,移动医疗的优势在于更方便地开展 O2O,甚至去实现 O2O 的闭环,而这也是他们团队的整体优势。 那么,就医 160 是如何将线上预约挂号跟线下用户完成挂号的两个动作对接起来呢?实际是这样的,就医 160 开发了和医院内部业务系统(HIS 系统)进行数据交换的软件,该套数据交换系统可负责线上业务与线下服务之间的数据同步和交互,从而形成 O2O 服务数据流闭环。而针对不同规模的医院,目前就医 160 安排了安置在医院大厅的终端设备和人工服务两种对接方式。 用户在线上完成预约并在看病当天到达医院时,可通过就医 160 的移动 app 依赖上述的其中一种方式完成签到,此时就医 160 将实现自己这端的数据与医院已有的挂号系统数据的无缝对接,候诊大厅的数字屏幕上会将预约患者的姓名插到候诊队列前面,并打上 " 预约 " 标识,从而让预约病人享受到预约优先就诊服务。 这是就医 160 的杀手锏,也是罗宁政反复跟我强调的 O2O 闭环。因为实际提供预约挂号服务的不止他们一家,“但规模太小的竞争对手根本无法实现将自己这端的用户挂号数据与医院业务系统无缝对接,这需要耗费大量的人力、物力,医院内部业务系统结构复杂、供应商分散,是典型的数据孤岛,医院的这道数据围墙正是制约移动医疗及医疗互联网发展的主要屏障。” 而这道数据围墙,在罗宁政眼里,恰恰帮助他领导的团队筑起行业的进入门槛。他自己曾经是医院的信息科主任,有过十多年医的疗行业信息化经验,而团队研发的蓝蜻蜓医院感染监控系统则覆盖了全国四千多家二级以上医院。因为院感系统需要接入医院原有的 HIS 系统、电子病历系统,他们之前已经和国内主流的 100 多个 HIS 厂商有过系统接口经验,所以在跨越医院数据围墙的尝试中,有自己的经验和资源。 “别家只能做医院的渠道商,但我们同时还是医院的产品服务商。”罗宁政这样解释这当中的差异。 不过,你可能也会好奇,医院如何平衡在线预约挂号和现场挂号用户之间的关系和利益呢?实际情况是,号源属于稀缺资源,所以目前医院在给号源时还是相对谨慎,各类公司也都在争着抢医院这端放出的号源。就目前来说,医院只会开放部分号源给各类预约挂号的渠道商,平均占到所有号源的 20-30% 左右。 但罗宁政同时指出,卫生部已经出台相应的要求逐步将预约挂号的比例提到 50% 。而在部分西方国家,预约挂号已是常态,美国的一家成立于 07 年的医生预约服务提供商 ZocDoc 目前每月用户已经达到 250 万,覆盖全美 40% 的人群,另外一家在 05 年推出的电子病历网站 Patient Fusion 目前也已经推出医生预约挂号服务,可以说是已有商业模式上的先例。 而从医院和医生的角度来说,预约挂号一方面可为专业医生提供更优质、需求更强烈的专科病人,更好配置医生资源,另一方面则通过提前给就诊医生输送简单的病患健康档案、诊疗记录,帮助医生节省时间,整体提高医生的就诊效率,也即文章开头提到的利用技术缓解医患资源不对等的问题。 所以,线上预约挂号这事必是未来趋势,这一点从就医 160 的用户增长情况也能看出一二。据罗宁政透露,目前就医 160 在深圳已经覆盖了 70 多家医院共 5 万医生,东莞 40 多家医院共 3 万医生;广州 6 家最大医院共 1.5 万医生,以及湖南 9 家最大医院共 2.6 万医生。在没有做推广的情况下,他们网站的每日独立 IP 也已经达到 2.5 万。 当然,做在线预约服务的实际不止就医 160,老牌的“挂号网”很早也推出了该项服务、甚至拿了近亿元的融资。对比挂号网,罗宁政认为他们团队的优势在于对医院这端的了解:”不了解医院,就形成不了闭环“。 另据他透露,他们在医疗软件方面(既原有业务)的效益不错,目前团队创业也没有资金方面的压力。就商业模式而言,他们目前主要推出了一款名为"医程通"的移动增值服务,每个月收费 5 元人民币,提供预约短信提醒、医生介绍、医院交通信息等信息服务,另外一种收费模式则是将病患检查报告单通过彩信、邮件方式发送给病患,每次收费 2 元人民币,这些都是跟运营商在合作。他们未来还会基于精准的用户群将病患资源推给企业。 而就产品本身而言,罗宁政透露,卡位挂号这个入口和用户刚需,他们最终还会推出针对病患的一整套服务。短期内除了产品优化,他们也准备将产品社区化,增加医患、患患互动以加强产品黏性;而最终提供的服务将包括医生和病患的问诊服务,以及健康管理服务。 当然这个团队也有不足。比如目前的预约挂号 app 整体设计欠佳,医生档案非常初级,相应的评价体系也没有做出来。另外,从更大的角度来看,就医 160 做的这件事很重,要让更多的医生和病患知道他们的服务、接受他们的服务,市场的培育和用户的教育必不可少——光拿怎么扫医院这件事来说吧,他们就花了近一年半的时间去探索。先是在深圳试水,之后才将该模式逐渐复制到东莞、广州、长沙这几个城市,这个扫地面的速度还算不上快。 罗宁政当然也看到了这一点,他自己也总结了移动医疗的三个特性。1. 慢行业,用户接受还需时间;2。重行业,掌握资源并将资源高度集成才能做大,而轻公司想快速拓展是比较困难的;3. 依托产业链,或许只有通过产业链才能改变行业现状。目前这方面的各类试水正在高速启动。春雨、好大夫丁香园、杏树林等各立山头,有些是从医病轻问诊、导医服务入手,有些瞄准了医医社区和药商,还有一些则是做起了专业的医疗电子文献。这些服务目前看似并无很大交叠,但随着业务的逐渐拓展,未来竞争很有可能愈演愈烈。 再来说说我的看法。正如文中最开始提到的,医生资源在全世界都属于稀缺资源,这种供求关系最终导致了病人挂号难、看病难的问题;尽管打车服务更依赖 LBS 即时性也更强,但关照国内外最近大热的 app 打车服务,本质上也是一种排号服务,同属供不应求。假如打车 app 可以通过技术逆袭传统行业,为什么移动医疗不可以呢? 然后再做个类比,这个比喻或许并不恰当,但正如做航班订票系统的中航信最终会介入机票行程管理服务,强生最终会介入 app 打车服务一样,移动医疗这个大市场开启的新机也势必导致更多大型的、坐拥行业资源的软件或互联网团队介入。 来源:36氪     作者:陈小蒙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4c14ec53c11660e4a9.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