线上线下连接,NFC改变的不仅仅是支付

快讯
NFC大爆发”已经说了很多年迟迟不见动静,强大的技术优势却面临商业化瓶颈,不得不说好事总会多磨。 它一直被等同于近场支付,作为介乎于互联网支付与线下pos机刷卡的非接触式支付,既有互联网支付的快速便捷优势,又有刷卡方式的硬件安全保障,同时生长在大爆发的智能机载体上,成为手机标配,并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似乎是一个很顺理成章的美好故事。 但或许是故事太过美好,NFC产业链上每个玩家都想分一杯羹,结果金融业、运营商、手机厂商又想控制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又不愿意花大成本去教育市场,为他人做嫁衣。在手机技术日新月异的创新之时,已经酝酿好几年的NFC再不爆发就死了。 标准内斗使近场支付失去先机 的确,NFC是目前技术最成熟的近场支付方案。它的反应时间0.1秒,感应距离15cm,均赋予它“便捷安全”的优势。同时,其信用加密等安全功能集成在硬件上,相比其他基于软件应用的互联网支付,更多了一层屏障。但另一方面,NFC的技术优势却面临产业链过长、利益分配与射频标准难以统一的尴尬,商业化进程缓慢,运营商、手机厂商均鼓吹多年的“NFC大爆发”一直波澜不惊。 长期以来,NFC一直纠结于13.56MHZ及2.4G两个频率的内耗中。前者是银联认可的国际金融标准,拥有银联的闪付终端天然优势以及人行等金融方的支持;后者是中移动主导,由国民技术主力研发的中国标准,它有自己的技术优势(不需要外接感应天线),也有中移动大资金投入的支持。 去年年底,标准之争开始倾斜。由于中移动内部变动(主导2.4G的鲁向东离职)以及银联在高层的博弈结果(人行政策规定线下的收单业务必须经过pos机终端,电信移动再有钱也不能去铺终端),银联支持的13.56MHZ基本定调,但NFC面临的是一个逐渐成熟的远程支付与即将全面铺开的基于PBOC2.0的金融IC卡,在教育市场上,NFC已经失去先机。 互联网公司通过基于软件应用的“近场识别,远程支付”的方式进入移动支付领域,主要包括二维码、超声波、短信支付等。它们虽然安全系数不是最高,跳转频次也多,还要依赖于网络环境,但是其产业链简单直接,第三方支付公司支付宝财付通凭自己力量就可以推广,这几年已经逐渐形成了用户认知。数据显示,2012年移动支付市场交易规模达1511.4亿元,同比增长89.2%,其中,远程支付占比高达97.4%。另一方面,今年开始,各大银行开始全面将磁条卡改造成非接触式IC卡,它有银联闪付终端的天然优势以及发卡行最直截的发行渠道Sim-swp是最和谐的过渡方案 从硬件构成而言,NFC分为控制器、感应天线以及基于安全SE集成的存储空间三部分。按照分布位置不同,其解决方案分为全终端(手机)、全sim卡以及“sim卡+手机”的swp-sim方案三种方案。前两者易理解,第三种则是将控制器、感应天线两部分集成在手机硬件上,将存储空间集成在sim卡上,并以一个swp协议达成兼容。 前年,银联还搞了一个NFC-SD卡模式,就是把存储空间放在SD卡上,但是这个方案的局限性很大,至少苹果手机就没有SD卡接口,有一些业内人士认为银联做SD卡只是为了增加与运营商博弈的筹码,噱头大于实质。而实际上,银联除了与HTC做了一次尝试后,今年在标准统一后也没有再推,这个方案可以排除在主流解决方案之外。 前几年,2.4G与13.56MHZ主要在全sim卡上争夺。2.4G落败后,中移动在全sim卡方案上落后于中电信,只好转而主推sim-swp模式。一方面,这个模式解决了13.56MHZ的全sim卡解决方案simpass感应天线的技术难题(simpass需要外接天线,俗称“辫子卡”,易折断,易受金融外壳影响),而更重要的是,他整合了手机厂商的利益。 目前,支持NFC功能的手机占全球总出货量不足20%,大厂家不愿投入,这也是全sim卡模式占主流的原因。这其中既有标准之争的原因,另一方面,加载一个NFC模块对于手机厂家增加100多元的成本,而千元手机的利润也就这个数,在无法明显促进销量的情况下,投入产出不成正比。而sim-swp模式需要厂家的定制机,这为厂家提供了稳定的订单与市场试水的空间。 同时,sim-swp模式把NFC最核心的安全SE依然集成在sim卡上,运营商依然掌握着收单结算的控制权,也掌握存储空间的入口TSM平台(类似于appstore功能),这让它面对金融机构拥有足够的议价权,而对于增强用户黏性也大有稗益。这让它有足够的动力去推动市场(今年中移动提出要推出1000万台NFC手机,并拿出160亿补贴推动NFC走进用户,这是运营商第一次对NFC明确提出数量指标)。 这几乎是让两大巨头银联跟运营商最和谐的解决方案,而手机厂商同样能分得一杯羹,在未来1-2年都会是NFC主流方案。 NFC的更大价值需要厂家实现 NFC的最大价值不是支付,而是物理世界与虚拟世界的交互。NFC在单一芯片上结合了感应式读卡器、感应式卡片和点对点的功能,能在短距离内与兼容设备进行识别和数据交换,它包括卡模式、点对点模式以及阅读模式三种,支付只是卡模式中的一中,卡模式还包括门禁卡、登记卡等个人IC卡及电影票等票据业务。点对点模式可以快速实现信息交换;阅读模式则赋予标签更多的含义,如视频及图片等。对于后两者功能,如果安全SE集成在sim卡上是很难实现的,需要特定软件支持。 以一个酒店场景来说,消费者在酒店订房,触碰终端即下载门禁卡(点对点模式、卡模式),在门禁上刷手机进住(卡模式),在房间总控制上刷手机打开房间状态控制,通过手机页面操作灯光、温度等调节(阅读模式)。 国内NFC手机厂商思路国际副总经理孙意笑说,思路国际全球出货70万台左右,在国内出货10万台左右,主要服务于直销行业,发挥其阅读模式里的广告标签功能;而即使在占其出货量一半以上的印度市场,它的支付场景也主要集中在城市公交里。作为业内人士,孙总同样不认可NFC的支付商用前景,他说,“NFC支付是运营商与银联的盛宴,手机厂商就是绞肉机。” 笔者认为,当NFC标准统一,金融业与运营商合力之后,NFC可能进入真正的良心循环。更快捷的支付方式可能给金融业带来更多的收单业务;运营商控制NFC的TSM平台可以让其获得用户数据、收单结算控制权等。在政策允许情况下,运营商大规模投入NFC市场教育,手机厂商一开始通过定制机获得稳定的订单,当用户习惯更加成熟时,通过点对点与阅读功能区实现更大的价值,而那个时候,NFC会像陀螺仪、GPS一样成为手机标配,并改变人们更多的消费习惯。 对于厂商来说,最佳的NFC投资回报率或许出现在运营商大力推动支付功能以及其他功能的价值还没有出现成熟的品牌认知的时间差中。 品途网特约作者  蔡辉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4b14ec53c11660e441.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