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做“小马云”的张旭豪:O2O如何闭环

快讯
2011年6月25日,上海交通大学校长张杰照惯例为一年一度的毕业典礼致辞,只不过这场毕业典礼通过微博进行了现场直播,带着互联网时代的印迹。他对毕业生说,“我们一同在BBS上‘潜水、冒泡’;一起 观看《交大那些事》;一同拨过‘饿了么’的外卖电话⋯⋯” 这对2007级机械与动力工程学院硕士张旭豪来说,是个意外的重要时刻,透过校长的话,他第一次清晰地意识到,自己创办的“饿了么”—一家网上订外卖的网站—在改变一些人的日常生活习惯,虽然这个85年出生的大男孩称,从创业第一天开始,他就觉得自己要做一家伟大的公司。那个时候“饿了么”也只不过覆盖了所有的上海高校。但是,硅谷早早看中了这个项目,金沙江创投给出了100万美元的风险投资。 如今,曾是校篮球队队员的张旭豪明显发福了,他带着一贯的微笑,露出两颗兔牙,他告诉《环球企业家》记者,自己的期望是网站年交易额100亿,大概的期限是“2014、2015年吧”。口气不小,让人想到了O2O行业里的美团网,其CEO王兴前段时间称,2015年美团营业额的目标为1000亿,引起了互联网行业的喧哗,好些人在问,市场有那么大吗? 但在张旭豪看来,团购是为线下餐厅做网络营销,而“饿了么”则是要将餐厅搬到网络上,就像淘宝将商铺搬到网络上一样。“这是个平台,不像团购只能提供营销这一种服务。”张旭豪想做的事情还很多,比如在平台足够大的时候,也推出团购项目,或者预约点菜服务。 2013年,《福布斯中文版》发布了中国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名单,张赫然在列。这时候,“饿了么”已在不知不觉中成长为一家拥有200名员工、日单量超过100万的成长公司,即便客单价平均只有20元,截止2012年交易额也已经达到6亿元。 创业这家网站的故事要从2008年的几个宅男的深夜经历说起。 在交大闵行校区的研究生宿舍里,张旭豪和室友康嘉聚精会神地打一场实况足球电脑游戏,时钟指向夜间10点的时候,俩人饿了,接连打了好几个餐厅的外送电话,都无法接通。在经过彻夜交谈之后,两人一拍即合,决定在校园内做一个外卖服务的项目。那是2008年,他们的初步计划是去学校附近的餐馆游说,把他们印入订餐小册子,发放给校园里的同学,再买几辆电动车,招几个人做送餐员。甚至,两人在宿舍里安装了热线电话,一边召集餐馆加盟,一边当接线员,人手不够的时候,两人也要亲自送外卖。 “下大雨的时候,叫外卖的特别多,同学们都窝在寝室看着美剧等我们送餐。我和旭豪脚上的冻疮都是那时候冻出来的。”康佳是个来自山西的瘦高男生,作为联合创始人,他至今还忘不了创业初期的“艰苦”往事。比如,12万的启动资金,全靠东拼西凑,谁有钱了就添一笔。一位送餐员和大巴相撞,发生意外,面部缝了40多针。和他俩一同创业的另两位核心成员选择退出,越来越多的订单让这个蜗居在宿舍里的创业团队难以负荷。 在忙乱不堪的状态下,张旭豪和康佳不得不做出调整,放弃拼体力的服务方式。2009年四月,“饿了么”网上订餐应运而生。他们在学校附近的小区租了套毛坯房,十几个人窝在里头办公。张旭豪和康佳晚上就睡在窄小的上下铺上。如今想来,张旭豪倒也不觉得苦,但是一旁的康佳打趣到,“那下铺都给你压出一个坑来了,你的痛苦在于床,而我的痛苦在于你的呼噜。” 他们没想象到的是,“饿了么”并不是交大学生唯一的选择。一家同样由校友创办,注册资本超过100万的同类网站“小叶子当家”已经运营了一段时间。比烧钱,“饿了么”不是对手。张旭豪和他的伙伴们只能在服务上下功夫。专门研发针对商户的网络餐饮管理系统,一旦餐馆安装这套终端,就可以使用这套系统,及时更新外送菜单,还附有打印订单的功能,省去餐馆人工抄单的时间。 交易额8%的佣金也被改为固定的服务费,在张旭豪看来,这样方便控制现金流,免去上门收佣金的人力成本,也能给商户释放一个信号:多劳多得。张旭豪的第一台笔记本就是苹果电脑,这个乔布斯的信徒,推崇乔式的极简理论,用于“饿了么”的客户端—用户只需点击三次,就能下达订单。 如今,小叶子当家已经关门。“饿了么”这个从校园成长起来的创业团队,花费了5年时间,从上海西南的闵行高校区起步,将业务逐步扩展到上海、杭州、北京、广州、福州、苏州、天津的高校区和写字楼。 网站开始变得有点名气,张旭豪却并不担心自己的商业模式互联网巨头复制,在他看来,“饿了么”的核心竞争力在于线下整合餐厅而不是互联网公司擅长的线上服务。“只要我们在巨头还未及时反应之时,尽快的扩张圈地,让用户形成习惯,打个比方,你觉得交大的学生还会用百度叫外卖吗?饭馆还会在百度上开店吗?迁移的成本是很大的。” 一直以来,“O2O”商业模式中的一个焦点问题是如何实现O2O的闭环,也就是说,现在大部分的O2O产品只实现了半个环—线上的行为将客流引到线下去消费体验、实现交易,但如何将线下的用户行为引到线上,还是个难题。“‘饿了么’已经可以在线支付,也就实现了闭环。”这是张旭豪引以为豪的地方,通过“饿了么”的支付架构,用户可以用支付宝付款,餐厅也在这套系统中进行结算。 快速扩张中,年轻的创业者们还是遇到了一些难题。一方面,如何把现有市场的模式复制到其他区域;另一方面,如何有效管理200多人的团队。这个团队里都是年轻人,还有不少中途退学,因为创业激情而加入的。 虽然看起来嘻嘻哈哈的,但员工说,张旭豪严厉起来反倒远远超过不苟言笑的康佳。而康佳说,张旭豪的脾气,“说好听点是偏执,说难听点就是傲”,“他是个妖人,而你永远不可轻视妖人”。两个创业伙伴十分强调创造长期价值而不是短期利益,是两人能一路走下来的“信仰”。“饿了么”的公司名为上海拉扎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这里有张旭豪埋下的一个“彩蛋”,在梵文里,“拉扎斯”是“激情”的意思。 张旭豪喜欢把“饿了么”和马云创建的阿里巴巴类比,志于利用互联网改变餐饮业的生态环境。在中国的企业家中,他最欣赏的也是马云,不仅因为“他的事业格局很大”,还因为“有很多人会说不会做说,也有很多人不会表达,能说出来又都能做到的不就只有他了吗。” 来自:环球企业家      作者:沙春利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4a14ec53c11660e40d.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