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动打车软件深圳抢市场

快讯
一直到去年下半年,市民想要打车,最便捷的方法仍然是站在路边,看到有“空车”驶来时招手喊停。而现在,一种新的打车方法开始流行起来——直接对着手机说出自己所在方位以及目的地,如果周边恰好有空车且“的哥”愿意接单,那就可以安心等着“的哥”上门服务了。这样的便利来源于越来越多涌入深圳市场的手机打车软件。 然而记者也采访发现,虽然手机打车软件的流行,在部分程度上确实解决了司机“空载率”高,乘客高峰期“打车难”等问题,但同时也为行业带来了新的监管难题。 半年涌现百余款打车应用 打开苹果的应用商店,以“打车”为关键词搜索,记者发现竟有百余款打车软件。而从发布时间来看,这些应用软件大多是从去年9、10月份才出现的,其中2013年以来新发布的有数十款。包括打车小秘、打车助手、嘀嘀打车、打车宝、摇摇招车、手机招车、易打车等都已经进入深圳市场。 由于这些软件功能大体相似,其竞争也堪称白热化。例如,“嘀嘀打车”在去年底进入深圳,不少“的哥”向记者反馈,为了提高安装率,经常有人在机场等出租车聚集点散发广告传单,并免费帮助司机安装。而“摇摇招车”是今年3月底才开始进军深圳,目前其官方微博提示,通过该软件成功叫车并分享微博后,可以报销10元起步价。 移动互联网分析人士指出,手机打车软件在国外并不罕见,但国内仍是新生事物。多数软件采用一键式电子服务,和传统的电话叫车相比,更简单高效,不需要中间的人工服务,有效节约沟通成本,很可能是未来一个趋势。大家现在拼命往里挤,看好的是未来“钱景”。嘀嘀打车联合创始人张博透露,作为一款去年9月底刚刚上线的移动打车APP,嘀嘀打车目前已覆盖全国5座一线城市,其中发展最快的北京市场,日均成交达2万多。     “的哥”听过的多用过的少 移动打车APP在深圳市场反响如何?记者昨日在街头随机采访了23名出租车司机,发现绝大部分司机知道至少一款手机打车软件,但实际使用的却仅有1名。大部分“的哥”对此持观望态度。 深华荣华公司的曾师傅告诉记者,自己有老乡已经使用了打车软件,但自己还没有考虑过。一方面是公司本身有一个统一的电召系统96511;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他认为深圳地方并不大,出租车司机很容易拉到活,因而没有安装的积极性。他表示,有老乡在北京开“的士”,一台车一天也只能拉50多个客人,和深圳差不了多少,但空驶率却高得多,“十几二十里都在空跑,很常见,深圳很少出现这种情况。”迅达公司“的哥”黄师傅则认为,打车软件的语音提示,有可能干扰开车。加上开车期间,如果经常掏出手机接单,也容易招致车上乘客的反感。 此外,记者采访发现,未使用智能手机、不会手机上网、上网流量少、此前使用电召平台遭遇过乘客失信等,也是阻碍不少深圳“的哥”使用手机打车软件的重要原因。 司机月收入可增六百元 华程出租的梁师傅是少数使用移动打车APP的“的哥”之一。半个多月前,他在老乡的推荐下,安装上了嘀嘀打车。他告诉记者,据其了解,目前全市使用这款软件的出租车司机大约有2000名,在各种同类型软件中,装载率相对较高。而记者了解到,目前全市出租车总数接近15000辆,从业司机超过3万人。 软件对于他的工作有何影响?梁师傅笑着称,记者是他半个月来通过“嘀嘀打车”拉到的第39名客人,“平均每天都有一两个,增长还很快。”开车过程中,他将手机插在车上左边,看上去有些像对讲机,手机里不时传来附近的叫车语音。如果觉得合适想接单,他就保持右手不离开方向盘,再迅速用左手在界面上按一下。由于需要联网,他已经在3月份升级了手机流量套餐。而车上的车载充电器,他表示是因为接单多,在线时间长所得到的推广奖励。 梁师傅告诉记者,装了软件后,空驶率的确有所下降,不仅能够知道附近哪里有乘客,而且还能提前预知乘客要去的地点,并判断这是否符合自己交班、吃饭或者回家行进的方向。更直接的变化在于收入,“按照每天多拉一个客人,平均20块钱算,一个月也有600块了。”这还没有算上部分乘客愿意加价约车,每次5~10元的费用也可以全部落入自己的腰包。这也是当初这款软件最吸引他的原因之一。不过,梁师傅也表示,除了地方偏远或者高峰期外,大部分时候深圳市民并不会愿意额外支付约车费用。     高峰期加价约车才能成功 记者调查发现,对于手机打车软件的出现,市民普遍持欢迎态度。 市民徐先生4月2日下午在竹子林办事,出来时遇上倾盆大雨,打着伞在路边拦车,连续3辆都有客人,身上已经被淋湿了小半。随后掏出手机,呼叫车辆,30秒后一名“的哥”打来电话确认详细的候车地点,不到2分钟,一辆“红的”停在了他的面前。“以前也尝试过电召,但是中间环节很多。出租车公司人工接听后,先把用车信息反馈给司机,司机再根据实际情况,确认是不是需要接单。然后再交流联系方式,在哪里,到哪里去,可以等多久这类的信息。相比之下这个体验太好了!”他告诉记者,自己5次通过手机软件打车,其中4次都获得了成功,不过高峰期一般加价才行。 但是也有市民对于大部分手机打车软件可以提供“加价”约车表示不满。市民李小姐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即表示,上周深圳下暴雨,下班后好不容易在楼下拦到一辆空车,但司机却告诉他已经有预约了。事后才知道,由于打车难,一些同事在手机约车的同时,提出给司机多支付10元车资。“司机肯定更愿意接这样的客人啊,那其他正常付车费的打车就更难了。” 司机资质难验证存监管漏洞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深圳部分出租车公司已经开发了自己的电召平台,深圳市交委2月底也刚刚发布了一款“交通在手”APP应用,其功能之一即为电召出租车。那么这些涌入的第三方打车软件,对于正规的电召业务和出租车运营到底会产生何种影响? “深圳要建统一的电召平台,已经很多年了,但一直没有普及。这些应用软件也可以帮市民培养一种使用习惯。如果对于降低空驶率,帮助司机节省油钱,提高收入有用的话,对于行业来说,也是个好事情。”深圳一名出租车公司老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其所管辖的出租车公司就有自己的电召平台,覆盖车辆约1000辆。 但是,他同时也指出,类似的第三方打车软件在监管方面很可能存在漏洞,也可能会扰乱正常的运营秩序。他分析称,深圳原有电召平台的车载终端都是公司安装的,所有司机都是正规的公司员工。而大多数的手机打车软件,都是由司机个人在手机装载。虽然“的哥”在下载这些软件客户端时,会被要求输入诸如驾驶证、运营证、车牌号、所属出租车公司等信息,但这些信息并不难获取。软件开发者的信息与出租车公司也不联网,即使信息提供错误,也难以验证。这也就意味着,其平台中可能混入假的士。而对于普通市民而言,显然也无法查证车辆和司机真伪,一旦因此发生纠纷,其利益很难得到保障。 他表示,随着软件的普及应用,这种情况需要得到行业主管部门的重视,这也很可能成为一个新的行业监管难题。 约车“加价”仍属灰色地带 深圳客运管理部门,明确规定出租车司机不议价、不拒载。而目前多款手机打车软件都允许市民在预约车辆时,选择是否向司机额外支付约车费用。而该笔费用,显然不会出现在车票中。对于这种加价行为,司机和乘客倾向于认定为,是双方自愿的合约,但管理部门却显然认为这是一个“灰色地带”。深圳市客运交通管理局相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第三方软件设置额外加价功能,运营商涉嫌通过软件为驾驶员和乘客变相提供议价平台,这种行为不利于行业健康发展。同时,需要价格部门的合法性认定。” 该负责人同时指出,类似的打车APP,虽能为市民出行提供新的服务,但不以实体平台为基础,整合全市出租车资源,仅靠第三方软件难以为市民整体提供高质量服务。驾驶员和乘客一旦发生纠纷投诉,软件运营商根本没有及时有效的手段解决问题。(深圳商报记者 肖晗)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4914ec53c11660e3a1.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