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收费的盘算及其背后垄断与竞争的利益博弈

快讯
收费的盘算:怎么收? 无论从技术手段,还是从目前运营商内部讨论来看,所谓收费无外乎三种方案:一是向用户收费;二是向OTT企业收费;三是采用分成的模式建立利益共同体。 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向用户收费其实是个“伪命题”,因为用户已经为此支付了流量费,何来再缴费。 一家广东运营商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向用户收费绝对不现实,因为整体移动通信的费用在下降,那样做会激起用户强烈反对。 向OTT企业收费,估计是运营商最愿意的方式。这样既不得罪用户,又多了收益。可能的情形是,针对不同的OTT业务,采取优先放行、保证到达率等差异化服务来收费。比如,腾讯向运营商付费之后,微信就可以比其他APP享受更稳定的网络。 广东南方律师事务所律师甘贵赓认为,此举违背了国际通行的“网络中立”原则,造成网络使用的不公平和相关业态的不公平竞争。 广州一家从事APP开发的企业负责人则担心,如果应用开发商需要向运营商支付额外的通道费用,那么必然会破坏现在互联网领域充分竞争的市场环境,一些小企业完全不可能与已是市场巨头的大企业抗衡,甚至会危及生存,这对移动互联网创新显然不利,对用户来说,那就意味着不仅仅运营商只有三家,连应用也会没有了选择。 利润分成模式实际上已有先例。腾讯与中国移动在移动QQ上就是如此。分成模式实质上是向企业收费,但前提是互联网企业已有稳定客观的盈利模式,才能形成良性循环。 现在的问题是,腾讯多次表示,微信目前完全免费,也没有实现盈利。在相当长一段时间里,分成模式似乎没有所谓利益共同体的基础。 收费争议的实质是垄断与竞争的争议 目前,发改委专家及运营商抛出的收费理由在于,OTT业务占用大量的信令资源,这可能导致基础网络通信瘫痪。 移动互联网达人陈橙对此有个形象的比喻:运营商好比一家饭馆,微信OTT服务好比在店门口免费发放榨菜。结果,用户觉得榨菜味道好极了,总拿着和饭馆里的饭菜一起吃,吃的饭(好比流量)多了,菜(好比语音和短信)却少了。 对于中国用户而言,饭馆就三家,原本他们菜的价格都不低,所以过去一直赚取了高额利润。网络调查显示,用户认为运营商的高额利润很大程度上与其垄断地位直接相关,并非靠市场竞争赢得。所以,当出现挑战时,他们不应该拿现在与过去相比,因为过去的垄断状况本来就不合理。 IT律师刘春泉认为,这场所谓的微信收费争议,表面看起来是技术与商业模式的争议问题,实质是垄断与充分自由竞争的争议问题。 对于运营商而言,OTT市场是完全开放的。实际上,三大运营商也都推出了自有品牌的OTT应用,如飞信、翼信和沃友。近期,三大运营商还透露出强化其OTT业务的行动,中国移动在整合飞信和飞聊,中国电信对翼信改进后实现了手机和固话之间的语聊。 但从运营商之前开发的多款应用来看,都没能发挥用户规模和管道优势,最终成了食之无味,弃之可惜的“鸡肋”产品。换言之,运营商是可做却没做好OTT业务。反之,对于互联网企业而言,运营商市场却是封闭的,甚至连虚拟运营商也不敢涉足。 中山大学民商法教授张民安认为,收费除了维系运营商垄断地位及其由此而来的高额利润,对其他市场参与者和消费者来说都是有害的,这不符合社会总利益最大化原则。 消费者十分清楚地知道,只有充分竞争,才能使一些行业的利润率趋于社会平均水平,最终获益的是消费者。 运营商应该怎么做? 在欧美、日本以及香港等地区,运营商提供的套餐中,包含短信数量动辄上千条,甚至过万,数据流量多为无限量,反而语音数量不多。以中国移动在香港推出的一款套餐为例,68港元包含了无线本地数据流量和10000条网内短信。 广东电信一位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对运营商而言,比较可行的方案,也是最容易被市场和用户接受的方案是调整现有套餐的产品结构,比如降低套餐内的语音通话数量,提高短信和数据数量。 飞象网总裁项立刚认为,运营商若想摆脱可能沦为纯粹的“管道提供者”角色,作为饭馆,应该做的不是找免费送榨菜的要钱,而是怎么提高自己菜的品质和花样,比如做甜点。(新华网   记者: 叶前、周劼人、罗争光)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4814ec53c11660e356.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