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roupon临时CEO首度面对媒体:欲置之死地后生

快讯
此外,莱夫科夫斯还希望外界能够更多的将Groupon看作是一间科技公司,而不仅仅是一家每天会给消费者发送团购信息的促销公司。 以下是本次采访部分内容节选: Groupon上月底宣布,公司已解雇CEO安德鲁-梅森,任命公司执行董事长、联合创始人埃里克-莱夫科夫斯基和副董事长泰德-莱昂西斯(Ted Leonsis)进入新成立的首席执行官办公室,公司则将开始寻找新的全职CEO人选。事实上,莱夫科夫斯基从去年起就已经开始有意识的减少自己参与在Groupon活动中的参与度,并开始将自己的工作重心转移到私募基金Lightbank以及对初创企业的投资事宜中。莱夫科夫斯基此前就表示,自己的目标是“成为科技界的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t)”。 Groupon发言人保罗-塔菲(Paul Taaffe)在日前接受采访时表示,目前暂时负责Groupon日常运营的董事长莱夫科夫斯基和莱昂西斯以及其他董事不会成为Groupon的永久CEO。不过根据消息人士的说法,如果无法找到合适的外部人选,那么Groupon目前的高管也会被考虑。 当地时间周一,莱夫科夫斯在Groupon的芝加哥办公室(此前曾是蒙哥马利-沃德百货公司的总部)接受了媒体的采访。而那天,仅仅是现年44岁的莱夫科夫斯担任公司临时联席CEO的第十天。 遭遇挫折 身材不高,甚至有些瘦小的莱夫科夫斯基讲起话来十分果断,没有丝毫的迟疑。在讲到一些自己尤为关注的话题时,莱夫科夫斯基的眉毛甚至会十分夸张的挑到自己的眼镜上方。在我们的谈话中,莱夫科夫斯基发现自己很难为公司自18个月前进行IPO后所遭遇的困难找到一个合适的比喻。 “你拥有一家成立4年、正处于蹒跚阶段的公司,目前它已经在全球48个国家拥有11000名员工,因此这是一家全球公司……”莱夫科夫斯基停顿了少许时候,然后换了个比喻接着说道:“就像是开飞机一样,你必须努力尝试找到自己正确的轨道。只是你现在面对的是一家4岁的公司、4岁的运作系统以及4岁的流程制度。” 目前,外界分析人士认为Groupon的困难远非“蹒跚”二字可以形容。自从Groupon在2011年11月进行IPO后,公司的股价已经累计下跌了80%,而外界对于梅森和Groupon首席财务官贾森-查尔德(Jason Child)对此给出的解释也毫不买账。在外界看来,梅森是一个出色的产品开发者和理想家,但却无法充分的代表公司同华尔街进行有效沟通。在此前接受科技记者伊莉莎白-斯皮尔斯(Elizabeth Spiers)采访时,梅森表示“当一家公司进行IPO后,该公司的重心就开始从‘如何改变世界和打造优秀产品’转移到了‘如何帮助公司盈利’方面。”但是,在公司股价随后大跌28%,至每股4.3美元后,外界对于梅森的批评之声也到达了顶峰。 不久后,梅森便被解雇,并由莱夫科夫斯基和公司副董事长泰德-莱昂西斯担任联席CEO。     外界质疑 莱夫科夫斯基明白由于此前的投资案例,自己可能会得到同梅森一样的“外界关注度”。莱夫科夫斯基在自己职业生涯早期也遭遇过几次失败的案例,其中包括他创立于“互联网泡沫”的鼎盛时期的在线促销商品零售网站Starbelly。2000年1月,Starbelly作价2.4亿美元出售给拥有50年历史的Ha Lo,而此时距离Starbelly的创立还不到1年时间。然而到2000年底,Ha Lo就由此前一年的盈利状态转为了亏损6400万美元,这主要是由于收购Starbelly带来的4800万美元成本使Ha Lo不堪重负所致。Ha Lo在001年申请破产,列夫科夫斯基也在随后遭到了一系列起诉。 此外,在Groupon提交IPO申请前的2011年1月,莱夫科夫斯基和家人还套现了3.82亿美元,这一举动被外界广泛认作是莱夫科夫斯基对Groupon不够信任的表现。 现在,在和莱昂西斯成为公司联席CEO后,他们希望能够帮助公司挽救颓势。“不管是基于什么原因,在进行IPO后的12-15个月中我们没能很好的掌控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的运作流程,几乎是这些流程在掌控着我们。今年,我们已经做了许多工作来改善这一现状,并试图确保我们对于公司内部的控制。” 事实上,在梅森的写给全体Groupon的离职信中,梅森其实已经坦然承担起了自己对于公司的业绩表现不佳的责任。对此,莱夫科夫斯基表示:“你完全可以说,公司所有人,包括高级经理、董事会成员在内的成员都应该对此负责。但到最后,公司CEO毕竟是CEO,这个人需要作出所有艰难的决定。如果这些决定的效果不错,他将成为英雄。如果事情的发展不尽如人意,他也需要对此负责。” 公司定位 对于莱夫科夫斯基来说,他目前不仅仅需要肩负起公司同外界沟通的职责,还需要明确这家明显已经超出了自己此前定下发展模式公司的定位问题。不过,他对于公司旗下名目众多的服务有可能使消费者感到困惑这一问题似乎并不担忧。 “当你走进一间Costco(美国零售商),你发现这里既有龙虾又有T恤卖,相信你肯定不会仅仅由于‘我不会在同一地点购买T恤和龙虾’的想法而摔门而去。因为在你的脑海中,Costco中拥有许多对你日常生活有着一定价值的商品,其中包括龙虾、T恤、电池或者啤酒。”除此之外,莱夫科夫斯基还将Groupon同亚马逊进行了对比。他表示:“亚马逊的根基在于书籍,但该公司已经成功的将自己的业务扩展到了这一领域之外,并开始发展出部分消费者十分感兴趣的产品。” 目前,外界普遍将Groupon视作一家每天会给自己发送团购信息的公司,而且这一业务前景并不被看好。莱夫科夫斯基承认这一现状,但坚持认为:“虽然人们期待谷歌(微博)、亚马逊和Facebook能够在这一方面做得更好,但仔细研究一下数据我们便会发现,以上这几家公司的团购业务其实并不出彩。” 投身科技 莱夫科夫斯希望人们能够更多的将Groupon看作是一家科技公司,而不仅仅是一家基于电子邮件推销每日团购信息的促销公司。“我认为,我们现在已经是一家科技公司了。如果你仔细观察一下我们对于科技的投入、公司的人头数以及我们在国内外对于科技领域的投资就会发现,科技显然已经成为了Groupon的重心所在。” 为了进一步阐明自己的观点,莱夫科夫斯还谈到了公司此前推出的使团购产品与用户更好地进行匹配,并增强用户购买意愿的“Smart Deals平台”,以及Groupon长期提供的本地商户优惠信息服务“deal bank”。 “我们推出的所有零售工具背后都蕴含着着十分复杂的科技,外界最终意识到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将只是时间问题而已,这一点是我无法控制的,因为这是一个认知的问题。”莱夫科夫斯说道。 Groupon一直以来都宣称“公司内部沟通十分顺畅”,这一点从梅森的离职信中我们就可见一斑(梅森在离职信中写道“我担任Groupon CEO已经有4个半年头了,这段时间精彩的让人难忘,但我认为现在是时候和多和家人在一起了。开玩笑的,我今天其实是被解雇了”)。但是,“内部沟通的顺畅”同“公司政策透明”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就比如该公司不愿透露具体哪项业务为公司贡献了多少比例的营收。 需要指出的是,Groupon的确在不同场合公布了部分积极的业绩数据。“在上一季度,我们首次达成了单季5000万份的团购交易额,外界对于Groupon的需求达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消费者满意度也很高,大约有超过50%的商家表示愿意继续同Groupon合作开展团购活动。”莱夫科夫斯说道。 高管团队 在采访的最后阶段,莱夫科夫斯表达了自己对于公司高管团队的信任和支持。Groupon目前的高管团队由不少前初创公司创始人组成,他们中的许多人都是在公司被收购后加盟Groupon的。 “我充分理解技术以及同世界级产品工程师向着同一个目标不断前行的重要性。在这一方面,我同安德鲁(前CEO安德鲁-梅森)持有相同的观点。”莱夫科夫斯表示。 值得一提的是,莱夫科夫斯日前已经从自己任职的其他公司董事会中卸任,并将自己在私募基金Lightbank的事务交由合伙人布拉德-肯威尔(Brad Keywell)打理,而肯威尔也是Groupon的早期投资人之一。 “我只是希望使自己孑然一身,将精力100%的放在Groupon上,并使自己成为一名全职的Groupon员工。”莱夫科夫斯最后说道。(腾讯科技   汤姆)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4514ec53c11660e249.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