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来袭 运营商有委屈

快讯
甭管什么原因,央企这些年都拉了很多仇恨在身,在捋这件事之前,我先说三个原则:不考虑日、韩、欧个别案例的做法,我们绝不照搬西方模式;不考虑电信条例的规定,法律不是技术进步的挡箭牌;不唯创新论,不谈砸场子的颠覆式创新。我们只讲老百姓都懂的道理,这个道理就是“做事的分寸”,我先从一部电影《黑客帝国》讲起。 特工史密斯之死 《黑客帝国》是一部很老的电影。设计师在矩阵中创造了特工史密斯,Neo和史密斯是方程不平衡所造就的两个极端参数,设计师在赋予人类选择的权利时,也赋予了程序选择的权利。史密斯在追杀Neo的过程中,获得病毒变异的能力,同化掉它所遇到的一切,最后冲破矩阵,进入锡安城,预计失去控制的史密斯最终会毁掉母体(机器人世界),这时机器人恐慌了,答应了Neo以自身性命来换取人类与机器和平共处的交易,机器人借助Neo这个躯体delete史密斯,系统又再一次恢复了平衡。 可怜的史密斯做错了什么呢?它执行程序的命令“追杀Neo”,只是想把自己变得更为强大一点,就促使了自己的毁灭,无非在于它动摇了系统的平衡。 微信,它生于运营商的数据网络,无论它占用了多少数据流量,用户为微信所消耗的流量都已经付出了费用,只要它并没有违背数据网络的商业模式,这个层面上运营商的任何指责都是不公平的。 但是微信一旦侵蚀到数据网络的载体语音网络,即替代掉语音业务,就相当于史密斯进入机器人世界,那么它就跨过了分寸,这就是微信与电信运营商的核心争议所在——好在现在的舆论环境不支持运营商直接delete 微信。因此,我们把这次争端,视作为移动互联网时代数据与语音打包服务商业模式的重新设计和互适应。 现在不是运营商要给微信一点color see see,而是到了大家必须谈一谈的时候了。 委屈,你有我有,运营商也有 有人拿网络中立性出来说事,但中立性来自于独立性。微信所依赖的数据网络并不是一个独立的网络,它是依附于语音网络之上,后者相当于前者的路基。运营商在进行流量定价之时,采用了交叉补贴,用语音业务的收入来分摊掉流量的成本,使得流量资费比较便宜。假设,数据网络没有享受到语音网络的补贴和成本分摊,部署为两个独立的网络存在,就如铁路与公路之完全独立,那么它的流量资费会极其昂贵。基于这个理解,我们分析运营商的诉求,有对也有不对。 第一个诉求,消耗流量过多,这个逻辑无厘头。去年底,中国移动的论点“移动QQ以极低的代价吞噬移动GSM网络流量,腾讯对移动收入贡献不到10%,消耗流量40%,因此……”,实际上,哪怕腾讯占到90%的流量,运营商都不能够用占用流量过多的名义来限制腾讯,因为它没有违背流量的商业模式:用户已为流量付费。 第二个诉求,对短信、彩信业务的分流,这个逻辑也不成立。“运营商的短信和彩信业务受到微信替代,所以要限制微信”,短彩信只是语音服务的增值业务之一,和数据业务在同一个层级水平上,它们之间的此长彼消属于增值业务之间的迭代,不影响到母体的存在。早些年,还有说短信会影响到语音收入的呢。 第三个诉求、传统语音业务受到替代,唯一能站住脚的就是这个。由于交叉补贴的存在,微信相当于用传统语音补贴的低成本流量,反过来摧毁传统语音,这需要双方重新来协商合作机制,否则就会搞成人民公社的免费食堂,吃垮散伙。 运营商有两种选择:或者去掉交叉补贴模式,结果是流量资费暴涨;或者重新与微信类服务商谈一种合作机制。现在有的套餐一送就是几百M,如果代之以流量资费起步门槛定义为60元/月,随便你微信怎么冲击都行!而这显然又对其他移动互联网应用不公平。 还有一种技术流派,现有的移动通信网络构架,与移动互联网永远在线模式不匹配,导致网络负荷过重,这个需要运营商改造升级网络和移动互联网公司的配合。 微信需要制衡 诚如李开复老师所言:微信岂止“切入语音助手领域”,简直有潜力成为“成为移动语音助手”,岂止“变身智能App Store”,几乎有可能“成为移动Store”,岂止“分流移动搜索”,完全有机会”成为移动搜索”! 按照既定产品逻辑发展,微信会成为移动互联网公敌,微信会成为电信运营商、搜索、app store 、浏览器地图、语音助手等几乎所有大型互联网公司的对手,各种原生APP也成为微信组件或蜕化为帐号之一。 这就是我说为什么微信现在触动运营商的灵魂胜过利益,占用的管道流量是小事,大事是微信这东西往后会演变成一个系统,吞噬掉它曾寄生的管道与母体。 大树之下寸草不生,如果能对微信进行一定的制衡,除了马化腾张小龙之外,电信运营商、百度、360、新浪、腾讯内的其他团队等等,都会很开心!互联网会再次获得平衡与繁荣,搜索、社交、原生APP,各安其事! 能对微信做出有效制衡的力量,也只有电信运营商了。所以,当运营商呛声时,网民在反对,腾讯的竞争对手在围观。 甭管触动利益还是灵魂,妥协都是王道 腾讯不申请虚拟运营商,是因为它现在就是一个电信运营商,而且还不用承担电信运营商的责任和网间结算支出,它又何必自寻烦恼!这是腾讯的狡黠之处。 运营商是一个蓄水池,只要新进的水流大于流出的水流,池塘就不会干涸,双方的冲突就不会落到无法收拾的地步。现在中国移动未到水流的进出平衡,电信和联通更没有到这个程度。但是,风声放出去了,两派拉开了架势,谈还是要谈的,可能有这么几个结果: -拖而不决。腾讯在拖,是等着微信继续壮大;运营商一遍拖一边闹,企业所有权虽然不是自己的,但要为企业业绩趋缓找个外部借口,另外拖的原因也在于三兄弟的意见也不会统一,师弟还凭借流量优势觊觎着大哥的王座呢。 -专为腾讯组建VPN网络。在三兄弟的网络上,开辟专用高速公路,由腾讯付费租用,至于微信向不向用户收费,腾讯自己来定,运营商不向用户收取该部分的流量费。 -凡是涉及到语音的移动互联网应用都纳入到电信管理体系,适用网间结算,腾讯自动成为电信运营商之一。考虑到腾讯为运营商带来大量流量收入作为对冲,所以结算成本会极低,运营商将这种模式扩充到其他互联网公司。 最终,我认为拖下去的可能性最大,我们不用把这事当真。同时,腾讯必定会针对移动网络做一些业务优化和调整。 如果上升到国家意志的较量…… 公众的舆论已不在电信运营商这边,政府监管部门也未必就站在电信运营商这边。 美国的电信运营商是一个苦逼的行当,受到政府的严厉监管,包括网络对应用的完全开放和网络中立,美国政府严厉监管的后果换来了美国互联网应用对全球的统治地位(天朝物理免疫),比如GoogleFacebookTwitter 等,这是国家意志。美国的文化、价值观、跨国公司随着这些信息流活动于全球。 中国的电信运营商也已经不是垄断,只是一个比苦逼行业稍好一点的行当,如果以微信为代表的互联网应用,能够走向国家化,那么让运营商再苦逼一点,政府是能容忍的,这是国家意志。马化腾近日在京接受采访时说,“国际化成或不成,腾讯这辈子就这一个机会了。”如果再把意义说严重点,这也是中国互联网与中国企业对外输出的机会。国家会对这个机会无动于衷么?(虎嗅 @武陵山行者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4514ec53c11660e244.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