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O虚实互动的思维(3):网店征税需要新思维

快讯
关于对“网店征税”这个话题,无疑是一个最古老经济范畴进入到一个最新虚拟时空世界中,政府如何制定政策,让相关方都满意,同时又具备可执行性。税收是一个古老的经济范畴。从人类发展的历史看,税收是与国家有本质联系的一个分配范畴。它是随着国家的形成而产生的。概括地说,税收的产生取决于两个相互影响的前提条件:一是经济条件,即私有制的存在;二是社会条件,即国家的产生和存在。历史上,私有制先于国家形成,但对税收而言,是同时存在这两个前提条件,税收才产生。可以说,税收是私有财产制度和国家政权相结合的产物。 历史的时空使税收从承诺纳贡时期,到专制课征时期,再到现在立宪课税阶段。某种意义上来讲,是国家体制的变化造成的,所以有人说“税收就是国家”这点其实不为过。在国家设计税收产品时,很多税收产品其实是“零和游戏”,因为从落到企业或百姓口袋里的钱征收到国家。这在某种意义上来讲,其实是一种“零和游戏”,由于人性使然,每个个体都希望自己少交一点,而国家从国家战略、公共产品的提供和财富再分配的角度而言,其实肯定希望能征更多的钱,从这个角度来讲,其实任何一次社会革命或改革,都与政府和百姓(企业)在税收政策和执行的博弈有关。因此,法治国家通过立法限制政府的财政预算,然后监管政府的财政支出,使国家和人民达成某种意义上的平衡和妥协。 当然,有些税收产品的设计,不一定是“零和游戏”,比如印花税,印花税是一个古老的税种。荷兰是印花税的创始国。1624年荷兰政府在广泛征询民间建议的基础上,确定实施了一种以商事产权凭证为征收对象的印花税,由于缴税时是在凭证上用刻花滚筒推出“印花”戳记,以示完税,因此被命名为“印花税”。1854年,奥地利政府印制发售了形似邮票的印花税票,由纳税人自行购买贴在应纳税凭证上,并规定完成纳税义务是以在票上盖戳注销为标准,世界上由此诞生了印花税票。所以说,印花税,其实是商业行为中,交易双方以政府信用为背书的一种税种,它既告诉交易双方,他们的企业资质是国家认可的,又使收税的执行行为和成本变得异常简单。 我们来看看当前中国的电商环境,如果是B2B电商和B2C电商,其实我们完全可以用目前线下企业正常税制方式向这2类电商企业进行推广,目前这2类电商向交易者提供的网上购物时,本身就主动提供发票的,因此,这2类电商不是目前“加强网店征税”的难点。目前难点在于中国庞大的C2C电商模式,根据淘宝张勇2012年底对外公布的数据,淘宝C2C在2012年交易额8000亿元,同时有600万卖家。平均每个卖家月销售额为1.11万元。在目前线下对个体户征税办法,消费税和增值税的起征点为月销售额5000元,而马云说,94%淘宝卖家不在纳税范围内,如果这2大佬的数据都是正确的话,那么说明淘宝C2C网站中94%的淘宝卖家连月销售额5000元都不到,更不要说达到月销售额1.11万的平均值,可见其实在淘宝C2C这个虚拟世界中,比现实社会的不平等现象更甚。 我们今天用O2O虚拟互动的思维来提出目前如何加强C2C网店(主要就是淘宝)征税的新思路,思路如下: 1、不管是什么类型电商,没有发票对消费者来说,商品就可能没有保障,而对于有保障的卖家才会获得更多的信任。因此C2C网店开据发票是应该推行的,但国家可以选择以个体户开据发票类型的方式推进淘宝卖家,或者重新设计个体户网店的发票类型。 2、此类发票类型所代表的税收产品设计,不能用“零和游戏”方式,可以参考印花税方式展开,因为,淘宝是国内最大的C2C平台,马云的淘宝在这个市场是裁判。但如果卖家和淘宝起了冲突,一个没有牌照、没有纳税的卖家是无法获得政府法律和司法支持的。这意味着在淘宝面前,卖家的地位非常弱势,这有可能导致自身权益无法得到保障。因此,以参考印花税方式推进,就是把消费者原来对淘宝卖家信用背书从阿里支付宝公共账户预留方式转移到国家政府以交易凭证方式进行信用背书,这样可以促进整个产业的新变化,也可以使淘宝脱离裁判的角色,真正回归平台服务商角色,而国家真正成为裁判的角色。 3、对于淘宝的发展而言,一个企业来管理几百万家微小企业,相当于承担起政府的行为,本来就是非常危险的事情,记得前段时间,我转发了微博一篇“也谈阿里巴巴金融”的长文,互联网知名评论员@万能的大熊 宗宁先生在此微博上和我一个简短对话: 大熊:有没有想过,阿里信贷如果不进入金融系统,只在支付宝里面流转。就不存在什么吸储问题了,等于印钱了? 我:我一直不了解有关部门如何管理支付宝的7天信用背书的那笔巨大资产,从货币角度来讲,这笔资产可以理解为基础货币,然后就可以做任何的衍生货币了。就象欧元是以欧洲美元资产为基础货币做起点最终形成,未来亚元也将以亚洲美元资产为基础货币走这向这个模式。 这就是淘宝和支付宝存在巨大的政策风险,如果裁判角色转变,淘宝和支付宝转变为政府对几百万家微小企业征税提供外包服务商角色的话,那这个政策风险就引刃而解,我个人认为,睿智如马云这样的商业奇才应该能考虑到这点。 4、征税的目的,是为了国家战略、公共产品提供和财富再分配,对于C2C网店的征税,我个人认为,应该考虑和线下零售企业一样如何设计退税政策,象苏宁这样的大零售巨头都可以享受退税政策,我觉得本来就不符合税收“劫富济贫”的精神,应该对加强的零售巨头(其实国企在征税这方面是外企和民企的榜样)征税对微小零售企业退税,这才是体现政府税收产品设计的原则,因此,在政府推出面向C2C网店征税的政策时,应该同时推出如何面向这些网店退税的政策,这样来进行产业调整和解决就业问题。 其实很多情况下,人不是饿死的,而是被撑死的。饥荒年时,老百姓没有吃的,就找一种细细的土,挖出来,供在观音菩萨像面前,接着就是跪拜,一边拜一边念叨“观音菩萨,保佑我不饿肚子,吃了这土不会死”之类的话。跪拜后,这土就是观音土。普通土变成观音土了,饥民才开始吃。没有观音菩萨的像时,老百姓对着南边也是照样默默念叨这样的话。吃了观音土之后,绝大部分饥荒的人还是会死的,土没有营养,不能消化,拉都拉不出来,不死才怪。所以饥荒年,老百姓吃观音土,是撑死的! 在虚实互动的O2O商业趋势到来之际,很多巨头其实也是如此,他们很可能会被欲望撑死,而不会在这个趋势下饿死。面对电商纳税的问题,淘宝总是打着“就业”、“新模式应扶持”的太极拳。但做为国内最大的电子商务平台,淘宝有义务帮助电商规范运营,而不是成为淘宝卖家的挡税伞。现行税法中,没有针对电商卖家的征税特例,只要从事经营活动的实体就应该征税。不然的话,淘宝很可能会被充当裁判的欲望撑死。 一个移民国外的朋友今年回国过春节,上周和我一起吃饭,他说在那里,买房子所花费专业服务费,感觉他们也没给他提供什么服务,就收了他不少钱,后来,他想明白了,其实他们不是为他买房子这件事情本身服务的,是政府为规范所建立的这个交易体系中一个节点,是体系的捍卫者。 网店征税本身就应该进入政府为规范所建立的交易体系,所以我认为,相对于VIE的监管政策出台政府要慎行,但对网店的征税应该要尽快建立符合各方利益的政策机制,因为规范化和监管一定会是互联网电商成熟的发展方向,而电商立法、出台特殊法规应该要能落成合适的细节,淘宝则应该将经验贡献出来。 O2O的虚实互动思维,本质是一句话:真相不在于两者之一,而在于两者之中。我们观察问题的时候不要进行非此即彼的行为,而是需要虚实互动的思考。 下一讲,我们用O2O的虚实互动思维来讲讲O2O时代下 “品牌”的话题。   关于《O2O虚实互动的思维》,作者@翼码张波 授权品途网和翼码官网首发。 品途网——专注于O2O http://www.pintu360.com 翼码——中国最大的二维码公司 http://www.imageco.com.cn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4514ec53c11660e200.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