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的反向O2O实验

快讯
前两天,MISA以一碗拉面作为代价,拉着我扯了一晚上的反向O2O。 这是位典型的极客,随身带着搭建机器人的配件包,出差还带着万用表,连跟我的闲扯,都是两人面对面坐着,我发一段问题,他现场在电脑上敲一个回答。 早在去年六月,在天使湾的DEMO DAY休息区,我就听说了要做一淘火眼的事。那时候名字还没定,MISA只是神秘兮兮的说,他过两天要去美国,顺便玩一把google glass,接下去要做的事情和谷歌很接近。顺便说一句,他现场曾表示很看好一个叫做“蝴蝶效应”的项目,没过多久,这个团队也加盟阿里,先是在手机淘宝上出现了抓蝴蝶功能,后来在一淘火眼上也出现了这个功能。 至于这个项目在阿里巴巴内部有多受重视,我没听到啥内幕消息。只是在去年12月时,杭州城西的阿里办公区墙上,曾出现马云手举淘宝手机客户端,右胸口贴着一淘火眼标志的涂鸦,4天后,马云自己跑到这个涂鸦下留了个影。   闲扯如下:   问:一切不以生活变方便的科技,都是耍流氓。那么现在这个阶段,与PC相比,智能手机在生活领域可以关注的重点在哪里,地理位置、摄像头和体感、麦克风? 答: 以后,所有这些技术都不会被简单孤立的应用,肯定会组合在一起提供全新的体验。只是现阶段,大家的切入点各不相同,地理、体感、麦克风,都已经出现被挖掘地很深的应用了。 我更看好摄像头,摄像头完全可以成为一个门户入口。相比其他硬件设备,摄像头可以获取的信息量更大,屏幕展现能力也更强。3D显示、增强识别、图像识别,都是最热门的研究课题。   问:摄像头门户是个什么概念,似乎很冷门,热得起来么? 答:如果以前说这个还有些难懂的话,现在google glass的推出,已经给大家上过一堂普及课了。 简单地说,这就是让很多通过摄像头完成输入的功能,可以更智能的结合在一起,让设备智能判断用户的意图并选择对应的服务。 随手拿起摄像头,就能获得肉眼看不到的东西,让摄像头展示辅助信息、进行辅助决策、提供额外乐趣。“火眼”这个名字,其实就是“火眼金睛”。   问:为什么一玩摄像头,人人都搞比价,这是想象力匮乏了么? 答:首先,阿里巴巴在电商领域有优势,所以肯定是走这个方向。 其次,我们虽然也累积了很多视觉智能方面的技术,但是还没达到实用的程度。一淘火眼的终极方向是类似SIRI那样的应用。 技术上,整个业内对于图像识别、实物识别等,都没有达到一个很高的准确度。 数据规模上,类似现实场景这样的图像数据,阿里还不够丰富。   问:一淘火眼有一个好爸爸,那你到底含着怎么样的金汤匙呢? 答:最大的优势,就是在线电子商务数据和用户基础。 我不认为这类摄像头产品的重点是设备端的技术,相反,数据和服务才是重点,比如说商品信息、卖家信息,还有阿里一直在做的购物服务,这些都是短时间内无法被超越的优势。一淘火眼目前背后有3000万条码数据,以及接近10亿的淘宝线上商品数据。 输入和输出是早期的问题,真正的难点是云端。这叫做“小前端,大后台”。   问:O2O一向是个很复杂的环节。当年团购起来,大家以为只要把团购信息扔在网上就行了,结果连质量控制都要团购网站来管理,害死了不少愣头青。那么一淘火眼在整个O2O环节中,准备扮演什么样的角色。 答:准确的说,我们在做的是反向O2O。 O2O是个水很深的领域,产业链条很长,涉及供应等问题,目前我们还不敢轻易涉足。 相反,以轻盈的模式地将线下消费转换成线上消费,更符合我们当前的能力,这个本身也是大趋势。之前媒体报道过马总的赌局(关于电商能否取代传统零售,王建林曾向马云约赌1亿,马云说他只想建设更公开、透明、新颖的商业环境,电商是生活方式的变革)就是说的这个趋势。   问:在这个产品上,出现过哪些傻事? 答:我们想让用户习惯使用我们的产品,让用户提起摄像头就想到一淘火眼,但是大部分尝试都不顺利。目前我们还是聚焦在比价购物等主要场景功能上。 最典型的例子是,第一个版本推出时,我们突然发现线下数据不足,接下来的版本,我们马上推出了火眼挖宝,通过发奖的形式,引导用户用自己上传商品编码照片参加活动,以用户的力量补充线下数据(插一句,同类产品的做法是,组建庞大的超市计价团队)。 另外,用户习惯了把一淘火眼当做工具型应用,只有在强需求时才打开,日常打开率不高。为了让用户习惯于摄像头的新体验,我们加入了抓蝴蝶的玩法。其实,包括扫人民币、扫《淘宝天下》杂志直接购物、扫电影海报直接买票等看着“不务正业”的功能,都是为了让用户知道,一淘火眼从第一天起就不是单纯地做扫码比价。   问:假如用户数量积攒到一定量级后,你觉得会改变什么? 答:很多东西不是我们在改变用户,是趋势在改变用户,我们只是希望跟上这个趋势。 一淘火眼做比价的目的,不一定是引导用户买便宜货。用户获取信息不一定是为了买东西,也可能是为了介绍。 在形式上,我们希望是购物和服务模式的变化,未来线下主要是体验和展示,交易总体被搬到线上完成。 阿里也在打造支付物流等基础服务,火眼产品很大程度上是在这些基础上长出来的东西。所以我更想说整个技术和商业模式在改变用户,一淘火眼只是一个小因素,而且未来我们肯定会开放这个扫描技术,提供基础服务。   问:我有朋友去大厦购物时,掏出手机想扫码看价格,但是被服务员阻止了。线下商家其实对于比价这样的事情,抱有戒心。那么,怎样让商家的利益,在你的颠覆性推动中,得到保障,依然愿意和你合作? 答:目前传统零售者,尤其是依托信息不透明获取利益的商家,都会惧怕以信息服务为基础的新电子商务,这样的抵制我们也预料到了。 有两件事情也许会让商家们更愿意接受: 1、电子商务发展趋势难以阻挡,商家自己在压力下肯定主动转型,比如加强服务和线下体验,而不是简单地依托信息不透明来盈利; 2、我们也在引导用户使用产品的时候,更多发挥线下商家的价值,例如把线下商家发展成体验终端,以返利等形式将交易利润分流给商家。与其让线下商家看着用户来了不买东西,心里抵触,还不如让商家把线下流量的价值发挥出来。   结束这场隔”空“对话后,我抬头看向MISA。 我和他是两种人,我喝酒时他喝咖啡,我说业界八卦时他聊机器人制作,我码中文时他写代码,我看到他就想起了《生活大爆炸》里面的极客们。 这位极客的畅想,在我看来,仍有颇多忧虑之处:用户被引导到线上购物页面后会不会抛弃这个流量入口、和谷歌眼镜的持续性寻找信息相比这个工具的使用场景会不会太窄、这个玩法对硬件的要求是否高到三年后才能真正普及、商家是否会联合抵制、新的商品编码模式会不会和现在完全不同……但是,我在接触的阿里巴巴实验性项目中,依然最喜欢这个略带科幻味道的探索。 新任CEO即将上马,这个曾任首席数据官的男人,被称为安静的执行官。当执行官成为决策者,他的内心是认可侯小强”大数据比编辑更加靠谱精准“的论调,还是坚守阿里巴巴的金融资本战略,天晓得。 至少面对一家立志于102年历史的企业时,我希望第一次交接的时间点上,我们聊的是商业的未来,而不是办公室的八卦。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4514ec53c11660e1fd.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