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历史的角度看O2O

快讯
本文系首部关于O2O著作《O2O: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商业革命》被删节版部分,文中着重阐述O2O是商业社会发展的产物:1、冷战结束后,经济全球化提速信息技术大发展,互联网应运而生催热商务行为互联网化;2、契约精神是商业社会的基础,无契约则混乱;3、中国缺乏契约精神的文化基础,难以形成普遍的信用风气;4、在中国,契约精神在互联网比在线下发展得更快;5、线上契约精神与线下现实结合映射中国的O2O更接地气。   迄今为止,所有社会进步的运动,都是一个从身份到契约的运动。 ——英国著名法律史学家梅因《古代法》(第97页) 商业社会来了 1953年7月,中国称之“抗美援朝”,国外称之为“韩战”结束了,韩战起于三八线,当然基本上也终于三八线,当然这2个起始的三八线还是有点差距的(如下图)。   图5:韩战前后的三八线 关于“三八线”,很多人都有点误解,以为该线是美国2个年轻上校(此2人以后成为肯尼迪政府的高官)在1945年8月9日晚上,化30分钟随手画出来的线,我们也不想想,难道他们2人随手一画,苏联人就会同意了?!要知道1945年8月,苏联突然宣布对日作战和与此同时日本天皇决定无条件投降这两件事,使情况发生了急促变化。当苏联军队向中国东北和朝鲜的日本关东军大举进攻时,距离朝鲜最近的美国地面部队还远在600英里以外的冲绳岛。而日本战争机构的突然崩溃,在朝鲜半岛造成了真空局面,而苏联人已经击败日本关东军进入朝鲜半岛境内了,难道苏联军队还听你美国人指挥不成,战争时期先到者得利,形成既定事实的战例很多。事实上北纬38度线人为地从军事或政治上利用这条划线,最早是由日本和沙皇俄国提出来的。1896年日俄密谋瓜分朝鲜,日本曾向沙俄秘密提出以三八线为分界线。1904年日俄战争前夕,沙皇也曾做出决定,俄国只控制三八线以北,听凭日本在三八线以南任何地方登陆。但这两次划分均因双方利害冲突而未能实现。真正使三八线成为从军事角度利用的分界线,是日本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对朝鲜驻军的兵力部署进行调整时实现的。1945年2月,日本把部署在朝鲜半岛的日军以三八线为界划分为两部分,北部的军队归关东军指挥,南部的军队为大本营所属。这样,三八线在实际上就为后来苏联在中国东北和北朝鲜对日本关东军作战,而美国则在南韩和日本列岛与大本营直接指挥的日军作战提供了客观依据,这种客观依据当然成为美苏双方最后以三八线确定双方在朝鲜半岛的势力范围,也就是说美国2个上校化30分钟研究画的线和日俄军事官员1896年约定的三八线契合了。 从韩战结束后,原来以国家殖民化为表现方式的全球化,开始转变为企业市场化为表现方式的全球化(被称之为经济全球化),所以世界性的商业社会起步了,美国率先进入了商业社会。尽管期间还出现另一种表现方式的全球化(输出革命,称之为革命全球化),由于经济全球化的表现方式更加温和、相对更具备契约精神、行为更具备规则性和标准性,逐渐被各国所接受。各国相继进入商业社会,基于经济全球化的要求,IT信息技术和交通技术开始了大发展。由于对信息共享、快速交流等要求,基于经济全球化的商业社会在现实世界的创新,构造出一个虚拟的世界(互联网),同时经过虚拟世界这么多年的发展,现实世界的很多商务行为(比如社交营销、交易、消费体验)均在虚拟世界模拟出来而且更快速发展。   图6: 交通技术和信息技术的发展 制度性的市场,是工业社会一个很重要的特征。市场是几千年来就有的,你有鸡蛋,我有小麦,鸡蛋换小麦就是市场。简单地说,市场就是商品交换的关系。只要有商品的交换,就有市场。可是那时候的市场是初级的市场,是没有制度规范的市场。在中国古代,人们的阶级地位是士、农、工、商,商人排在最末尾,最被人们瞧不起。中国古代说无商不奸、无奸不商,所有商人都是奸商。之所以会有这样的状况,就是因为市场缺乏管制,缺乏制度的规范。一直到现在,中国的市场还是很混乱,这是几千年中国农业社会留下的影响。 纳什的博弈论证明,个体的理性往往导致群体的不理性。这时候就需要制度的规范,引导每个个体都走向群体理性。制度性的市场就是要有规矩,有制裁的方式,人人都按照规矩做事,这样才能提高市场的效率。一个制度性的市场是一个Central market。农业社会是没有制度性的市场的,在农业社会,生产单位以家庭为主,而每个家庭都钉在一块固定土地上,市场很小,商品缺乏流动性和多样性。如果有Central market,就把农业社会制度最重要的砥柱——家庭制度打垮了。工业社会是以工厂为生产单位,以整个地球做市场。市场就是全球,所以我们的目光要关注整个世界,这就是全球化的起源。 世界的商业社会零坐标是1953年,这一年韩战结束,美国率先进入了商业社会。经济全球化的这60年,各国纷纷进入商业社会或商业活动频繁。当然中国也不例外,目前中国还不能说全面进入商业社会,但是已经有些商业社会的痕迹了,比如北京、上海商业活动很频繁,就很有些商业社会的味道。 那商业社会的基础是什么呢?中国为什么说还没有全面进入商业社会呢?那是因为契约精神。 契约精神和历史三峡 现在社会,由于信息技术和交通技术的进步,尤其是电脑和互联网的产生,使得信息和物资得以以比较低的成本在全世界范围内流动。由于资本追求价值,资本自然就会流向最能产生价值的地方,从而促进了经济活动的全球化。随着商业活动日益频繁,成为经济活动的重要形式。 在中国也是如此,当前的中国社会,在线上世界(也就是说线下O)还没有完全进入商业社会,政府、企业和个人还没有完全采用契约精神,所以前几年,《厚黑学》和《血酬定律》这样的书在中国大行其道。那为什么契约精神到现在还没完全融入中国社会和中国人的文化骨髓呢?那是因为中国历史的凝重性。 中国的历史,既缺乏发达的商品经济,又缺乏独立的司法体系,更缺乏产生契约文明的契约文化。中国历史上的绝大部分时期,在经济上是自给自足的自然经济,在政治上表现为集权专制,在文化上等级观念浓重,契约文明是不可能在这样的小农经济和专制政治土壤中产生的。中国文化基于农耕活动,地域的相对稳定,民族的相对单一,因而极易形成一种自上而下的、纵向的、稳定的“礼”制文化。“礼仪之邦”,有讲“礼”的文化传统。“道之以德,齐之以礼”,“礼”是人的行为的指导。远在周代“礼外无法”,“礼”代替了法律的功能,带有强制性和约束性。儒家强调:“非礼勿视,非礼勿听,非礼勿言,非礼勿动。”(《论语·颜渊》)也就是说,人的视、听、言、动,都要受“礼”的约束,只有合于“礼”的才能做,不合于“礼”的就不能做。“礼”具有约束人的行为的功能,其本质就是“贵贱有等 ,长幼有差”,是区别等级 ,强调差异 ,由于差别而产生了贱者、幼者对贵者、长者。很明显,这样一种行为规范和道德规范,与西方社会中的平等观念有天壤之别。契约文明的根基在于平等,一个等级森严的社会是不可能产生契约文明的。我们说,中国自古以来就缺乏契约文化,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当然作为中国人,我们并不全面排除中国传统文化的契约资源,更不能说中国人都不讲信用,而是说,中国缺乏契约精神的文化基础,难以形成普遍的信用风气。占据中国文化统治地位的儒家除了重“礼”,也十分重视“信”。但中国文化中的“信”,第一是伦理学上的“信”,是“父子有亲,君臣有义,夫妇有别,长幼有序,朋友有信”,是局限于亲缘、准亲缘即“熟人”之间的“信”;第二是“诚善于心之谓信”,用现代语言表达,就是单方许诺、立誓。这种单方面的“信”具有极大的不稳定性,因为道德高尚的“圣贤”毕竟少见,“信”往往随境而变。而契约精神中的信,建立在双方约定的基础上,是对双方相互合作的约束,是合意,是互信,因而相对稳定。 19世纪英国著名的法律史学家,历史法学派在英国的代表人物,晚期历史法学派的集大成者梅因说过一句话:迄今为止,所有社会进步的运动,都是一个从身份到契约的运动。所以,我们中国人无须妄自菲薄,也无须悲观绝望,中国社会的契约式运动一定在不久的将来会到来,并深入我们每个人的文化基因。很多史学家在研究是在什么时候,其中比较著名的论点是唐德刚先生的“历史三峡”理论。 “历史三峡”理论是唐德刚先生关于中国社会政治制度转型的理论,于20世纪90年代提出,此理论集中反映在其著作《晚清七十年》里,但在其后出版的《袁氏当国》一书中有更深刻,更具体的探讨。唐先生把社会政治制度的变化作为历史发展的最为重要的特征与标志(前提),他把人类历史发展比作水过三峡,历史的潮流中,前后两个社会政治形态的转换,其间必然有个转型期,此转型期就是个瓶颈,是个“三峡”。 唐先生把先秦以来的中国政治社会制度变迁分为“封建、帝制与民治”三个大的阶段,共出现两次转型: l  第一次大转型,自公元前4世纪“商鞅变法”起至汉武帝和昭帝之间,实现了从封建转帝制,历时约三百年。此次转型是自动的,内部矛盾运行的结果。 l  第二次大转型,发端于鸦片战争之后的辛亥革命,此一转型时间至少为二百年,顺利的话,到本世纪中叶方能基本完成。此次转型是受外来刺激而行,是被迫的。 就学术而言,“历史三峡”理论的特点为: l  历史三峡理论的史观为“定型——转型——定型” l  宏观(历史之前进)是必然,微观有反复:转型从不是顺流直下的,这是个非常长期的曲折的复杂的历史过程。然而历史的前进,如帝制向民治转型,是大势,是任谁也无法否认和扭转的,然而每个阶段都是反复无常,捉摸不定的,有时甚至会有历史的倒退回流(即所谓反动)。 l   通过"历史三峡"期间即转型期间,"一转百转",各项相关事物和制度都会转型。 然而一个新的社会体制之建立,除旧布新,完成一个适合自己的定型,不断改进实践,非两三百年不为功,三峡过尽,实验告终;国有定型,民有共识,始可重享太平。之前却往往是“新居未建,而故居已拆”其间社会混乱,矛盾突出,民不聊生,极其痛苦。 如果说这200年是契约精神在中国现实世界落地的时期,而虚拟世界在这10年又在中国快速发展并影响越来越多的人,越来越多的行业。那么一个问题就出来了,就契约而言,在中国,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哪个更靠谱? 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谁更靠谱? 对于中国,由于悠久历史的凝重性和传统文化的厚重性,到现在为止整个国家还没有进入商业社会,但是很多区域已经有很浓的商业社会痕迹了,比如北京、上海、深圳等地商业活动很频繁,就很有些商业社会的味道,由于商业社会在中国的现实世界目前没有被建立起来,而中国的虚拟世界,由于没有传统历史和文化的过分限制,相反作为商业社会赖以生存的基础——契约精神在中国的虚拟世界比在中国的现实世界来的更快。 网友的回答也证实这个结论是:现实世界,在虚拟的网络世界里面,人可以用虚拟的身份说真话干真事,而在现实世界,人用真实身份说假话干假事,相比之下网络世界比现实世界真实多了。 虚实世界中人是假的,事大部分是真的;而现实世界中人是真的,事很有可能是假。这里真的要感谢马云先生,在现实世界中一个满口道德但商战手段极其诡异的家伙,他的淘宝支付宝在推进中国虚拟世界的商业社会契约精神贡献极大,但他的虚拟世界随着规模越来越大,开始受制于中国现实世界传统非诚信方式的影响,比如淘宝网假货盛行,其实线下现实世界假货更多,比如食品安全;比如淘宝店小二腐败,其实线下现实世界腐败更可怕而且没有制约。 有句经典的话,真实的不可能是美的,只有创造出来的和想象中的世界才可能是美的! 请大家记住这句话,现实世界上困扰个人最大的爱情问题就可以通过这句话来解释,婚姻往往是爱情的天敌,这也是由于结婚之后,所有的都归于真实的缘故。因此,现实世界创造出来的虚拟世界,随着人的商务行为加深,规模越来越大,也开始变得不如创造出来的时候那么美丽,但至少应该还是比现实世界还是美丽些。因为更接近现实世界中的人性永远都是以自我为中心,用自我的视角来界定这个世界,在对现实世界的观察中,人都是有意无意予取予求,急于把自己的意向强加于别人,这就是最基本的人性,虽然不那么纯洁,可规律就是规律,是没有道德属性的。 因此,我们在现实世界中,需要引入契约精神,规章制度和监控机制来使商业社会正常运营起来,就是要压制住过分膨胀的人性。当中国在向商业社会逼近,中国的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互动的最活跃行为是什么,是社区交友,是游戏,是微博互动,都不是,当然还是商业本身。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作为在虚拟世界和现实世界互动的O2O新商业模式,在中国的现实世界按照“历史三峡“理论中的200年的自我修正,以及虚拟世界开始反作用和渗透现实世界的力量,这2股力量形成风虎云龙交会之势,因此O2O对于中国更具有深远的意义,更接中国的地气!! 这种接地气的O2O互动,将使人的很多行为发生变化,甚至是家庭生活中的消费…… 本文作者系《O2O: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商业革命》著作者、上海翼码市场部总监   张波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4314ec53c11660e197.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