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O案例:小编码扫出大市场

快讯
市场研究公司Flurry Analytics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的设备使用量为2.21亿部,或将成为全球最大的智能手机和平板电脑市场。近两年来,随着智能手机使用量的快速激增,二维码也得到广泛应用。尤其对于文化创意产业而言,无论是图书出版、综艺节目,还是艺术品保真、电影售票,二维码的身影已经变得无处不在。 出版     二维码引领下的“融合出版” 近几年来,传统出版行业一直饱受数字出版行业飞速发展所带来的冲击,很长一段时间,两者的关系近乎对立。然而二维码在图书中的应用,却使传统出版物与数字出版物“化敌为友”,由此催生出一个全新的概念——“融合出版”。 去年,青岛出版集团数字动漫出版中心首次推出一批附加有二维码的动漫儿童图书,用户通过手机扫描图书上的二维码,便会获得一个网站地址,点击网址后,即可查阅到与出版物相关的动画片视频,以及相应的数字出版物的信息。 “动漫图书和其他种类的图书不同,读者读过之后,常常还想观看相应的动画片。过去,要想观看动画片只能打开电视或者上网收看。二维码产生后,用户只要扫码即可随时随地方便快捷地观看及获取相关数字化信息。” 青岛出版集团数字动漫出版中心副总编辑许朝华如是说。 许朝华透露,第一批加入了二维码的动漫图书共24种,目前每种图书的发行量基本在1万册左右。由此估算,该项服务自投放市场以来,已经达到近20万的用户使用量。今年,青岛出版集团数字动漫出版中心在继续推行免费普通版二维码基础的同时,还将通过与专业科技公司合作,推出加密版的图书二维码。 与普通版图书二维码不同的是,加密版图书二维码在优化外观的基础之上,还将加入在线购书、扫码直接观看视频等多种功能,在增强用户使用体验性的同时,进一步丰富二维码的功能。 电影     买电影票不用再排队 已经用惯了二维码购买电影票的影迷王女士告诉记者,比起传统的购票方式,用二维码买电影票既省时又省力。在票务网站上选好影片及座位号,在线付费后,手机上就会得到一个二维码,拿着这个二维码到影院的自助验票机上进行扫描后,票务网站就可以直接打印出电影票。“尤其遇到热门电影上映时,我就不用再花时间去排队买票。” 王女士笑着说。 天时同城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运营经理石凯华告诉记者,其实二维码在2006年就已经进入到了国内市场,直到2011年智能手机的广泛流行,二维码技术才开始被更多的关注。“如今,我们通过与票务运营商的合作,为北京近百家电影院提供了二维码售票系统的技术支持。” 说到二维码技术的成本问题,石凯华表示,其实要生成一个二维码是不需要什么费用的,因为网上有许多免费的二维码生成软件可供用户及企业生成,因此它本身没有什么成本。 业内普遍提到的成本,都指的是二维码在实际应用中所产生的配套成本。拿影院来说,用二维码售票就要配备一台二维码验票终端,这个设备的市场价大概是2500元左右;还有就是二维码电子票发送至用户手机产生的短信费用,这个成本在几毛钱。此外,还需要一套应用软件系统,以支撑二维码电子票项目的运行,这方面的费用,根据应用功能不同产生的开发成本和系统所需要的服务器、带宽等成本而定。 二维码作为电子凭证可以手机短信的形式发送,不受时间和空间的局限,无需产生快递物流成本;此外,二维码经过加密更安全,信息容量比普通一维条码的信息存储量更大。 “用户网上购票,二维码自动发送至用户手机,用户拿手机至商户二维码终端机上进行扫描验证,这种便捷的购票和检票方式正在被市场所认可,二维码凭借着自身优势,在未来还会有更广泛的应用空间。” 石凯华进一步表示。  艺术品     是真是假一“扫”便知 2011年,中国诚信建设促进会首次将二维码技术运用到了艺术品身份验证中,“由于在艺术品身份验证过程中,存在最大问题是如何让购买者能够清楚了解艺术品的真假及特点,所以很早我们就给艺术品植入了一个‘诚信身份证的概念’。随着近两年来3G网络的迅速发展,信息渠道被大家广泛接受,我们便决定用二维码的方式,让大家方便、快速地了解到艺术品的相关信息。” 中国诚信建设促进会技术部主任陈禹说。 这项技术推出后,市场反馈非常好,顾客在购买艺术品前,可以通过扫描产品证书上的二维码,对产品本身有一个清楚的了解。与此同时,很多艺术品企业主动要求在艺术品诚信身份证书上加二维码。陈禹告诉记者,自2011年初开始将二维码技术加入艺术品身份证书以来,已经有十几万的数据使用量。 据介绍,这套二维码身份验证技术的成本很低,惟一可能产生费用的地方就是在系统开发上。陈禹表示:“对于每一个申请加入二维码身份验证的企业,我们要针对申请企业原有的数据库,开发出一套新的系统,将其原有的数据录入,并做出相匹配的二维码。在此过程中产生的费用,我们不会要求企业支付,现阶段我们所做的这些,均属于公益性质。 用户在扫描二维码后,得到的是一个有着产品相关信息的网址链接,在打开网址的过程中,因为图片较多,打开速度往往较慢,客观地说,信息量也相对有限,“因此在今年,我们将对二维码系统进行优化,以进一步增强用户的体验感”。陈禹进一步表示。   视频网站     “带着”视频随处看 近日,网友柚子小姐在网站上看视频的时候,发现网页上多出了一个二维码,用手机一扫,该视频立刻在手机上显示了出来,“开始的时候,只是觉得这个东西挺有意思,使用的次数多了以后就发现,有时候坐着看电脑累了的话,直接一扫,就可以拿着手机躺在床上继续看”。 近两年,二维码在国内是厚积薄发的一年,许多视频网站都陆续将二维码纳入到了自己的业务计划中。为了体现出视频网站间的差异化竞争,优酷网首次将二维码运用到了网络视频观看的实际应用中,用户可通过扫描二维码,将视频“转移”到手机、平板电脑等移动设备上继续观看。 “优酷网推出二维码的应用服务,主要是为了满足用户需求的多样性。通过扫二维码,看视频的用户不必注册并登录优酷网站就可以实现带走视频,通过移动终端继续观看视频。”优酷网相关负责人洪小姐向记者表示。 有数据显示,优酷网每天二维码的实际点击量均有百万量级,并且增长迅速。由于这项二维码应用是在今年春节前推出的,因此还有一些地方需要改进。洪小姐表示,为了进一步实现跨平台的无缝衔接,优酷网的无线客户端和拍客产品也将会内嵌二维码识别功能,使用户在扫描二维码观看视频时更加便捷。  综艺节目     电视节目也能“玩” 从湖南卫视的跨年晚会,到近期最热的两档综艺节目《我是歌手》、《开门大吉》,观众在观看此类节目时,会发现在屏幕下方多出一个二维码图案来。观众可以在收看节目的同时,通过扫描银幕上的二维码参与到节目的互动中。 “与其他节目的二维码不同,我们的二维码在扫描之后,里面会出现一个名叫‘呼啦’数字的应用程序,观众可以边看电视,边通过这个应用程序与嘉宾及节目组进行互动。”湖南卫视相关负责人汤先生说。 今年,湖南卫视在与观众的互动上,着力推出的就是这个名为“呼啦”的二维码应用程序。数据显示,该应用程序上线后近20天,互动频次已达到了千万次,从跨年晚会到现在,用户数量早已突破了百万人,而这个数字每日都在快速增长。 在互动方式上,“呼啦”并不仅仅局限于观众针对电视节目进行答题。根据节目内容的需要,制作团队,还开发出了包括“呼啦果实”、“呼啦捶砸蛋”等任务类游戏,同时结合社交产品的分享、赠予,进一步吸引用户的关注度。 业内人士表示,对于综艺类节目而言,二维码凭借制作成本低,操作简便的方式,正逐步替代原有的短信、电话的互动方式。汤先生表示,“对观众有利,对收视有利的方式,我们都会努力去进行尝试。结合观众的收视习惯和喜好进行本土化改造,才有可能抓住观众”。 北京商报记者 卢扬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4314ec53c11660e17b.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