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2O之父”谭文胜:起大早赶晚集 错过江湖

快讯
1994年,操持连锁卖场;2000年,进军电子商务;2007年,定制智能手机……他宿命般地起早却赶晚,眼巴巴望着国美、京东与小米。 “当年(2005年),业内的电商论坛,我坐的位置绝对是top three!那谁谁(某电商大佬)和我绝对不是一个水平线上!我不太好意思说这事儿,毕竟还是以成败论英雄嘛。”说这话时,北斗手机网董事长谭文胜有股看透红尘的味道。 青岛人谭文胜,1992年在家乡涉足电讯产品销售,此后一路把事业拓展到沈阳、北京,从线下销售拓展到电子商务。他被人恭维是“中国O2O之父”,然而事业几经沉浮,如果不是2012年北斗小辣椒等自有手机品牌的火爆,或许没有多少人记得江湖上尚有这号人物。 “你说我算不算大佬呢?2005年那会我觉得自己是,但现在也不差,在2000年互联网泡沫时期进军电商的,能坚持十数年,能有几人?”谭文胜话腔里透着份自豪。  “O2O之父”? 我是电商领域的急先锋,趋势判断对了,时机没选对。 商海沉浮近20年,谭文胜的事业经历了三个“黄金时代”:1990年代在青岛经营电讯产品的连锁卖场;2005年,北斗手机网凭借“鼠标+水泥”的模式成为中国最大的手机电子销售平台;2012年北斗手机网“特供”手机品牌——北斗小辣椒、北斗大K和北斗小旋风的火爆销售。 谭文胜本是一名典型的“技术男”:1993年青岛大学自动控制专业毕业,后接受上海贝尔培训,回到青岛后成了程控交换机的技术大拿。后来,一位市电信局的前辈下海做程控交换机的生意,谭文胜经常被叫去帮忙。1994年,谭在青岛开设“泰斗”连锁卖场,名字源自山东人对“泰山北斗”的向往,成为中国最早一批经营电话业务的下海者。 那时候的生意好做,钱好挣:开店成本低,“青岛没有国美这样的大型连锁卖场,竞争不激烈,向厂商拿货可赊账,租个店面就能开起来了,现在小店铺想谈账期,谁理你?”产品单价高,利润厚,“一台大哥大上万的价格,超过三千块的利润”。挣到第一桶金的谭文胜迅速将连锁生意延伸到了沈阳。 1996年,国内连锁卖场的生意稳定后,谭文胜前往英国留学,攻读MBA,学习国外的商业模式,为自己的零售生意寻找未来,他接触了包括目录销售在内的不少新玩法,最终认准了互联网:“或许是直觉吧,2000年正是互联网泡沫行将破灭的时期,但我觉得这事儿行!互联网销售肯定是趋势。” 2000年,北斗手机网正式在沈阳挂牌成立(后来总部迁移到北京),现在的电子商务不是新鲜事儿,当时则困难多多,行业环境“不成熟”:网络购物的信誉度和评价机制没有建立;支付工具缺乏,在北斗网买手机只能去银行汇款;物流体系不发达,只能通过邮政发货。 “我是电商领域的急先锋,趋势判断对了,时机没选对,如果不做互联网,专心做线下,没准能成另一个国美。”谭文胜说。慢慢地,他琢磨出了一个方案:在中心城市开设一家体验店,尽可能选择最核心的商业区,比如北京的西单,网络成为一个展示、宣传的平台,消费者可以去实体店体验、购物,但价格比一般实体渠道要便宜,“线上+线下”的方式让北斗手机网火了。“当时我们去全国各地的分店考察时,看到顾客排队购买手机的盛况,那个激动啊,有的员工都哭了。我们心里说,北斗终于找到符合中国特点的电子商务模式了。” 起大早,赶晚集 没有真正的大佬,各领风骚两三年而已,很多人正在重复我曾经的路。 辉煌没有持续太久,谭文胜很快感受到了危机,信号来自他的司机。 业务扩张太快,每个分公司从财务到人事都要一套班子,谭文胜陆续将身边得力的人才派往各地。他自己经常出差,司机总是闲着,也逐渐参与到业务。有一次,谭文胜需要司机接送,司机却面露难色,谭很诧异:“你一个司机送我犯什么难?”司机回答说:“谭总,我等会要主持一个分公司的会议。”由下属推荐,这位司机担任了南昌分公司的经理。 不只是人员捉襟见肘,以至于司机都要派出去充任一方大员,北斗手机网也越来越“重”,西单店由最初的300平米扩张到了1200平米,各地分公司纷纷效仿,而公司管理能力又没跟上。谭文胜当时请浪潮公司为自己打造一套ERP系统,但当时手机业没有北斗这样的案例,软件公司只能入驻北斗“现学现卖”。 谭文胜承认,自己在此过程中并非毫无察觉:“当时被数字、名声、地位蒙蔽了,当时公司发展得好,就是战略上出现了偏差,偏差好像不大,快速执行下去,我们越走越远。” 实体店网络全国铺开,布点太广,33个分公司各有一套独立人马,成本高企;单体店面面积扩张太快,人员和房租成本直线上升,网络上的价格慢慢不足以支撑店面的盈利,公司开始出现财务亏损。当时,北斗手机网的财务中心设在上海,财务中心十几个人负责全国各地分公司的财务,没有现成ERP系统进行数据统合,谭文胜每个月看到的报表总是盈利的。直到有一天,审计人员找到他,怯生地说公司的财务核算可能存在问题,真实的情况应该是亏损的。谭文胜一下子懵了,赶紧成立一个财务小组,紧急核算财务,全公司一个月果然亏损两三百万。 “整个结构倒置了,线下店本是体验为主,结果无限制扩张,搞成连锁卖场了。”谭文胜事后总结,如果纯粹线上业务或只从事传统零售,就不会这般痛苦,两头都要的结果就是全乱套了,“O2O”的分寸没拿捏好。 2007年,谭文胜开始痛下决心,压缩!关店!然而,关店比开店难多了,“你的租约没到期,租金怎么办?应收账款怎么办?人员怎么办?更可怕的是,开店时期大家精神抖擞,关店的时候人心就散了。”那段时期谭很消极,简直什么都不想干,曾经和他称兄道弟的一些人逐渐远离了他,“关店”耗费了整整两年。 当谭文胜从心情低落期走出,完成北斗手机网的“精简之旅”,产业环境已然大变:当年和自己不在一个水平线的电商业者,成了业界大佬;手机圈里的后来者,也成了风云人物。中国电子商务发展的战略机遇期,他完全错过了。 直到2012年,谭文胜凭借“北斗小辣椒”才重新发声。外人看来,谭文胜踏入互联网手机行业,抄袭了雷军的小米模式,但谭文胜坚称,自己才是中国本土智能手机的先驱者,只是时运不济,起大早又赶了晚集。 早在2007年,谭文胜就和国内一家手机公司合作,推出了一款名为“琦璂”的手机,合作模式的核心是两个关键词:“智能手机”和“特供”。琦璂定位为智能手机专家,采用Windows Mobile的操作系统和高通的芯片,手机发布时,微软和高通有高管到场给予支持。当年琦璂的唯一对手是多普达,走网络销售渠道,定价2000元,销售了3万台。其实,先驱性的尝试并未给予市场太多的记忆,谭文胜将此归咎于操作系统,“当时的Windows Mobile在世界上哪个公司都没做起来。” 直到谷歌安卓杀入手机操作系统,谭文胜重燃希望,寻找合作伙伴为北斗定制手机。2011年初,他与一家本土家电企业合作,定制了一款价格在769的千元智能机,计划2011年年底推出,就在上市前夜,该厂家的一位渠道经理将这批手机(共计5万台)加价拿下,批发到全国各地的实体渠道。谭文胜只能另起炉灶,他曾经跑到深圳会见各色老板,真心和他干的几乎没有,直到语信(北斗小辣椒制造商)出手。谭文胜不无感慨:“我和语信的董事长,前后谈了无数次,最后语信走对了吧?小辣椒去年销量50万!” 2012年,谭文胜重回主流视野,眼下他算不上行业大佬,然而,张扬和野心依稀可见:“希望2013年再上一个台阶,手机能卖到1000万台。”其中,小辣椒系列计划出货量达到300万部,2012年小米手机声称出货量达到719万部。 回首过往的经历,谭文胜身上看不到太多事业浮沉的岁月蚀磨,也没为自己丧失许多成“大佬”的机会而遗憾:“什么是大佬?没有真正的大佬,都只是各领风骚两三年而已。很多人正在重复我曾经的路,他们没经历过,他们不懂,咱们走着瞧。” 2006年,北斗手机网进入最辉煌的时期,在全国各地设有33个分公司,全资体验店150家,加盟店达到500多家,全年销售额达到6亿,超过了声名显赫的当当网,号称“全亚洲最大的电子商务网站”,准备上市,这是谭文胜最风光的时期:“我一出去,厂家们的高管排着队见我。一个朋友说,你不就是中国O2O之父吗?我一想还真是,这事实没什么人能挑战。”谭不知道的是,中关村有家“京东商城”一年前关闭了所有的线下店,完全转向线上业务,2006年的销售额是8000万。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4214ec53c11660e135.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