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应用、O2O,三个维度看微信

快讯
一:媒体对微信有多大的意义? 公众平台一开放之后,大家都认为微信是可以做媒体的。特别是那些还没有从微博自媒体概念跳出来的草根们更是一窝蜂地抢占地盘。 微信说不上绑架了媒体,这种说法对它而言不公平。本来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想做微信生态圈子里的一员,就算是生态环境很恶劣,你要么选择留下,要么选择离开。腾讯不缺少媒体资源,现在的聚合只是顺应媒体和草根们的一厢情愿,一旦用户被众多媒体公众帐号骚扰烦了只能取消关注,那么这个媒体圈算是自我清理。 微信的媒体属性是不断弱化的,早期是因为无法把握的用户个性化需求而去诱惑一大批人提供内容。腾讯新闻也只是一个插件,用户可以自由选择安装或者卸载。同样的,公众媒体类帐号对比起来更具备不稳定性,不断地引入新粉的同时还在不断地掉粉,到了最后留下来的要么是死粉,要么是习惯了信息骚扰的无价值粉。如果为了保证粉丝的质量,媒体还得持续地保持与粉丝的互动,但是又有多少媒体具备这种社会化新媒体平台的营销能力呢? 微信为什么自己不做媒体,那是因为媒体只是一个辅助功能,可有可无。能够在微信媒体圈生存下来的,只能是内容小而美外加上服务。一个产品的战略决定了它有没有商业价值,媒体属性只是微信漂亮的外包装,用户喜欢这个包装不舍得扔掉,这并不代表这个包装就有商业价值。   二:微信的一些应用遐想能实现吗? 我个人始终认为微信上的社交只会越来越私密,越来越小圈子化,同时会诞生一批意见领袖,或者圈子的头儿,也就是所谓的个体品牌,特别是在本地区域内提供产品或服务的商家优势更为明显。O2O下二维码无疑是未来的趋势,但是其它寄生于微信的生活服务类应用却有点本末倒置。例如公交路况、旅游导航、餐馆导航、HTML5游戏等,没有一个不是幻想着做成平台后有大把金子捞的。这些所谓的微信应用未来除了面临同质APP的竞争之外,还得苦恼怎么推广和寻找商业模式。 微信开放平台只是打开了一扇窗户,让外面的内容可以进来,用户们也有更多的谈资。这并不代表你可以成功地利用开放接口再造一个应用,而微信也不是应用商店,它所推荐的应用基本也是用户现实所需要的,比如变声聊天应用和照片处理应用。这种自以为是的程序猿思维是偏离市场和用户的,本身微信就是一个虚拟化的社交手机,除此之外贴上再多的标签只会扰乱用户的心智。再说APP能够实现的用户体验,微信应用却很难实现。 此外,不少缺乏技术的草根利用公众帐号来实现应用的功能,这种半自动化形式的人力成本不低。所以说,幻想在别人的平台上再自建一个平台,把别人的用户圈进来赚自己的钱,这不仅仅是腾讯所不允许,就连用户也不见得会轻易埋单。开放平台不是真的任你自由发挥,腾讯一心想把开发者往自己预定的“正道”上引导,却偏偏有些野心颇大的人想走“歪门邪道”投机一把。至今微信为何任凭开发者自由发挥,很重要的一点是这群人全给自己带沟里去了,反正是跟微信的发展背道而驰的,索性就任其自身自灭算了。 总而言之,开发平台背后的秘密就是微信应用这块地盘的开发还是腾讯自己的。     三:O2O面具下纠结的微信 腾讯崇尚打造一站式在线生活,微信也挟用户贴上二维码探索O2O市场。二维码应用光市场教育就需要一个过程,而社交出身的微信一旦变身为交易工具,用户能否接受并且形成使用习惯,这本来就是一个未知数。解决支付和信息出入口问题完善了交易流程,但是社交与消费结合在一个产品上的用户观念,同样也是需要一个教育和磨合的过程。如果扒掉用户这层皮,微信剩下的产品功能就是一堆鸡肋。再者抛开用户量不说,倘若仅实现了线上交易,微信与其它二维码软件并无差异。 O2O这块蛋糕太大,大到微信没办法一个人啃下一大口。此外,就算是微信想啃下更多份额也会因为身体缺陷无法彻底实现。腾讯一开始之所以会选择抄kiki messenger 还是基于QQ庞大的用户量,打通QQ引流的同时一并把手机通讯录也打通了。如此强化而私密的社交关系,从营销上讲很容易进行口碑传播和品牌建立,但关键还是在于如何平衡社交与商业之间的关系。 新版微信的解绑功能开始引导用户取消微信号与QQ帐号和手机号码的绑定,逐步建立自己的帐号系统。从这点就可以看出纠结的微信正在试图摆脱社交阴影。要社交还是要O2O,鱼和熊掌可不可兼得,很明显未来的O2O战场上,微信只是一头鲨鱼,嘴大却吃不了小鱼小虾,反倒是逃过鲨鱼血口的大鱼们活得很滋润。所以说,微信纠结的地方就是机会所在的位置。 本文来自:虎嗅网 本文作者:@马佳彬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创作,责编:途小萌。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54d7014114ec53c11660e098.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