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农业投资对接大会:农业资本如何助力产业发展?

观点
尽人皆知,中国的城镇化和工业化到了一个程度后,农业是一个大风口,但目前政策未定,风险未知,也是一个大坑,机遇与挑战并存,企业家该如何从中找到机会?又该怎么做好?

2017第三届中国农业投资对接大会在京召开。本次大会以“落实发展新理念投资农业现代化”为主题,针对“三农”发展面临形势,以解决创新金融支持“三农”发展模式为目标,搭建项目、技术、人才与市场的对接平台,推出产业融合项目运作模板,逐渐形成全社会投融资助力“三农”发展的新机制。

参与本次论坛的有艾格资本首席执行官黄德钧、中国扶贫开发服务有限公司总经理安宏超、北京嘉惠盈投资管理中心董事长张惠强、社科院研究院李国祥先生、云农场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刘怀华、中国置地联合控股有限公司总裁宋立和,论坛由黄德钧先生主持。

资本和产业之间具有相互的关系。因为资本要进入农业,又跟生产要素有关,那么涉及到通常讲的五大因素,一个是市场,一个是资金,一个是你的产业链怎么承载,还有一个是你的商业模式,以及技术,技术是很关键的因素。

风险与挑战并存

主持人:一般来讲做的比较好的产业,中央不会天天喊,不会天天提。但是我们连发十三个一号文件里面,每一年李老师都解释一号文件,每一年都要提金融服务怎么样支持三农,往往提的多的就是问题大的地方。

在中央层面也成立了很多基金,还有各地方成立的科技创新基金,对于政府引导性基金,或者这里面涉及到纳税人财富的时候,究竟哪些基金能不能干好,就这个问题大家探讨一下。因为地方政府中央政策一直在推进,但是从大的层面有钱总比没钱好,税收上倾斜,拿出一部分钱投到农业里来,大的趋势是好的。但是这里面会出现哪些问题,首先请安总发表一下意见。

安宏超:产业扶贫本身产业大部分和农业有关,产业扶贫主要的区域也都是在农村。我自己看来在扶贫脱贫攻坚期间,是机遇挑战并存的。

机遇在哪?扶贫是国家来主导推动的,在“十三五”规划提出以来,扶贫这块资金大量的投入,第一政府,2016年中央财政投入660亿,全社会中央+地方整个的扶贫基金超过了五千多亿。第二,政策性。在“十三五”期间国开行资金是1.5亿。第三,我们政策,刚才大家都讲到了IPO的政策,还有去年人民银行等七部委发布了关于金融助推扶贫的政策。

这些政策各方面都是非常利好,对于我们的资金到了地方去,到地方发展产业,地方上权利是非常大的,只有扶贫,我可以整合任何一个基金到我们的产业去,这是机遇。

挑战是哪一块?我们长期奋战扶贫第一线。贫困县为什么贫困?往往是思想的问题,国家给他很多政策他不愿意,他害怕有问题,基金是怎么回事,要给他解释半天。资本这方面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

第二个问题,我们金融行业很多人知道,农村、农业行业这块上市面临很大的问题。面临第一个产业你的主营业务,到那一块未必合适。实际控制人不能变,如何来实现?再一个,在农业传统的企业里面都是免税,要达到所得税两千万是很难的,企业原先基础比较弱。不管怎么样,文件的出台和扶贫这一块,对扶贫是支持的,对产业资本进入扶贫行业,整个两方都是有利的。

基金促进农业发展,何时形成良性循环

主持人:李老师,您讲讲对国家大力支持,往里投钱怎么看?

李国祥:在改革开放初期的时候,国家也设立了很多的基金,最后都是不了了之,现在投资也面临很多的问题。现在面临新的问题,现在政府官员不作为,过去说是乱作为,投资投完了以后不见成效,怎么办?

第一,基金有没有发挥作用,首先根据我的体会基金在整个过程中,帮助了我们很多农业企业,至少刚开始的时候,帮助我们很多农业企业成长壮大。但是在农业领域,农业企业一旦搞大了非农化,一个企业里面一开始的时候,我是搞养猪的搞了很多企业,你再想问他的时候我们不想养猪了,怎么怎么样,非农化。我个人觉得政府投资农业面临的第一个问题。

第二,政府投资,过去不鼓励工商资本到农村尝试搞农业,我们现在是鼓励并引导。但是现在我的资金投给谁?没有解决。投资资金要不要偿还,怎么偿还,也没有解决。投资给农民是可以的,谁是农民?现在是人家不敢要钱。投资的主体不敢明确,投资比如说给农民,农民是非常模糊的,我们大量投资的资产放弃掉了,我们现在明确政府的投资跟产业发展严重脱离,这是非常突出的。

第三,投资形成的资产最后怎么处置他,资产管理形成集体资产之后,形成增值的,像我们扶贫的,将来能不能让扶贫的人,得到好处?政府投资引导基金,将来农村城镇化之后,资金形成资产给谁,资产收益我觉得贫困户来得。我觉得把这些理顺了,我觉得投资基金就可以促进农业发展,形成良性循环,农民得到实惠,这才是我们要追求的。

主持人:教授的话高屋建瓴,国家重视拿钱出钱投是好事,做过投资的人都知道是很少的,你怎么保证资金的安全、回报非常复杂,我倒是建议能够在社会上寻找对农业投资或者食品类投资比较有感觉的团队去做。这一类的国家基金可以做成母基金的模式会更好。张总,你赞成吗?

张惠强:基金有三个方面,第一是契约,第二有年限,第三控制风险的有引导的和主导的或者跟投的。因为跟投风险小一点,有些个人投资他可能更加控制风险。从国家层面来讲,个人投的话跟投来讲风险控制比国家投资方面更严。

我认为这三个方面的比例控制恰当的话,总体来讲要保证他的收益,有的项目不能投。所以国家项目不属于基金项目。

主持人:因为主题是资本如何助力产业发展,实际上基金或者其他投资进入大农业领域以后,一个非常重要的难点就是如何退出来,第二既然投进去了,怎么样一起把这个事搞好,也是非常艰巨的问题,在投后管理这个领域,想请戴总讲讲,也投了比较高科技的项目,请您讲讲怎么做投后管理,怎么扶持他们的动作。

戴总:要想介入到农业投资里面,基金的期限要有比较长的准备,假如没有长时间的准备,我认为不应该涉足到这里面。

另外一个理念,投资农业对农业投资的项目,对整个农业发展的可持续性,这是我们关注的第二点。

第三,我们更乐意做农业科技相关的一些项目,比如说投资绿脉农业科技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前天,跟航天部刚签约一个项目,最近有发卫星,把种子在太空育种很高科技的技术,这也是我们有投入在做的。

同时,也会做一些跟农业相关的环保项目,比如说保障农村,还有三线城市有机肥料进行生物化的处理,把它变成有益的生物肥料。

我们会多方面考虑,第一有长期的承诺,第二对环境以及可持续要有重视,追求短期效益破坏环境为代价,即使利润再高我们不会投的。第三,刚才安总对扶贫政策还有贫困县IPO政策非常熟悉,所以我觉得在这块里面有不少东西可以做。

主持人:我有一个问题,投资人的钱大量的投资机构去投生鲜电商,天天打几折去干什么。你们不会拿投资人的钱,去扶持农民吧?

刘怀华:有阶段性的,我们品牌化设立有一年半的时间,后期我们切入到垂直的肥料产业链里面。我们觉得肥料市场是半市场化,不遵循社会规律,我们觉得我们切入的时间点状态都非常合适,我们从今年年初已经平衡。

主持人:本来话题挺有意思,可以继续深入探讨下来,时间有限,我们先这样感谢大家参与探讨。谢谢!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http://www.pintu360.com )作者:占太林创作,责编:占太林。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以及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122874.html。不注明作者和出处品途商业评论有权追究其责任。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