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疑 | 共享经济第一股 住百家连续两次定增背后的四个疑问

观点
对于“裁员”这个话题,邹鑫也有着不同的看法,企业的战略方向调整,一般都伴随着组织架构和人员岗位的优化,而且任何企业都应该积极承担起为资本创造利润、为用户创造价值和为社会作出贡献的责任,所以这种优化也都是促使企业良性发展的“阵痛”和必经之路。

2016年4月22日,住百家成功挂牌新三板,拿下了“共享经济第一股”的耀眼名头,备受业内外关注。然而还是因为这个“第一股”的名头,住百家自新三板公开转让说明书发布开始,就因为其近几年的亏损以及较高营销投入,被舆论推到风口浪尖,频遭质疑。

12月1日,住百家宣布获得最新的1.32亿元融资。但外界对于其商业模式、资金缺口、盈利能力等方面的质疑并未停止。劲旅网仔细梳理相关材料时发现,在不断被披露的财报数据背后,有四个疑问至今未被解答,而这些疑问正是住百家备受质疑的根源所在。

为此,劲旅网采访了住百家联合创始人兼COO邹鑫,后者就劲旅网梳理的四大疑问进行逐一回复。

疑问一海外短租“无差价”OR“有差价”?

海外短租服务是住百家核心业务。住百家财报数据显示,海外短租服务自2013年-2016年上半年,分别占据总营收的100%、66.71%、78.52%以及56.54%。

质疑 | 共享经济第一股 住百家连续两次定增背后的四个疑问

住百家在2015年披露的公开转让说明书中明确表示:“住百家采用无差价转租模式,以全球最低的价格,强烈吸引国内中高端消费群体。”

所谓无差价转租,是指在C2B2C模式下,住百家将从个人房东手里租来的房源以不加价或者极少加价的形式转租给用户。

然而从2016年上半年开始,住百家管理层开始改变说法,强调“住百家采用的是差价转租模式”。由此形成了前后完全矛盾的两种说法。

邹鑫在接受劲旅网采访时坦言,两种说法均来源于住百家,前后提法不一是因为历史原因和市场变化。他解释,2015年之前,住百家更偏线下运营,当时更像是OTA的海外房源供应商。彼时住百家最核心的盈利模式就是“差价转租”,而且2013年-2014年,住百家差价转租模式拥有17%-23%的极高毛利率,也正是依靠如此高毛利率,住百家业务飞速发展。

从2015年开始,住百家逐步向线上转移,并开发自有App,也更注重通过线上渠道获取增量房源和用户。“当时住百家在国内没有同类型竞争对手,但是国外有一个,那就是Airbnb”。邹鑫回忆,住百家管理层分析,未来不排除与Airbnb在中国出境游市场上产生直接竞争关系。因此住百家决定通过大幅降低毛利率进而降低产品价格的方式,获得价格优势,从而吸引用户。

住百家那时起正式确立了无差价转租模式,并写入了公开转让说明书。邹鑫表示,无差价转租模式在特定阶段给住百家带来了大量订单,但也大幅拉低了毛利。这也就是为什么住百家近两年业绩暴涨的同时,利润大幅下降的一大诱因。

2016年上半年,住百家开始思考无差价转租模式的合理性。

“主要原因在于通过长时间观察和摸索,我们发现住百家在业务层面似乎未与Airbnb产生直接冲突。”邹鑫直言,住百家当时针对所有用户做了一次一对一的调查访问,发现流失的那部分用户中,很多人并没有转投Airbnb,而是选择了酒店。在随后的深入调研中,他们发现住百家和Airbnb无论在供给侧还是用户需求侧都存在巨大差异。

在用户需求侧方面,Airbnb的用户更加年轻、热衷于社交、价格敏感性高,主力是背包客和沙发客,典型代表是学生等年轻群体;而住百家的用户年龄普遍在25-40岁,喜欢家庭出游为代表的团体性出游,对住宿品质要求高,价格敏感度相对低,愿意为更好的住宿多花钱,典型代表是白领阶层。在中国消费升级下,这部分人群正是新兴的中产阶级群体。

在供给侧方面,Airbnb的房源更强调分享性,单间房屋的数量更多;而住百家房源侧重于“旅游+整租”。双方差异明显,在现阶段并不构成直接竞争关系。在弄清楚这一点后,住百家从2016年上半年开始恢复“差价转租”,并着手逐步调整海外短租服务的毛利率。

疑问二5亿融资计划为何只拿到3200万?

质疑 | 共享经济第一股 住百家连续两次定增背后的四个疑问

11月28日,住百家发布的股票发行报告书显示,自然人邱国龙、西藏清学投资有限公司和宁波梅山保税港区科迪迎富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三方共计认购住百家股份数量合计为1497425股,认购资金合计人民币31999972.25元,这是住百家今年以来的第一笔融资。

然而这笔融资备受外界质疑的地方在于,住百家在三个月前公布的融资计划显示,公司拟发行股票计划发行数量不超过 23397285股(含),预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 50000 万元(含)。

这意味着住百家计划募资不超过5亿元,实际募资额只有3200万元,仅完成预期募资计划的6.4%。这一次“失败”的募资几乎成为住百家被资本市场不看好的“铁证”。

邹鑫坦言,住百家管理层也对于此次融资额度不太满意。不过对于此番融资住百家也希望向外界阐明两个点。

其一,住百家今年8月公开募资的时候,将募资金额确定为不超过5亿元,因此就算募集到3200万元也是符合要求的。“我们之所以制定出5亿元的这个上限,一方面是遵循股转系统要求的流程性质的描述,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够给住百家在融资额度方面一个充分的灵活度,而并非意味着必要要募集到这么多钱。”

其二,住百家没能实现预期募资目标,主要原因在于新三板流动性缺乏。“新三板目前缺乏足够的流动性是众所周知的情况,仔细盘点那些在新三板募资的企业可以发现,发布募资计划后,大家可以看到,募集到钱的企业都少之又少。因此住百家能够在新三板这种大环境下首次定增拿到3200万元已经是非常好的成绩了。”

邹鑫表示,尽管新三板目前对企业的融资支持并不给力,但住百家依然对新三板充满信心。在国内IPO越来越难的情况下,新三板依然是创业企业当下接触资本市场最好的选择。“不过也希望外界能够理解住百家这样处于聚光灯下的创业企业,由于新三板严格要求,住百家必须按时、准确且毫无保留的披露所有的数据,所以大家才能够看到一个真实的住百家。”

疑问三资金链紧张严重依赖贷款?

质疑 | 共享经济第一股 住百家连续两次定增背后的四个疑问

“现金流紧张”是住百家被外界关注的焦点之一。

2015年上半年和2016年上半年住百家年度经营活动的现金流净额分别为-16044725.96元和-40677574.93元,同比减少24632848.97元。更值得关注的是,截止至6月30日,住百家的流动资金只有345万元。

质疑 | 共享经济第一股 住百家连续两次定增背后的四个疑问

为弥补现金流不足,住百家除发布不超过5亿元募资计划外,也开始大幅提高向银行和第三方机构借款的力度。住百家7月8日披露的第一届董事会第六次会议决议显示,公司先后通过了《关于公司向湖北省中经贸易有限公司借款人民币4000万元》和《关于公司向上海浦东发展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行申请综合授信额度人民币 500 万元》两份议案。

8月1日住百家再次披露的关联交易公告显示,拟由深圳市住百家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北京分公司向华夏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望京支行申请综合授信额度人民币 2000万元。

由此计算,住百家总共从上述的银行和第三方机构获得贷款及授信额度为6500万元。

公开信息显示,2015年,住百家筹资获得现金流共计1.34亿元。随后住百家在今年11月28日及12月1日再次获得总共1.32亿元的融资。

这也就意味着,住百家在2016年6月-11月间,在还未形成盈利的前提下,以及在没有最新股权融资进入的情况下,主要依靠来自银行和第三方机构的债权融资。

邹鑫对此表示,首先向外界澄清,住百家从银行和第三方筹集的6500万元里,很大一部分都是授信额度,并不代表住百家全额获得了这笔资金。“我们真正对这笔资金的使用额度为1900万元,并且已经还清。”

公开信息显示,在11月28日募集到3200万元资金后,住百家就从中拿出了1900万元用于还款。具体如下:偿还湖北省中经贸易有限公司人民币 1000万元的借款本金及利息;偿还华夏银行股份有限公司北京望京支行人民币 900 万元的借款本金。

其次,邹鑫向劲旅网强调,利用债权融资也是住百家多元化融资渠道的措施之一。“借款多并不代表住百家资金链有问题。”

劲旅网注意到,住百家的借款多以短期为主。以住百家向湖北省中经贸易有限公司借款为例,湖北省中经贸易有限公司将委托中国银行湖北省分行发放贷款,预计月息1.5%,还款期限为2-3个月。

事实上,贷款和借款只能是“救急不救穷”,住百家想要保证资金链稳定,除了增强自身盈利能力外,在融资渠道方面也要想更多的办法。

那么,住百家现在到底需要多少钱?

公开信息显示,住百家预计2016年和2017年营业收入的年增长率均在230%左右。根据测算,住百家认为在2016、2017年流动资金的总需求量约为1.21亿元。

不过就在12月1日,海南国商酒店管理有限公司通过股票认购的方式,认购住百家4679458股,向其注入1亿元资金。再加上住百家11月28日募集到的3200万元,除去用于还债的1900万元,住百家一切顺利的话,可以在今年底拿到1.12亿元流动资金,基本达到先前测算。

“住百家目前并不差钱,从海航募集的资金马上到位,明年我们也会更加多元化融资渠道,保证资金链安全。”邹鑫如是说。

疑问四明年盈利预期源于亏损承压还是时机已到?

质疑 | 共享经济第一股 住百家连续两次定增背后的四个疑问

来自住百家方面的信息显示,“公司制定了提升业务规模和实现盈利并重的业务目标”。住百家管理层近期也多次在媒体上发出明年开始计划盈利的言论。

这里有两组形成鲜明对比的数据值得参考。

2013年、2014年、2015年、2016年上半年住百家分别实现营业收入7.7万元、65.98万元、4569.37万元4926.86万元。今年上半年营收已经超过去年全年,收入增速迅猛。

质疑 | 共享经济第一股 住百家连续两次定增背后的四个疑问

2013年、2014年、2015年、2016年上半年住百家实现净利润分别为-66.14万元、-223.12万元、-8958.43万元和-4973.51万元。预计今年亏损和去年大致相同。

质疑 | 共享经济第一股 住百家连续两次定增背后的四个疑问

那么,住百家如今提出明年盈利的预期,到底是主要源于持续亏损承压,迫切盈利稳定市场信心;还是海外短租服务这个市场真的到了盈利的春天呢?

邹鑫向劲旅网表示,提出盈利预期并非源于持续亏损的压力,而且经过这几年发展,住百家已经形成了相对成熟和稳定的模式,再加上住宿分享经济大风已起,明年探索盈利也就顺理成章。

“住百家明年和后年会将更多精力放在精细化运营方面,企业必然是要去创造价值的,也需要盈利的。”邹鑫进一步表示,精细化运营将从多方面展开。

其一,销售管理费用逐步降低

住百家2016年上半年净利润占营收比重为-100.95%,较去年同期的-265.22%收窄较大。住百家方面表示,主要原因之一在于合理控制了费用支出。

住百家2016年上半年期间费用(销售费用和管理费用)为50977535.78元;2015年为90157536.85元;2014年为2225560.30元。

住百家2016年上半年销售费用(主要为广告费)为22427820.30元;2015年销售费用为56389663.67元,同比上涨21217.57%;2014年为264522元。据了解,销售费用的暴涨主要源于住百家从去年开始进行了大量的媒体宣传及广告投放,以扩大企业影响力。

质疑 | 共享经济第一股 住百家连续两次定增背后的四个疑问

邹鑫向劲旅网表示,预计2016年住百家的期间费用会和2015年相差不大。不过住百家已经开始有选择性的减少广告投放,明年和后年会逐步、有计划的减少销售费用的支出。“明年开始在市场营销方面,我们将不再强调硬广模式,毕竟我们已经度过了0-1的阶段。一方面,我们将强调通过‘内容+场景’的营销方式;另一方面,我们更加注重营销渠道的选择。”

其二,海外短租毛利率恢复至较高水平

海外短租是住百家的核心业务,总营收占比近60%,由于此前快速抢占市场份额以及对标Airbnb的考虑,住百家大幅降低了这一板块的毛利率。

根据住百家公开披露的数据显示,2013年住百家的海外短租服务毛利率高达23.38%;2014年毛利率就下降为17.86%;2015年1-8月更是直接爆降到3.90%。

“我们希望能够在2017年继续提高海外短租服务的毛利率,并最终恢复到2015年以前的水准。”邹鑫如是说。事实上,一旦住百家能够成功大幅提高海外租房业务的毛利率,那将对于盈利产生较大利好因素。

其三,周边产品服务成第二大主营业务

住百家的周边产品服务在2015年呈现快速增长态势,公开信息显示,去年周边产品服务收入达到2208406.62元,总营收占比为4.83%。值得注意的是,周边产品服务拥有较高的毛利率。另据住百家方面介绍,周边产品服务2016年在总营收中的占比能够达到44%。成为第二大主营业务,而且是高毛利主营业务。

邹鑫介绍,周边产品服务原本是作为海外房源预订的配套服务项目,最初主要是用户主动向住百家提出的。当时住百家在海外主要是依托于当地华人以及旅游达人来提供这样的非标化旅游服务,比如接送机、导游等。在2015年以前,由于住百家用户量不大,所以周边产品服务并未形成足够规模。但是通过2015年的大量广告投入和市场营销,到2016年4月,住百家用户达到了240万,用户在预订房源的同时对于周边产品服务需求越来越高。

“我们有过一个统计,周边产品服务的共同购买率在2015年占总订单量的6%,2016年这一数据上涨至20%。”邹鑫介绍,住百家在此基础上也会有意识的引导更多用户在预订房源时去选购相关周边服务产品。明年开始,住百家将会把更多非标服务产品标准化,尤其是扩大和海航、途牛以及凯撒旅游之间的合作关系。

“住百家与海航集团双方战略合作和协同效果将进一步得以推进和发挥。未来将结合海航及其相关主体的优质资源,公司将可获得精准用户导流、线上资源对接、线下渠道支持及用户数据合作。” 12月1日发布的《股票发行方案》中如此显示。

其四,技术类和销售客服类人员各占30%-40%

住百家在今年最大的传闻之一就是被曝出将裁掉50%的员工,尽管住百家方面随后否认了该消息的真实性。但是住百家正在进行人员优化调整却是不争的事实。

邹鑫向劲旅网介绍,住百家在2015年进入快速扩张阶段,尤其是在上线了自有App之后,在技术端招聘了大量的员工来保持线上平台的运营。这也导致住百家人员快速扩容,一度达到200人左右,仅技术类岗位人员就占据了50%以上,相关的管理费用提升。从2016年开始,住百家的App和线上运营基本稳定,对于技术类岗位的需求大幅下降,因此就进行了相应的人员调整。

“未来住百家将增加销售岗位、客服岗位的人员,减少一定量技术类岗位的人员。我们希望未来技术类岗位和销售客服类岗位的比例均保持在30%-40%左右较为合理。”

对于“裁员”这个话题,邹鑫也有着不同的看法,企业的战略方向调整,一般都伴随着组织架构和人员岗位的优化,而且任何企业都应该积极承担起为资本创造利润、为用户创造价值和为社会作出贡献的责任,所以这种优化也都是促使企业良性发展的“阵痛”和必经之路。“住百家目前正处于高速发展的风口上,裁员这样的话题更容易引发大家关注。当然,我们也希望媒体给予创业企业更多的监督与支持。”

[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 ( http://www.pintu360.com ) 作者: 劲旅网创作,责编:尹天琦。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http://www.pintu360.com/article/117936.html。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