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社区O2O:技术驱动为主打通线上线下

国外社区O2O:技术驱动为主打通线上线下
文/赵娜 主打邻里社交牌的Nextdoor总融资额度超1亿美元,已经“入侵”全美4.4万个社区且仍在扩张。杂货电商Instacart自己不设提货员、配送员,借助社会化物流,用众包方式完成采购和配送工序。传统零售企业如沃尔玛“触网”后,则把线上下单、线下取货的模式做了起来。 有关社区O2O的几大关键点,包括信息、技术、物流、服务供应链等,但国内外的发展路径有较大的不同。O2O分析师黄渊普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分析道,叮咚小区和Nextdoor都从社交概念切入,瞄准的仍是背后的服务聚合,但因地域背景差别,社区社交在国内并非强需求。受人力成本高低、社会化物流发展背景等影响,Instacart是一家技术驱动型公司,国内社区电商如社区001为人力驱动型公司。至于零售企业踏足线上,门店分布密集度是线上线下能否打通的关键。 那么,英美的社区O2O平台有哪些模式?中国市场有无类似模式的生存土壤?如果有类似模式,发展中又出现了哪些异同,原因何在? Nextdoor:邻里社交紧扣服务 近期把业务线收缩回上海的叮咚小区,曾靠社交理念吸引用户。有观点称,因叮咚小区只是简单地堆积商户信息,后期的信息维护和服务环节跟不上,导致用户难以留存。放眼国外,主攻邻里社交的Nextdoor累计融资超过1亿美元,目前已覆盖全美4.4万个社区,并仍在持续扩张中。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浏览、对比Nextdoor和叮咚小区的PC端网站后注意到,叮咚小区主要有简介、APP下载二维码、联系方式等几项内容,并未提供登录、注册通道,网站页面较简陋。而Nextdoor首页突出放置了地址搜索框,并提供了登录、注册和移动端下载等信息。此外,从宣传语上看,叮咚小区强调便利性,Nextdoor强调私密性。 抛开浅层面的对比,黄渊普认为,美国社区背景与中国的完全不同,独门独户、分布分散,所谓社区(Community)概念更多的是指沿街周边或某个小的地块,住户对寻找各类优质服务商有强需求。中国的社区则多指某个小区、某几个楼盘,地域分布相对集中,社区社交在中国并非强需求。从此角度而言,Nextdoor更类似中国的地方社区论坛,存在价值是让用户因寻找周边服务而聚集。换言之,Nextdoor以社交概念切入,实际做的是社区服务整合商。由此可看出,邻里社交的价值并非是为解决空虚寂寞的聊天,而是借此寻找社区周边的各类靠谱服务。 对于Nextdoor的盈利前景,他表示,首先是用社交聚集人气,之后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会靠广告模式发展。具体来看,包括受众精准化的本地广告和全国性的品牌广告,发展路径类似大众点评在美国的对标网站Yelp。未来的大方向肯定是“多条腿走路”,整合各类优质服务商,打造平台化的推荐、预订甚至团购业务,2B(面向商户)和2C(面向用户)两端收费。 Instacart:技术+理念驱动众包 除了平台化发展模式,电商型的代表社区001在美国同样有类似的对标平台Instacart——一家采用众包方式完成采购配送的杂货电商。 社区001创始人、CEO邵元元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未来社区购物将是全球性话题。社区001在某些阶段会与Instacart在发展轨迹上近似,但该平台与Instacart的差别体现在供应链和配送环节上,根本基因存异。此外,从所处地域背景而言,我国社区集群的特点突出。 邵元元直言,后服务时代只有把所有的用户痛点都解决了,才是真正做到打造“TotalSolution(整体解决方案)”。社区001的目标是要用“电子化手段武装社区”,由于该平台自身不做供货商,因此需要加强终端服务渠道的建设。目前为实现这一规划,有三大问题待解决,分别是:平台、服务通道和支付。未来当社区001由电商平台升级为社区服务综合商后,计划给合作效果好的社区所属物业一定比例的佣金分成,与之形成利益联合体。 而在黄渊普看来,社区001与Instacart的主要差异在于,Instacart属于技术驱动型,社区001与之相比是人力驱动型。为何这么说?Instacart由前亚马逊供应链工程师ApoorvaMehta创立。从背景差异看,美国人力成本很高,中国的人力成本相对低廉。具体而言,Instacart通过技术能够支撑起社会化人员的配置,并和产品无缝对接,中国的很多大企业尚且无法做到这点。在平台与系统、用户、服务商三维度的对接层面,目前在中国尚做不到三方都打通。此外,美国的众包理念比中国更普及,类似的例子有UberAirbnb,包括Instacart的社会化物流,都需要具备契约精神。 Argos和沃尔玛“触网”:门店为王 与Nextdoor和Instacart携带互联网基因的情况不同,国外还有些传统零售企业把线上下单、线下取货的模式搞得风生水起,此模式在国内却时常碰壁。比如,英国零售公司Argos如今采用线下目录销售+仓库式门店+线上订购的模式,美国沃尔玛也把线上订购、线下门店取货做得很成功。 记者留意到,Argos曾与海尔合作,短暂进入过中国市场,最终“无疾而终”。记者浏览Argos官网时发现,该网站的店铺分布名单页面很长,各店铺都详尽提供了地址、营业时间和地图等信息。而据亿邦动力网去年的报道,Argos在上海仅开设了8家实体门店,“覆盖范围有限,且多集中于相对发达的浦东新区。” 对于线上下单、线下取货模式在中国行不通的症结,黄渊普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该模式能否成功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门店分布的密集度,Argos在英国甚至能达到5公里左右就有一家门店的水平。美国沃尔玛能把这一模式做起来同样与门店足够多有关,现在还做起了社区点。另一层面,该模式发展受阻是由中国零售业的整体发展情况决定的,“中国零售商只有区域性品牌,几乎没有全国性品牌。”总之,实体店面如覆盖度不够,此模式难以为继。 我国社区O2O现有模式 电商型 特别:解决“最后1公里” 问题代表:社区001、爱鲜蜂垂直型 特点:以家政洗衣等细分领域 切入代表:e家洁、荣昌e袋洗平台型 特点:整合社区周边各类 服务商代表:小区无忧、叮咚小区等 其他 特点:代收货、社区服务店等形式 切入代表:收货宝顺丰嘿客相关文章: 社区O2O如何单点突破进变综合平台 社区O2O体验:“接地气”服务还远不够 责编:舒缈 本文原载于每日经济新闻,原文标题《国外社区O2O素描:技术驱动打通线上线下》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 的原创作品,责编:。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关注品途商业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