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赫芬顿邮报》女创始人:新闻编辑室不会消失

摘要:阿里安娜一手创立的《赫芬顿邮报》开创了“公民新闻”先河,被视为传统新闻界的颠覆者。如今这家在线数字媒体却遭遇社交媒体和算法媒体的围剿,陷入“中年危机”。转折时刻,这位新媒体女王如何看待媒体业的未来?

作者 | 王丹薇

编辑 |丁磊 许文苗

2017年年末的一个冬日明媚的午后,阿里安娜•赫芬顿( Arianna Huffington)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接待着访客。这是纽约Soho区的一栋古老精致的办公矮楼的第六层,开放式办公空间内排列着升降桌,四周用玻璃墙隔出办公室和会议室。

67岁的阿里安娜坐在朝南的一间办公室里,身后的书架上排满书籍——其中也包括她自己所写15本题材广泛的畅销书。阿里安娜身穿黑色高领毛衣,眼镜架在她古希腊雕像一样的鼻子上,她的笔停留在访客面前的一份文件上,身体微微前倾,透过眼镜的上边缘看着客人,安静倾听。

阿里安娜的办公室距离她居住的高级整层公寓,只有五分钟路程。纽约冬季下午四点半,天已经黑透,而这一天工作结束后,她的行程表上,还安排了与《财约你》(ID:caiyueni2016)两个小时的访谈。之后的晚上七点,她将在家里大宴宾客。

因为一手创办的《赫芬顿邮报》,阿里安娜以“新媒体女王”的身份被国内媒体界所知晓。实际上,她也是时下流行的“斜杠青年”的典型代表,身兼创业者、专栏作家、Uber董事、媒体大佬等多重身份,活跃在纽约的上流社交圈中。

阿里安娜每周都要组织一两次朋友聚会。这位剑桥大学历史上首位当选学生会主席的“外国人”,求学期间热衷组织辩论会。来到美国之后,从西部盘山公路上的野营、华盛顿私人俱乐部、或者纽约Soho区电梯公寓的晚宴,她在一场场流动的盛宴中担任女主人的角色。

社交,是她的杀手锏。在社交场合,阿里安娜如鱼得水,常常上一秒还在和总统候选人麦凯恩争论大选战况。下一秒,她就可以话题一转,和另一边的元首夫人谈起教女良方。

《赫芬顿邮报》联合创始人肯尼斯·勒利尔(Kenneth Lerer)这样评价他的搭档:有了阿里安娜 ,陌生人之间的交往不再是六度空间,只需要通过阿里安娜一层关系就可以找到任何人。

从希腊移民到纽约名流圈中的闪耀明星,阿里安娜身份的转变很大程度上归功于《赫芬顿邮报》,这家在线数字媒体开创博客新闻先河,向以《纽约时报》为代表的传统新闻编辑室发起挑战。如今,《赫芬顿邮报》却遭遇新兴媒体形态的围剿,陷入“中年危机”。

而阿里安娜也步入人生转折时刻,在一次过度加班引发的昏厥骨折事故之后,这位曾经的新媒体女王开始自我反思。最终,年近七旬的她,在阿里巴巴创始人马云的“怂恿”之下再度创业。这一次,她能带给我们惊喜么?

“边缘人”的崛起

阿里安娜第一个被人熟知的身份是畅销书作家。她于1981年和1988年发表的两本人物传记《玛利亚·卡拉斯》和《巴勃罗·毕加索》。阿里安娜曾说,如果为自己立传,那么故事的开篇要设定在1969年春天,那时她刚随母亲从雅典来到伦敦参加剑桥大学的入学考试。

口音,在固执的英国人眼中是身份地位的象征。初入剑桥学习时,带着浓重希腊口音的阿里安娜不时因为用词不当遭到同学嘲笑,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她对语言魅力的迷恋。她参加每一场辩论会的活动,都会“全力以赴”,并“在练习演讲和辩论上倾情付出”。

一开始只能站在场下张大嘴巴听台上同学演讲的阿里安娜,最终成为了辩论会主席,也成为剑桥历史上第一位外籍学生会主席。

此后,边缘人成为领导者的故事继续在这位希腊女士身上上演。

2003年,阿里安娜和施瓦辛格(Arnold Schwarzenegger)同台竞技参与加州州长选举,这成为她政治生涯的最高峰。

最后,她与加州州长失之交臂,却借助这次机会成为了纽约上东区的名媛、畅销书作家以及互联网时代的弄潮儿。总统、商人、艺术家都成为阿里安娜的座上宾,她也不拒绝任何在主流媒体上发表言论的机会——她曾经在一年内,做客美国流行脱口秀《拉里·金现场》二十多次。

她被称为“自伊卡洛斯(Icarus,希腊神话中代达罗斯之子,擅长飞翔)后,最善于向上流动的希腊人,和半个美国文化圈的精英们交上了朋友”。

这些人脉为阿里安娜后来创立《赫芬顿邮报》储备了弹药:《赫芬顿邮报》创建了庞大的博客网络,这些博客的主人包括美国的政治家、明星、学术大师和政策专家,他们就不同主题撰写原创内容,并且持续多年。

这些被阿里安娜招揽而来的朋友包括制作过《当哈利遇上莎莉》、《西雅图夜未眠》的大导演诺拉·艾芙隆(Nora Ephron)和知名记者诺曼·梅勒(Norman Mailer)。

为博客写手们提供平台,并不用支付他们任何报酬,这种新形态的在线媒体模式横空出世,为阿里安娜加冕了“新媒体女王”的皇冠。

颠覆者《赫芬顿邮报》

特立独行的《赫芬顿邮报》一开始遭到众人的排挤。一方面它好像打开了全民报道的潘多拉盒子,一方面内容似乎有些花里胡哨。

阿里安娜的好友也曾经持怀疑态度,曾负责阿里安娜州长选举对外联络事宜的比尔·希尔斯曼(Bill Hillsman)表示,想法似乎有趣,只是不太可行。

《赫芬顿邮报》发展初期,人们把它当做网络八卦小报。2008年,在奥巴马和麦凯恩的总统大选战进行得如火如荼时,阿里安娜冒着误导舆论的风险,发文爆料称麦凯恩在饭桌上告诉自己在四年前的大选中,并没有把票投给同一党派的候选人小布什。

麦凯恩的发言人对此予以否认,而麦凯恩本人则说,“以后在饭桌上说话要小心一些了。”

《赫芬顿邮报》的标题大胆前卫,不乏网络新词和惊心动魄的惊叹号和疑问号。事实上,除了抓人眼球的娱乐八卦,《赫芬顿邮报》将近一半的流量来自于政治版面,这个版面也是阿里安娜本人贡献最多的。

特朗普参加美国总统大选后,《赫芬顿邮报》一度将这位总统候选人的报道移到娱乐版。直到后来特朗普当选后,《赫芬顿邮报》政治版面报道特朗普的文章,都会不顾“新闻公正性”原则,加上一篇言辞锋利的“编者按”,称其是“一个撒谎者、种族歧视和性别歧视者,以及出生地阴谋论者”。

面对《财约你》(ID:caiyueni2016)“给特朗普的执政水平打多少分”的问题时,阿里安娜依旧保持了犀利风格。她说,那将是个很低的分数,“他应该多睡会觉,就不会在深更半夜乱发推特了。”

《赫芬顿邮报》在调查性报道上同样着墨不少。

阿里安娜告诉《财约你》(ID:caiyueni2016),赫芬顿邮报的严肃新闻编辑室和管理博客主的部门并行。其中,编辑室严格按照新闻规范生产内容,而为《赫芬顿邮报》供稿的博主也需要通过测试方能“上岗”。

2012年,《赫芬顿邮报》的高级军事记者大卫·伍德(David Wood)写出了名为《战场之外》(Beyond the Battlefield)的系列报道。文章对那些从伊拉克及阿富汗战场上重伤归来的美国退伍军人和他们的家庭进行了深度报道,《战场之外》获得了当年美国新闻界最高奖项普利策国内报道奖的殊荣。在线数字媒体获奖,这在普利策奖上史无前例。

来自第三方平台的数据显示,从2015年5月至2016年4月,《赫芬顿邮报》在线访问量下降了71%之多,原有的近2亿月访问量迅速下降到每月仅有5740万。

根据NewsWhip在2016年发布的数据,在点赞、评论和分享量方面,《赫芬顿邮报》在Facebook平台仍是最受用户欢迎的网站,但是,随着更新型的媒体形态崛起,《赫芬顿邮报》的优势已经不明显。

“颠覆者”《赫芬顿邮报》亦遭遇后来者的挑战。

在过去一年半的时间里,《赫芬顿邮报》在美国的流量下降了36%,主打算法推荐的新闻聚合网站Buzzfeed流量不但超过了《赫芬顿邮报》,还对老牌传统媒体《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形成威胁。2016年6月,BuzzFeed在Facebook上的发布量仅为《赫芬顿邮报》的三分之一,但是关注量却与《赫芬顿邮报》不相上下。

有趣的是,BuzzFeed在算法领域大获全胜时,在2013年也开始组建自己的调查团队,试图在娱乐和严肃新闻之间寻找平衡。“我很喜欢BuzzFeed”,阿里安娜告诉《财约你》,“媒体能够常青的要素是为用户提供价值。”

 这位新媒体女王说,在自媒体、社交媒体、算法媒体群雄崛起的时代,她依旧相信“新闻编辑室不会消失”。

深处Uber漩涡中的女性

《财约你》(ID:caiyueni2016)最初和阿里安娜接触是在2017年6月。彼时,因加班文化和性骚扰事件,Uber正处在“弹劾创始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的暴风骤雨中。

在2017年Uber屡屡出现负面新闻以来,阿里安娜一直充当Uber 对外发言人的角色。她对特拉维斯爱护有加,并成为他在这场暴风中的救命稻草。

彼时,特拉维斯在芝加哥见完“逼宫”的投资人后,拨通了阿里安娜的电话。但令他失望的是,阿里安娜婉转的告诉他,投资人的建议或许需要考虑。

对于Uber备受质疑的加班文化,阿里安娜告诉《财约你》,人们认为自己用商业逻辑做事情,但是“狼性文化”牵引下的快速扩展只是表面繁荣,“人们在休息不好的时候,总会做出愚蠢的决定,这是一再发生的事实,却被商界忽略。”

时过半年,阿里安娜再次反思急速发展,快速膨胀的商业文化时,用中国的阴阳哲学举例。面对《财约你》的镜头,她侃侃而谈中国的道家哲学,“如果阳代表向外的,前进的,运动的,那么阴则代表内在的,沉静的,休息的,这两者要结合,古希腊的智慧中也有类似的说法,殊途同归。”

来自中国的声音正在深刻影响这位美国的新媒体女王。2016年,阿里安娜从《赫芬顿邮报》离开重新创业,而真正让她下定决心的是阿里巴巴的创始人马云。

以前的阿里安娜一直是一个几乎不睡觉的成功者。在一次长期不休的加班后,她最终崩溃,醒来发现自己躺在一滩血中,颧骨骨折。那时起,阿里安娜就将自己电子设备移出卧室,写“感谢清单”来放下白天没有完成的任务。

阿里安娜告诉《财约你》(ID:caiyueni2016),从那时起,她发现人们对睡眠的兴趣大于自己所有的商业话题。

阿里安娜用了十年时间,将睡眠从习惯变成一种哲学,再将这种哲学变成一个商业模式,“我将睡眠变成产品的过程发生在杭州”,阿里安娜说,“马云在饭桌上和我交流了中国创业者面临的压力,他对我说,‘你对睡眠的认识,不应该只在书本中体现,这个主意可以商业化,你应该做一家公司,我来投资’。”

67岁的阿里安娜看上去依旧精力旺盛,而她一次次转型的背后,都有自己对于时代脉搏的深刻观察。不知道,这次的商业冒险是否能像《赫芬顿邮报》一样,再度深刻影响美国社会。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财约你 的原创作品,责编:常晓宇。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