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岁新媒体女王赫芬顿谈眼球经济:每个人都要保护好自己的注意力

摘要:不过我们需要创新,这是个创新的时代,寻找盈利的不同渠道。本质是人们需要好的内容,(内容质量的高低)是分水岭,这就需要很多调查性报道,好的写作和优质思考。

《财约你》专访阿里安娜·赫芬顿 完整版文字实录

《财约你》: 您创立的赫芬顿邮报将“博客”这种形式提升到一个高度,现在有了推特、微博这样的平台,大家慢慢觉得新闻不是必须以一个编辑部的形式生产出来,您觉得新闻编辑室还有未来吗?

阿里安娜·赫芬顿:当然。看看今年《纽约时报》,《华盛顿邮报》发表的Harry Weinsten的深度调查报道。我觉得现在媒体生态里的每个机构都殊途同归,传统平台们都迁移到线上,记者都会写博客,发推特。而《赫芬顿邮报》(这样的数字媒体)也曾经赢得了普利策深度报道奖项。我觉得这种包括新媒体在内的所有传媒的发展,最终汇聚到一个目的地,这很令人兴奋。

《财约你》:您说,很多记者有了自己的推特账号发布消息,但是普通人也可以这样做,往往谣言就是这样传播起来的。

阿里安娜·赫芬顿:是的。真正的问题是算法决定受众看到的是什么新闻,所以经常会出现个人无论合乎事实与否,偏好支持自己的成见、猜想的倾向(确认偏误)。算法经常会推送它认为受众会同意的内容,因为只有这样,受众才更有可能点击并且分享。这也滋生了假新闻,甚至对美国大选这样的事件也有影响。这一点也越来越引起科技公司的注意,现在他们受到很多压力改变这一现状。

《财约你》:您曾经说过媒体是一种注意力经济,也就是眼球经济,您觉得获得最大的注意力和追求事实真相相互冲突吗?

阿里安娜·赫芬顿:现在的问题是很多社交媒体公司掠夺了人们越来越多的注意力,他们能获得的注意力越多,获得的利润越大。所以每个人保护自己的注意力很重要。

张志安:从大的趋势来讲今天大家越来越追求眼球效应,越来越强调点击量,因为如果在报纸上出现的时候我们是既看标题又看导语,整篇文章一览无余,但是新媒体移动客户端全部都是标题主导的,所以标题会变成你是否点击的一个关键的诱因,没有点击就没有流量,没有流量就不会有收益,所以不管是自媒体也好,还是今天我们传统媒体上了网,他们的微博微信也越来越追求10万+。

如果说今天的网络谣言的盛行跟自媒体有关系吗?当然有关系,因为我们知道很多的谣言是营销类的谣言,这些有恶意的营销或者黑公关,本身自媒体就是一个相对监管难度比较大的,所以有各种各样的营销号,各种各样的用鸡汤、用娱乐、用八卦来吸引眼球,之后用这些账号再去制造商业谣言的情况。

所以显然因为自媒体的规范没有那么强,所以从传谣的角度来讲是一个主体,但是我觉得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个社会为什么这么多人会信这个谣言,为什么谣言比较容易通过社交网络来进行传播。最主要的还是我们传播业态的变化,我们今天全部都是病毒式社交化推送的,这种社交化的推送本身就把传统大众传媒时代的把关人给替换掉了,所以自然就会让谣言更容易被传播。

徐达内:举一个例子,我昨天正好看到暴走大事件,暴走漫画的那个新闻,我看他们CEO讲了一句话,他说大家都相信一定有阴谋,商业公司一定是克扣员工的,所以当一件事情,当有人出来控诉以后你会本能地取信于他,因为我们自己都没有安全感,我们认为这个才是社会的常态。

商业公司一定有黑幕,一定有阴谋论,这是我们自己内心预设的立场,这个预设立场在中国比较明显,但是不是说在国外就没有,我相信在国外一样有。你去看Facebook上面也有大量的谣言,大量的以偏概全标题党的东西,为什么?

整个世界其实都面临转型之中,当然这个话题就比较大了,包括我相信跟特朗普当选,为什么特朗普会当选,就是因为整个我们过去既得利益的板块被固化的,其实大家都希望产生一些变革,因为觉得自己的利益,或者很多人觉得自己的利益被剥夺了,有一种不安全感,所以才会反映在内容上面产生这样一种情况。

《财约你》:您描述的情况正是我们面对的问题,有时候人们害怕和社交媒体切断。在美国有句话说,手机已经像衣服一样,人们出门必带了。您刚才也提到算法媒体平台的问题,在美国有Buzzfeed,中国有头条这样的公司。

阿里安娜·赫芬顿:我们用头条,在上面发布消息,我也喜欢Buzzfeed,问题在于,这些算法的运作方式,在将什么样的新闻放到用户新闻流中这一命题上,目前算法的逻辑会加深偏见。

《财约你》:在投资界,资本追逐头条,Buzzfeed等媒体,您觉得算法驱动的行业有泡沫吗?

阿里安娜·赫芬顿:我不这样认为。我认为2017年在人们对科技弊端的认识方面,是历史性的一年。很多年来,大家对技术都是无限的推崇,我对技术是十分认可的。技术已经成为人们生活的中心,没有技术,我们不会是现在的样子。我认为技术发展到现在,到了一个需要反思技术弊端的时候。人们提出增强现实技术的概念,我觉得我们也应该关注增强人性的概念。

《财约你》:在媒体领域,还有一项争夺是渠道平台和内容制作者之间拉锯。您和Facebook的Sheryl Sandberg是好朋友,Facebook就是一个这样的平台,CNN,纽约时报这样的内容制作者像在Facebook土地上耕种的农奴,您怎么看平台和内容之间的关系?

阿里安娜·赫芬顿:现在很多媒体制作方在寻求赞助,和付费内容 。也就是说很多媒体内容方,在寻找不同的盈利模式。我是《财富》杂志的健康论坛的联席主席,他们就做很多活动,明年3月,我们将会召开最有影响力女性论坛等。所以媒体公司现在处于重要的转折点,我们在寻找新的盈利模式。

《财约你》:的确,媒体公司可以自己寻找盈利来源。但是像Google,Facebook这些平台给内容公司带来很多流量,这种诱惑没有哪个媒体公司可以抗拒。

阿里安娜·赫芬顿::你说的是事实,不过我们需要创新,这是个创新的时代,寻找盈利的不同渠道。本质是人们需要好的内容,(内容质量的高低)是分水岭,这就需要很多调查性报道,好的写作和优质思考。

徐达内:是我们会看到除了微信以外,大部分的新兴的内容平台,包括我们看到BAT这些,大部分都是中心化的,中心化就一定会有这个问题,流量不可控,我自己做一个号,内容供应者的角度来说可控程度就比较差,所以就讲不起故事,因为没有一个可确定感,没有一个确定的用户群,他的用户更像是流水,水流在我这里就有了,但是这个水的闸门是控制在平台手里的。我们会看到真正优质的CP(内容制作者),尤其那些在资本市场讲到故事的,可能99%以上都是因为他的微信上有比较好的表现,而不是别的平台上面。

张志安 :传统媒体转型难的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刚才讲的,信息传播的重要的中介枢纽不在他们的介质上,所以这个去转换,渠道转向的移动互联网,渠道转向的手机,渠道转向了一种随时随地世界化互动化可体验的传播载体,所以传统媒体的介质,不管是电视收看的渠道还是报纸纸质的介质它都必然被取代。因为新型的移动互联网创造了一种重新链接所有人关系的一种新的网络化关系社会,在这个新的网络化关系社会中,传统媒体的渠道绝对不再是这个网络化关系社会形态里面重要的链接枢纽,所以它的价值就会快速衰落。

去再多的各种各样的改革都没有用,至少在个点上没有实际的作用。去做很好的内容的生产,但是你最后发现这些好的内容到达用户不是通过你的渠道,传统媒体做了很多客户端,但是今天看来也是产能过剩,因为他的客户端没有通过有效的内容算法平台聚合和推送,无法建立垄断的传播优势,所以依然很容易半死不活。然后那些内容用户今天的需求也改变了,如果内容形态不改变的话也很难完全适应。更何况运作的体制机制,他没有办法建立一个有效激励每一个个体,觉得我既是在为单位在做,也是在为我个人做的那种利益共享的激励机制。

再加上整个影响衰落之后,待遇再弱化,从业者的社会地位在一定程度上下降,所以未来的在主流媒体业里面,以后我们今天已经不能再说传统媒体业,因为今天所有的传统媒体都有客户端,都有微博微信,他还是传统吗?也是互联网化了,我们姑且用主流媒体行业去定义他们的话,最后只有一小部分真正的精英和大部分相对不需要资力太高的从业者就够了,原来这个行业有太多的精英,所以精英流失是必然的。他们转型最难的第一个就是体制机制。

第二个就是传播的渠道被替代。尽管现在我们经常讲内容为王,从专业角度来评价它的价值是没有错的,但是不等于内容可以通过市场变现获得这个价值的认可。

 《财约你》:我们知道您创办了《赫芬顿邮报》,其实它创造的一种内容生产模式,就是由公众来参与报道,其实它跟现在目前中国的自媒体盛行有一定的类似,那我有一个疑问,就是我们怎么去做价值的判断,以及我们怎么去对外部生产内容做审核?

阿里安娜·赫芬顿:《赫芬顿邮报》有一个记者组,也有为编外内容提供方的平台,在记者编辑组,我们和传统媒体一样,遵守媒体的调查,事实核查等流程,编外内容提供方在被允许在平台上发布内容之前,也要经过测试。

《财约你》:现在随着特别是中国包括美国媒体环境的变化,当自媒体特别是类似于博客、推特、微博,它越来越多占据到渠道的时候,自媒体越来越强势,但传统意义上的严肃媒体,他们的内容可能被低估了。

阿里安娜·赫芬顿:我认为媒体内容的消费者必须要更聪明,自己有辨别力,因为作为读者,本身也是一道防线,这个责任每个人都有。

《财约你》:各种各样的APP占据用户越来越多时间的时候,媒体这样一些渠道或者平台,其实去吸引用户越来越难,包括《赫芬顿邮报》,它的访问量也在大幅度下滑,《纽约时报》在网站上它可能也是获取用户越来越难。

阿里安娜·赫芬顿:我相信只要可以为用户提供价值,那么就可以快速增长。我们在社会转型的转折点,人们在寻求新的工作生活的方式。我喜欢中国的“无为”的概念,这意味着从容的处理事情,摆脱压力,这个中国智慧棒极了,全世界都需要这样的智慧。通过这种智慧,人们可以更有创造力,更有效率。没有压力的工作,这是老子给我们留下的宝贵智慧。现在中国现代社会和国际社会都应该重新认识这种智慧的重要性,这些智慧在现代化进程中,被人们忽视,现在我们需要把这些智慧找回来。

《财约你》:我们谈谈Uber,您去年4月加入Uber的董事会,也一直鼓励女性发展事业,而Uber这家公司,您是什么时候发现这家公司有些问题的?

阿里安娜·赫芬顿:显而易见,Uber的文化让不少人处于筋疲力竭的工作状态,Uber曾经是非常成功的公司,它现在还是,它现在在660个城市,77个国家和6个大洲运行,变革交通运输,这是个了不起的突破。遗憾的是,为了实现极致增长,很多人都工作得超过了自己的限度。这种风气必须要改变,这是确定无疑的。公司管理层和员工都要理解,如果工作超出了体力精力限度,那么工作的表现也不会很好,会做不明智的决定,也不会有好的情绪管理。

现在我们很幸运,在新CEO的领导下,将Uber的这种企业文化扭转过来。比如Uber此前有一种文化是既要工作巧妙,又要工作时间很长,但是事实上,工作效率高和工作时间长,这本身是矛盾的。如果工作时间过长,那就不可能有高效率,人们会做不明智的决策。

在Thrive Global,我们和亚马逊的贝索斯有个合作,他发布一个题为“为什么我每天休息八小时,是对投资人有利的”的内容。他分析了自己的决策过程,发现当他筋疲力竭的时候,或者他只睡六小时的时候,他的决策是不明智的。贝索斯认为自己的最大价值在于做明智的决策,而不是冲击更高的工作量。

《财约你》:现在的Uber可以说已经是行业巨头,一间大公司,如果在Uber早期发展的时候,没有那种激进的文化,您觉得Uber还会发展到现在的规模吗?

阿里安娜·赫芬顿: 当然可以。这就是我发现最有趣的。问题不是要聪明的工作。中国文化中有阴阳的概念,阳如果是向外的,去实现,去征服的话,阴就是回来补充能量。如果人们忽略补充能量这个环节,空箱运转的话,那么他们会做出不明智的决策。75%的创业公司会死掉,创始人仍然认为成功的要素是时刻在线,不需要休息,这是不对的。

在中国有个健康医疗领域公司的创始人,在44岁的壮年去世了。去世之前,他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过自己超负荷工作的状态,他睡得很少,很焦虑。很显然,做出伟大作品的秘诀不是过度工作,毁掉健康、家庭,甚至死亡,这些都是不应该付出的代价。

《财约你》:在中国的整个创业环境中,对于狼性文化,包括这种工作时间的强度,要求非常的高,我们认为,中国社会正在剧烈变化中,然后我们就获得了一个生存的条件,才能更好的生活,那您怎么来说服我呢?

阿里安娜·赫芬顿:我的哲学是,你需要为你的创业公司做出正确的决策。你如果是一个创业者,那么会承担很大的风险,你做出决策的质量决定了你有多成功。我认为一个人没有承受过多压力,没有抓狂的时候,他做的决策是更好的。更重要的是,这不是我一个人的看法,很多脑科学家,研究人类生理结构和人类生存方式的人都同意这一点。

《财约你》:其实不仅是Uber或者好莱坞有这种性侵丑闻,其实在中国创业圈也是,有类似的现象出现,您会对于中国的女性创业者,如何在避免这方面的问题上有什么建议吗?

阿里安娜·赫芬顿:当然。过度工作的时候,就会产生不当行为,马云最近常说LQ这个词,爱商。当人们的行为出发点是友爱而富有同理心时,就不太会骚扰别人,或者对人暴力。马云说爱商比智商情商都要重要。我们要帮助人们展现自己身上最棒的部分。每个人身上都有一个行为范围,有特别好的行为,就是林肯所说的人性中的善良天使,我们在工作环境和生活中,都要播种这种善。

《财约你》:具体到女性性骚扰的问题,有什么具体的建议吗?

阿里安娜·赫芬顿:有两点。第一是女性应该在第一时间就发出自己的声音。第二,所有的举报都应该被公平,快速的对待,这样去骚扰女性的人就人尽皆知,我们现在应该停止对这些事情遮遮掩掩。这种透明化的力量非常大。

《财约你》:您刚才提到贝索斯说八小时睡眠对自己的重要性,而您的新创业公司Thrive Global是关于时间管理的,还是能量管理的?

阿里安娜·赫芬顿:是关于能量管理的。能量管理由三大支柱组成,睡眠,运动和营养。睡眠通常被人们忽略。科学界已经有定论,人群中只有1.5%的人不需要很多睡眠,其余的人都需要7到9小时的睡眠才能满足需求。没有人喜欢未充满电的感觉,也需要将喜悦带入到喜欢的事业中去的感觉。我没有充满电的时候,我不会有创造力,也不会有同理心。

《财约你》:那么特朗普应该是个特例,他说自己只需要三小时的睡眠。

阿里安娜·赫芬顿:我知道,那我们看看他的表现吧。我觉得他身边的工作人员宁愿他晚上好好睡一个整觉,而不是半夜在推特上胡说八道。

《财约你》:有些人说您已经非常成功,可以提倡“慢下来”。

阿里安娜·赫芬顿:不是这样的,我倡导的不是“慢下来”,你可以看看我满满的行程,这不是个关于慢下来的讨论,而是说要人们都达到最有效率的状态,是强调尊重科学调查的结论,这个结论和人类的古老智慧不谋而合。不管是中国的道家,印度的古典智慧,还是西方古老智慧,这些古文明的结论都是相似的--人类的人体结构需要“停机时间“来补充能量,这和机器、软件不同,机器和软件的终极目标是最小化“停机时间”,这和人类的目标不一样。

我倡导的不是“慢下来”,你可以看看我满满的行程,这不是个关于慢下来的讨论,而是说要人们都达到最有效率的状态,是强调尊重科学调查的结论,这个结论和人类的古老智慧不谋而合。不管是中国的道家,印度的古典智慧,还是西方古老智慧,这些古文明的结论都是相似的——人类的人体结构需要“停机时间“来补充能量,这和机器、软件不同,机器和软件的终极目标是最小化“停机时间”,这和人类的目标不一样。

《财约你》:是的,机器和人类不一样,而人和人也不同,比如企业家认为自己可以睡很少,在中国公司中也有“狼文化”,要有冲劲,多少也意味着加倍工作时间,比如在中国有996的工作文化,这些人在事业面前非常兴奋,也愿意为了梦想打拼,您的这套思想是不是只是发达国家的奢侈品,会适用于发展中国家吗?

阿里安娜·赫芬顿:正好相反,我们刚和一家公司做了培训,这家公司的CEO认为这是他做得最对的一笔投资。我们的培训降低了公司的医疗保险支出,我们强调的这些,都是真实可用的商业技巧。而具体到个人,就是帮助个人达到最大的生产力并且保证健康。如果你处于过度工作的状态,免疫力就会下降,就容易生病,反而不能工作。如果这样看这些影响工作的因素,有时候商业文化在倡导错误的理念。我们应该抛弃那些不切实际的想法,意识到应该改变什么。

《财约你》:看上去Thrive Global倡导工作和生活的平衡。

阿里安娜·赫芬顿:我们不是倡导工作生活的平衡,这不可能做到。我们希望倡导工作生活的融合,有些时候,你就是有截止日期要赶,在这些时候,工作就会变成最重要的事情,有时候,你子女有一些重大的活动,那些时候,生活就占主流,要管理好自己的生活,就有时间补充能量。这不是在寻找某种平衡,也不仅仅关乎生活,比如你不在工作的时候,在玩手机,那段时间你也没有在补充能量。我们的是工作,生活,科技的合理融合。

《财约你》:这种哲学不错,但是怎样将这种哲学转化成可盈利的商业模式?

阿里安娜·赫芬顿:我们已经在盈利了。我有三个盈利来源,第一是b2b,公司培训,我们去到公司那里,帮助公司改变文化,这是公司的人力资源投资。我们在阿根廷,印度,日本,爱尔兰完成了100次培训了。涵盖的公司包括摩根大通,Airbnb。

第二是媒体平台网上付费内容,这些内容由像百事可乐和SleepNo.这样的公司来赞助。

第三是我们的数字产品,这些产品帮助人们改变行为习惯。像刚才我提到的Thrive App,我们有个产品叫ThriveAway,帮助人们在停机时间管理邮件。我们的其他产品帮助人们管理睡眠,学习冥想和感恩。这些都是Thrive Global的盈利方式。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财约你 的原创作品,责编:常晓宇。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