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界悲情人物:带着镣铐舞蹈,有人闪了腰,有人崴了脚|回顾2017

摘要:重提2017年的悲情人物,是希望给还在事业上升期或者还在创业的勇士们以警醒,也希望这些黯然退场的人能王者归来。

入冬已久,北京今年的天空格外蓝,很少有人抱怨雾霾。但蓝天是以怎样的代价换来的,相信生活在北京周边的人最有体会。商界也是这样,有人光鲜亮丽,有人会付出代价。曾几何时,他们意气风发、指点江山,而在短短时间内又跌入事业和人生的低谷,消失在所有的榜单中。

贾跃亭和朋友们,如何重建乐视?

一夜之间坍塌的乐视帝国,是今年商业圈最骇人的案例。贾跃亭败走美国,回国的时间遥遥无期,希望也越来越渺茫。关于他的内容不再赘述,看客们都已耳熟能详,这里要说的是“贾跃亭们”——那些赌上了自己的前程为乐视收拾烂摊子的英雄。

孙宏斌

41

2017年1月,融创与乐视达成150亿元投资协议,截止6月,这项投资使融创亏损39亿元。11月16日,孙宏斌旗下的天津瑞嘉与乐视致新、乐视网签订了两份借款协议,又给了乐视17.9亿元。至此,融创单独在乐视上的支出超过185.9亿元。

作为对比,3月底时,乐视清点完各业务债务总额后得出:总欠款约为343亿元,扣除保证金后仍高达近263亿。所以,孙宏斌拿出的185亿巨款既不够偿还乐视债务,也不足以帮助乐视重新走上正轨。

接盘之后,孙宏斌曾爆粗口痛骂“贾跃亭把一手好牌打烂了”,也曾数度落泪称“一定要把乐视做好”。而呈现在公众眼前的,是乐视一系列隔靴搔痒般的“更名公告”。11月份,融创甚至要求旗下分公司必须配备乐视电视,是不是在处理尾单我们不得而知,但能从中嗅到孙宏斌的焦虑和无奈。

刘弘

2003年,刘弘与贾跃亭相识,并与贾跃亭一起创立了乐视,可谓乐视的元老级人物。乐视危机爆发之后,刘弘选择留守,或者说不得不选择留守,直到12月15日辞任乐视网副总经理职务。究其原因,或与其面临的诉讼相关。

12月4日,方正证券发布公告称,其近期累计的诉讼案件中,有一笔诉讼与乐视联合创始人刘弘相关。公告显示,2016年10月份,刘弘与方正证券签订了股票质押式回购交易相关协议,刘弘以其持有的650万股乐视网股票质押给方正证券,融入初始交易本金1亿元,该债务系刘弘夫妻共同债务。

刘弘与方正证券还在今年7月份签订了补充质押协议,以其持有的200万股乐视网进行质押,为全部债务提供补充质押担保。不过,刘弘质押给方正证券的乐视网股票在2017年7月下旬被法院司法冻结,方正证券根据协议约定要求刘弘提前购回,但刘弘夫妇未按约定向方正履行债务。方正证券依法向法院申请了强制执行。

梁军

孙宏斌入主乐视之后,梁军曾是其最为力推的乐视系高管,也曾是贾跃亭的得力干将。梁军任乐视网CEO兼总经理,直到12月15日被融创系刘淑青接替。

据腾讯科技报道,从孙宏斌入主、梁军上任几个月以来的多次开会来看,孙宏斌与梁军的磨合期很不顺利,“梁军硬件出身,做手机电视还行,但全面操盘公司并没有太多经验”。而在性格上,接近梁军的人士表示,梁军比较轴,而孙宏斌又偏强势,二者一旦产生矛盾很难调和。

五年前,梁军离开联想,与贾跃亭一起做起了乐视电视。今年5月,梁军任职乐视网CEO。而在此之前,梁军主要负责乐视致新,对乐视网业务并不熟悉。但他曾表示,“我不姓孙也不姓贾,我姓乐。”

在一次采访中,梁军说:“我得先让这个公司缓过来,把董事会这些股东的价值尽可能地发掘出来,先让上市公司体系稳定住局面。我要重新形成一个新的核心体系的管理团队,大家一起渡过难关,一起拓展未来的业务。”

说出这段话的三个月之后,梁军离开了乐视。

罗敏,一句话毁掉上市公司

47

2017年10月18日登陆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12月1日,《关于规范整顿“现金贷”业务的通知》正式下发;12月11日,银监会下发网络小贷整治方案。短短两个月的时间,监管以雷霆之势和前所未有的速度,开始重拳整治现金贷这个混乱的市场。 

行业混乱固然是监管的根本原因,但业内普遍认为,趣店高调上市后创始人罗敏一句“用户借钱不还,就当福利送了”,使监管风暴至少提前半年来临。 

 重拳砸起千层浪:创始团队内讧、上市计划临时取消、停止放贷迅速转型、逾期不良率暴涨、不择手段的疯狂催收…… 

 不是趣店一家,而是国内超过3000家现金贷平台同时陷入了“水深火热”。“暴利吸取的是借款人的‘高息’血液,啃食的是用户失控的欲望”、“嗜血高利贷”、“财富洗白原罪”等等批判性的文章层出不穷,要让这个乱象频生的行业“血债血偿”。 

 处在漩涡中心的罗敏,早就不见了踪影。已被视为行业罪人的他,断了太多人的财路。至少在其他人全身而退之前,罗敏很难独善其身。 

 蹭共享热度,他们摔得鼻青脸肿 

 品途商业评论(ID:pintu360)盘点过2017年共享经济死亡全名单,大多数蹭热度的都算得上黯然离场,但少有几个算得上悲情。 

EZZY付强 

 共享汽车曾肩负着“改变国民出行方式”的宏伟使命,实际却因缺乏清晰的盈利模式饱受诟病。10月23日,共享汽车EZZY创始人、CEO付强宣布了公司解散、清算的消息。当时,EZZY拖欠着1800位用户的押金,每个用户的押金为2000元,押金总数高达360万。

11月4日,付强接受时采访称,“共享出行是未来很大的一个市场,而且这个市场会被持续改革,会有无数的革新者进来不断地推翻、搭建、整合。未来,中国可能会出现一家(高度整合的)智能出行企业,这是对资源最有效的利用。”和很多失意者不同,付强破产之后没有跑路,也没有怨天尤人,只有溢于言表的不甘和不舍。 

 町町单车丁伟 

 2017年11月,町町单车倒闭,创始人丁伟从富二代变成了负二代,全家入狱。如今,丁伟通过打工和直播养活自己。 

 他暂时摘不掉“失败者”的标签了,从富二代、创业明星到骗子、落跑者,破产、入狱、北漂、自杀未遂是他几个月来的走过的路。在创办町町单车之前,丁伟甚至还不知道什么是融资和创投,是真正的盲目跟风。 

后来,他曾靠做直播来度过最艰难的时刻,却因此获得了很多关注和支持。在年轻人眼里,他的经历像一本反面教材,足够励志,做创业导师也有足够的资格。 

 创业者们更应该从他的故事里读出一些味道。风口来时,你们义无反顾地跟了,孤注一掷地赌了,但输了就是输了,哭得越凶越被人看不起。 

 王健林,漩涡中喊出宏伟目标 

42

2016年,王健林“一个亿的小目标”成为十大网络流行语。但2017年,他有大半年是在质疑和谣传中度过的。 

6月中旬,银监会紧急电话要求各银行,对几家投资公司的境内外融资支持情况及可能存在的风险进行摸底排查,重点关注所涉及并购贷款、“内保外贷”等跨境业务风险情况,其中就有万达集团。 

 7月11日,万达发布公告称,将旗下13个文旅项目91%的股权和76家酒店转让给融创。这距离王健林提出打造电影、文旅、酒店还不满一年;7月25日,万达商业完成两家万达广场的股权转让。“王健林抛售万达广场”的传言席卷网络。 

日前,一篇名为《王健林的滑铁卢》的文章在网络上盛传,文中提到万达资产6个月缩水500亿,不仅把13个万达城、70多家酒店卖掉,还把万达广场打包送人。引得万达与王健林多次辟谣,言辞之中不乏疲惫与恼火。 

半年多的时间以来,王健林和他的万达一直处在传闻的风口浪尖,而在这些真真假假的传闻中,透露出万达如今的日子并不好过。电商、新零售的持续发力,给地产老字号们带来的冲击实在是太过猛烈。 

在中国首富位置上坐了两年之后,王健林短时间内无法再参与到与“二马”的争夺中了。但实现“小目标”之后,王健林还公布了他的宏伟计划——10年内将万达广场发展到1000家。 

 赵薇,女版巴菲特还是女版贾跃亭? 

43

2017年12月26日,龙薇传媒宣布欲以30.59亿元收购万家文化29.135%股份,但因自身资金有限,打算通过高杠杆方式入主。正是这笔引起监管机构高度关注的交易,最终导致赵薇“女巴菲特”的神话破灭。 

 2017年11月8日,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发出《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处罚字【2017】123号),《告知书》显示,浙江万好万家文化股份有限公司、西藏龙薇文化传媒有限公司等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案已由中国证监会调查完毕,该会依法拟对上述公司和人员作出行政处罚和市场禁入。 

 龙薇传媒被罚款60万元,赵薇被罚款30万元、5年禁止进入证券市场。 

 自始至终,龙薇传媒从未真正地发展企业,不过是在买壳炒壳,想拿6000万利用杠杆撬动30亿进行资本运作,在其中牟利,其行为已经涉嫌操控股价。这些行为对于实业、对于经济毫无帮助,损害的只有股民的利益。 

 对于一直在资本市场上“见到风儿就起浪”的女巴菲特来说,这次是玩大了,显眼了,蛇吞象没吞成结果丢脸了。但是她一转身可以去泰国经营中餐厅,可以在娱乐圈重出江湖。而跟着她“割韭菜”的股民,只能默默承担自身的损失。 

 不过话说回来,30万罚金、5年禁止入市的处罚,也如一盆冷水,让该冷静的人暂时冷静下来。因为资本运作有自身的规律,不应该由哪个“神话”或者哪个“巴菲特”来主导。 

 褚淳岷,背得动那么沉的锅吗 

 2017年11月,魅族事业部销售副总裁褚淳岷离职,也带走了他的销售团队中的大部分员工。 

 “产品烂,导致销量不好,结果产品经理不下台,让销售来背锅。”这是部分 “煤油”对褚淳岷离职的吐槽。 

 而这款被煤油说烂的产品,正是魅族今年寄予了厚望的旗舰Pro 7。这款产品上市以来就饱受争议,而魅族方面也从未公布过Pro 7系列的销量,对比销售副总裁离职事件,多少有些羞于启齿的意味。 

44

 其实,褚淳岷并不是第一个为Pro7系列失败而背锅的人。早在今年9月,同样负责销售业务的魅族事业部副总裁潘一宽就黯然离职。

 高价低配、错误的市场定位、跟不上全面屏潮流等才是Pro 7折戟沉沙的根本原因,而魅族今年销量下滑的原因也与此紧密相关。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国产手机市场,连三星的市场份额都跌到了只剩2%,魅族只靠开除几个销售,很难做到质的飞跃。 

 销售背锅,背得动吗? 

 徐晗,“没倒闭”的许鲜挺得住吗?

45

2015年8月20日,创始人徐晗在许鲜成立一周年的时候微博发文立誓,未来将在40天内,增加100个门店,在120天内增加400个门店。当时的许鲜,风头正劲,只用了一年就从几个人发展到近千人的团队。俨然一副生鲜行业龙头大哥的姿态。 

 2017年7月4日,徐晗在接受采访时说,“许鲜没有倒闭!”而在此之前,多家媒体披露许鲜已倒闭的消息。 

 实际上,传闻并非空穴来风,当时许鲜的线上系统确实瘫痪,自营门店也有很多闭店。从最初用自提、低价等噱头打开市场,到如今传出供应链断裂、融资失败等消息,许鲜经历了生鲜电商由盛而衰的发展历程。伴随着许鲜的挣扎,是生鲜电商行业供应链断裂、融资失败的各种报道。 

 对于行业中依旧活跃,且不断将触角向更多城市延伸的生鲜电商来讲,背后都离不开强大的资本,生鲜电商平台本身的造血能力实在有限,即便平台可以摆脱亏损,盈利也较微薄,更是难以填补此前亏损的大坑。资本加速了生鲜电商阵营划分,行业竞争格局逐渐明朗,生鲜电商入门门槛不断提高,在拼体量的同时也比拼生命力,活得更久才能有希望看到曙光。 

 阿里投了1.5亿美金的盒马生鲜强势入场;还有京东、永辉、一号店的强强联合。随着传统电商领域蓝海的逐渐缩小,不但各电商巨头对生鲜电商围追堵截,其他互联网巨头也在抢滩登陆,老玩家们却已离场过半。 “没倒闭”的许鲜和徐晗还能坚持到什么时候呢?

邹胜龙,与迅雷说再见 

46

2017年12月8日,迅雷内讧爆发,而内讧结束不到十天,迅雷公司宣布原董事长邹胜龙因家庭原因卸任,由小米联合创始人王川接任董事长。这意味着迅雷投资方团队“小米系”接管了迅雷管理层,其话语权也进一步扩大。 

 显然,内讧事件导致了董事长邹胜龙下马,迅雷管理层全面转为投资方主导,也是为了避免未来再发生转型分歧。邹胜龙卸任董事长职位之后,小米完全控制了迅雷。而这件事的源头,还要从迅雷三年前IPO说起。 

 2014年迅雷IPO时,小米就已经超越迅雷创始人、董事长邹胜龙,成为了迅雷第一大股东。IPO后邹胜龙持股比例降至9.5%,而小米持股比例升至31.8%。 

6月,邹胜龙辞去迅雷CEO职位,而接替他担任CEO的陈磊,与雷军关系密切。曾有报道称,在迅雷旗下网心科技筹办的8个月时间里,陈磊曾经与雷军有过5次“深夜长谈”。 

 迅雷IPO之后,联合创始人程浩、CFO武韬也、副总裁张玉波和魏永刚等几名创业时的“元老”纷纷离职或创业。陪在邹胜龙身边的,只剩下高级副总裁於菲。也正是以於菲为代表的迅雷“老一派”和以陈磊为代表的“新一派”之间的矛盾,催化了这次迅雷内讧事件的发生。内讧也最终导致了邹胜龙的离职。 

 不管是因为什么样的原因,正值当打之年的创始人从自己一手创办的公司卸任,总难免让人唏嘘。邹胜龙努力了三年,还是步了另一创始人程浩的后尘。 

 结语 

 商场沉浮,永远是后浪推前浪。盘点2017商界悲情人物,既不是出于同情,也无意落井下石。仅是为了给各行各业的人以警示,虽然具体的玩法有所不同,但是道理相似。成功时要戒骄戒躁,失败时待东山再起。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王通,责编:侯梦茹。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王健林要多努力,才能一睹人工智能的笑脸?

坑掉半个商圈和娱乐圈,如今又让妻子甘薇承担债务问题,这样的贾跃亭还能回头吗?

红岭创投清盘、e租宝宣判、ICO被叫停···2017新金融的破碎与重生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