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喀尔40年:让博阿斯抛弃上港的拉力赛魔力何在?

摘要:丝毫没有油腻,正值执教黄金年龄的切尔西、热刺、上港前主帅,拒绝了1200万欧年薪的肥约,选择为“OVERDRIVE车队”开启汽车组的旅程。

本文作者:黄诗旋

体育大生意记者

想象一下吧,在南美广袤的土地上,你一个人驾驶着摩托车开始漫漫9000公里征程——穿过潘帕斯草原、翻越安第斯山脉、纵横阿塔卡玛沙漠。一路上不仅有波澜壮阔的景色,还有漫天黄沙没有光亮的痛苦,深陷泥潭无法动弹的绝望,险峻山路失控翻车的生疼,以及强烈的温差、残酷的缺氧、一人一车一世界的孤独。运气好的话,10多小时之后,你能稍微松一口气,在营地扎帐篷,塞口饭,研究下一阶段的路线,修复好折腾了一天的摩托车。抬头看看,夜深了,还能睡四五小时。然后持续14天。

这就是达喀尔拉力赛“无后援组”的现实写照,与其他组别车手不一样的是,他们只有一个人,一台车,一个包,一箱配件,既是车手,又是技师,还是车队经理。在达喀尔这个勇敢者的游戏、世界上最艰苦的拉力赛中,他们被称为“疯狂的英雄”。有意思的是,达喀尔其他组别的车手在接受采访时被问道,“你会计划参加无后援组的比赛吗”,答案全都是“不”。

▼林德-波斯基特对着镜头留下眼泪

林德-波斯基特,2017年达喀尔“无后援组”亚军,曾在比赛中录制过一段视频。他用手撑着沉沉的脑袋,“我接近枯竭了,加油的时候差点摔倒。每天只有两三小时睡眠,我也一直试图保持乐观但是……”伴随着长吁一口气的,还有在明媚蓝天下显得刺眼的眼泪。据他后来回忆,那是第11天,他太累以至于在驾驶途中睡着了五次。但是他最终坚持了下来,并且笑到最后。

也是因为如此,达喀尔这种超越极限的精神才会迷人。当然,除了“无后援组”以外,达喀尔的车队竞赛也拥有独一无二的魅力——50岁的任贤齐、拒上港天价年薪也要实现车手梦想的博阿斯,在2017年和2018年分别踏上达喀尔的征程。这个在1月6日正式开始的第四十届最严酷和最富有冒险精神的赛车运动,在2018年也给车迷带来不一样的惊喜。

博阿斯拒上港1200万欧年薪征战达喀尔 50岁任贤齐曾战摩托车组 

达喀尔拉力赛在1979年由泽利-萨宾创办,最初是从巴黎到达喀尔,经过砂石、沙漠、泥泞、公路、草原、农田等各种地形,更要经受高温、沙暴的残酷考验。随着时间的推移,起点终点也开始发生变化,路线范围不再局限于“巴黎-达喀尔”。2008年因为安全原因比赛取消,2009年则是移师南美洲。2018年,达喀尔拉力赛从秘鲁利马出发,途径玻利维亚,最后到达阿根廷科尔多瓦。总赛程将近9000公里,全程分为14个赛段,其中特殊赛段超过4500公里,7个100%沙丘/非有形路赛段,3个绕圈赛段;一个马拉松赛段(全部组别),摩托车组追加一个马拉松赛段,5天在海拔3000米以上。

▼创始人萨宾的赛车生涯

2017年,纵横演艺界数十载,红遍两岸三地,已经到了知天命之年的任贤齐参加了达喀尔摩托车组的比赛。第1赛段排名第134位,第2赛段则是因为撞车受伤而提前退赛。他在微博中写道:“很遗憾我们的达卡梦在今天终结了!这是我遇过最大强度的拉力赛,赛道难度超高、距离又超长!”

▼任贤齐参加达喀尔惨遭撞车受伤

任贤齐追逐了一次自己的“达喀尔之梦”,2018年则轮到了40岁的博阿斯。这位丝毫没有油腻,正值执教黄金年龄的切尔西、热刺、上港前主帅,拒绝了1200万欧年薪的肥约,选择为“OVERDRIVE车队”开启汽车组的旅程。博阿斯自己表示:“离开上港的决定很抱歉,但参加达喀尔是我必须完成的人生目标。”他的参赛号为346,比赛用车是丰田海拉克斯,车身上也涂上了“SIPG”的上港字样,领航员为鲁本-法里亚,也就是2013年达喀尔拉力赛摩托组亚军。

▼博阿斯在达喀尔官网上的报名头像,领航员为鲁本-法里亚

▼除了足球以外,博阿斯生命中同样重要的则是赛车

据悉,早在博阿斯执教波尔图青年队时,他就曾在业余时间参加了葡萄牙的摩托车比赛,还在比赛中因为翻车而骨折。根据英国媒体的报道,博阿斯拥有12辆汽车,至少5辆摩托车。在社交媒体上,博阿斯曾晒出过骑着X132HELLCAT的照片。这辆车最高时速达277km/h,国内的售价超过100万元人民币。

▼博阿斯在参加达喀尔的赛车上写着SIPG

在赛前新闻发布会上,博阿斯用一句非常足球圈的话体现了达喀尔的困难程度:“能参加达喀尔拉力赛,就如同和巴萨交手那样,真的很困难。”但是连目前徘徊在西甲降级区附近的阿拉维斯也能在上个赛季击败当时由梅西、内马尔、苏亚雷斯领衔的巴塞罗那,达喀尔的勇气和大无畏精神也能为车手叩开胜利的大门。

比赛对车手是否为职业选手并无限制,80%左右的参赛者都为业余选手。除了任贤齐和博阿斯已经“圆梦”之外,效力于拜仁慕尼黑的莱万多夫斯基也对达喀尔“怦然心动”,他声称已经同妻子进行了讨论,等到有时间进行备战之后,他或将奔赴南美完成驾驶赛车的梦想。

三方面浅谈达喀尔商业价值

达喀尔创始人萨宾坦承,在创建这一赛事的时候,从来没有想象过会在商业上取得如此成功。到了2018年,达喀尔拉力赛组织者阿莫里体育组织估计,将有70多家电视台向190个国家和地区转播。转播时长超过1200小时,其受众也是达到了惊人的10亿。

达喀尔要怎么赚钱?我们从主办方、举办国、参赛厂商车队三个方面分别来论述。

商业价值之一:主办方获三国政府赞助1500万美元

对于主办方阿莫里体育组织来说,收益主要是电视版权费用、赞助商和报名费。据达喀尔中国系列赛策划人赵威估算,目前占比分配按顺序为3/3/4。在非洲进行比赛时,报名费是其最主要的赚钱来源。移师南美之后,赞助费则是大幅上涨。

具体来看,首先达喀尔组委会会和各个国家签署版权合同,这个金额没有曝光,但据新华社2014年报道估计,这个数字在3500万到4000万欧元之间,而到今年则有一定程度的溢价。

其次是赞助商。在达喀尔官网上,2018年途径的秘鲁、玻利维亚和阿根廷是“国家级赞助商”,也就是政府掏钱为赛事提供支持。两年前达喀尔拉力赛数据显示,途径三国的现金赞助达到1500万美元,并且还提供军方运输机、直升机以及在途径各地调动当地警方的便利。而秘鲁外贸旅游部部长爱德华多-费雷罗斯则是直接公布了这个数字:“2013年达喀尔拉力赛以秘鲁首都利马作为出发点,秘鲁曾为当年大赛投资600万美元。”除了这种罕见的“国家级赞助商”之外,达喀尔的深度合作伙伴为摩特润滑油。还有官方媒体2家,官方供应商7家,区域赞助商7家,媒体合作伙伴9家。

▼达喀尔报名费一览表

最后则是高昂的报名费。摩托车组的报名费为14800欧,汽车组为25100欧,卡车组则是37400欧,这是“传奇”价格,即参加10次达喀尔比赛车手的特惠价。如果参赛次数较少,这个金额则会向上浮动。但是符合一定的要求,会出现一定的减免,比如若自带媒体资源,则可以抵消500欧的报名费。为车手服务的后勤人员每个人的报名费用是8500欧元。

商业价值之二:举办国因达喀尔创收或达3亿美元

不同于世界杯和奥运会,对于举办国来说,达喀尔是让他们躺着赚钱的香饽饽。在2008年达喀尔因非洲安全问题停办时,智利体育部副部长詹姆-皮萨罗就在同年1月赴法国访问向阿莫里体育组织递交了智利总统米歇尔-巴切莱特的一封信,请求其严肃考虑在智利举办拉力赛的问题。而阿根廷政府也在第一时间和阿莫里体育组织接洽,随后还派遣体育部长和旅游部长敲定了办赛具体方案。

▼达喀尔在玻利维亚受到了民众热情的追捧

据赵威介绍,在非洲举办达喀尔时,主办方需要给各个国家缴纳“过路费”。而到了南美之后,则是国家出钱为赛事赞助。即便这样,达喀尔也为南美国家带去了可观的经济利益。据悉,2009年达喀尔为阿根廷和智利的直接创收达到了5750万欧元。智利旅游服务局局长奥斯卡-桑特利塞斯表示:“在智利拉力赛途经地区都获得了利益,大约3万名非南美游客在达喀尔拉力赛期间到智利来旅游,而未来几年潜在的游客数量可达到250万。”

▼车迷争相上前拍照

另一份阿根廷政府的评估报告显示,2011年达喀尔拉力赛为阿根廷带来的直接和间接经济收入高达2.8亿美元。而2013年,阿根廷、智利、秘鲁因为达喀尔获得了4.15亿美元的经济收入,平均每个国家过亿美元。在今年达喀尔重返利马作为出发点之前,秘鲁外贸旅游部部长爱德华多-费雷罗斯表示2018年达喀尔将会推动秘鲁旅游业的发展,为秘鲁带来3亿美元的收入。

商业价值之三:厂商车队参加达喀尔后销量飙升

对于厂商车队来说,外界最直观的印象就是两个字“烧钱”。有媒体统计,车队参与达喀尔的起步价为300万人民币,而如果要追求成绩则需要大力投入,2011年汽车组冠军大众车队的预算至少4亿人民币。此前连续5届参赛,并以连续两个赛季第6缔结中国车队历史最好成绩的长城哈弗车队,就因冲击三甲需要3亿/年的预算金额退出了达喀尔的舞台,但是他们的“激流勇退”背后已然是“名利双收”。据了解,2006年长城进入智利,2011年在当地销量近7000辆,2012年1-9月在智利终端市场销量总排名第九,超过大众、马自达等品牌。而2012年在秘鲁,长城订购量和销量增长均超过50%,在中国品牌中排名第一。

赛车星球媒体总监刘玉科告诉体育大生意,对于厂商来说,参加达喀尔主要是两个诉求。第一个是品牌形象的需要,即参加达喀尔拉力赛能扩大知名度,并且将品牌标签化。第二个则是展示技术的需要,对于走在研发前列的厂商而言,用最先进的技术不断征服达喀尔这匹“野马”,既能显示现有技术本身的强大,又能为精进技术提供助力。虽然投入巨大,但从目前厂商参与达喀尔的积极度来说,这仍然是一笔划算的买卖。

中国5位赛员再度冲击达喀尔 央视2019年计划重新转播

2018年,中国车手第15次征战达喀尔,从曾经的看客,到叩开大门,再到取得好成绩,尽管中国车坛达喀尔热起起伏伏,但中国元素已然有了一席之地。这15年间,罗丁、刘大地、卢宁军、周勇、徐浪、苏文敏、魏广辉、周继红等名字为我们铸造了一段达喀尔的中国记忆。而郑州日产帕拉丁车队、长城哈弗车队也让这项赛事在中国的影响力逐渐提高。

▼周勇第9次征战达喀尔

刘玉科介绍说,2018年是达喀尔拉力赛在中国的一个转折点。虽然本届比赛只有何志涛+赵凯(领航)、周勇、赵宏毅(摩托车)、张敏(摩托车)参赛,但阿莫里体育组织牵头组织了庞大的中国观摩团现场观战,分别有韩魏领衔的车手代表,峰火骑士领衔的车队代表以及北京汽车世家越野车队领衔的厂商代表,他们均计划在2019年参加达喀尔拉力赛。赵威则为厂商观摩团添加了一个名字,吉利。而另一则劲爆消息则是,央视自2013年放弃达喀尔拉力赛转播权之后,计划在2019年重新转播这项世界上最富有冒险精神的比赛。

▼达喀尔中国系列赛沿路的壮美风景

刘玉科告诉体育大生意,达喀尔在中国从“洼地”上升的原因主要是因为两点。第一是2017年中国拉力赛赛事的蓬勃发展,包括连续两届丝绸之路拉力赛的完美落地、达喀尔中国系列赛的成功举办等。以达喀尔中国系列赛为例,这项赛事由达喀尔团队亲自操刀设计,在为期七天的比赛中,全球52个车组,104名选手参战。赛事总里程超过2300公里,赛事传播遍及189个国家及地区。国内顶尖高手周勇,韩魏,魏红杰,沈伟健,何旭东等均报名参加。达喀尔拉力赛中的正版厂商车队丰田车队也来到中国,明星车手、2009年达喀尔拉力赛的冠军获得者德维利尔斯代表丰田车队出战。

第二就是2017年中国车队成绩的进步。比如北京汽车越野世家车队,在2017赛季中国汽车场地越野锦标赛的收官之战中斩获年度双冠。而今年此前的7站中,他们共取得了21冠、15亚、11季的辉煌战绩。而在长距离比赛中,北京汽车越野世家车队包揽环塔拉力赛总成绩车手冠军、中国车手冠军、总成绩车队冠军、T1.1组车队冠军四项殊荣。更重要的是在丝绸之路拉力赛中刷新了中国车队在国际比赛中的最好成绩——克里斯蒂安获得全场亚军。而在第五赛段中,刘彦贵/潘宏宇车组驾驶BJ40L赛车以第二名的成绩,打破中国车手在国际大赛中的最佳赛段成绩。

对于达喀尔在中国的发展,刘玉科和赵威均感到乐观。中国车手和厂商会在达喀尔中占据愈加重要的位置,达喀尔也会更加重视中国市场。赵威最后表示:“按照目前的发展,在三五年之内,甚至在明年,达喀尔在中国一定会升温。”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黄诗旋,责编:徐浩宸。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李宁:记分员不再需要满场跑的今天,体育企业也要拥抱科技新材料

蒙牛赞助俄罗斯世界杯,顶级体育赛事再成香饽饽

足球产业大热背后:俱乐部濒临破产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