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播王欣的红与黑

摘要:“80后的王欣,一口湘普,满身才情,喜欢钓鱼,有少年姜太公的观感。”

深圳华侨城的锦绣花园的足球场内,王欣带球狂奔,挥汗如雨。他正带着快播足球队与其他公司踢一场友谊比赛。

裁判哨声想起,半场结束。王欣踢开一堆球衣、球鞋,拉过两张椅子。在球员的喊叫声和足球飞来飞去的砰砰声下,王欣谈兴甚浓。

“盛大盒子没有做成,因为他们没有好的产品经理,没有好好做产品。”王欣一口湘普(湖南味道普通话),疲惫地坐在椅子上。

彼时,王欣带着以内容为载体的快播进军互联网,这款软件巅峰时期用户高达5亿。对快播而言,在不需要支付内容成本的前提下,轻松实现盈利。

王欣得命运就像这场足球赛,他一脚大力抽射,球应声入网。只不过,球进的不是球网,而是限制人身自由的法网。

2016年9月13日,快播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宣判,王欣被判刑3年6个月,罚一百万。

一切都在沉寂。

直到2017年11月20日,“快播王欣太太”发布微博称,“王欣即将出狱了!”

谁是流氓?

2014年4月22日那个夜晚,一切来得猝不及防。

当天,大批警察进入快播的深圳总部,所有电脑遭到查封,核心人员受到控制。随后,快播被查的消息在网上迅速蔓延。

创始人王欣站在舆论漩涡中,但他潜逃在境外。

2014年8月8日,王欣在逃110天后被抓捕归案。

王欣曾说:“如果有一天我变成了流氓,记得我曾经纯真过”。

一语成谶。

2014年开始,公安部门对快播网上传播淫秽色情信息一案进行立案调查,随后处以2.6亿元的巨额罚单。

在庭审中,快播辩护人的一句话引起轩然大波。辩护人称,国家版权局对快播的行政处罚告知书中显示,投诉者为乐视网。

(当时乐视网因举报快播遭到网友的声讨)

(因为快播,乐事薯片不幸“躺枪”)

乐视网创始人贾跃亭在微博上喊冤:“全球焕新会刚结束,世界就沦陷了,真想念窦娥。快播被查系因乐视向国家版权局投诉盗版侵权。乐迷们,咱能背这口大锅吗?”

贾跃亭是当年反盗版联盟发起人。贾认为,乐视是最早具有版权意识的公司,在创立初期,乐视依靠低廉的价格,大面积买下诸多影视剧的版权。

这些早已成为往事。现如今,当年起事的带头大哥贾跃亭,司法部门已将其所持的乐视网股份全部冻结,又因未偿还银行贷款,他被法院列入了失信者名单。目前,贾跃亭躲在美国造车,至今未归。乐视网也早已易主。

但是,王欣的快播至今还在。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中,深圳市快播有限公司依然存在,王欣属于8大股东之一。但快播公司退到不足50平米地方,且没有办公人员。

这是王欣妻子给丈夫保留的最后“火种”。

“技术无罪”

快播公司被贴上“黄色”标签。

但是,就像王欣在法庭中所说的,靠约炮陌陌走不到今天,靠假货成就不了今天的淘宝。

当然,快播并非靠色情积累5亿用户。

公开资料显示,快播的盈利包括三部分,分别是广告和搜索引擎,快玩游戏,以及机顶盒的销售。从2012年至2014年3月,快播公司的营业收入为5.4亿元人民币,其中快播广告收入占到61%,快玩游戏为38%。

因为快播不需要会员,也不要费用,这是王欣口中的互联网分享精神。但是这侵害到了其他视频网站的生存。甚至有人说,“他不进去,80%的视频网站根本就活不了。”

这个世界是成王败寇的规则。

王欣在法庭上为自己辩解“技术无罪”,但终未能免去牢狱之灾。

2016年9月13日,快播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宣判,快播公司被罚一千万元,王欣被判刑3年6个月,罚一百万。

王欣曾有两次机会逃过这一劫。

2012年,快播推出了举报审查制度,但收效甚微。因为一旦快播实行举报制度,用户会大批流失。王欣说:“这个模型本身有问题……无法从根本上去解决”。

2013年,王欣同样尝试改变业务,推出游戏平台、快播盒子等新产品,但用户都不太买账,跟播放器相比,现金流入速度太慢。在其他视频网站加入版权之战时,王欣还站在违规色情、盗版内容的阵营中,迟迟未动。

2013年,腾讯视频、搜狐视频、乐视网等数十家视频网站和版权方发起中国网络视频反盗版联合行动,对快播等公司提起法律诉讼。

法庭上,海淀法院先后发布27条长微博对庭审视频直播,总时长达20余小时。直播期间,累计有100余万人观看视频,最高时有4万人同时在线。

(王欣庭审现场图)

王欣在庭审中说,一是因为性格特点,对触犯法律没有足够重视,另一方面是心存侥幸。 “一个产品即便做大做强了,今天失败了,走向灭亡了,也不会有好结果,这是我自己的总结。”

一位业内人士称,一般被羁押2年的犯罪嫌疑人,他们站在法庭上,通常不爱说话,思路不清,没有气场,团队间还会相互指责推诿。

而在庭审现场,王欣和他的团队四人,思路清晰、气场十足,全都一致采用无罪辩护,没有互相指责,表现成熟稳重。

雷锋网创始人林军曾在文章中谈起王欣,言语中不免透露出惋惜:“80后的王欣,一口湘普,满身才情,喜欢钓鱼,有少年姜太公的观感。”

白手起家

80后的王欣大学毕业后,第一份工作在国企上班。但他不喜欢那里氛围,毅然辞职。

离开国企的王欣开始第一次创业,成立了深圳市点石软件有限公司,主要做音乐交换软件。由于缺乏管理和市场经验,公司做了3年就终止了。

2005年,王欣结束了点石公司后,进入盛大,任职SDO部门 助理总监,主导“盛大盒子”的研发。

林军在其公开发表的文章中说,王欣只在盛大呆了一年,之前他本想和盛大谈他的P2P产品的投资的,但当时盛大上市,对版权很敏感,于是变成连人带产品的收购。

因种种原因,王欣在一年后离开上海又回到了深圳。在深圳一个农民村的民房里,王欣开始对快播的研发。

快播的初创团队只有5人。王欣在深圳市福田区的车公庙地区,租了一套没有空调的民房,月租金3千元。再加上人工和服务器费用,快播每个月需要大约3万元的开销,这些都是王欣自掏腰包。当时,王欣曾经一度穷得没钱请投资人吃饭。

林军在文章中说,王欣最开始创业的时候,也找过IDG。当时IDG刚刚投了暴风影音,暴风影音由于有蔡文胜和冯鑫,又是一个多家公司合并而生的公司,当时在市场的占有率也高于快播,因此,IDG给的建议是让暴风出资收购快播。但王欣刚从盛大出来,不想再去打工,所以没有答应。

王欣最终等来了周鸿祎。

林军发表的文章中谈到,关于周鸿祎怎么投快播的版本很多,一个版本是周鸿祎的第二个孩子是在香港生的,因此有段时间在深圳住陪妻子待产,比较无聊到深圳华强转悠,问电脑里装啥客户端多,一问有快播,于是派人找到王欣;另一个版本是周鸿祎和妻子胡欢住在林嘉喜的公寓,当时周妻在那里待产,周鸿祎闲来无事问林嘉喜,深圳有什么好项目,林嘉喜推荐了快播。

快播超百万的用户量吸引曾李青关注。

曾李青是腾讯五大创始人之一。他找到了王欣,同样投资200万,他之所以投王欣是因为看到当时快播客户端的用户量过百万,相对来说,腾讯出身的曾李青还是更学术一些。

周鸿祎和曾李青进快播后,快播很快就实现盈利,但王欣十分重视对快播的控制力,拒绝了一大批投资商。

据一位投资人分析,假如快播接受更多融资,现在看来好处更大。因为投资人可能对快播的运营进行约束,最大范围减少侵权和色情等违法行为,能尽可能避免快播公司日后的灾难。另外,其他视频网站以及它们身后的资本力量十分强大,王欣这种不按常理出牌的套路,自然动了别人的奶酪。

“他就差一点,就成了视频网站的老大。”这位投资人惋惜地说。

“铁匠精神”

2011年后,快播成为中国市场占有量第一的播放器。

在新浪微博上,王欣的名字叫“快播王铁匠”。他曾说用这个名字提醒自己:立意不计名利,埋头专注技术,千锤百炼,将产品做到极致。

王欣在生活上也反映出“极致”一面。

王欣曾经和朋友聊天时候提过,他如果要看一部连续剧,就要一口气通宵看完,否则不看。

正是“铁匠”精神让他杀出重围。

那一年,互联网的视频网站如雨后春笋般兴起,优酷,土豆,搜狐视频,腾讯视频等纷纷加入厮杀。一笔笔滚烫的钞票砸入这片投资者眼中的“蓝海”。

快播的极致追求就是“无广告”。王欣说,爱奇艺等视频网站的广告太长,“影响用户体验。”于是王欣从一开始就与行业背道而驰,放弃了视频广告的商业模式。

在快播达到顶峰的时候,软件周活跃用户在两亿左右,多数人是在校学生或刚毕业工作的单身男青年,也就是所谓的“宅男”。

快播被外界形容为“宅男神器”。

王欣对这个称呼并不反感。“这种叫法没什么问题,宅男也好、屌丝也好,不同于高富帅,他们的业余娱乐活动方式、手段、场所有限,这就要求快播科技提供低成本、高品质的解决方案。” 王欣在接受媒体采访中说。

“我唯一担心就是怕服务不好,服务好快播多达两亿用户,我已经很满足了,很幸运了。”

截至2012年9月,快播总安装量已超过3亿,而这一年中国网民数量为5.38亿,也就是说每10个网民就有超过6人安装了快播。

那时候的王欣身材有点发福,但意气风华。

2009年最辉煌时期,王欣手里握了几单上千万的广告合约。当时,快播的员工都在畅想,什么时候公司会到美国上市。

但这一切因王欣入狱成为空谈。

江山易主

盛大的陈天桥曾经说过:“王欣是盛大系里最好的产品经理。”

王欣确实在技术上展现出“天才”一面。

快播在搜索算法上十分开放,没有太多的限制指令,用户可以直接用快播播放BT的种子文件,这种强大的兼容和搜索能力当时无人匹敌。

(快播pc端软件的截图,操作简单内容强大)

王欣的眼光更具有前瞻性。

2009年,王欣曾做出一款机顶盒,可以把网络上的高清电影输送到电视上。这比雷军和马云的小米盒子、阿里盒子提早了四年。

当年那些和快播竞争的视频企业,它们被收购、易主或消失。

乐视网在资金链断裂后已经一蹶不振,贾跃亭躲在美国造车。2017年初,融创中国孙宏斌以“白衣骑士”的姿态掌控乐视。

暴风影音在竞争中一度沉沦,始终没有找到很好的发力点。目前,暴风集团也在努力找到更好的发展模式。

2015年4月,迅雷仅以1.3亿元把迅雷看看全部股权卖给响巢国际传媒。甩掉这个包袱后,迅雷发力点放在短视频和直播,迅雷也因此与子公司发生了激烈的内斗,风光不再。

快播,它最终成为一个时代的终结符号。

快播时代终结后,视频付费时代逐渐崛起。

截至2016年12月,中国视频有效付费用户规模已突破7500万,增速241%,是美国市场的9倍,成为北美、欧洲之后全球第三大视频付费市场,预计2017全年中国视频付费用户将超过1亿。

现如今,视频领域正在从免费时代向收费时代大步跨进,烧钱大战的背景下已经容不得快播这样免费的播放器。

“王”者归来

假如没有减刑,王欣将于2018年2月8日即可刑满释放。

明年王欣38岁,在即将迈进不惑之年的门槛时,出狱后的王欣或许将看到视频行业另一番厮杀鏖战。

(网络视频产业变化和预测图)

(图片摘自:智研咨询网发布的《2018-2024年中国互联网网络视频市场研究及投资前景预测报告》)

现如今,视频产业已经被“BAT”三大巨头“瓜分”。

根据2017年9月的数据,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分别凭借4.8亿、4.7亿、3.3亿月活量,成为了视频平台第一梯队。依靠百度投资的爱奇艺,拥有大流量IP的腾讯视频,金主阿里巴巴旗下的优酷视频。

内容创作最近掀起“新风向”,短视频犹如春笋般冒出。

除了技术与资本不断投入,各家拿出重金扶持短视频作者,期望搭建内容生态。火山小视频、抖音、秒拍、美拍、快手等等平台风起云涌。其中,快手用户量超过4亿,日活跃用户数4000万,已是中国第四大社交平台(仅次于微信、QQ、微博),上一轮(2015年底)估值超过20亿美金。

现如今,视频玩法早与当初快播时代不能同日而语。

美拍、映客、花椒、斗鱼、虎牙等形形色色的视频直播平台和手机APP,让直播的竞争更加多样化。

出狱后,长袖善舞的王欣或许能卷土重来。

林军曾在文章中谈到,当年,快播董事会有曾李青和周鸿祎,王欣能把两个大佬给做到一个局里,而两位老大也很帮衬王欣。周鸿祎数次来深圳见投资人,都会带着快播盒子过去;曾李青还帮王欣从腾讯请来了腾讯创始员工的朱达欣到快播当CEO。

“王欣是盛大系里最好的产品经理。”周鸿祎不只一次向盛大陈氏兄弟说过类似的话。

(快视频logo)

(快视频主页截图)

或许周鸿祎对快播情有独钟。

2017年11月14日,360宣布推出自己的短视频平台——快视频。

这款短视频内设“一分钟看大片”等精彩栏目,但快视频的logo近似快播。

还是那种熟悉的红蓝黑。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转载作品,作者: 亿邦动力网,责编:任思。转载()请联系原作者。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热点 | 快播案:“技术中立”原则及其适用限制

快播复活?王欣年底出狱,你要为当年欠下的会员买单吗?

快播老大王欣即将出狱,在狱中一直阅读互联网杂志的他还能东山再起吗?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