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家起底“北京文化”:一个“保底”豪赌者的缜密“算术”

摘要:究竟是秩序的破坏者?还是资本创新的赢家?北京文化将在文娱产业玩出一个怎样的新天地?文娱价值官将带你走进这家高调却又神秘的公司,一窥究竟。

文|沈多、李伟

编辑|美圻

文娱价值官解读:“北京文化”是文娱产业的新生军,其前身为1998年成功上市的北京旅游。2013年因旅游业盈利下降,倒逼其转型,遂以收购电影投资及制作公司光影瑞星(后更名为“摩天轮文化”)为契机,切入影视制作领域。

作为文娱产业的强势闯入者,北京文化还是“保底发行”的开创者,这是由原万达影视总经理、摩天轮文化创始人宋歌,在执掌北京文化后定制的影视投资战略。

这个看似赌博似的激进战略,却令“北京文化”迅速崛起。入行仅四年,北京文化参投、发行的电影《心花路放》、《鬼吹灯之寻龙诀》、《战狼2》分别斩获了2014、2015、2017年国产片的票房冠军。由此,也令“保底”之风,在行业内蔚然盛行。

究竟是秩序的破坏者?还是资本创新的赢家?北京文化将在文娱产业玩出一个怎样的新天地?文娱价值官(ID:wenyujiazhiguan)将带你走进这家高调却又神秘的公司,一窥究竟。

5亿保底《二代妖精》,北京文化押出下一个《战狼2》?

由冯绍峰、刘亦菲领衔主演的《二代妖精》今天上映,该片由金牌监制陈国富坐镇。北京文化按照总票房5亿的收入,购买了影片主要出品方工夫影业的票房收益权,不仅支付给对方约7473万的票房净收益,还承诺将垫付3000万的宣发费用。此前,北京文化已共同出资1560万参与了《二代妖精》的投资,也就是说,影片未上映,该公司已为这部电影投入了约1.2亿的费用。不得不说,这确实是风险较大的激进打法。

然而,北京文化就是凭借这样的激进打法,一再攻城略地,成为票房赢家。其最显赫的战绩莫过于今年以8亿保底《战狼2》,这部电影最终取得了56.8亿的票房,成就了中国影史上最高票房纪录的缔造者。

《战狼2》亦不是先例。

此前,北京文化就先后主导、参与了电影《心花路放》、《我不是潘金莲》等多部电影的保底发行,为制片方提前锁定收益的同时,进击影视产业内容上游。

值得注意的是,北京文化参与保底发行的电影,在分成占比上很小,跟华谊保底《西游降魔》分成占70%、博纳保底《后会无期》分成占40%相比,北京文化保底分成占比25%的比例,显得很单薄。

显然,作为新军的北京文化,是想通过让利方式攫取影视资源,提高知名度,扩大品牌影响力,让自己在被头部电影公司瓜分无几的文娱市场上,迅速的占据一席之地。

而相比保底,北京文化的投资手法,则显得更为激进。据文娱价值官(ID:wenyujiazhiguan)了解,北京文化已经与乌尔善导演达成了《封神》系列的3部电影的合作计划,投资不高于人民币13亿元,投资比例为不高于70%且不低于 20%,并负责3部电影的宣传发行。

在2016年的年报里,北京文化就拟为这个计划的第一部电影《封神》投资3亿元,占70%份额,也就是说整部电影的投资约为4.3亿元,4.3亿元的投资意味着票房要达到13亿才能回本,而这部电影预计的档期是2020年。

将13亿全部押宝到乌尔善导演身上,且至少得等上4年才能回收资金,这一投资行为无异于一场豪赌。至于这场豪赌能否像《战狼2》这般大获全胜?只有等到两年后才能见分晓。

(参与《封神》豪赌的众资本家)

“北京文化”的前世今生

北京文化的前身“北京旅游”,是一家北京市属旅游企业,主营门头沟区龙泉宾馆和潭柘寺的经营。公司早在1998年即登陆深交所主板市场,股票名称为京西旅游。

2010年7月,华力控股收购连年亏损及债台高筑的北京旅游,出资53750万元,持有公司26.67%的股份,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华力集团实际控制人丁明山,时任门头沟区担任政协委员、工商联副主席。从事房地产开发业务发家,后涉猎矿业、医疗等行业,与大连一方董事长孙喜双、大连万达董事长王健林私交甚好。

根据北京旅游2013年的财报显示,2011—2013年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7630万元、16611万元、16286万元,呈现逐年下滑趋势。在此背景之下,北京旅游决定向影视业转型,逐步剥离高度依赖政府订单的旅游及酒店业务。

2013年12月18日,北京旅游以1.5亿元价格购买由宋歌创建的光景瑞星公司100%股权,资金全部来源于公司自有资金。2014年1月,光影瑞星更名为北京摩天轮文化,宋歌担任北京旅游副董事长。在达成此番交易的基础上,宋歌与北京旅游进行了业绩对赌,要想拿到全部股权转让款项,必须完成对北京旅游的业绩承诺——北京摩天轮文化2014年到2017年的业绩分别不低于1537万元、2441万元、3043万元和4022万元,未完成的部分,是由宋歌方面进行现金补偿。

(《同桌的你》、《心花怒放》是宋歌在摩天轮文化时期就开始操作的项目)

为了快速转型,北京旅游采取并购和资本运作战略,全面发力内容制作领域。在2014年8月发布的《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里,拟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33.14亿元,其中25.2亿元用于收购三家文化传媒、经纪公司,并对全资子公司艾美(北京)影院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艾美影院)进行增资。公司证券简称也由“北京旅游”变更为“北京文化”。

再来看看“北京文化”的组成结构:

 “世纪伙伴”以13.5亿元的价格装入北京旅游,公司核心团队包括影视制作人边晓军、著名编剧严歌苓、著名导演张黎等行业大咖,实际控制人娄晓曦为前华谊兄弟影视剧负责人;

“浙江星河”以7.5亿元的价格装入北京旅游,拥有50多名签约艺人、导演、编剧,实际控制人为金牌经纪人的王京花;

 “拉萨群像”以4.2亿元的价格装入北京旅游,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前华谊兄弟王牌监制陈国富。

以上三家收购标的的创始人,都来出身于华谊兄弟,也都来自于宋歌的朋友圈。而这些实际控制人,都是中国文娱行业各领域内,举足轻重的人物。

与收购北京摩天轮不同,北京旅游这一次的3项收购,不使用上市公司的自有资金,而是通过一次非公开发行,向资本市场募集资金33.14亿元。这背后最大的认购方,是国内资本市场上有着“野蛮人”之称的“生命人寿”。33亿多元中,来自生命人寿的资金有13亿多元,非公开发行之后,生命人寿成为北京旅游的第一大股东,持股15.81%。

生命人寿入主后,华力系丁氏家族的董事高管,逐步撤出,宋歌升任北京旅游董事长,娄晓曦担任副董事长。这次定增募资,更像是北京旅游二次创业的A轮融资。对赌丁明山,宋歌手上的筹码,不仅包括影视行业上游资源,更多的是来自险资大鳄的真金白银。

(第一第二控股方持股比例的差距仅0.30%)

但事实上,北京文化的控股权此前一直悬而未决。

2016年,张峻被纪委带走协助调查,其后就由其演员出身的妻妹陶飞霏主持公司事务。但由公司2016年第三季度的财报显示,华力控股增持375万股,占总股本比例升至15.73%,反超生命人寿,时隔两年重新拿到控股权。

2017年6月27日晚间,北京文化公告称,公司第一大股东华力集团拟6个月内增持不超过3600万股(占总股本的5%),谋求进一步拉开与生命人寿的持股差距。

华力集团再度入主后,曾被媒体担心,会影响公司战略的连续性,但由《二代妖精》和《封神》连续强势发力来看,宋歌的“保底发行”战略,应该是获得了第一股东的支持。

(曾与文章合作《雪豹》的陶飞霏,能以妻妹的身份代张峻主持北京文化,其背后的故事应该更精彩。)

宋歌,何许人?

毕业于清华大学EMBA的宋歌,2005年开始做电影,第一部投资的电影是徐克导演的《七剑》,这部影片在2005年取得8345万元的票房,是当时的年度票房冠军。

2008年,宋歌与杜扬一起成立了完美时空影视公司,投资拍摄了号称国内第一部“小妞电影”类型的《非常完美》。其后又主导开发了“小妞电影”现象级产品《失恋33天》,但在拍《失恋33天》的途中,宋歌离开完美时空,去万达影业任总经理一职,其间开发、拍摄了《北京爱情故事》、《警察故事2013》、《寻龙诀》等。之后离开万达创建摩天轮文化,后北京文化转型影视文化收购摩天轮文化,宋歌担任“北京文化”董事长一职。

执掌北京文化后,宋歌开始大刀阔斧地施展作为。试水之作电影《同桌的你》以2000万的小成本获得4.57亿票房,盈利5000万。之后联合中影大胆保底《心花路放》,5亿的保底轻松斩获11.67亿的票房,成为行业佳话。这两部影片为北京文化带来了1个亿的收入,是2013年全年净利润的三倍以上。

此后,北京文化又相继参与了吴京的《战狼2》、乌尔善的《鬼吹灯之寻龙诀》、丁晟的《铁道飞虎》,冯小刚的《芳华》的投资,均获利颇丰。

(北京文化也是《芳华》的投资方之一)

当然,“北京文化”也并非百押百中,《不成问题的问题》虽然在东京国际电影节上荣获最佳艺术贡献奖,在台湾金马奖上摘得最佳男主角和最佳改编奖,但市场上票房成绩不佳。《师父》在豆瓣上评分高达8.2,但票房不尽如人意。《刀背藏身》在蒙特利尔上映之后,也没有要在国内上映的音讯。

对此,宋歌觉得很正常:“作为一个专业型的电影公司,我们看的不是一部电影的成败,而是全年甚至十年的片单组合的成败。”

面对激进投资的评价和标签,宋歌并不认可,他向外界解释,自己骨子里是个保守的人,所以必须非常有把握,才会做出保底决策。“保底发行的前提,是具有足够的发行能力,我很清楚在地面发行过程中,只靠北京文化现有的团队,是不够的,所以才会和影联启泰等伙伴联手,借助他们的发行团队,来加强发行力量。北京文化在与《战狼2》和《二代妖精》签订保底协议后,又进了一步,搭建班底,从制作就参与谋划,全程跟进,包括对初剪提出修改意见。这都需要我们有把控电影的内容和宣发的专业能力。”

(在《战狼2》里,宋歌客串了“樊大使”一角)

宋歌在万达任职期间,正好是万达收购AMC院线的时期,他作为收购方代表在美国待了近一年时间,与六大电影公司建立了广泛的联系。期间,王健林还授命他去寻求基金投资合作,为此,他耗费大量时间、精力,研究各大公司的片单、票房、班底等,对他来说,这是一次极为有效的密集训练。而文化行业的决策者,只有积累足够的见识,才能具有果敢的判断力。

所以,在外人看来具有赌博性质的保底发行,其实是宋歌建立在专业能力基础之上,对所有参与作品充分了解、信任后做的决策。在宋歌的理念中,保底其实是是一种金融手段,也是电影工业化的一部分,在投资之后,从产业的角度去保护和帮助创作者。

(2018年北京文化投资的《中国药神》会和观众见面,这部由宁浩和徐峥联合监制,徐峥、王传君等主演的电影会不会再成爆款?值得期待。)

宋歌曾在多个场合表示,要将北京文化打造为泛娱乐产业的公司,而不是单纯的电影公司或电视剧公司,他的最终目标是希望将北京文化打造成迪士尼一样的娱乐帝国。“这几年来,一大批影视娱乐业的专业精英汇聚到北京文化,我们共同要做一件面向中国娱乐业未来的事情,那就是用全产业链的合理布局、专业的娱乐出品能力和科学的资本逻辑,来改进娱乐业的‘测不准’业态,提升娱乐生产力。”

在宋歌看来,北京文化绝非靠单一产品、单一导演、单一演员立足的一招鲜公司,“我们横向纵向都要发展:横向发展就是,我们从小说、IP的源头就布局,然后开发、制作,以电影、电视剧、综艺、网剧、网大等各种各样的形式展现出来,呈现于市场,呈现于市场之后形成的流量,用来持续开发主题公园、游戏授权,做它衍生的发展;纵向发展就是,把制作内容这条产业线打通了之后,再积极跟几大平台合作,跟电视台、院线、互联网视频平台这三大平台合作,把我们的作品推出去。这一横一竖,最后将形成我们大娱乐的产业模型,而我们的愿景,是成为泛娱乐产业的领导者。”

2017年,中国电影票房超越往年突破540亿,电影人无不摩拳擦掌为2018年的票房新纪录做好准备,“北京文化”这个激进分子已经拿出了若干市场期待的作品,等候检验。而“北京文化”看起来有点儿“疯狂”的保底背后,其实都有缜密的数据分析与风险控制。即使资本和商业营销大量参与电影市场,但“内容”仍然是王道,看看“北京文化”之前参投的作品不难看出,“北京文化”从始至终,也未曾放弃过这张王牌。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文娱价值官 的原创作品,责编:常晓宇。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30亿豪赌《封神》 北京文化会重蹈乐视《长城》的覆辙吗?

揭中国影冠8亿保底《战狼2》始末:吴京最少能拿7000万

2017年全国电影票房突破500亿 ,超越北美市场,中国还有几步路要走?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