段医生、段院长、段子手……我是段涛,一个创业者丨独家专访

摘要:段涛50多岁,今年是他卸任院长的第一年,也是他创业的第一年。

从段医生到段院长,又变成大家喜闻乐见的段爷、段子手,现在也有人称他为段总,段涛评价自己做的事其实都不复杂。

文丨杨亚茹

编辑丨严睿

采访丨尹磊、杨亚茹

2014年,是段涛在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的第15个年头,也是“段涛大夫”微信公众号推文的第一年。

“工作繁忙、事务繁多,外加成为公众人物的滋味本来就不好受,这一直成为我犹豫的因素。”他在第一篇推文的开头写道。

在那之前,考虑到一妇婴品牌建设,他动员医院同事去微博、公众号写东西,当时有人嘀咕“要写你去写啊”。段涛知道后也没作声,反倒觉得这样的“吐糟”很在理。

3月27日,他发了第一条微博,“终于下定决心,从潜水到浮出水面”,4月3日,“段涛大夫”就浮了出来,不足300字的短文发出后,一天时间有了4000多个关注,段涛直言“有些意外,有些压力,且行且努力。” 

▲微平台里,一切都是我的经历、感悟、经验。我愿意分享,给更多需要知道、了解的人;我也需要记录,以便当时光过去、独坐阳台、享受静谧的时候,有所回忆。——2014.4.3《做回我自己》

在接下来的三年里,段涛完成了从院长到创业者的身份转换。

跟起初担忧的一样,生活中,他成了公众人物,走在街上会被认出来,回归事业,“微平台”带给他的是巨大的能量,让他的院长跟别人的院长不一样了,也让他的创业跟别人的创业拉开了距离。

“闷骚”段子手初养成

在媒体面前,在微信推文里,在后台留言区,段涛不止一次回答过,公号上的文章都是自己写的。

开会时候,等女人出门时候,陪女儿做功课时候,都是最好的写作时光。在段涛眼里,这很简单,也是大家公认的好事情,但是谁都知道有好处,能坚持写的人却没有几个。

做到雷打不动的每周两到三篇,在圈子里已经是件大事。差不多3个月后,段涛说自己见报多了,电视上镜多了,朋友总会打电话问他:“How are you(怎么是你)?How old are you(怎么老是你)?”

文章内容既有科普,也有管理心得,还有个人感悟,微博同步微信发送,每篇阅读量有1.5~2万人次,还有个别篇幅阅读量超过50万,3万多的微博粉丝一拥而上,这远超出了段涛预料,他想起好友乐嘉给他开博前的提醒,“你要慎重考虑,会有不少你想不到的麻烦。”

粉丝从3万多到十几万、到几十万,看诊时严肃、话少的段院长成了大家口中的段爷、段子手,在餐厅吃饭会被认出来,乘地铁会被认出来,坐飞机去瑞士开会,航班上的空姐也认识他,被这些圈外人不停地认出后,段涛确认自己已经是个泛公众人物。

“七号线芳华路出口遇到过一次,精神抖擞,不坐专车,寒暄两句,平易近人。”一位“段粉”这样描述自己和“段爷”的偶遇。

不止是七号线常客,也是星巴克常客,他曾在文章里写下“寂寞蚀骨,咖啡招魂”。参加医生集团大会,手里捧着一杯咖啡,不苟言笑,拍创业宣传片,手里还是一杯咖啡,直挺挺地等着地铁,这次采访的地点也是他选定的,星巴克。 

▲看过我门诊的人知道,我平时看门诊时比较严肃,话不多。这种状态并不是我刻意的选择,是性格使然,我本身是一个内向,话不多的理科摩羯座宅男,在管理工作状态时我有时候会话多和时不时来些段子,但这是被逼出来的,是磨练出来的,是纯属装逼。——2016.4.20《院长日记 之 请给我一个拥抱》

跟会议上的西装革履不同,迎面走来的段涛,拉链开衫毛衣,泛白牛仔裤,标志性的花白头发,不像受体制多年熏陶的大三甲前任院长,谈话间,干脆利落,直接了当,也不像公号上那个幽默又激扬的“战士”,鼓励大家“多生孩子少生气”,直呼政府给产科“倾斜15度阳光”。

关于“多面”的性格和长期坚持写文章,他说因为自己是“闷骚”的自律摩羯座,非常善于折磨自己,职业状态下是严肃的,一但放松,段子也就出来了。

“虽然是自媒体,由于几篇文章在微信圈被大量转发,成为传统媒体的关注点,”段涛觉得这是正确的,也就更加有了坚持的动力。同样地,院长段涛做医院管理也是靠这种坚持。

当院长的两件大事

2000年,段涛进入上海一妇婴担任副院长职务,8年后升任院长,在那之前,他在上海红房子医院学习工作了13年,师承医学大师张振均。

云集当时妇产科界最著名的专家学者,他们对医学生是倾囊而授,张惜阴、袁耀萼两位老教授会因学术拍案而起、针锋相对,所有这些传承和碰撞都发生在当时像街道加工厂似的红房子医院,很长时间里,这都让段涛感到震撼。

在红房子医院,段涛担任总住院医生的时候,负责全院医生排班,不仅要知道医院文化,也要对每个人的优缺点了如指掌,隔一天一个夜班,查房、写病史、做手术更是一条不落,在这样的制度磨砺下,他早早在医院管理上独当一面。

▲“我第一次到红房子医院的时候,觉得很诧异——这么一座著名的医学圣殿,怎么像个街道加工厂,地方又小又破?时间长了,才渐渐体会到这里深厚的底蕴,是越读越耐读的。”——2014.6.6《段涛:从游大师 终生受诲——献给红房子130周年庆》

36岁,段涛携着他的金色年华入驻一妇婴,16年后,上海每7个新生儿中就有一个在一妇婴呱呱坠地,光去年接生的孩子就超过了33900个,一妇婴分娩量也连续数年全国排名第一。

作为称职的“吃货”Tony,“大众点评”是段涛手机里打开率很高的APP,去年年中,他偶然发现里面有医院打分这一项,细看下,一妇婴是上海三甲公立医院当中唯一有4颗星的医院。他断定,这与医院强调多年的“一切以患者为中心”和注重服务的持续改善有关。

“我很早就在医院里做了市场化尝试,我们有市场部,也有患者体验部,有自己的媒体矩阵,还有一个机制,患者对我们有任何不满,扫描墙上的二维码就可以提意见,定期汇总,每天去改,”段涛说自己当院长期间就两件大事——让病人开心,让员工开心。

2014年1月,一妇婴率先全国启用首个公立医院多功能微信服务号;8月,正式启用支付宝服务窗提供就医全流程服务,包括预约、挂号、支付、查询等;10月,微信支付也开通了。此时,一妇婴成为全国首家同时提供支付宝和微信为患者提供就医服务的医院。

并且,在医院的抽血区,手机摇一摇摇出来的是抽血排队号,还能摇手机随时查抽血排队情况。在门诊住院其他地方,各个区域可以摇出与该区域科室设置相关的科普、服务、活动、工具、游戏……患者开车来医院,自动扫码进入,绑定支付宝后自动扣费,车辆零排队。

在一妇婴成立了创新中心,建立开放平台,让互联网公司和创新创业公司带着想法和技术来到医院,根据医院场景需求去研发和测试产品,成熟了可以让更多医疗机构应用。

“我们帮助微信、支付宝团队开发医院的应用场景,他们也经常来我们医院上班,我们做这件事是很开放的心态帮助他们在页面做创新开发,做完了拿去卖或怎样,我无所谓的,我们已经有了非常好的供需关系。”段涛说道。

线上付款,现在看来不稀奇,但在当时,一妇婴打通微信、支付宝,还实现医保的线上结算及诊间支付,确实首屈一指。段涛把这些称为市场化行为的好处。

“知易行难,我是被一种创新思维推动着,做成了,对员工和病人都好,没有人可以找理由反对我做创新。一般的三甲医院院长没有外在动力去改变,而我是自我驱动和压力裹挟前进的,要想别人信,首先得自己信,要想别人做,首先得自己做。”

在这种自我驱动的压力之下,50岁之前,他把医生能做的事全部做了。

2017年1月25日,段涛通过公众号宣布卸任院长,回归医者,继续在一妇婴坐门诊。前127篇的“院长日记”以“送走金色年华,留下两鬓斑白”与大众小别。

▲36岁进入一妇婴,一脸稚气,满怀雄心;做了8年的副院长,8年的正院长,离开时满头银发,一身征尘;16年的酸甜苦辣只有自己知道,16年的是非功过留给他人去评论……——2017.1.25《号外@院长日记之“再见”一妇婴》

“是的,我创业了”

“是的,我创业了。”宣布卸任一妇婴院长4个多月后,段涛再次通过公众号宣布职业状态,自己已加入创业大军,春田医管雏形已具。一时间,有媒体把院长创业潮称作“段涛现象”。

在任满两届之前,一直有人不断向段涛伸出橄榄枝,有的是私立医院鼓动他走出体制,有的是公司机构邀请。盘算一番,他觉得做高级职业经理人和自己的设想不匹配,另外也不希望通过这样的方式让自己在财务上快速获得自由。最终他还是决定走一条更艰难的路,创业。

他告诉自己:“在公立医院时候所有的光环和优越感都必须清零,把自己当成一个从零开始的创业者 。”这个过程持续了一年左右,在他卸任院长之前就已经开始在“清”。

“离开舒适区,拿前半生积累的一切去赌未知的将来”,他说自己创业不仅源于情怀,也是因为中国的私立医疗机构实在有太多的不尽如人意,公立医疗机构有太多的无奈,总得有人去改变现状。

与一般创业者不同,段涛走这一步可谓“万众瞩目”。

创业文章推出后,“段爷不会就做个安静的美男子”、“段院之前在憋大招”、“早有预感”这样的留言涌进微信后台。但他自己气定神闲,“我宣布创业,就有人来找我,我就有项目可做,现在也有落地的医院、医生集团、妇儿诊所。”

2015年“段涛大夫”推文《院长日记 之 走出体制,你准备好了吗?》,其中写着,“不是每个医生都适合离开公立医院的,哪怕你是所谓的‘大牌教授’”,什么样的人适合走出体制,响应政策号召?段涛总结出三点,“手上有活、脑子灵活、有个人品牌”。

现在看来,这几乎是一篇段涛写给未来的文章。

▲不做院长睡觉踏实了,我第一次可以关上手机睡觉了,不做院长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运动了,不做院长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去读书了,不做院长可以有时间去考虑诗和远方了,第一次不用考虑开会,在医院召集别人开会,参加各种领导召开的会议。——2017.2.1《院长日记 之 不做院长的第一周》

宣布打造医联体、宣布共建诊所、宣布托管医院……段涛想做的事着实不少。

“我们成立的春田医管是一家医院管理公司,可以输出管理、技术、医生、品牌、服务、知识体系和解决方案,旗下也有自己下属的医生集团机构,有点像酒店管理公司,公立、私立都可以合作。”

段涛告诉《四百味》,不论公立还是私立,做学科、做医生培训、做患者服务,以及安全和质量,这些基本要素都一样,“我在公立医院做这么多年院长,我有私立医院需要的所有基本要素,要做的就是整合,然后去商业化运作。”

自从宣布创业,段涛的“头条”就一直轮番轰炸。

6月,宣布打造微医妇儿医联体新战略;7月,春田医管与国内融资租赁公司远东宏信医疗健康集团签署合作协议;8月,与妇儿健康移动医疗平台安心医生合作成立合资公司;9月,春田医管全面托管杭州美华妇儿医院,与平安万家医疗签署战略合作;11月,《听段涛聊孕事》新书发布;12月,段涛出任首支妇幼健康基金赋友基金合伙人,与世界国药资本达成业务、产业、资本、创新、人才全面战略合作。

从段医生到段院长,又变成大家喜闻乐见的段爷、段子手,现在也有人称他为段总,段涛评价自己做的事其实都不复杂。

“别人会说管医院复杂,体系那么多,我说没有这么复杂,病人怎么满意怎么去做就行了,写文章也简单,只是要把简单的事一直坚持做下去就不简单了,我坚持了,也有了可观的结果,创业也一样,前期比较难,一但人招上了,框架固化了,后面比管理公立医院要更容易些。”

▲人就活这一辈子,你只能活一次,你会死很久很久。为什么不去走一个对你可能是陌生的选择和路径,可能充满了挑战,但是也充满了机会。如果你做好的话,不单单可以改变你自己,甚至可以改变你身边的很多同行。——2017.9.15.,段涛“理想照耀你我”创业视频首发

对话段涛:我写东西,但没责任让每个人都喜欢

《四百味》:从你坚持写公众号到被大家熟知,哪个时间点感觉到了变化?

段涛:有了一二十万粉丝的时候,你就会感觉到了。以前的病人是同事之间相互介绍,后来大多数是在网络上知道我,尤其近一两年,之前还只是圈里人知道,现在圈外人也知道了。

《四百味》:刚开始写东西有做计划吗?

段涛:写的时候没想明白怎么写,也没什么方法,想到什么写什么,没准,写着写着就有感觉了,关注的人也就越来越多了。

《四百味》:在自媒体上表达观点,会有舆论方面的担心吗?

段涛:没什么可担心的。我不说坏话,说坏话也掌握好分寸,不破底线最重要。另外,我是非常专业的谈这些事,你接受不接受、喜欢不喜欢,我关心的是我的合作伙伴和病人,他们满意就行了,我不可能让所有人喜欢。

《四百味》:一妇婴的移动互联网应用“直说”板块,患者可以对医院及员工提意见,怎么考虑对员工的影响?

段涛:病人投诉我们的抽血排队太长,医护态度不好……病人投诉什么,我们调查结果是什么,然后整改的措施是什么,我们都会在微信号里放出来。

有人问我,把医院被人投诉的事放出来不担心吗?有什么可担心的呢?放出来说明我重视这事,有不足,改就行了,我每天改,这是一种态度。员工自然会有压力,但改就行,不改就走。

《四百味》:创业后,你觉得好的合作关系建立基础是什么?

段涛:得有市场意识、服务意识、品牌意识。还得把自己当孙子,有些人当老爷当惯了,出来以后还是做甲方的心态,那谁会跟你做?你就是一创业者,其他什么都不是,没必要把自己弄得那么高大,大家都是平等的合作伙伴,只要够专业,别人当然愿意跟我合作了。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四百味,责编:孙鸣曦。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不改变医生待遇的医改就是胡扯!丨专栏

医生要学会说“不” 独家专访丰联丽格院长王冀耕丨院长访谈

一个医疗科研人的停顿和冲刺 独家专访香港中文大学医学院于君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