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销、涉黄、虚假宣传……2017年风口创业迷局丛生,有些死得奇葩,有些死得活该(附死亡名单)

摘要:电商行业捧红了四个A股,直播行业融资并购总金额则超过100亿元,但当死亡潮来临时,再牛的行业背景也救不活没有壁垒的商业模式。毕竟,风会停,猪却永远长不出翅膀。

前些年,“懒人经济”理念深入人心,顺带着把电商推上了高潮。2016年,直播被捧上天,而背后推手则是更高明的“暧昧经济”。二者模式相差甚远,相同的是,都牢牢抓住了人性的弱点。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直播行业共发生17起融资并购,涉及16家直播平台,其中8家都处在A轮融资,融资并购涉及的总金额超过100亿元。直播本身就具备火爆潜质,因为它离人性更近、成本更低、回报更高。

而在一片混战中,几乎所有火起来的直播平台都主打“颜值直播”,大肆传播各种足以被朝阳区群众举报100次的神秘传闻。白花花的银子,虚荣心的满足,荷尔蒙的高涨,多少空虚寂寞的人生在此找到了参与感。

2017年见证了这疯狂的一切。年末将至,当消费者变得麻木,当“人傻钱多”的资本开始回归理性,电商、直播及VR等诸多风口起飞的企业角逐进入惨烈的下半场。不具备市场基础、盲目杀入、拿到钱就开干的初创公司,面临着巨头的蚕食和资本的寒冬。

电商——徐小平也有看走眼的时候

1、订房宝

1月27日,专注于夜间酒店预订业务的订房宝宣布倒闭。目前,订房宝APP和微信平台已无任何内容。

订房宝邀请苍井空入职担任首席用户体验官

倒闭后,订房宝CEO孙建荣对媒体表示,这个市场确实存在,但是太过低频,导致用户成本一直无法下降,对于后期公司运营造成了巨大困难。“一个低频的产品始终无法找到高频产品来做补充的话,对企业来说负担太重,最终决定彻底放弃订房宝。”

2、绿盒子

1月,陷入倒闭传闻的“网络童装第一品牌”绿盒子官网无法访问。

2016年底,绿盒子供应链主管突然失联。有供货商公开声讨绿盒子CEO吴芳芳,称“吴芳芳身为上海十佳创业女青年,一位头衔多到数不过来的成功人士,麻烦把恶意诈骗我们的货款还给我们。”

绿盒子CEO吴芳芳

淘品牌红利不再是绿盒子倒闭的主要原因。此外,童装同质化现象严重,2016年底以来的融资失败以及实体店布局导致绿盒子资金压力剧增。同时,绿盒子的破产让业内人士开始思考曾经辉煌的淘品牌是否已然迎来了拐点,其未来发展之路又在何方。

3、爱生活融e购、优库速购

2017年,李文星一案将“传销”二字推向了风口浪尖。而爱生活融e购及优库速购正是此类骇人听闻案件的缔造者。1月,爱生活融e购因涉嫌传销,700余名骨干及会员在年会现场被警方“一锅端”。6月,深圳市消委会曝光优库速购涉嫌传销,引发多起投诉。而早在4月,优库速购便被媒体爆出虚假返利,消费者被欺诈800余万,且获赔无门。

为了盈利丧失道德底线,爱生活融e购及优库速购打造的网络传销陷阱的破灭为所有期待免费午餐的人敲响了警钟。

4、帛澜家纺天猫店

1月,亿邦动力网接到网友爆料称,帛澜家纺天猫旗舰店老板疑似跑路,拖欠大量供货商货款和员工工资,欠债高达1600万元。当前,工厂已经停工,帛澜家纺天猫店也已经被关闭。

产品质量是电商品牌应坚守的底线。帛澜家纺天猫旗舰店便是因质量不过关使消费者丧失信心销量下滑,随后因虚假宣传被处罚,陷入恶性循环。

5、借卖网

要论倒闭奇葩理由,借卖网的“遭受网络攻击,系统无法恢复”绝对榜上有名。

借卖网是跨境物流递四方旗下子公司,主要为卖家提供一站式的出口后勤服务解决方案。3月16日,借卖网微信公众号推送了一条消息,称北京时间2017年3月10日19点左右,借卖网服务器遭受到恶意的网络攻击,导致网站瘫痪,无法使用。经公司商榷后,决定正式关闭借卖网。

伴随着大型跨境电商的兴起,中小型跨境卖家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而服务于中小卖家的借卖网,也成为了时代变革的牺牲者。黑客不可能击垮一家企业,只可能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6、许鲜网

7月4日,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爆料人独家向品途商业评论(微信ID:pintu360)爆料:生鲜电商许鲜已经进入清算阶段。

自2016年起,生鲜电商领域屡有“噩耗”传出,像美味七七、青年菜君等。中国电商研究中心的数据表明,从2016年到2017年期间,国内一共有14家生鲜电商倒闭。

生鲜电商盈利困难早已经是业内公开的秘密。“一家靠着资本驱动的公司,问题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你没有拿到钱。亏损很正常,大部分的人都亏损。”在电商分析师李成东看来,生鲜电商几乎都在亏本,即使是媒体报道的1%盈利的电商数据,在他看来也是为了宣传而已。以烧钱补贴来获客是几乎所有生鲜都在采用的模式,“不管是京东还是阿里做生鲜都赔钱,就是看你能不能融到更多的钱。”

7、彼岸

5月,多家媒体报道称,曾试图借助互联网打破殡葬行业原有利益链条和灰色渠道的彼岸已经关张。本来想通过“互联网+”解决“死不起”问题的彼岸,自己先饿死了。

几乎所有身处互联网殡葬行业的人都知道彼岸,第一个吃螃蟹的勇气带动了外界对于冷门行业的关注。据彼岸官网收录报道称,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第一次见彼岸创始人,仅1个半小时就确定了投资意向。徐小平说,彼岸要通过极致的关怀和关怀的极致,在黑暗的地方点亮一盏灯,要像新东方一样,在一代人的脑海里留下集体记忆。

真格基金创始人徐小平

外界看来,殡葬行业的高毛利足以给“破局者”生存空间,但线上业务难有突破被认为是多数“阵亡者”的死因。彼岸也曾设想做纯线上电商网站,加入支付、点评、购物车等设计,但实际考察后因行业特殊性转为线上宣传并导流至线下的形式。然而,一位不愿具名的传统“一条龙”殡葬服务商透露,“它是有点没接地气,老奔着中高端、人文服务。在目前的消费者年龄层背景下,即使在线上大力宣传,彼岸仍无法获得足够客源。”

8、有范

9月,大手笔冠名“奇葩说”的有范APP正式停止运营。作为一款被寄予了转型厚望的产品,有范显然没能完成美特斯邦威由线下转线上,辐射更多年轻人的重任。

有范APP冠名奇葩说

从有范APP此前展示的数据上看,阿迪达斯品牌上架的单品仅有116件,但其浏览数已经超过了90000次。相反,美邦以及旗下最受欢迎的子品牌ME&CITY上架单品近4000件,浏览数却仅有70000次,按照比例远远少于前者。显然,试图打造一个更“贴近”年轻人的渠道,也并没有让美邦自己的产品更具吸引力。而另一个更大的尴尬在于所谓的“数亿人次的客流和1000万的会员”并没能成功地转化为有范的用户。可悲的是,为了吸引更多的用户,有范把极大的精力都放在了营销上,比如说冠名《奇葩说》。

直播——一场荷尔蒙与金钱的厮杀

1、光圈直播

2月17日,成立于2014年的直播平台光圈直播倒闭,官网不能正常访问。创始人兼CEO张轶对此回复表示:创业维艰,一言难尽。

2016年是中国网络直播元年,众多创业者、甚至大公司如BAT纷纷入局。但据搜狐不完全统计,截至今年1月,国内至少有116家直播平台,90%还处于A轮及A轮之前,处于天使轮融资的约占30%。多家没有融到B轮的直播平台处于关闭的边缘;有些已经关闭的平台依然未能还清拖欠主播的款项。

仅获Pre-A轮融资的光圈直播平台,没有广告等盈利,只能依赖资本。但当直播平台行业竞争局势趋于稳定,头部平台优势凸显,没有细分特色、没有用户基础和IP内容支撑的直播平台很难成为后起之秀,更难以抓住投资人的眼球。

  

光圈直播APP截图

2、猫耳直播

主打二次元场景的垂直秀场直播软件猫耳直播在2016年6月28日前后停更。

综合来看,猫耳直播的离场主要原因有两点。首先,二次元定位错失风口。相对A、B站早已积累雄厚的二次元内容资源,猫耳直播已经失去积累内容的风口。其次,缺少资本支撑。虽说2016年2月,猫耳就已获得Pre-A融资,但实属杯水车薪。

3、蜜live

主打留学生户外直播交友的蜜live APP,定为全球社交娱乐。2017年初,百度贴吧网友爆料,该软件的主播视频都是录好放上去的。之后,蜜live就没再更新过。

市场定位出现偏差、忽视国内市场是其失利的首要原因。当下,留学生群体已被Twitter、Facebook直播平台占领,而5月上线的映客主打国内年轻群体、内容包容性强。这种大环境下,蜜live想要脱颖而出难于上青天。

  

Facebook Live深受留学生群体的喜爱

4、夜魅社区

2月20日《北京晨报》报道,夜魅社区是北京首个因涉黄被调查并关闭的直播平台。

“再给你们换一件性感的睡衣,小礼物走起来。或者给我刷一个跑车,刷跑车我就换。”夜深人静,某直播平台一女主播在直播时说道。而这还只是冰山一角,在花椒、麻椒等多如牛毛的直播平台上,一到了夜间,这些充满着诱惑和荷尔蒙的主播便会上线,一时间便会涌入成千上万的用户。

在这个“娱乐至上”的时代,一些不合规的内容总是能吸引众多用户的关注,这是人性的体现,但也是一种错误的指引。业内人士认为,内容匮乏是行业加速洗牌的重要诱因,直播泡沫正在破裂,未来大而全的直播平台少之又少,未来垂直平台将会迎来升级。

其他风口行业——无人机、VR等高科技玩意儿难道只是“完美幻境”?

1、斯凯无人机

斯凯智能2016年参加CES时引起了一阵轰动,甚至有行业人士把它与当时的明星产品Lily作比较。如今,Lily死了,Skye也没能活下去。

  

斯凯无人机内部员工爆出的通知

一位斯凯智能前员工在采访中表示,产品销量低迷、融资不顺是导致斯凯智能倒闭的主要原因,“无人机生产成本本来就很高,加上产品不良率比较高,技术上不达标,很难卖得出去。谈融资谈了大半年,最终也没有结果。”

行业人士认为,目前消费级无人机头部效应明显,大疆占领了很高的市场份额,导致后来进场的中小玩家机会所剩无几。但也有从业者表示乐观,称消费级无人机市场并未饱和,细分领域切入点和玩法不尽相同,被淘汰的企业都是产品定位或者技术存在问题。

2、周伯通招聘

2月初,相关人士透露,周伯通招聘已经停止运营长达半年以上,在豆瓣上,周伯通招聘小组也已经解散。

早在2015年,周伯通招聘便被爆料融资受阻,裁员三分之二。而随着拉勾网、猎聘网、BOSS直聘等竞争对手相继获得巨额融资,周伯通招聘的日子越来越不好过。模式缺乏核心竞争力,导致融资受阻,进而引发资金链断裂,或许是此项目退出互联网招聘战场的原因。

3、完美幻境

完美幻境成立于2013年,是国内最早进入VR全景相机行业的企业。而这家风光一时的龙头在2017年3月被深圳南山法院查封,公司CEO赵博疑似失联。

完美幻境于2017年3月被深圳南山法院查封

按照正常科技产品的普及演进规律,新产品必须先经受开发者与发烧友的考验,才可能得到大众普及。从HTC Vive到Hololens,高端VR硬件产品的声画体验依然有改进空间。在VR行业仍未迎来大爆发的当下,还会有更多“无钱可烧”的VR企业走在倒闭的路上。

写在最后

电商行业捧红了四个A股,直播行业融资并购总金额则超过100亿元,但当死亡潮来临时,再牛的行业背景也救不活没有壁垒的商业模式。毕竟,风会停,猪却永远长不出翅膀。 

其实,早在2015年,丝毫不油腻的帅大叔李彦宏就在中国IT领袖峰会上告诫过我们:“如果大家都想找捷径,每个人都是这种思维方式,其实是很危险的。”

任何一个行业在发展到一定规模之后都必定要经历洗牌。作为初创企业,能入局必然是好,但还远远不够;能够不被中途清场、和大佬相谈甚欢并玩到最后的,才算是赢家。

附:电商、直播及其他风口行业2017死亡名单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柴佳音,责编:冯群英。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直播只是变现手段,陌陌的视频社交之路该怎么走?

无人货架这半年:3个月内吸金超20亿,阿里系、美团系纷纷入场,然而它却活不过明年

2017互联网圈热词Top10:撕逼、佛系、名利场,老贾天天下周见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