迅雷玩客币风波后,小米系王川全面接管,迅雷跟雷布斯能好好玩吗?

摘要:12月对于迅雷这家老牌互联网公司来说可谓多事之秋,先是遭遇了“玩客云”内讧风波,后有区块链炒币严打,创始人邹胜龙又在这个节骨眼上宣布隐退了。此外,在雷军系接盘迅雷以后,迅雷转型成为发展性公司。

12月对于迅雷这家老牌互联网公司来说可谓多事之秋,先是遭遇了“玩客云”内讧风波,后有区块链炒币严打,创始人邹胜龙又在这个节骨眼上宣布隐退了。

雷军系的迅雷新时代

12月12日晚间,迅雷发了公告,迅雷创始人邹胜龙因为“家庭原因”卸任董事长,董事会选举王川出任董事长。王川是小米公司联合创始人、高级副总裁、小米电视负责人。

王川还在微博上回复,自己仍会继续负责小米电视,并努力支持迅雷管理团队把业务做好。至于这份公告的其他细节,无非是寒暄问暖,CEO陈磊表示了一下对创始人邹胜龙的知遇之恩,邹胜龙对雷军系的这哥俩表示信任等等,个中滋味如何,恐怕只有自己知道。

实际上,自从2014年迅雷接受了小米的投资以后,迅雷创始团队与雷军系的派系斗争就从未间断。2016年迅雷创始人之一的程浩出走,此后小米成了迅雷第一大股东。今年7月,邹胜龙卸任CEO,11月底高管於菲与CEO陈磊搞了一出“玩客币”内讧算是这波高潮了,最终以邹胜龙卸任董事长,迅雷算是开启了下一个时代。

在业务层面,这个新时代的业务起点,当属玩客币正式更名“链克”。

12月9日,迅雷全资子网心科技发公告表示,“玩客币”将更名为“链克”,再次强调迅雷将联合各监督、执法部门展开非法交易平台打击活动。

这里不得不说迅雷的高明之处,并没有公开自己的区块链代码完全的去中心化,把路走死在炒币上面,前可攻,退可守,手握两个模式:

第一种就是纯粹的开源,走比特币的模式,如果我国不禁止比特币,那么迅雷完全可以在后续开源代码,走比特币的路子,但显然这条路在国内不能长久,一纸禁令直接被按在地上。

另外一种就是基于区块链技术的星域CDN和玩客云。

去中心化的优势

目前迅雷的业务主要由会员、移动广告、云计算三大部分构成。根据迅雷2017年第三季度财报显示,迅雷第三季度总营收为4,730万美元,同比增长15.6%,环比增幅为14.0%。第三季度在线广告收入570万美元,同比增长22.9%,环比增长9.7%,第三季度其他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2080万美元,同比增长64.9%,环比增长32.4%。

会员就不说了,这种上一代较为老套的营收模式,必然走颓势,那么主要要看广告以及云计算业务了。云计算业务中的核心就是最近被舆论推上风口浪尖的玩客云。

提到玩客云,就不得不提起一家美国上市公司Social Reality(SRAX),这家公司之前的核心业务是利用机器学习技术帮助广告主优化广告分发。在今年下半年,设计出一种基于用户自身数据的新币种BIG Token,通过ICO的形式来发行,用户在其平台上选择能够提供出去的个人数据,可以获得BIG Token作为奖励;这些数据被卖出去以后,还可以继续获得更多的BIG Token。

一直以来,互联网上用户的数据很容易被平台型公司获得,包括用户的一些上网行为,也很容易通过cookies等手段获取到,这些数据对于大部分广告主来说都是非常有价值的,特别是一些搬不上台面的第三方数据抓取公司,他们抓到的数据广告主也乐于花费大价钱去购买。

这样的问题在于,通过抓取形式获取的数据库,总归是笼统的,准确性与效率不高,而且用户贡献的数据价值并没有享受到这份价值回馈。

如今通过ICO的形式进行数据存储,发行虚拟币来鼓励用户,让这份价值变得透明起来,每一个用户BIG id的数据价值,直接与获得的BIG Token相对应。虽然最终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但这跟被别人薅了羊毛却是截然不同的两个概念。

这就使得用户和广告之间得以精确匹配,也减少了广告的中间环节,提高匹配效率。

链克更具想象空间

同样的道理,迅雷的星域CDN业务,相当于把用户的闲置带宽对应成玩客币的价值,也就是如今的链克,这个模式实际上要比SRAX的模式更具有想象空间。互联网解决了信息链的问题,如今通过区块链技术,相当于解决了对应到每一个流量节点的价值链问题。

首先在硬件方面,玩客云本身能够提供私有云服务,目前399的价格对于一件普通的NAS(网络附属存储)设备来讲也非常划算。特别是如今还玩起了小米那一套预售逻辑,12月13日-19日不限量预售,每人只能买一台,现在能够预约的最早发货日期都要到2018年3月15日。

其次,就是共享计算这门生意,通过“玩客币”事件,完成对市场的教育,接下来就是完成星域CDN的部署。完成实名制以后,不仅可以有效的避免炒币现象,通过链克鼓励用户共享出自己带宽,快速扩大星域CDN的广度覆盖,降低计算成本。

此外,在雷军系接盘迅雷以后,迅雷转型成为发展性公司,如果与小米生态链公司打通之后,在广告与其他互联网增值业务方面共享营收想象空间巨大,想做好共享计算这笔生意,也并非一劳永逸,将闲置带宽资源利用起来,相当于把计算的压力转嫁给运营商,如何协调好自身、用户以及运营商之间的关系也是需要思考的问题。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少年维特 的原创作品,责编:冯群英。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all in 区块链:迅雷不仅有决心,更有远见和行动

互联网造车将密集上市 是奋进还是无奈?

“去中心化”腾讯:我们是“大厦地基”,要“赋能”生态伙伴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