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果文化马薇薇:我们一直在做一件事——盘活大家的知识存量

摘要:米果文化马薇薇表示,无论是深受听众追捧的《好好说话》,还是上线不久的《小学问》,米果文化用心策划着耳目一新的栏目,也迅速拥有了大量的粉丝与支持者。

2017年12月14日,由天下网商主办的“2017新网商峰会”在杭州召开,会议为期两天。阿里娱乐战略委员会主席高晓松、喜马拉雅FM副总裁李海波、米果文化创始人马薇薇等行业“大咖”,以及欧莱雅、阳狮媒体、海尔等品牌方到场,与众嘉宾、行业人士共同盘点和畅想新零售的过去、现在与未来,探讨科技人文两大引擎推动下,新商业的无穷想象力。 

无论是深受听众追捧的《好好说话》,还是上线不久的《小学问》,米果文化用心策划着耳目一新的栏目,也迅速拥有了大量的粉丝与支持者。

“现在很多内容付费产品实际上都在追求增加大家的知识增量,比如现在出的所有的读书节目,比如说逻辑思维,再比如说吴晓波频道,这些我们的同行做的一件事情,前辈们做的一件事情,都是让大家了解更多的知识。那我们做的一件事情是什么呢?盘活大家的知识存量,唤醒你学过的知识。”米果文化创始人马薇薇让大家对如何从盘活知识的角度策划和开发内容,有了全新的认识。

微信截图_20171214212037

以下是米果文化马薇薇的主题演讲实录,由品途商业评论(ID:pintu360)精编整理,有删减:

 以“娱乐”为竞争对手 坚持内容付费 

实际上,我们现在在做内容付费,未来会不会转向会员制也是我们考虑的范围之内。 

米果文化从2116年开始做付费内容,但内容付费到底需要跟谁争时间?这是需要我们思考的,很多人认为,我们是跟同行争时间,跟同行竞争。但实际上不是这样的。因为人并不会在学习和学习之间选择,人只会在学习和娱乐之间选择。什么意思?一个不使用付费内容产品的人,肯定不会把时间花在其他付费内容上,而是把时间花在看电影。 

爱读书的人实际上不需要你独立,他本身就会去读书;不爱读书的人,你给他什么鼓励,他依旧不会读书,所以,我们的竞品其实是娱乐,是音乐。我们坐车无聊的时候,或者健身无聊的时候,或者在家里做家务的时候都会放一个背景音乐。大家想想,过去我们在这个场景里面都在干什么?都是在听歌。 

但是,音乐市场它的付费内容没有做得很好,这其实是我们的机会,这是什么意思呢?我作为一个用户,我有这样很深刻的感受,音乐产品出产并在一个平台上发布后,其实没有经过真正的再整合和内容编辑。

我跑步时候听的歌和做椭圆仪的时候听的歌,我在做健美操的时候听的歌,理论上,不同的细分场景上歌单应该是不一样的,而不是简单的运动全是摇滚,又或者简单说,如果你现在在家就全是抒情,其实人的情绪在不同场景下根据不同人是有不同变化的。可是,现在在所有音乐平台上播放的歌单其实非常粗暴,也没有专门的人和公司组织整合。我们每天都整合一百首你听不厌的歌,或者一百首听了会流泪的情歌等。所以,我得自己编歌单,在我的音乐播放器里编了很多场景的歌,比如50分钟跑必备、举重必备、深蹲必备等。我也会根据我的日常运动项目进行分类:在家庭里织毛活必备、厨房必备等,非常细分的歌单听的感觉会非常好。但是,如果在音乐播放器上直接可以付费购买这些已经编辑好的歌单,我是愿意花这个钱的,我相信很多人也愿意付费,把钱花一点在音乐编撰上。 

知识最小化 效能最大化 

付费产品从它的历史开始讲起,由浅入深、一点点给大家讲解的讲述模式适合给勤劳、勇敢、爱学习的人。因为,这类人具备自主学习的能力,可以从这些固有的条框之中搜索出自己需要的知识。可是,对于不爱学习的大多数人来说,这是毫无意义的,他根本不会听。 

大家看一本书的速度远比听一本书的速度快,而且也会得到这本书更多的记忆点。这时候我们会产生一个疑问,听音频有什么功能?音频是给看不进书的人用。所以,我们的生产逻辑就不能像过去提纲式、完整式学科的教育那样,而应该是场景化的,此时此刻针对他遇到的难题,涉及到的学科问题,用最简单的方式帮助其马上理解。 

我们的目标是知识最小化,效能最大化。现在很多的内容付费产品实际上都在追求增加知识增量,比如逻辑思维、吴晓波频道和一些读书类频道,这些都是我们前辈们做的一件事情。

我们做的一件事情是盘活大家的知识存量,唤醒你学过的知识。 

我坚信一点,我们一生中能学到的知识、能记住的知识是相当有限的。我们是唤醒大家前18年学习的知识,让它可能真正运用到现实生活中来。因为回顾我们学习历程会发现,基本上前18年已经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了,老师们能讲的都讲了,该记的知识点你也记住了,不该记的知识点你也忘记了。 

我们做的事是让大家的知识增量并没有任何增加,不会教任何新的知识点。但是我给你一个新的方法,需要你转换一下思维模式,让你意识到这件事你能做。所以,我们更多的是在做知识模式的培训,而不是做知识增量的培训。

我们之前做了以下几个产品:《好好说话一》、《好好说话二》、《小学问》、《康永201堂情商课》。在发行之前,我们会在网上普遍征求大家的提问,凭借我们先天性优势——几个内容主创本身就是大V,我们会每天接到非常多千奇百怪的问题。紧接着,我们会把这些问题整合起来并且分类,分析从本质上来看这些问问题的人想问什么。其实,很多人提问的时候不知道自己在焦虑什么,他只是传达焦虑和不爽的情绪而已。如果一个人清楚地知道自己的问题是什么,基本上他就不会提问了,因为他会自己找答案。 

通过对问题的理顺,可分为以下几类:第一是亲子沟通类、第二是男女情感类、第三类是自我定位问题。 

上述三类问题会交错、综合地出现在某一个固定场景下。我们搜集了这个题库后会不停地为他们寻找生活中会遇到这个问题的具体场景,把他们的问题具象化,然后再寻找最大公约数,以形成我们每一期的主题。 

传统教育模式已过时 缺乏的是知识解决方案 

确定了场景之后,接下来做的是知识点和知识卡点的工作。这是我们常年的工作,米果所有人都是知识的“转换插头”,而不是知识的出产者。 

我们几个专业背景分别是传播学、哲学、法学以及中文的等,没有任何一个人学的是全科,可是我们回答的问题是全科问题。每涉及到要开一门新课的时候,都会提前三个月和我们知识合伙人、心理学专家、社会学专家等进行2-3个月的深度访谈,比如,需要看什么书、这方面的问题怎么解答、这方面你有的专业背景和相关实验…… 

当我们完成这些工作后,会在每门课之前囤积300到500张知识卡片。知识卡片是指相关全科,比如亲子关系问题,可能会涉及到沟通学问题,也可能涉及到心理学、社会学问题。很多人听到这里之后,可能会问一个问题:你们为什么不直接请专家来讲?

传统的教育模式不可行了,一个专家只会讲自己本学科对这件事情的看法或解决模式,不会提供应用场景的解决方式。同样一个亲子沟通问题——“我妈每次打电话跟我聊天的时候我都好烦,想挂电话,但挂掉电话又觉得很后悔。”对于这个问题,心理学家解释的时候只会告诉你心理学背景,不会告诉你应该怎么沟通,怎么样进一步咨询。而如果请一个沟通学家来讲,只会讲你和你母亲之间话语权的流动,而不会跟你讲如何进行心理调节。如果站在中国社会对亲子关系影响的角度的话,可能又需要一个社会学专家。

若直接让三名专家在一期节目里出现,彼此之间又没有融会贯通的融合过程,大家听后也不会理解。而针对这些领域,在两三个月前,我们已经把这些专家访谈完了,知识卡片也制作完毕。接下来,我们需要做的一件事情就是把这些观点综合起来,给他提供一个有效的解决方案。遇到这种情况我教你三招,会在目录里体现。 

在开完选题会后动用之前三个月制作好的知识卡片,完成这个稿件的初步写作,再把这个稿件进行二审和三审。内容出产没有什么捷径,对于内容出产者来说,我们只能压榨自己不断地出产新内容,可是出产新内容本身就是一个苦工夫,这是我做内容创业到现在的感受。 

我们现在分析数据时产生了一种自信:我们已经能够定量定质地出产产品。其实,我们刚刚出《好好说话一》的时候担心尽管它是爆款,会不会是蒙的一个爆款?会不会是由我们之前的粉丝转化过来的?但是后来发现,由我们个人粉丝转化的用户大概只占总用户的20%,我们用户并不完全由我们个人粉丝构成。

《康永201堂情商课》和《好好说话二》完全是靠自己的内容宣推来做,相对也是成功的。所以,现在我们可以自信相信,用户不是靠粉丝转化而来,而是靠内容所产生的。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大满,责编:冯群英。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几天内播放量达18万,魅力无限且吸金无数的MCN模式,坑惨了多少KOL?

2017年看网剧连爆,2018年看网剧升级战

无人驾驶、新零售、共享经济、AI……十大关键词复盘2017,预见2018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