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娱价值官独家专访黄轩:我不恐惧命运的那张底牌

摘要:文娱价值官独家专访黄轩,经过多年的修炼和沉淀,黄轩在光怪陆离的娱乐圈里,保持住了纯粹的演员身份。

文丨秋葵、沈多

编辑丨美圻

文娱价值官(ID:wenyujiazhiguan)解读:

2017年的最后一个月,正在播出的大剧《九州·海上牧云记》、即将上映的国产大电影《芳华》、《妖猫传》,三部年底压轴大作的男主角,只有一个——黄轩。

同行羡慕他的作品集中爆发,但在黄轩,却是前所未有的巨大压力。因为命运的底牌只有两张,一张是成功,另一张是失败,这或许是黄轩最难的一次人生“大考”。

近日,文娱价值官(ID:wenyujiazhiguan)独家采访到黄轩,走进这位“娱乐圈边缘分子”的世界,和他聊了聊坐过山车一样的这十年。

一个月前,《芳华》突然宣布撤档,所有主创被这个消息打得措手不及,发布会上冯小刚和女演员都潸然泪下,只有男主角黄轩的表现最平静。

熟悉黄轩的人都知道,这样的事,他经历得太多了。刚入行那几年,他特别的不顺,比如:准备了很久的角色,遭遇临进组被换;特别用心演的戏,给导演删的一场不剩,“无常”对于他,却是常态,所以《芳华》宣布不能上映,每个人都表现失态,只有黄轩坦然面对……

即使这两年,一口气拿出了《推拿》《黄金时代》《蓝色骨头》《红高粱》《芈月传》《明妃传》《翻译官》等一系列重磅作品,“大器晚成”的黄轩还是平静如初,对于今天迎面而来的“赞誉”,和出道之初的“冷遇”,他表现的毫无分别心。

“谦谦君子”一词用在黄轩身上,恰如其分。

见到黄轩的一刻,脑子里出现了“无添加”三个字。

再毒舌的人看到这张脸,也不忍心为难他。

经过多年的修炼和沉淀,黄轩在光怪陆离的娱乐圈里,保持住了纯粹的演员身份。

和黄轩聊天,记者首先感受到他身上的一股“仙气”。说话不急不缓,无论周围的环境再嘈杂,黄轩的眼睛一直都是明亮的,让你感受到他对话时的诚实态度。

每个角色 是通往外界的出口

除了正在播出的《九州·海上牧云记》,黄轩还有《芳华》、《妖猫传》、《创业时代》三部作品待播,扎堆的新作让人对黄轩有了接戏太多的质疑。事实上,这四部新作都是前两年陆续拍的,“海牧”是前年才完成的作品,因为后期制作时间长了,现在才播。而《芳华》和《妖猫传》也是去年拍的。

三部作品扎堆播放,纯属天意。

(黄轩饰演《芳华》男主角刘峰)

说起正热播的“海牧”,未能上星的遗憾,黄轩的态度一如既往:“我对自己的作品都是平常心,因为我能做的,在拍摄的时候已经尽力去做了。拍完结果如何,票房会怎么样,大家给什么样的反应,其实我是控制不了的。所以内心里也不做太多的奢求,就像自己的孩子已经长大了,得放出去,他有自己的命运和走向,顺其自然吧。”

谈到即将公映的两部电影作品时,黄轩的评语言简意赅:“《芳华》是浓情、流畅的。在舞蹈、音乐和镜头的运作中都很流畅。同时,它又是温情的,讲的是一个集体的故事。而《妖猫传》是严谨、精良的。一秒半的镜头都拍了30多遍。导演对表演、对画面、对光,对各个方面的要求极高,每一个环节都兢兢业业、精雕细琢。”

“2017年快过完了,最闪亮的瞬间还是演戏的时候。”黄轩告诉记者,“尤其是拍《创业时代》的时候,当时整个人的状态都比较亢奋,周围的人都感觉到我有变化,很容易演讲,很有激情、煽动力,和平时不太一样。”演绎工程师郭鑫年的黄轩,某些瞬间觉得自己是会发光的。

演的角色越来越多,但对黄轩而言,每个角色都不是他,但是每一个,他都会向他们靠近。接到新角色时,每次看剧本,黄轩就把自己带入进去,让自己相信角色,最终与角色融为一体。

对内向的黄轩,演别人,也成为他通向外界的一个窗口。“我突然发现,我可以在每一个角色背后,肆无忌惮的去做我任何想做的事情。”在片场的黄轩是非常自在的,导演一喊开机,他就格外舒服,就像拍《创业时代》一样,越来越忘我,演完回头再看这段戏,有时他自己都很吃惊,心里默默惊喜“原来我竟然还有这一面”?

适度疏离的时候 我很快乐

黄轩有一股独特的“仙气”,仔细想了一阵才知道,这股子“仙气”源自他身上特有的疏离和孤独。

今年的黄轩尝试了一件自己以前不敢尝试的事情,就是躲进深山里,把自己关起来,不用手机,安静呆了一段时间。

“隐居的地点在甘孜的山里面,这是今年让我印象最深的阶段,也让我真正尝试了完完全全从生活中、工作中抽离出来,回到一个只有最基本生活保障的地方。”回忆起这段日子,黄轩还相当怀念,什么都没有,什么都不用,也没人说话,就安安静静在屋里待了一周。

在山里的日子,放下所有工作,也放下世俗的杂念,没有舒服的床睡,甚至喝热水都难,上厕所都得跑到半山腰,完全回到了原始的生活状态。“你对自我越来越了解的时候才会知道人生需要的没有那么多,一切可以简单、更简单。这种体验对你内心的影响很大的。”这是他期待很久的一种遁世和修行。

回到大都市的车水马龙里,黄轩觉得自己比以前从容了,不骄躁、不急切、也不盼望,做了减法之后,内心反而饱满、快乐。

最大的恐惧 是不再恐惧

因为迈克杰克逊才走向舞台的黄轩,毕业前出于对于电视剧的喜爱,萌生了想要成为演员的念头。之后他曾两次去考中戏、北电,却都在进入三试时阴差阳错而未被录取,中专毕业后黄轩考取了北京舞蹈学院音乐剧系,而当时的他,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今后会有怎样的发展。

出道十年,头七年的时间,黄轩都不顺遂。

一秒天堂,一秒地狱,这落差中的失落和无奈,只是黄轩演员生涯的一个开端。

那是他人生最糟糕的几年,亲人离世、无戏可拍、生活窘迫,一系列的生活重创让他承受了太多。

2005年,19岁的黄轩正在北京舞蹈学院上大一,有幸被《满城尽带黄金甲》的副导演选中,成了电影中小皇子的最佳候选人。结果准备了半年,却因为导演临时改了框架,小皇子的年龄必须要降到14岁,19岁的黄轩最终和这部电影遗憾擦肩。

黄轩说,他现在还有一种很强烈的不安全感,恐惧自己不能再进步了。十年,他始终如一,希望成为梁朝伟那样的演员:“在商业与文艺里进退裕如,活得自我、内敛。”

正因为黄轩内在的恐惧,他比别人在演技上更较劲,这让他在同档的线上小生里,作品质量也是最有保障的。冯小刚曾经说:“黄轩很好地控制了自己,没有让自己泛滥。”

为了寻找安全感,黄轩选择了“体验派”的表演技法,这也是最笨最累的方法。《芳华》里有一场戏,黄轩演的刘峰退伍后去给战友扫墓,他就真的去了自卫反击战的烈士陵墓找那种感受。第一次拍,他喝的是真酒,结果酩酊大醉,当天拍不了。第二天又来一场。

拍《妖猫传》,为演一场崩溃的戏,黄轩撑了三天没睡觉,就是要让自己体验真正崩溃的感觉。

每一个角色,黄轩几乎都是把全部自己交付给角色在体验。

天道酬勤,他的努力和能力终于被看到。最近的几年,好机会渐渐向黄轩倾斜,陈凯歌、冯小刚、许鞍华、娄烨、曹盾等大导演的青睐,让他几乎拿下了同龄男艺人里的最好资源,很多人不懂:凭什么?外表不算最有“明星脸”,而且出道十年属于“老演员”。

所以,别人看似艳羡的12月份集中爆发,对黄轩来讲,却是最关键的大考月。两部电影一部电视剧,都是压轴大作,过关了,未来可期;万一口碑不佳,也许要重回谷底。所以,去深山闭关时的黄轩,或许也是要自己想清楚,无论命运翻出的是哪一张底牌,也都要自在面对。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文娱价值官 的原创作品,责编:王通。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追捕》口碑一般票房低迷,吴宇森还能否延缓自己的口碑消耗?

达摩院技术落地文娱领域:阿里大文娱与达摩院发布鲸观平台

泛娱乐产业规模超5800亿,95后用户逐渐成为主流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