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科专家谢立科:中国的患者是世界上最幸运的患者

摘要:医生不应该只是一个“手艺人”,还应该是一个“思想家”。他不应该单纯给病人进行治疗,还应该考虑怎样把好的治疗方法留存下来,把不好的更新换代。

文丨Vincent

编辑丨尹磊

口述丨中国中医科学院眼科医院主任医师、博士导师谢立科


从医30年来,谢立科从没后悔自己走上医生的道路,特别是进入中西医结合的眼科领域。对他来说,像是一只手握着手术刀,一只手捧着《黄帝内经》,通过中西医结合的治疗,始终处在攻克眼科难题的前沿。在与《四百味》的谈话中,谢立科不由感慨,“中国的患者也许是世界上最幸运的患者。”

眼科领域的中西医怎么结合?

我国白内障患者很多,发病率很高,以前的白内障治疗仅仅是复明,手术后要装一个人工晶状体,对患者来说,看远处清楚,看近处不行,还是要戴老花镜。

现在技术进步了,白内障手术变成了屈光性白内障手术,但术后想获得良好复原效果,患者的眼底情况是先决条件,这需要正常的眼底视神经、视网膜功能,而这些功能的恢复就是我们中医的优势。

在眼科领域,中国中医科学院眼科医院的特色就是中西医结合,这在全国都是走在前列的。我们除了与国外西医诊断治疗技术几乎同步,还有国外所没有的中医手段。

社会上一般认为西医就是手术,治的是急性病;中医就是治慢性病。但在眼科领域,最早的白内障手术其实是中医的办法。早在唐代,我们就有了“金针拨障术”。然而,中医真正的优势还是一些免疫性疾病、病毒性疾病、眼底出血性疾病等慢性疾病的治疗。我们通过中医中药、针灸,使很多西医难以解决的眼病,都得到了很好的疗效。

谈到中西医结合,其实这是一个既古老又新颖的话题,在学术界也有一些争论。中西医结合并不是简单把两者加在一起,它是根据患者的病情,从西医和中医角度分别判断发病机理是什么,然后再采取实质性的治疗。

在临床上有一种常见的眼病叫做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因糖尿病所引起的眼底出血),通过打激光、做玻切手术这些西医办法进行治疗,但一些患者还是可能出现眼底出血,甚至再继发出血的情况……

我们多年来在这方面进行观察和研究,总结了很多有效的经验,怎样提高手术成功率?怎样避免糖尿病引起的患者失明、防止再出血、出血以后怎样促进吸收?我们发现,这些都可以通过口服中药调整,通过全身的调整达到局部病变的治疗。这是我们中医的一大特色,也是对世界医学的一大贡献。

目前,眼科的诊断仪器已经能够满足各种各样眼病的需要,特别是一些常见病、多发病。现在医生开个申请单,技术员就会通过眼底照相机把眼底照片照出来,直接传给医生,这样不但提升了效率,也把患者的病变形态留存了下来。而且,这种眼底照相机在正常状态下就可以照相,范围更大,可以体现眼底更丰富的信息,所以给患者的诊断、治疗都带来一种跨时代的意义。

在新技术的辅助下,可以通过糖尿病诱发的眼疾来管理糖尿病的治疗。我们提供一个几十万的照相机,包括它的电脑系统、采集系统,通过数据分析专门医治、专门管理。新的软件还能够自动分析糖尿病视网膜病变到了哪一期,按照它的级别由轻到重(国内分六级)给出不同的中西医干预措施。包括什么时候采取什么样的治疗、到了什么级别、不同级别需要多久复查一次?这样为减少糖尿病所导致的失明是很有益的。

为患者视力“续命”20小时

有一种眼科疾病叫视网膜动脉阻塞——因为动脉需要24小时不可间断地给眼底提供营养,眼底一旦缺血,视网膜就会受损伤。按照国外的研究,视网膜动脉阻塞要在4~6个小时之内治疗,否则就会产生视网膜的根本损伤,一旦形成损伤就是不可逆的。

作为眼科医院,我们这里视网膜动脉阻塞患者就比较多。它的发病率不高,大概是五千到一万分之一,很多医院遇到这个问题后,会把治疗比较棘手的病患转到我们这里。从去年下半年到现在,已经有十几例这样的病例,这些来到我们医院的病患,发病时间已远超4~6小时,很多已经超过了24个小时。

对这些患者,我们会采取中西医结合的治疗办法,来了以后马上进行前房穿刺,降低眼压……再采取中医的治疗,用一些活血化瘀的药物,并通过扎针灸疏通经络,使得患者眼底的循环得以恢复,失去的营养也能马上得到供给。 

现在,我们这里的此类病人,经过治疗后视力都会有所提高。我们甚至还接收过病发十天的病例,患者在当地医院治疗没有效果,经过我们治疗以后,视力恢复到了0.6。

经过一系列的临床经验,今年在全国的中医眼科年会上,我专门做了一场《超过24小时视网膜动脉阻塞的治疗策略》的主题演讲,得到了大家的好评。

还有一个患者,他整个上方的视力看不清楚,下方动脉阻塞。来的时候已经病发一个半月了,这位患者在我们这里治疗了大概两周左右,现在黑影明显变淡了,视力也恢复到0.6。

以前很多患者得了这种病基本就放弃治疗了,但现在就不一样了,通过中西医结合,使得过去不可治愈的病例有了治疗方案,还取得了不错的疗效。

疾病的复杂性,也给医生提出了越来越高的要求。

医生不应该只是一个“手艺人”,还应该是一个“思想家”。他不应该单纯给病人进行治疗,还应该考虑怎样把好的治疗方法留存下来,把不好的更新换代。

2012年到2013年,我在美国南加州大学做访问学者,当时我发现美国的医生每天的门诊量和手术量远比国内医生少。但他们对患者的检查资料、治疗方案都进行了完整的保存,这就使每次复诊都能有很高的效率。在当时,这是优于国内的。

我觉得中国医生临床上的诊断治疗、手术水平不比国外差,但是做研究有差距——怎么样钻研问题,从而形成文献、课题、思想。中国医生更多的是把精力放在怎么解决活生生的病例上,在研究上欠缺投入,这确实是我们应该加强的。

我们已经在做一些总结,比如全国中医眼科大会上的题目《超过24小时视网膜动脉阻塞的治疗策略》。最近我还报了一个课题,几个单位联合进行诊疗策略的临床观察,把它形成相应的治疗规范——在国际眼科界,这个中西医结合疗法也是一项挑战。

过去我们可能受制于科技的一些局限性,现在慢慢和国外接轨了,包括一些基础的研究、临床资料的收集都在加强,国家有关科研课题的评审、监测都越来越正规、越来越严格。

关于国内一些科研方面的差距,我相信会越来越小。

我们能为全世界做些什么?

前不久,中国中医科学院眼科医院邀请了一位在加拿大开诊所的中医,一起探讨了中医治疗视网膜色素变性的疗效。我们中国人在加拿大自己开诊所,干什么?他就是通过中医中药、针灸的方式来治疗视网膜色素变性。

视网膜色素变性是一个遗传性疾病,它的发病率很低,但是失明率几乎百分之百——特点就是夜盲,到了晚上看不清楚了,视野范围越来越窄,我们医学上叫做视野缩小。如果病情一再恶化,最终还可能会导致失明。

这种病情西医是没有绝对疗法的。而在中医方面,古时候就将其命名为“高风雀目”。近年,我们医院也在这方面做了很多工作,通过营养神经、扩张血管、中药针灸的治疗,使视力提高、视野扩大,维持视功能,从而降低失明率。

而加拿大的中医诊所,更是体现了中医的神奇。实际上,包括加拿大在内的一些地方,对中医的执业要求非常严格,中医不能采取任何的西医手段辅助治疗,所以他只能采取口服中药或者是针灸治疗的办法。

他在讲课的时候讲了一个案例,有一位患者由于视网膜色素变性不能开车了,驾照吊销。患者很着急,经过他治疗以后,视力提高,视野扩大,重新又把驾照拿回来了。

这位中医朋友的诊所不仅有来自加拿大的患者,还有美国的患者、瑞士的患者,来自全世界很多国家的患者。

中医走向世界的趋势是有目共睹的。我现在是世界中医药联合会眼科专业委员会的执行会长,世界中医药联合会眼科专业委员会就是要把我们的中医眼科学推向世界。

2018年的10月份,我们将在新加坡召开国际中医眼科的学术大会,目的就是把国内成熟的、比较好的中医眼科经验向国外传播。

实际上现在很多中国医生到了国外以后,就是通过中医的方法来养家糊口,或者作为事业的追求。他们把中医引到了国外,服务了国外的患者,但很多情况下,这种服务没有达到国内中医的高水准。所以,我们就有责任让国外的中医能够同步国内的新研究成果,更好地服务全世界。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四百味,责编:尹磊。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白衣下的浑水——医患误解中,医生的现实困境与扎挣觉醒

向绝望说不:专访肝癌专家夏景林丨医说

刘剑锋:成功修复了整容维权女,既是士气大振,也是微不足道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