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火的IPO!首日大涨86%,阅文集团上市后在文化阅读领域会有哪些操作?

摘要:如今登陆港股的阅文集团,不仅创下今年新股认购「最高入场费」的纪录,首日更是大涨86%,成为了港股近10年来「最火」的IPO,不过在吴文辉看来,国际化的尝试只是阅文在全球范围内挖掘泛娱乐价值。

热门美剧《权利的游戏》中有一句经典台词,「读书可以经历一千种人生,不读书的人只能活一次」,或许说出了人们阅读的意义,尽管快节奏的生活让严肃阅读日渐式微,但人们似乎并没有放弃阅读行为本身,阅文集团的成功也说明了这一点。

世界在变,但改变的只不过是人们阅读的内容和载体。

有无数创业者希望抓住这个转变带来的机会,有的生不逢时,有的卧薪尝胆,有的最终终成正果,创业的故事总是要讲天时地利人和。而阅文成了这个市场最终的大赢家,在几天前,阅文以近千亿港币的市值在港交所上市,这时距离盛大文学第一次冲击IPO失败已经过去6年。

开创了按千字付费订阅模式的起点中文网,也正是网络文学商业化黄金时代的「起点」,从这里开始,网络文学企业似乎都一直努力希望得到资本市场的认可。2011-2013年,盛大文学三次冲击IPO;2015年,中文在线在创业板上市;2017年9月,掌阅科技挂牌上交所,此后连续26个涨停板。

最引人瞩目的依然是阅文集团的上市,这家整合了包括盛大文学在内多项网络文学资产的IP巨无霸,沿着腾讯的道路在香港联合交易所IPO,开盘便大涨86%,折合121亿美元的市值,是2011年盛大文学冲击IPO时估值的15倍。

短短6年时间,从盛大文学到阅文集团,网络文学所面临的生态环境发生了巨大的变化。6年前,移动端的萌芽刚刚出现,中国移动旗下的移动阅读基地几乎是正版网络文学在移动端少有的变现渠道,而那时用户在移动端付费的主要形式还是依靠代扣话费。6年前,付费订阅阅读正版被视作是读者对作者的支持,盗版内容大行于市,而如今,付费阅读已然成为了大多数网络文学读者的习惯,移动支付也让这种内容的碎片化消费变得十分容易。

根据Frost&Sullivan的预测,2016年中国网络文学市场规模为46亿元,占整体文学市场规模11.4%,未来5年仍将保持30%的成长速度。

更令人感到巨大反差的或许是资本市场的态度,当盛大文学2011年走向华尔街时,尽管有高盛、淡马锡作为背书,路演也筹划完毕,但最终陈天桥与华尔街对于盛大文学的期许差距过大,上市戛然而止。

而如今登陆港股的阅文集团,不仅创下今年新股认购「最高入场费」的纪录,首日更是大涨86%,成为了港股近10年来「最火」的IPO,其IPO获得的超额认购更是624.95倍,冻结资金高达5200亿港元,为香港IPO史上第二大冻资新股,这些数字足以说明港股投资者对阅文集团的认可。

* 阅文集团联席CEO吴文辉在阅文上市仪式上致辞

相比于华尔街对网络文学模式的不理解,如今随着网络文学不再小众,人们也正在意识到,任何一个时代,严肃文学或许都不会成为主流,通俗的大众文学才是最普世的内容,而在今天,它的呈现形式是网络文学。

楚辞《宋玉答楚王问》中这样写道,「客有歌于郢中者,其始曰《下里》、《巴人》,国中属而和者数千人。其为《阳阿》、《薤露》,国中属而和者数百人。其为《阳春》、《白雪》,国中有属而和者,不过数十人」。

在任何一个时代,都不是所有人都需要阳春白雪的严肃文学,但大多数人都需要更通俗和大众化的文学作品,在经历近20年的发展之后,外界对网络文学的偏见正在消除。

有趣的是即便是在曾经不认可网络文学形式的美国,几年前《暮光之城》大热,便有大批没有名气的非正统作家,创作了大量狼人、吸血鬼类型的小说,在亚马逊的数字内容商店中以低价出售,因而「一夜暴富」。

而在最近今年,大批中国的热门网络文学作品,被国外网友自发地翻译并搬运到Wuxiaworld、Gravity Tales、NovelUpdates等垂直网文社区,前者更是收获百万级的日活跃用户。以至于阅文集团在2016年底便开始试水海外市场,并在今年5月正式成立了自己的海外站「起点国际」,计划在2017年翻译超过300部作品。

不过在阅文集团CEO吴文辉看来,国际化的尝试只是阅文「在全球范围内挖掘泛娱乐 IP 的商业价值」,而在泛娱乐IP商业价值的挖掘上,阅文集团早已驾轻就熟。

围绕网络文学IP,阅文在动漫、影视、游戏改编等领域正在构建一条完整的生态链条,如今的阅文网络文学已经很好地验证了亚马逊创始人贝佐斯所描述的「飞轮效应」。

所谓飞轮效应指的是,「一个公司的各个业务模块之间,会有机地相互推动,就像咬合的齿轮一样互相带动。一开始从静止到转动需要花比较大的力气,但每一圈的努力都不会白费,一旦转动起来,齿轮就会转得越来越快。」

阅文正是如此,在初期构建一个可以自生长的网络文学生态并不容易,从起点时代开始,就有无数竞争者通过挖角、补贴等方式冲击着其市场第一名的位置。而随着这一网络文学内容生态的建立,就能够源源不断地有新的优质IP脱颖而出,围绕IP展开的改编衍生也变得更加顺畅。

飞轮效应最终带来的是正向的循环。

上市之后,有了更充足资金和更稳定融资通道的阅文,也能够有更多的资源投入这个生态的建设中,不断加速这一飞轮。作为整个文化娱乐产业链最上游的重要组成部分,IP的价值显然还没有被完全挖掘,而阅文的天花板依然很高。

写到这里,前面或许我们忘记提及那个按千字付费订阅模式的开创者,也是最初拨动这个飞轮的那个人,他的网名叫「黑暗之心」,便是如今阅文集团的CEO吴文辉。

一切始于吴文辉,最终也成于吴文辉。正如将天堂视作图书馆模样的博尔赫斯写到的那样,「世界会变,但是我始终如一」,这或许是吴文辉内心真实的写照。

文:阑夕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阑夕 的原创作品,责编:冯群英。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搜狗当真是“第四大互联网公司”?京东携程笑了

直播遇冷的下半场:社交能否成为平台博弈的锦囊?

市值逼近千亿港元,造就19位千万富翁、15位百万富豪,阅文却摆脱不了这三大隐忧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