市值逼近千亿港元,造就19位千万富翁、15位百万富豪,阅文却摆脱不了这三大隐忧

摘要:阅文集团上市,总市值已接近千亿港元,是香港股市最赚钱的新股,还造就了19位千万富翁、15位百万富豪。除了国金天吉,另一家投资掌阅科技的机构奥飞文化也是赚得盆满钵满。

阅文集团上市,总市值已接近千亿港元,是香港股市最赚钱的新股。而在网文行业知名度仅次于阅文集团的掌阅科技,也成为了资本追逐的对象。自今年9月21日上市后,掌阅科技连续拉出26个涨停板,成为A股今年以来涨停板个数最多的次新股。

11月9日掌阅科技创下69.47元的历史新高,较发行价4.05元飙升了1600%;公司总市值目前已达260亿元人民币,为阅文集团市值的1/3。创始团队及高管财富暴涨掌阅科技上市的最大受益者,无疑是公司的两位创始人股东张凌云、成湘均。

其中,目前担任掌阅科技董事的张凌云持有1.22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30.42%。按照当前总市值计算,张凌云的财富数字达79亿元人民币,相比其累计投入掌阅科技的资金800万元,增值约1000倍。掌阅科技董事长兼CEO成湘均,持股约1.16亿,占比约28.9%,财富也超过了75亿元。相比其投入的700多万元,增值上千倍。

同样是掌阅科技创始人的王良持有公司9.89%股份,财富超过25亿元;董事兼首席架构师刘伟平直接持股6.84%,并通过员工持股计划间接持股,财富合计约19亿元。此外,2015年9月,掌阅科技进行了一次股权激励,包括刘伟平、4名副总经理(贾生亭、游亭、张媛、高兵)在内共有35人获得激励股份,成本价仅1.4元/股,通过天津爱瑞德企业管理咨询合伙企业(有限合伙)这个平台持股。目前该公司持有掌阅科技1582.6万股,合计市值10.4亿元,因此掌阅科技上市还造就了19位千万富翁、15位百万富豪。

投资机构代理人接任董事

不过,才上市不到两个月的掌阅科技,在11月6日晚间的公告中称,其董事、董秘要换人了,这是投资机构争夺代理权的节奏?

公告显示,掌阅科技创始人之一兼董事刘伟平由于个人工作调整原因,辞任公司第一届董事会董事职务。掌阅科技现任董秘杨卓由于个人工作调整原因,辞去公司董事会秘书职务,辞职之后仍担任公司副总经理、财务负责人职务。

接替刘伟平、杨卓进入董事会的候选人是今年11月加入掌阅科技,曾任原掌趣科技董事、董秘的李好胜。李好胜曾任普华永道公司咨询顾问,中信证券投资银行部副总裁、保荐代表人,掌趣科技董事、副总经理、董事会秘书,从履历来看是一位资本运作高手。

事实上,掌阅科技与掌趣科技不仅名称相似,股权上也有千丝万缕的联系。早在2015年1月15日,掌趣科技借着掌阅科技增资扩股之际,通过其旗下子公司,掌趣科技持股平台国金天吉创业投资企业(有限合伙)(下称国金天吉)以每股33.88元的价格购入掌阅科技1180.58万股,斥资近4亿元。掌阅科技三季报显示,国金天吉持有其3600万股,占总股本8.98%,位列第四大股东。目前其持有的股票市值约23.29亿元,而其成本不到4亿元,也就是说,不到2年其投资收益高达482%。

除了国金天吉,另一家投资掌阅科技的机构奥飞文化也是赚得盆满钵满。现在奥飞文化为掌阅科技第7大股东,持股市值2.1亿元,与其3600万的投入成本相比,涨幅也超过482%。值得一提的是,公告还提到掌阅科技于11月3日以7.2亿元购买理财产品。面对股价接连涨停,掌阅科技为何会做出调整董事会和购买巨额理财产品的决策呢?

版权采购金额持续高涨

从市场格局来看,当前数字阅读市场已经形成“一超多强”的格局,但由于各数字阅读平台资源上的互补,内容分发、网文版权交易使得彼此之间并非仅仅是竞争关系。根据掌阅科技的招股书显示,其一方面向移动咪咕达成了为期1年半的版权分销协议,承诺向对方提供授权作品的信息网络传播权、转载授权,以及其他著作财产权和转售许可。

另一方面,又向纵横中文网和中文在线采购海量内容。根据合同,纵横中文网在2016年向掌阅提供不少于400部网络小说。中文在线自2014年第三季度始,到今年年底,需向掌阅供给不少于8000册网络文学内容。而版权采购一般分为买断版权和分成版权两大类,分成方式中还有无保底和有保底两种。

从掌阅科技2014-2016年的采购趋势看,买断版权的份额逐年下降,仅2015年15.21%的份额就比2014年的33%缩水一半。同期大涨的则是有保底的分成版权:2015年掌阅花费3597万,比2014年的1776万翻了一倍不止。比较意外的是,其2016年买断版权的采购金额比上年增加了1.18倍(虽然份额依旧下滑了近3个百分点),同期有保底版权分成的采购金额则有小幅下降。

除此之外,掌阅还下注无保底分成版权——其在2016年花费超过2.28亿,相当于上年同期5794万费用近4倍的金额。招股书显示掌阅还将投入9.33亿元加强版权采购数量,以提升自有平台的内容质量。版权采购金额的高速飞涨,也从侧面反映了头部内容争夺战的激烈。

营销推广费用翻两倍

对数字阅读服务商来说,除了版权内容的采购成本,另一个与其不相上下的费用支出则是营销推广费用。2014-2016年,掌阅科技的版权成本占营业收入的比重分别为16.89%、18.66%、24.46%,而同期渠道成本则一直高于前者,分别占据23.97%、22.57%、33.67%。掌阅科技的渠道营销方式主要是与手机厂商达成预装iReader应用的收入分成协议。比如与vivo、OPPO的收入分成协议自2015年下半年,已经从对半分转为4:6,推测为其渠道推广费用增长加速的原因。

2014年,掌阅的渠道+广告营销费用只有1.66亿;到了2016年,营销费用已经翻了两倍达到5.936亿,是其当年内容成本的2倍多。招股书显示,2014年其数字阅读业务的毛利率为50.23%,次年小幅下降约3个百分点,但2016年却重挫到32.99%。分析认为掌阅科技的内容成本上升后,付费收入的增长速度未能跟上,而同期推广费用又翻了两倍,恐怕是毛利率陡降的原因。

过度依赖付费阅读模式

此外还需要警惕的是,掌阅科技对付费阅读收入过度倚赖,版权收入和广告上呈现劣势,是比其在付费阅读规模落后阅文集团之外更为紧迫的问题。掌阅近3年来的付费阅读收入占总收入的比重一直高于9成,版权收入虽然在2016年达到了千万级别,但比重也没超过1%。

究其原因,可能是离不开版权运营模式的限制。掌阅科技主要是通过向爱奇艺文学和阿里文学等频道分发内容,影视改编方面的动作屈指可数,其与乐视影业等达成的影视化合作恐怕也没戏了。

在付费用户中,高额充值人数有待提高。掌阅公布的数据显示虽然200-500元间的充值总金额与100元以下的总额相当,但人数比例上,后者占据8成以上,前者只有约5%。如何增强用户粘性和忠诚度,将网文付费读者转化为后续改编产品的核心观众,是掌阅防止过度依赖付费阅读模式首要解决的问题。

结语

实际上,掌阅科技、阅文集团之所以如此大受资本市场欢迎,与中国网络文学的井喷发展以及两家的行业地位不无关系,而非营收、利润率等数据。

现在中国的网络文学到底有多火,从随处可见的手机低头族就可见一斑。阅文集团CEO吴文辉曾有一句名言,中国网络文学已经可以同美国好莱坞大片、日本动漫、韩国偶像剧并称为“世界四大文化奇观”。但不同于“龙头”阅文集团背靠腾讯,能持续进行资本并购,掌阅科技目前要做的是增加现金流,为接下来的版权和推广“烧钱”做准备——防御而非进攻,避免被大鱼吃掉。

阅文集团抬高了版权内容采购金额,但资源整合、“泛娱乐”并不适用于掌阅这类独立数字阅读运营商。整个网络文学市场也在拓展多元化业务,以寻求在付费、传统内容分发、广告业务以外的收入增长引擎。

相比在版权采购上大手笔投入,也许购买理财产品是个更稳妥的选择。至于投资机构的代理人加入董事会之后,会带来什么样的化学反应还不得而知。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互联网爆料 的原创作品,责编:冯群英。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澳洲掘金双十一:你们买买买,谁在赚赚赚

双面雪梨:王思聪的网红前女友&身价10亿的电商董事长

4年,从淘宝模特,到销量过亿店主,赵大喜:品牌是网红最终的归宿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