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媒体行业亟待破局:优质内容创作举步维艰

摘要:有关“标题党”的诟病由来已久。不只是自媒体,许多传统媒体的也会为了夺人眼球而起一些哗众取宠的标题。

近年来,“自媒体”一词越来越多地被提及。随着国家经济的发展,智能手机逐步走入千家万户,博客、直播平台、公众号等自媒体平台也因为其操作越来越简单便捷而被越来越多人所熟知。相较于电视、广播、报纸杂志这类主流传统媒体,自媒体渠道具有平民个性化、低门槛易操作、交互强传播快等特点,如今不仅成为年轻人的家常便饭,甚至在全年龄段得到普及。自媒体野蛮生长大有向传统媒体挑战之势,而在全民发声的热潮之下,也难以掩盖其质量良萎不齐的问题。为了所谓吸睛吸粉,许多低劣自媒体平台哗众取宠、花样百出,铺天盖地的信息狂潮甚至淹没了许多优质内容,其现状令人堪忧。

2005年,韩寒开通博客,开始了博客写作,对于很多人来说,这大概是对于自媒体最早的印象。当年的韩寒被认为三观不正、作品质量低下,饱受主流媒体诟病,而韩寒与当时传统主流分子的几度论战也一再成为年度热点。而在十二年后的现在看来,作为一个自媒体,韩寒博客的内容质量却如今许多“大V”要高出不少。通过多年的沉淀,韩寒从年少轻狂的形象已经悄然获得了越来越多的人的认可,然而自媒体的发展似乎在逐渐走向歧路。

黄暴混杂,环境有待净化

2017年6月8日,随着刚刚完成3亿融资的毒舌电影公众账号被禁,国家正式加强了对自媒体内容的监督和管控,一大批大尺度的公众号、微博等自媒体受到整顿甚至封禁。毒舌电影被封禁的原因众说纷纭,而不论其真相如何,关于自媒体内容以黄暴博热度的现象也正式被摆上台面讨论。尤其在公众号一块,打着以介绍美剧、介绍电影的名义,动辄放送一些大尺度图片的公众号并不鲜见。而许多以原创动漫、原创小说、八卦资讯为主题的一批公众号,也时常以黄暴为吸睛手段。

而相对来说,直播领域的涉黄现象往往打打擦边球,行走在色情的边缘。点开一些直播间,不难见到许多女子衣着暴露、言语挑逗,而直播本身并无实质内容。像年初的黄鳝女事件,引起议论一度喧嚣尘上,造成颇多不良影响,其本质其实是在情色边缘徘徊。而这一类直播间往往收到的礼物、热度都十分可观,又带动了新人的加入。对于普通民众而言,黄暴都在生活中不常触及,阅读这类内容的确让人感到更加刺激,并且生活节奏的加快也令许多看客无法静下心来去阅读优质的内容,所以黄暴内容的市场受众往往不小。对于很多正经的自媒体运营者来说,不得不说这是一种诱惑。

低俗泛滥,博出位渐成常态

除了黄暴,还有许多自媒体以低俗内容吸引观众注意,而这其中尤以饱受诟病的“快手”平台为最。点开该APP,以“爆笑”“敢不敢”为名,低俗不堪的内容层出不穷。类似像整蛊直播、大胃王、接头搭讪、窥探隐私等种种奇葩行为充斥在APP首页。而“越奇葩越火”似乎渐渐在许多播主心中达成共识。像这一类的内容,质量低下、负能量满满的倒尚在其次,而其不惜任何代价都要博取眼球的价值观导向更为令人堪忧。以吃东西的直播为例,许多播主在直播期间悄悄镜头外进行催吐,以此获得更多的进食空间,这不仅是食物的浪费,也对身体损害甚大。而许多街头搭讪的直播表现出对女性的不尊重,且行为也近乎骚扰。上半年在成都便有一位知名播主在某高校搭讪时遭到掌掴,引发网上一片叫好。

和自媒体传播的其它乱象不同,关于“低俗”是否合理的讨论,自互联网兴起以来从未停止。有人觉得爱好并无高下,不同的人在业余时间放空自己的方式不同,这本身无可厚非。但是如今的许多自媒体直播者已经脱出了“放空自己”,严重影响了社会上不相干的其他人。自媒体的受众如今遍布社会的各个角落,也存在一些低年龄、受教育程度低下、三观塑造未成形的看客。而其它一些八卦、社评等主题的自媒体主题,其内容低劣,观点极端,价值观导向并不健康,早已触及了许多人的道德底线,但是许多受众往往浑然不知,甚至盲目模仿,这令人感到忧虑。

版权保护薄弱,原创积极性受挫

早在2004年,郭敬明的多个作品就因抄袭的问题饱受诟病。而随着互联网的发展,关于知识产权的立法和执行并未紧跟时代前进,导致如今抄袭乱象面临监管难题。而自媒体盛行的近几年,由于自媒体传播本身自主性强、发布流程简洁,抄袭的成本显得更加低廉。如今不只是小说,包括视频、视频剪辑、音频甚至各种网络节目之间的抄袭愈演愈烈。随着今年六月国家版权审查的加紧,优酷、人人视频、B站等许多盗版视频被删除,在商业版权上算是向前迈了一步。但是更多情况下,自媒体之间互相抄袭的现象普遍存在,也无从监管。对于被抄袭者,往往他们人微言轻,对于抄袭的申诉被淹没在信息海洋里;并且相当多的被抄袭来源根本就不可考。郭德纲相声照搬网络段子的事实总所周知,然而段子的作者无从寻觅,更遑论维权。另一个困难之处在于,不同内容类型之间的抄袭界限模糊,甚至无从分辨。还以郭德纲为例,将段子的融入自己相声的形式,由于受众的不同,许多看官根本未意识到抄袭的问题。由于自媒体的形式多种多样,类似以视频的形式抄袭文本、以长文的形式堆叠段子等侵权行为普遍存在,却不为人知。

对已有内容的再创作本是原创中的常见一环,在这种前提下,对于抄袭的界定,不同的人看法不尽相同,往往各执一词,这又加大了维权的难度。而大环境下维权成本的巨大,导致许多原创作者对抄袭的现象听之任之,反过来又加剧了抄袭的猖獗。对于许多刚跨入自媒体行业的运营者来说,种种考量使得内容原创甚至不在运营者的考虑之列。这样的恶性循环何时能够打破,也是自媒体浪潮何时走上健康发展之路的关键。

标题党愈演愈烈,运营者反遭绑架

有关“标题党”的诟病由来已久。不只是自媒体,许多传统媒体的也会为了夺人眼球而起一些哗众取宠的标题,早年易建联还在NBA打球的时候,各种“合砍”“怒砍”“力挽狂澜”等种种夸大其词的标题就引发了许多调侃,连易建联本人也无辜受累,被冠以“易帝”的称号。而自媒体盛行的今天,为了所谓热度打出挑逗、低俗、色情暗示甚至挂羊头卖狗肉的标题的行为早已司空见惯。在历史、健康等板块,各种“揭秘”“你绝对不知道”“真相竟然是”等等博人眼球的标题花样百出,而内容却草草敷衍,也有不少是老瓶装新酒的把戏。而在新闻、八卦栏目,以“出轨”“当街XX”等字眼骗取点击的做法已经成为套路。

震惊体的流行令看客的“震惊度”越来越高,反过来绑架了标题的制作。不“震惊”,难以吸睛,而“震惊”普及,又不得不去寻找更大程度的“震惊”去吸睛,这种行为无异于饮鸩止渴。而不少运营者为了标题上的所谓“亮点”煞费苦心,甚至忽略了对内容生产的打磨,这又是一种本末倒置的行为。虽然近年来网民们对于题文一致的呼声越来越高,不少自媒体运营者也渐渐发现单纯地堆叠点击率并不能获得有效受众,但是震惊体的车轮绑着所有人滚滚向前,根本无从停止。在这样的恶劣环境中如何跳出循环,也是所有自媒体从业者面临的一大难题。

几乎所有人都意识到,自媒体的发展在可见的未来里是不可避免的趋势。在国家产业升级、人民对精神生活的需求越来越大的社会大环境下,不论是长期还是短期来看,自媒体行业都不可能死。即使这样,对于乱象丛生的自媒体,未来的活法是行尸走肉,还是活色生香,这不仅是某个从业者面临的抉择,也仰仗行业环境的改观。然而仅就目前看来,优质内容的生产面临种种困境,粗制滥造内容的在自媒体行业的大量充斥在短时间内看不到改善希望。相对于优质内容,劣质内容生产成本低,可批量制造,效果却相去不远,严重打击了一些优质内容生产者的积极性,大刀阔斧的改革势在必行。作为参照,2017年,电影行业在国家监管政策施行之后,观众们纷纷用脚投票,使得之前炙手可热的“小鲜肉”“郭敬明”标签,和一众以情怀为名产出劣质产品的作品纷纷遭到冷遇,而《战狼2》《羞羞的铁拳》等优秀电影票房大卖,也是对电影从业者的一大鼓舞。

痛定思痛的中国电影似乎正逐渐走上正轨。互联网行业是否需要一场地震,自媒体从业者们又将如何破局,这都是所有从业者早晚要面临的问题。自媒体准入门槛低,主导群体和受众群体都更为庞杂,甚至一场地震也只能是扬扬止沸,改变的过程也许要更为痛苦而漫长。不管怎么说,随着互联网与生活愈发密不可分,至少内容的传播已经不是问题,对于创作者而言这是最好也是最坏的时代。即使在优质内容创作举步维艰的现在,也仍有不少优秀的创作者脱颖而出,广受好评。而对于剩下那些不为人知的优质内容创作者,只能是“但行好事,不问前程”,有几分悲壮英雄的意味。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创业资讯 的原创作品,责编:孙鸣曦。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从《心术》到《外科风云》、《急诊科医生》,为何医疗剧层出不穷却鲜少爆款?

月活用户3.76亿,日活用户1.65亿,微博如何打破“互联网下乡魔咒”?

今日头条将全资收购北美知名短视频社交产品Musical.ly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