模仿Airbnb?小猪短租:不!是挑战酒店

摘要:“要么A,要么T,要么死”已经成为大多数中国创业者由衷的感叹,能挣脱而壮大者甚少。前有与酒店业的竞争,后有与Airbnb、途家的角逐,正在走上更大的舞台的小猪短租,下一站会是哪里?

“推动中国人的住宿方式变革,这不只是一句口号……要在喧嚣中更清醒,在风浪中更坚定。”这是小猪短租宣布完成1.2亿美元的E轮融资后,CEO陈驰在内部信中的结束语。

两位创始人陈驰、王连涛带领团队,用5年时间成长为中国最大的分享住宿平台,经历的困难不在少数——早期用户的获取,平台信用、安全机制的构造,服务、卫生标准的摸索…显然,新晋独角兽身份没有让他们“头脑发热”。前有与酒店业的竞争,后有与Airbnb、途家的角逐,正在走上更大的舞台的小猪短租,下一站会是哪里?

小猪短租联合创始人王连涛(左)、陈驰(右)

模仿Airbnb?不,是挑战酒店!

2012年8月,在北京上地的一间40多平米的办公室里,小猪短租的创始团队激烈讨论着中国分享经济住宿领域的未来。他们判断,中国的短租住宿市场将在5-10年内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一方面,酒店行业将面临密集的物业交割期,物业和人力成本的明显提升将会推动酒店价格的上涨;另一方面,中国用户的消费升级、文化观念转变也一定会激发更个性化、社交化的住宿需求。同时,市场中巨量的闲置房产为短租房源提供了非常多可能。

尽管有种种分析支撑,但要在中国做C2C住宿分享的决定,在当时看起来仍是那么的不可思议——信用体系不健全,传统短租房源多数掌握在中介手中、入住体验普遍较差…“以当时的环境来看,恐怕没有人相信分享住宿的普及。”晨兴资本合伙人程宇曾如此说道,“但我们看到了机会,因为它解决了住宿的成本结构、用户需求这两大核心问题,当年与陈驰第一次见面后,就觉得可以投资。”至今,晨兴资本参与了小猪成立以来所有轮次的融资。

“改变由酒店统治的标准化住宿的状况,推动国人出行住宿习惯的革新。”口号喊起来容易,做起来非常难。小猪的创业者们把自己封闭起来,潜心学习他们当时仅有的“参照物”Airbnb,从创业经历、市场定位,到其欧美业务数据和增长趋势。团队发现,他们面临的最大的困境就是:当时国内环境没有激发出分享经济独特的供给,需要利用市场和运营手段去激发房东真正把闲置资源分享出来并创造新的社交住宿体验,这样才能形成新的住宿生态圈。

于是乎,我们又一次看到了中国互联网创业经典的“传销式”推广。整个2013年,团队出没在大大小小的写字楼、居民楼,陈驰甚至说服了自己在成都的母亲,让这位60多岁的老人把闲置的主卧进行了出租。而鲜有人知道,为了能帮助第一批房东良好的存活和发展,团队甚至建议房东在小猪平台上上线房源的同时,也在Airbnb上发布房源揽客。有意思的是,或许正是观察到中国用户和房源的”小爆发”,Airbnb在2014宣布通过战略合作曲线入华。

中国style的住宿分享平台模式

“住宿是一个重体验、重运营的行业,只有对本土市场具备深刻洞察和使命感的企业,才能真正地攻坚克难,解决用户的需求和痛点。”在被问到小猪面对其他平台竞争的看法时,陈驰强调,小猪用5年时间创造出一个适合中国的分享住宿平台模式,并将继续用扎实稳健的心态去打磨它,这才是小猪最强大的竞争壁垒。陈驰介绍,这次融资后的动作重点还是针对中国市场和消费者的特点,加大用户体验的升级与创新的力度。据悉,小猪在服务、安全、信用等领域的产业合作近期将有更多信息宣布,也将投入更多资源引入生物识别等技术,完善管家服务、智能设备系统以及云管理体系。

小猪短租本轮融资的独家财务顾问泰合资本评论称,“历史上无论是国外公司直接在中国运营(Uber)还是国外公司收购国内公司(比如eBay收购易趣,亚马逊收购卓越等),都尚未有成功案例,主要原因是这些都是极其本土化的生意,短租行业更是如此,要求的是对本土市场和客群的理解、以及基于本土市场的精细运营。”

回顾小猪的成长历程,这确实是一支具备极强的战略意识和执行力的队伍,并因此获得了不少先期红利。2015年1月,蚂蚁金服旗下的芝麻信用首次对部分用户进行公测,而小猪、神州租车以及今天的飞猪成为了首批合作伙伴,先机的优势使得小猪被越来越多的用户所认知,而小猪仅在支付宝服务窗的关注用户数已近千万。小猪还成为首家针对芝麻信用用户提供全房源免押的业务服务方。这样的底气来源于小猪创业团队的精细运营,小猪在大中城市都设立了线下服务团队,不仅为当地房东提供房源验真和实拍服务,还会评估房东是否开朗友善,乐于接待。小猪的设计师甚至会上门提出一些软装的建议,指导房东提升房屋的入住体验。

除了在业内首推《房客住宿意外保险》和《房东财产综合保险》之外,小猪还先后推出了“智能设备”和“保洁管家”业务,以降低房东房客之间的交易门槛,并提升用户的入住和安全体验。

怀揣使命感,做“快车道”上的“慢生意”

虽然中国的分享住宿市场在2017年经历了前所未有的高速成长,但放到整个住宿市场来看占比仍有限。陈驰表示,在未来5-10年内整个住宿市场里,非标准化住宿的份额有望达到50%;对于北京、上海、深圳等一线城市,时间有可能缩短到3-4年。此外,非标准化的住宿与标准化的安全、卫生标准,如何实现双管齐下,也是行业共同面对的考验。因此,尽管已进入“快车道”,这依然是一门需要耐心雕琢的“慢生意”。据GPLP了解,陈驰在给小猪员工的内部信中也说到,未来除了要think big, think bold,也要继续move fast, do small。

在中国的互联网圈子里,阿里与腾讯的“AT之争”已经成为一场非黑即白的“站队”选择,而“站队”从短租民宿这个领域在中国的发展之初就已经上演。从途家之于携程,蚂蚁短租之于赶集再到今天携程掌控了包括去哪儿,艺龙,途家和蚂蚁等玩家中的大多数,就像硬币的正反面,我们很难去说这是一件好事还是坏事。而“要么A,要么T,要么死”已经成为大多数中国创业者由衷的感叹,能挣脱而壮大者甚少。

5年来,与国际范儿的Airbnb和背靠携程的途家站在同一条跑道上,小猪短租始终像个并没有太多光环加身的特立独行者。但也正是这个低调、有韧劲的公司,一砖一瓦地铺开中国市场的分享住宿之路。走向更大的舞台,小猪会有怎样的表现?让我们拭目以待。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GPLP 的原创作品,责编:常晓宇。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蚂蚁申志强隔空五问小猪陈驰 双方首次呛声

联姻Airbnb宣告失败,小猪短租深陷融资困境?

“分享的战争”:小猪短租的中国式创新之路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