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生命公社陈林海:数据赋予的雄心——从酒店养疗到生活方式全接管

摘要:在天海安龙的业态中,不管是存量酒店还是小镇,都只是一个场景,最主要的是延伸成社员制的生命质量管理体系,这是陈林海真正想要的。

文丨尹磊

2013年年底,国家出台新规终结了实行七年的出差定点饭店制度,多省份五星级酒店不再有大量公款消费,不再有各类官方会议和峰会论坛入驻,很多依赖高端政务消费的五星级酒店效益出现断崖式下降。

转型升级成为全行业的思虑,一些五星级酒店甚至“变脸”应对,主动降星。

就是在这样的氛围里,在医疗投资和管理领域摸爬滚打十几年的陈林海,第一次酝酿出用自己的方式接盘存量酒店的想法。

陈林海创办的高盛康华医院管理有限公司,实际早于酒店行业震荡前十年,就已经开始以企业服务商的身份,涉足存量地产的医养项目改造,以及医养小镇的规划。

但从ToB到ToC,从2013年往后推算,陈林海琢磨了三年才想通新的商业模式。

2016年,高盛康华与中科院旗下健康产业投资基金——安龙基金、世纪金源集团共同投资创建天海安龙,面向大众消费者的健康管理服务品牌“生命公社”应声落地,陈林海领军掌舵。

用内容填饱存量酒店

陈林海对《四百味》解释称,医养结合中,预防医学和康复医学的关键是健康干预,健康干预的一个核心是进行生活方式的管理。熬夜、高压、饮食变化、缺乏运动、长期使用电子产品和化妆品,都是不良生活方式,产生的叫生活方式病,或者叫身心疾病。并非单纯的药物干预能够解决。

这促使健康产业的场景正在发生转移,“享受”的概念越来越多进入到健康消费者的需求清单,而五星级酒店恰恰提供了这样的场景。

陈林海团队本身做过很多存量资产改造,高星级酒店存在转型压力无可厚非,他们面临的问题是“高不成低不就”。本身硬件配套丰富,但也意味着高运营成本,没办法拉低价格。

这类酒店最好的出路就是产品更新迭代,从旅游产业角度讲,全球高星级酒店现有几种操作方式:一是升级为奢侈型酒店,这么做的问题是投入大,面向群体窄。陈林海认为,这条路在中国很难走通。

还有一种是养疗酒店。这类酒店销售的不是客房和餐饮服务,而是健康服务。并且面向客户多为散客,产品价格无需降低,甚至可以提高,对原有硬件的改造要求低。

生命公社依照第二种产品逻辑,在世纪金源香山商旅酒店,将自己的服务落地。

其主要面向三类客群:亚健康人群、慢病人群、病后康复人群。并以中产人群为切入口,提供中短期入住式调理。其中,生命公社的三大核心业务包括:

一、将存量五星级酒店改造为养疗主题酒店,以委托管理、合作经营等模式经营。

二、成立健康小镇运营平台,自营健康管理相关服务内容,并以健康为主题整合农业、亲子、旅游、体育等资源,进行平台化管理。

三、为社员及其家庭成员,提供定制化、全生命周期的健康管理服务,包括健康体验、健康干预、就医绿通、健康家居等,全方位帮助会员建立健康的生活方式,获得会员延伸服务利润。

三个业务存在时间梯度,需要依次完成酒店向小镇,再到社员的延伸服务。

这个路径指向的,正是生命公社对全生命周期管理的目标——成为一个健康生活方式的综合服务商。

生命公社下属的养疗基地设有理疗中心、食疗中心、动疗中心、水疗中心、音疗中心五个健康干预中心,配以评估检测中心,以及睡眠客房系统,为客户提供综合性健康干预。

理疗中心结合中西医疗法,为客户定制合理的理疗方案,同时引入医院级别理疗设备,并运用了中医外治、海外成熟的顺势疗法、芳香疗法等非介入式自然疗法手段。

食疗中心将临床营养学与五星级料理相结合,兼具功效与色香味。并由具有多年临床经验的北大肿瘤医院营养专家,以肿瘤和慢性疾病等营养治疗学为理论基础,为客户提供营养的食疗方案。

动疗中心以运动康复为主,与清华大学、首都体育学院、北京体育大学进行教学研合作,通过体医结合,把运动作为一种干预手段和生活方式。

水疗中心则是把现代康复医学中的综合水疗方法运用到健康干预。水疗在国际医疗体系已发展为成熟的综合学科,并在临床得到广泛应用,疗效显著。

音疗中心本质是一个心理治疗中心,陈林海认为,东方民族更适宜用音乐治疗进行心理干预。生命公社将结合临床医学、音乐、心理学的理论和干预手段,提供情志调理服务。

“和很多医院最大的区别在于,我们更注意心理层面的干预,因为很多亚健康问题和慢性病问题,更多是源自心理影响,不管是压力还是情绪,都是导致健康恶化的元凶。”

陈林海表示,与传统康复医院的理疗和休养不同,生命公社以整套方案为客户提供系统的生活方式调理。另外,据介绍,目前存量酒店的很多标配,在转型升级中都可以为生命公社的服务提供平滑的改造——KTV原本的声学装修可利用于音疗中心;闲置的SPA场馆改头换面,成为理疗中心;游泳池变成了水疗中心;会议室成为了茶吧;餐厅变身为食疗中心……

“香山就是不尴不尬的,你说开个大会吧,它又没那么多会议室,开个小会吧,它又赚不到钱,这很郁闷。而做散客的服务,它是最有条件的,整合提升起来也是水到渠成。”

十五岁的富足

“世纪金源香山商旅酒店这个项目,论投入,和五星级酒店的装修相比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最大的投入,在于我们的内容创新。”

世纪金源集团全国目前开业的五星级酒店有18家,自身存在转型升级的动力和压力,世纪金源香山商旅酒店旺季有85%以上的入住率;全年平均出租率约70%,虽然已经高出行业平均值,但人均消费下降,依然无法扭转酒店颓势。

世纪金源香山商旅酒店的养疗转型,是陈林海修建新业务版图的样板间,包括世纪金源酒店集团的其余酒店在内,陈林海入行以来囤积的大量酒店资源,都在观望这个样板的发展态势。

陈林海的资源储备,源自他2002年便开始经营的医养结合服务。15年服务履历中,可谓巨头客户林立、成绩斐然。其中医养规划的项目包括为中外建提供的800亩齐瓦颂海棠国际养生社区的规划;泰康之家燕园250亩CCRC养老社区;华夏幸福的388627平方米国际医疗健康城等等。

而在存量资产的改造上,包括为苏高新集团提供的商业地产价值再造,将空置写字楼改造为“康复医院+护理型老年公寓”;为中国人寿提供的酒店改造,将大兴龙熙温泉酒店改造为健康养老产业示范基地;为万达集团提供的商业街区改造规划等等。

在为大型企业服务的过程中,陈林海团队形成了自己的理论体系和产品体系,归纳起来有八种模型:都市型医养综合体、近郊型养生养老中心、旅居型养生养老社区、健康商业综合体、CCRC持续照料养老社区、具有医养功能的全龄化社区、大型健康产业园区、健康小镇。

这些合作案例,为目前生命公社的运营,打下了坚实的经验和资源基础。而在这些业务中,陈林海一直是在结合保险来做,因为保险公司需要保险产品的创新、存量客户的增值服务、还有延伸的消费。

而保险公司在生命公社未来的盈利模式中,也将是重要的战略合作伙伴,而数据,则是衔接两者的桥梁。

在医疗设备的投入上,陈林海高调预算,全平台均配置标准的医疗器械,“我们现在用的这些设备都是医院的器械,按照医院的标准去配备。一来保证数据的准确性,二来遵循我们的专业性原则。这样通过设备所采集的数据,才是未来健康大数据能够认同的信息。为什么要设置评估中心?一般养生酒店是没有评估中心的,我们拿出那么大面积做评估中心,就是我要有数据,我要拿数据说话。”

短期来看,这些数据可以拿到医院,用标准设备积累的数据,在医院方面掌握一定话语权,与医院的临床数据形成无缝对接。而在长期方面,数据是天海安龙整个业态的最核心要素,从目前的存量酒店布局,到未来的社员管理体系,所有沉淀的数据,是陈林海心中未来生态运转的“燃料”。

数据的边界

在天海安龙的业态中,不管是养疗酒店还是健康小镇,只是一个场景,最主要的是要延伸成社员制的生命质量管理体系,这是陈林海真正想要的。

“像我们的养疗酒店,我们观察海外的对标项目,客户平均一年停留5~7天。照此推算,北京香山项目,即使每季度来一次,,一年下来才20天,这不是我们的目标。我们的目的是通过客户到店休养,和他建立黏性,获得他的健康数据,再延伸到管理他365天的事情。这才是生命公社核心的东西。”

陈林海的视点,落的是客户的全生命周期管理。这就需要在养疗酒店向健康小镇循序发展的大节奏间隙,插入客群生活半径的市内存量地产改造,以及海外存量酒店的改造。

“海外的存量酒店也熬不动了,我说我要给你合作,合作以后我带中国的流量过去,我带方案过去,把它们盘活了。客户走到哪里,我一年基本上给你管好,这是最关键的。我们的健康管理核心就是,我的干预一定是可持续的。”

对生活方式可持续性的管理,对生命公社来说,就具有了无限的想象空间,甚至意味对社员衣食住行的全产业链整合。这也塑造了陈林海脑海里目前的商业闭环。

在整个闭环中,由资金平台、物理平台、产业平台、客户平台,这四个平台构成。陈林海第一步通过与安龙基金、世纪金源集团的合作,搭建起资金平台。

随后通过资金平台燃起的火种,调动地产合作方的物理空间,即存量酒店和健康小镇,以及一些商业综合体,构建物理平台,如陈林海所述,长期的地产合作,让他深知地产商需求,能够以资源置换来替代资金支付。

而在有了场景以后,天海安龙通过清华校友、高盛康华的累积资源,以及数据的沉淀,将健康产业的各项服务融合进来,从而形成产业平台。

产业平台跟着的就是客户平台,通过将会员资产化,会员资产金融化、证券化,天海安龙最终将与资本市场对接。通过资金的后续注入,再次回到资金平台的扩充,从而打通闭环。

而在这个商业闭环内,数据是其中的灵魂。

“整个闭环,我们已经完成并在进行的是前两步,也就是资金平台和物理平台的搭建。接下来在做好物理平台的同时,我们要做的就是第三步和第四步。”

陈林海所构建的,是一个会让投资方和合作伙伴热血沸腾的宏伟蓝图,但这座“帝国”的建成不是一朝一夕,他给生命公社真正成为健康生活方式综合服务商的目标,预留了将近10年的发展时间。10年的风起云涌,不论对于医养结合还是存量地产,都存在很多未知。但不管怎样,这段时间沉淀的宝贵健康数据,必是有其用武之地。

对话陈林海:养生酒店和我们是两种概念

《四百味》:从养疗酒店到健康小镇,再到全国乃至海外,整个规划的时间节点是什么?

陈林海:2018年下半年会在宁波杭州湾世纪金源酒店再开设一家养疗酒店;2019到2020年以委托经营、合作经营的模式,将酒店数量扩增到8家。

现在我们正在做健康小镇的规划,但真正拿过来运营,还得等它盖出来,所以最快的项目应该是三年后,真正能接手应该在2021年。目前计划在2022年运营三座健康小镇。

《四百味》:目前同领域是否存在竞争?

陈林海:现在有些存量酒店也在做改造,他们做的是养生酒店,就是在酒店里头做些功能区,但和我们最大的区别是,他们卖的依然是酒店客房,健康养生的功能更像是增值服务。

我们不是酒店管理公司,而是健康管理公司。而我们卖的不再是酒店客房,而是健康管理的整套服务。这是养疗酒店跟所谓的养生酒店一个最大的区别,很多酒店也都叫养生酒店,环境好,它也叫养生。但你住我这边,我敢跟你承诺,我能把很多健康问题进行改善,换句话说,我们本质上更趋近于医院模式,我们是用专业的医疗技术、人才和设备为客户服务的。。

《四百味》:如何界定你们的受众的消费能力?

陈林海:中产阶级以上,因为五星级酒店成本在那儿摆着,你的服务量在那儿摆着。以香山为例,一个客户日均消费也就在1200元左右。1200元是什么概念?北京的这些五星级酒店,住宿费用就是1000元左右。一般的五星级酒店,1000块你可能就一晚上的客房加一个早餐,在生命公社,同样是五星级酒店,除了一晚的住宿,还有三顿营养餐,以及我们的各种个性化健康干预服务。

《四百味》:在你们的客户中,争夺的是原来谁的客户存量?

陈林海:其实养疗这一块它没有太多的存量,因为它确实是个创新产品,在全国都没有这样的一套完整方案。原来都是零碎的服务,我们把它进行了整合。比如说原来有一些理疗中医馆、运动康复工作室、药膳餐厅,他们提供的服务都是零散的、片面的,不够系统,我们是把全要素整合在了一起,构成了一套完整的全生命周期的健康管理服务系统。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四百味,责编:尹磊。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2017年医疗信息化市场增长乏力,企业该如何寻找新的增长极?

专访晶泰科技温书豪:跨界医药的三个物理学博士后,如何打破国内医药创新格局?

安龙基金赵春林:不提高医生工资,任何医改和医疗创新都无从谈起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