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军:未来将是一个好坏参半的时代

摘要:在未来,机器为人类所用,给人类提供服务。可能98%的人都在享受人工智能的成果,2%的人在设计AI。而这2%的人会有绝对话语权,所以如果不想被社会淘汰的话,要争取成为2%的人。


题图:前腾讯副总裁、丰元创投创始合伙人、著名自然语言处理和搜索专家吴军博士

曾经在谷歌、腾讯有着多年工作经验的吴军,从2012年开始和多位硅谷企业的华人高管联合出资成立了丰元创投,关注高科技领域的早期投资。他的作品《智能时代:大数据与智能革命重新定义未来》把话题聚焦在了人工智能上,探讨人工智能对于人文和社会的影响能力。对于智能时代,用他的话说就是:「未来我们的城市,就是一个大的超级机器人。」

大数据是智能的基础

我曾经跟伯克利很有名的一位叫迈克尔·乔丹(与美国球星同名)的教授聊了聊,他是现在的深度机器学习的最早期提出者,也是美国工学院、文理学院和科学院三院院士,我们就把AI这两个字母来回来去组合:

首先是IA— Intelligence Augmentation(智能放大),这就是说人工智能做出来的事情显得人类很聪明,比如搜索引擎和机器翻译,你不会法语要去法国旅游,在网上搜索一下就把知识综合起来了,这以前是要经过20年学术研究的。

第二个是II—Intelligence Integration(智能综合),机器不创造知识,但是它做了综合。我之前在谷歌做自动回答问题的项目,比如问天为什么是蓝色的,我们会把知识综合起来,然后重新组成句子,形成一个段落回答你。

第三个是AA—Automatic Algorithm(自动算法)。比如说以前人要做一件事情,步骤一二三是设定好的。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美图秀秀,之前用PS也可以做的,但是要有个学习PS的过程,还不一定能学好,但现在计算机就能算好,你按一个键,就可以自动修好照片。

所以我们可以认为今天的AI(人工智能)=IA+II+AA。

从60年前到今天,人工智能发展到一个什么水平阶段呢,我把它分成三层:

第一层,弱人工智能。每个人都在用,今天拍个照片,女孩子们美图秀秀修一修,发出去,这是弱人工智能。今天买东西和五年前习惯是不一样的,很多是它推荐给你的,40%营收额是靠推荐来的。这是一种很人工智能的算法,很多人觉得还不够聪明,还放在了弱人工智能方面去。

第二层,强人工智能。人工智能现在不仅能够识别,还能翻译。如果想翻译成英文,我想我们现在不需要同声翻译,直接用计算机翻译过去的话美国人英国人是听得懂的。它还可以干别的事,比如计算机能回答问题,能写作,在华尔街日报或者是纽约时报,今天大部分和财经类新闻有关的这种报道中,大部分文章是计算机写的,不是人写的;下棋就更不用说了,人工智能还可以开车,美国Google的无人驾驶汽车,到现在开了将近500万多里,但主动交通事故只出了两起,也就是说它开车的水平要比人其实高很多;人工智能还可以看病,机器人看片子会比专家更好,不仅如此,像沃森这样人工智能计算机,你告诉它三件事,描述一下你的病情,比如肚子疼,给它一个化验结果,再给它你过去病例,它就可以做到美国医生的平均水平。

第三层,超级智能时代。超级智能有两个核心,一是机器智能,相当于人类的大脑,二是IOT万物互联,相当于人类的五官。当机器智能的计算水平足够高,当IOT的触角触及到城市的每个角落,就形成了超级智能。未来我们的城市,就是一个大的超级机器人。

在人工智能的发展过程中,人工智能大厦有三个重要支柱支撑着过程的演变:

1) 摩尔定律。在IT行业里来讲,每18个月处理器的性能会翻一番,这个速度大概相当于每五年多一点的时间,处理器性能要涨10倍左右。iPhone当年2007年发布,距离今天10年,那么今天iPhone的处理器相当于当年的100倍。

2) 大量数据。现在数据产生的速度有多快呢?最近三年产生的数据,超过了从三年前到人类出现文字以来产生数据的总和。在很多人的印象中,数据就是数字,或者必须是由数字构成的,其实不然。互联网上的任何内容,文字、图片和视频,都是数据;医院里包括医学影像在内的所有档案也是数据;各种设计图纸,甚至是出土文物的尺寸、材料,也都是数据;我们的社会关系、我们每天的活动,都是数据。很多种数据,比如语音和文字,反而没有多少数字的内容。知识是人类进步的阶梯,我们用知识不断地改变我们的生活和周围的世界,而数据正是知识的基础。过滤没有意义的数据,删除伪造的数据,从数据中获取有用的信息,随后进行处理,人类就可以获得知识。

3) 深度学习。这实际是一种新的算法或者数学模型。

在有大数据之前,计算机并不擅长解决那些需要人类智能解决的问题,但在今天,这些问题换个思路就可以解决了,其核心就是转换智能问题为数据问题。传统的人工智能方式是让计算机按照人的思路去做,但今天几乎所有的科学家都不再坚持「机器要像人一样思考才能获得智能」的观点。比如AlphaGo(阿尔法狗),它不是靠逻辑推理获胜的,而是靠大数据和算法。在数据方面,谷歌使用了几十万盘围棋高手之间对弈的数据来训练它;在算法方面,谷歌采用了上万台服务器来训练它下棋的模型,并且让不同版本的AlphaGo相互对弈了上千万盘,可以说它几乎是算无遗策。所以说,这是个智能的时代,而智能的基础是大数据,可谓「无数据、不智能」。

大数据对于商业的影响更显而易见,举个某服装奢侈品牌的例子。奢侈品牌有个特点,就是决定销量的并非价格,而是顾客群的喜爱。之前企业并不太很好了解顾客的喜好,但进入大数据时代,则有了解决方案,就是在商品标签中植入智能芯片,商品只要被拿到试衣间,芯片就能识别出来,同时记录这件商品的试穿次数,从而了解顾客的喜好。这样公司就能明白销量不好的商品的原因是什么,然后针对商品做出改进,改变销售方式。

有了移动互联网之后,数据量是非常大的。以前很多数据,其实没有没有收集上传、没法存储,今天这个都变成了一个可能。在过去三年里,人类收集到的数据总和超过人类历史上六千年,从出现文字到现在六千年就有了数据记载。过去三年里,数据量超过了人类六千年的总和。而且按照这个指数速度往上涨,可以预测估计一年半以后,又要翻一番了,这是一个非常快的速度。所以在今天来讲,你干任何一件事都要善用数据。

未来随着人工智能的发展,最先受到冲击的将会是传统生产线上的工人。机器人可以替代人类做重复性的工作,特斯拉的工厂已经完全机械化,没有人工作业了。其次就是高端行业领域,比如专科医生的病理诊断,机器的识别病症识别率开始高于医生了。

在未来,机器为人类所用,给人类提供服务。可能98%的人都在享受人工智能的成果,2%的人在设计AI。而这2%的人会有绝对话语权,所以如果不想被社会淘汰的话,要争取成为2%的人。

做2%的人

两次工业革命和信息革命都曾对当时的社会产生巨大的冲击,使得很多行业消失,但同时又催生出新的行业。不过,新的行业容不下那么多人,释放出来的劳动力需要寻找出路,这种影响花费了半个世纪、甚至更长的时间才消化掉。在这个漫长而痛苦的转型过程中,只有2%的少数人受益于新科技。

很多人问我这2%的人是怎么算的?2%不是计算出来的,而是前些年占领华尔街的人自称98%的人,反对社会的既得利益者,即所谓的2%的人。从此诞生了一个新概念,2% VS 98%。

在过去如果按照社会阶层和经济状况将人口分类,会发现社会是一个纺锤形,两头小中间大,但今天却是一个金字塔形状,上面小下面大。这样的社会不会太稳固,最底层常常是最容易产生动荡的。但是尽管世界各国都不断地增加穷人的福利,各国的金字塔形状却越来越明显。

很多处于社会和行业底层的人经常抱怨社会的不公,但很少思考为什么,以及自己如何能改变命运。美国大部分富豪都是一代致富,中国的富一代也是如此,那么为何同样的起跑线,每个人的命运会有如此巨大差距。举个例子,在阿里巴巴之前,有个叫8848的电商网站一度很火,但是后来关门了,同时关门的电商还有一大批。于是当时搞电子商务的人说中国不适合做电商,因为当时没有支付手段,大家不诚信,以及没有物流等等。他们采取了消极的态度,但马云用的是另一种积极的态度,没有支付手段就搞一个支付宝,没有诚信就搞一个商家评价体系,没有物流就由公司出面和物流公司谈专门的服务协议。换句话说,马云是站在商家的角度想问题,帮商家成功就是帮阿里巴巴成功。

98%的人在思维上犯了不能公正的就事论事的错误,习惯捡芝麻而不是捡西瓜。在机器抢掉人类饭碗的时代,如何做到不被抛弃?答案很简单———跟上智能革命的浪潮。98%的人,就是抱着旧思维不放、不愿接受新技术的人。比如你做秘书的工作,不会用电脑而非要手写稿子,那你马上就会被淘汰。

所以,要做2%的人:首先,独立思考这一点非常重要。很多人很容易接受结论,而不去关注结论产生的过程和方法,不去判断它是否正确、合理,是否符合常识。有人说自己太忙,没时间求证,在我看来,这是一种思想上的懒惰。别说没时间,我看很多人有大把刷微信的时间;还有就是要简单化。永远要记得:两点之间,直线最短。任何复杂的金融产品都可能是骗局,因为它无法直截了当地告诉你它的赢利模式。

分享·跟踪·合作·众筹

自从我的《智能时代》出版之后,我进一步梳理了思路,根据对产业的研究,总结出了未来时代商业八字诀——「分享、跟踪、合作、众筹」。

第一,分享。中国的滴滴、美国的Uber、Airbnb都是分享经济的代表。在未来分享经济时代,连接比拥有更重要。滴滴和Uber没有一辆汽车,确实全球最大的出租车公司,Airbnb没有一间住房,却比世界上任何酒店集团都大。淘宝上的商品也不是阿里巴巴的,但它也超过任何一家百货连锁店。滴滴、Uber和Airbnb通过互联网把更多的资源引入市场。滴滴出现之前,中国只发放了200万张出租车牌照,今天中国街上的出租车加上专车几乎翻了两番,接近800万辆,增加的500多万辆都是滴滴等公司通过互联网把闲置资源和大家进行共享。

第二,跟踪。在万物联网这个时代,当然还有大数据、人工智能做后台支撑,就有可能跟踪到经济,细到说能跟踪到每一笔交易,每一个人,每一个很细节的地方,这都将带来无限的商机。

第三,合作。我在《智能时代》一书中讲了一个技术革命时代的范式:现有产业+新技术=新产业。很多在美国、日本等工业化国家已经消失的所谓「遗产工业」,在中国依然所在。这些产业,在过去被看作是拖后腿的产业,但是它们升级改造的压力最大,也最愿意采用新技术。因此,未来智能技术和它们的结合,会创造出很多有新意的产业。合作经济是未来的趋势。

第四,众筹。相比于网络上众筹出书、出唱片,更大、更有颠覆性的众筹经济是通过顾客参与的方式,改变产品和服务设计、生产和销售的全过程。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特斯拉汽车,特斯拉通过众筹的方式从未来顾客那里收取定金,然后让顾客参与设计,运用顾客的理念来生产汽车,并且绕过批发零售的环节,直接送到客户手上。这样比传统汽车制造销售链条短了很多,因此价格就会便宜很多。采用特斯拉众筹模式的不仅适用制造业,那些先充值后服务的模式,也是一种变相众筹经济。比如说摩拜单车,用户要先充值押金,这些钱足够让摩拜单车生产足够的自行车投放在市场上,不然像摩拜单车这样重资产的企业,负债的压力是很大的。

好坏参半的未来

我们每个人的出行都是随机的,就跟布朗运动似的。未来城市是怎样的呢?你可以把整个城市想象成一台超级电脑,每一辆汽车是一个终端,可以从主机上获得一个优化的交通方案。在美国有人做过这样的试验,将原来70分钟的出行时间降到了20分钟。现在在北京,人们上下班平均要花两个半小时,如果能够按照这个比例节省,每天就有可能节省40分钟,社会效益非常可观。再往后,马路上可能都是无人驾驶的电动汽车。它们可以连成一排往前开,像火车一样而不需要红绿灯,中间哪辆车要拐弯了,就从队伍里分出去。整个社会交通会变得更美好、更安全。未来还可以用无人机来代替警察巡逻,这些无人机和今天的无人机不一样,它们很聪明,摄像头带有人工智能视觉识别软件,能够识别出潜在的犯罪嫌疑人。

为什么说也是一个很坏的时代呢?智能革命让一切更精细化和人性化,所有产业都将迎来挑战,包括农业、制造业、体育、医疗,还有传媒这些行业。这是空前的挑战,因为它会造成非常多的社会问题——科技进步带来的未必全是生活水平的提高,也可能有很多困扰。比如,今天的我们生活在一个毫无隐私可言的社会里。我们自己就是隐私泄露者———你在手机里安装了那么多APP,参加了那么多优惠活动,都是在主动曝光自己。雅虎曾被曝丢失5亿个账号。一般人可能会觉得,5亿个账号,哪那么容易从中找到我的信息?其实不然。处理这些账号的是机器,不是人工,找到你的账号、破解你的密码是很容易的。

所以说,未来的时代是一个很好的时代,同时也是一个很坏的时代。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原创作品,作者: 投资人说,责编:陈文洋。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重手机·建竹林·提效率——「打」出来的小米生态链

滴滴投资人王刚:合作是滴滴最强的武器

从「倒爷」到投资人,我靠什么「起死回生」又帮助创业者腾飞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