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书,从中国版的Medium,到中国版的Wattpad

摘要:面对本土的市场环境和用户资质,简书和Medium的分道扬镳也就并不再令人感到意外了。

文 | 阑夕

不知不觉,简书已经和它所曾经效仿的对象Medium成为了迥然相异的产物。

2012年,接连创办过Blogger和Twitter的埃文·威廉姆斯启动了他的第三次创业,于是介于博客和微博之间的产品形态Medium横空出世,它既负担有复兴长文的使命,又试图继承社交网络的灵性。

毋庸置疑的是,受到埃文·威廉姆斯的个人价值观影响,Medium至始至终都带着某种理想主义光环,比如在2016年,埃文·威廉姆斯突然觉得「这个创业项目长成了自己最讨厌的样子」——也就是竟然雇佣了1/3员工去负责广告的销售——然后,他在经营数据依然健康的情况下,裁掉了整个商业部门,表示宁可自掏腰包养着Medium,也不愿意见到广告如同青苔那样覆满平台。

时至今日,Medium已是全美最大规模的内容社区,平均每周有着超过14万篇原创文章产生,MAU也达到了6000万,而在埃文·威廉姆斯的坚持下,Medium也将内容付费作为核心的商业模式,用户可以选择支付5美元的月费,即可浏览全站的加锁内容,这些费用则将根据算法分摊交至创作者手中,形成所谓的「消费-生产」闭环。

简书一度被称作是「中国版的Medium」,因为二者无论是产品定位还是问世时间都高度相近,甚至简书的创始人林立在其早年的一篇日志里,就开诚布公的表达了对于Medium的敬仰之情:

「这种以小致大的创意往往都是极为天才的人才能想出来的,看似平凡,但是平凡的你我就是死活想不出,当看到天才的成果的时候才大拍自己脑门,我怎么就没想到!」

* 左为简书创始人林立,右为简书版权中心总裁黄一琨

不过,就和一切「中式创新」的规律相同,在对海外创意进行短暂的移植和嫁接之后,「模仿红利」就会以极快的速度消耗殆尽,如同南橘北枳的道理,面对本土的市场环境和用户资质,简书和Medium的分道扬镳也就并不再令人感到意外了。

倒是林立曾经借着翻译一篇文章的机会,认为内容出版的未来或许将有机会获得新的模式,因为数字经济已经足够强大到打破单向审美的机制:

「JK·罗琳带着她的《哈利波特》曾被出版社拒绝过很多次,然而幸运女神最终眷顾了她,但是又有多少《哈利波特》正在那些不够幸运的作者的硬盘里慢慢腐烂呢?」

这并不是说互联网正在设法摧毁编辑的价值,而是为了打破后者独占点石成金的权力,业界亦毋须重复「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的论调,让市场笔直对接内容商品,便可不必总是期待出现托马斯·沃尔夫和麦克斯·珀金斯的非典型关系。

时隔多年,林立终于认为时机成熟,简书这款产品也到了一个至关重要的转折点,他力邀曾任中信出版社数字阅读业务总编辑的资深出版人黄一琨加入简书,担任简书版权中心的总裁。

不久前,在许知远的单向空间,简书办了一场媒体沟通会,把简书的未来和版权这个概念紧紧绑到了一条船上。

在演讲中,黄一琨特意强调他对IP这个万能用词的反感,正如其是对知识产权的缩写那样,行业之所以追逐IP,是因为期待它可以大幅降低内容和商业之间的转化成本,所以最后演变成了动辄大谈IP、实际上却是简单粗暴的把它固定在网文改编影视这条路径上。

「我觉得知识产权就叫知识产权,著作权就叫著作权,版权就叫版权……你不可以跟作者没有打一个招呼,就深夜突然一个邮件说,如果一周之内你没有回复,就自动续约,又是五年,又是十年,这些人天天在外面说IP,这种人我非常痛恨……IP背后真正值得尊重的是人,没有这些人,简书什么都没有,我痛恨的是不尊重人的IP行业,所以我宁可不用这个词。」

在不到三个月的时间里,简书联合了三十多家出版机构,将它们作为承载内容变现的主要渠道,并通过「版权合伙人」计划,把喜马拉雅、掌阅这种数字出版平台也拉了进来,而简书的版权运营团队,则将全力以赴的帮助优秀的创作者把内容集结成书,产生真正意义上的作品。

本文为 品途商业评论(http://www.pintu360.com)投稿作者:阑夕 的原创作品,责编:孙鸣曦。欢迎转载,转载请注明原文出处:。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品途商业评论观点。

您可能感兴趣的文章

简书——让每一个故事都被看见的APP

产品 | 简书困局:工具小众,增长拐点,商业化不利

简书融资4,200万,文字内容社区是否能像知识付费一样迎来春天

发表评论

您的操作太快喽,请输入验证码

您输入的验证码不正确。

看不清? 点击更换
确定